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四章 乒乓球对决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4380 2019.08.22 08:00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的兄弟班级四一班那些小流氓爱上了打乒乓球,每次下课的铃声刚刚响起,他们班坐后面的那些小流氓就会给我们学校的铃声喊倒计时,就像是我们国家的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给火箭发射那般的准确无误。他们在铃声响起时,也不管老师有没有说下课,就冲锋般往外跑,我还记得,有个老师阻止他们,喝道:“你们几个混蛋,给我滚回来。”那些同学边跑边喊:“滚犊子,已经下课了。”

  自从隔壁那个班级爱上了打乒乓球以后,学校东南角那仅有的两个石板铺起来的乒乓球桌至少有一个属于他们的,学校的五年级同学对四一班也是无可奈何,只有学校的六年级能够震慑住他们,但是,六年级也有很多的同学和四一班的同学是同一个村庄的,所以他们两个班其实是一路的货色,四一班是六年级的小弟或者说是盟友。

  每当那些小流氓从他们后门逃出来时,那个脚劲真是力大无穷,震的地板嘚嘚直响,如果那些小混混的脚步一致,形成共振的话,我感觉这个教学楼就玩完了,就像发生七级地震一般,非得崩塌不可。他们脸上那兴奋而刺激的神情很是让我们班的同学羡慕,我们也空有羡鱼之情。这时如果是雷老师给我们上课的话,他一定一手拿着书本,一手去关门,然后继续讲他的课。

  如果是王一揪在给我们上数学课,由于王老师也是刘王庄村的人,那些同学会稍稍有些忌惮,但是还是皮的很,做个鬼脸,张起嘴巴吁吁——地逃之夭夭。有一次,王老师见隔壁班确实吵得不像话,一手拿着数学本,然后打开前门,在四一班的后面站立,他喊道:“班里还有一半的同学都去哪里了?”那些学生说:“老师罚他们去操场上跑步了。”从此也可以看出,四一班的同学已经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很多的老师对他们班感到非常的头疼,干脆罚他们去操场跑步,这样反而落个清静。

  四一班同学打乒乓的热情感染了我们班上很多的同学,我们看到那些同学的兴奋的神情,神采奕