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二章 卖桔需择时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215 2019.08.30 07:30

  我们祖孙三人就开始摘那些早熟的桔子,由于我是个男丁,又喜欢爬树,奶奶把一棵最大的桔树让我来剪。我当然非常乐意,我没有剪那些边角旁最低的那些桔子,我像一个猴子似的,爬到了树干上,我把那些高高在上的桔子先剪掉,当我爬到树顶的时候,我居然看到我们田坝乡整片桔树的脑袋,一大片的绿色,间杂着零星的黄色小圆点,就像蔚蓝的天空间杂着闪闪发亮的星星一样。

  不知什么时候,在不远处摘桔子的表姐看到我爬到了树梢,她立即向她外婆报告,说我不是来摘桔子,到是来爬树的。奶奶说:“让他小心一点,不要从树上掉下来,就让他爬上去吧。”

  当我摘到一个开裂的早桔时,非常的吃惊,感觉摘下来给奶奶,说:“奶奶,你快看,这个桔子开花了。”

  奶奶说:“开花的桔子,你就自己摘下来吃掉吧。但是不要捡那些从树上掉在地下的那些开裂的桔子,那些桔子是不能吃的。”

  我点了点头,说:“知道了。”当我剥开那个开裂的桔子时,尝了一口,酸中带有一点点的甜,吃起来味道真不错。

  当我们摘了两小袋的桔子后,奶奶就用扁担跳到虎盘村前面的那个石桥旁,据说有不少的桔贩子就在那里收购桔子。那个时候,奶奶的身子骨还十分硬朗,挑起九十一百斤的桔子不再话下,那扁担吱呀吱呀的声音渐渐远去。

  当我的奶奶把那一担的桔子挑过去卖时,那个桔贩子把两小袋的桔子倒在一个大箩子里面,他是挑了又挑,把那些比较小的,那些有大斑点的桔子全部拿到一边,说:“这些桔子我们不收。”

  我的奶奶看着那两袋的桔子给挑出这么多来,心里非常心疼,指着那个挑出来的四五个桔子大着声对他说:“这几个怎么差了,怎么差了,我看好的很,挑别的地方,别的贩子肯定会收。”她顺手把那几个桔子给扔进了大箩子里面。

  那个贩子看着那几个被扔进去的桔子说:“如果这样,那我最多只能给你七毛六一斤。”

  奶奶想起临走时爷爷说过,如果八九毛一斤,就把桔子卖给桥头的贩子,可现在不上不下,差个两分钱。我的奶奶当然是分分必争,她说:“什么七毛六,别的地方都能卖八毛六,这里给你八毛二算了。”

  那个桔贩子,扔掉手里的麻袋说:“你要卖八毛二你就去别的地方卖吧,我这里最高价就是八毛,能够给你七毛六,已经算是很高的了,前面几个你去问问,都是七毛七毛二的。”

  后面排队等着收割的人陆续的赶来,那些人也帮我的奶奶在说话,他们说:“哎呀,你这个桔贩子也真是的,你也要看看这是个什么人,她都这么一大把的年纪,还挑着两袋的桔子过来卖给你,而且那些桔子看起来也不错,你就当做做一件好事,八毛二就八毛二吧。”

  那个桔贩子摆摆手说:“既然大伙这么说了,看你是个老太婆,种桔子也不容易,那我就给你七毛八吧,再高就不行了,你就挑到别的地方去卖。”

  那个桔贩子是一副非常坚决的神情。那些人又劝说我的奶奶:“七毛八已经不错了,我问过了,其他地方也是差不多这个价,没必要来回去挑,太费时费力了。”

  于是,我的奶奶在大家的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下以七毛八一斤的价格卖给了那个桔贩子。她心想,反正拉到乡上去卖,挑的肯定更加严格,这次挑下来也就三斤左右,算是不错了。

  那个桔贩子把桔子称了称,然后就按着计算机算钱,然后把算好的钱递给了我的奶奶,我的奶奶又让旁边的人帮忙算了算,他们都说:“是这么多,是这么多,你就放心吧,这个桔贩子不是那种坏人,他不会糊弄你的,我们这片的人,大多卖给他了,谁会挑到乡上去卖,最多也就贵个两分三分,但是一百斤都能挑个三十斤出来,不划算呀。”

  奶奶把桔贩子给的钱塞进裤袋里,她对那些帮她讲价的人是千恩万谢,说:“你们可都是大好人呢。”他们摆摆手说:“应该的应该的,都是乡里乡亲的。”我的奶奶又转头和那个桔贩子说:“你这几天可都在这里?我地里还有五六百斤的桔子,摘下来全部都卖给你了。”

  那个桔贩子正给后面的那个卖桔子的人挑那些不合格的桔子,他抬起头对我的奶奶说:“你放心,我这几天都在这里收购,反正你家的桔子,像刚才那样的,我全部给你七毛八一斤,你就放心的去摘,摘好了给拉过来就是了。”

  我的奶奶肩上扛着扁担,手里拽着两个麻袋就往桔地赶。那时,我和白梅正在挑那些皮最薄最黄的那些桔子,一人一个地吃了起来。白梅对我说:“现在刚好奶奶没在,我们就吃那些最甜最多汁的吃,我才不吃那些开裂的桔子呢,外婆都说开裂的桔子更甜更好吃,我才不信呢,如果开裂的桔子更好吃,那为什么这些桔子都被挑出来还给我们呢?”

  我听了白梅的话,非常地赞成,说:“白梅,你说的话真是说到我的心坎上了,我们就趁奶奶现在不在,拣那些最大最黄皮最薄的吃。”

  于是我们就各自的挑拣起来,我们把那些桔皮扔地远远的,扔进了沟渠里面的,那些桔皮就沉到了水底,还扔进了沟渠的草丛里面。这样,奶奶就看不出我们在偷吃那些最好吃的桔子了。

  当奶奶快回到桔地时,我们俩已经吃了不下十个的桔子,桔子的酸味把我们的牙齿舌头都腐蚀的发痒,肚子里的胃酸直往上冒。当我们听到有人走动的响声时,就立即拿起剪刀,装模作样地剪桔子,这时我们只摘了两浅箩的桔子,奶奶也许也许已经看出了我们在偷吃桔子,因为从衣服的颜色就能看出来,我们的衣服已经满是桔皮黄色的汁液。她读我们说:“再摘满四个麻袋,我们三人一起挑过去卖。”

  白梅问她:“四个麻袋,怎么挑过去呀?”

  奶奶说:“我挑两个麻袋,你们两人把一个麻袋分成两份,一人挑两份。”

  白梅不情愿地说:“噢。”

  当我们摘了四个麻袋的桔子后,我就挑着那一麻袋大概四十斤的桔子,走在了白梅和奶奶的前面。这是我第一次挑那么重的担子,我走几步,就停下来歇息一下,然后借口说:“我要换换肩膀,扁担把我右边的肩膀压疼了。”于是我就把扁担换到了左边的肩膀。

  我们来到桥头旁,那个桔贩子还在,他那个拉桔子的大卡车就在路边,车厢里的桔子已经堆积如山。他正把口袋里面的钱拿出来,数了又数,递给了一个庄稼人。他远远地看到了我们,他对我的奶奶说:“老婆子呀,两个孩子这么小的年纪就帮你干活,你可是有不少的福气呀。”

  奶奶笑着说:“有没有福气就不知道了,这两个孩子还是很乖的,这个女孩子以前就帮我干活,这个男孩子今天可是第一次下地帮我干活呢。”

  白梅非常得意地看了我一眼,仿佛在说:“你看,外婆在表扬我呢。”我避开白梅的眼睛,看了看脚底的石头。

  桔贩子让我们把桔子放在大箩子的旁边,他对我的奶奶说:“你这个时候卖可算是选对了时辰,再过几天,那些贩子收购到足够的桔子后,价格就会回落下来,所以你地里还有早桔的话,就赶紧摘下来卖掉。”

  奶奶听了他的话,琢磨着他这话到底说的是不是真的,确实,一般来说,早桔是越早摘,那个价格就越高。大家都想尝尝鲜,时令的水果都想吃最早的那一茬。这和我们这盛产的水果杨梅枇杷葡萄等是一个的道理。

  那个桔贩子知道面前的老婆子不怎么相信,他说道:“但是今天你家的桔子还是按照七毛八一斤,过了今天,这桔子的价格我可就不能保证了。也许比今天高,也许比今天低,不过大概率是越来越低的。”

  奶奶对他说:“家里的早桔也摘的差不多了,剩下的晚桔到还有几千斤,不过还没有成熟呢。”

  桔贩子把四袋桔子一袋一袋地往里面倒,然后翻动着大箩子里面的桔子,把那些不合格的桔子扔进另一个空麻袋里。这时,奶奶就和桔贩子聊了起来,她问他说:“听你的口音,你大概也是这边的人吧?”

  他说:“可不是嘛,我就是田坝乡隔壁石桥乡的人。”然后他就说起自己的爸爸妈妈的名字,他爷爷奶奶舅舅姨妈的名字。最后,他们就说某某人可是你的姨妈的娘家人。最后他们就找到了共同的交集,说你姨妈家的那个娘家人就是我的表姨婆。然后,他们的交集就越来越大,说出更多两方都熟识的上辈人。

  那个桔贩子挑出了六斤不合格的桔子,说:“如果是别人,我能挑出更多,但是我给你就尽量少挑一些,你一个老婆子种庄稼也不容易啊。”

  奶奶不住地连声感谢,说他真是个好人,对她这个老人家还这么客气。还说现在这个世道,人一老骨头就硬了就没用了,不像以前,以前那是尊老爱幼,老人死了,儿子还得守孝三年,可现在,谁还给他老子守孝三年呢?

  那个桔贩子深深地叹气附和说,可不嘛,你说的在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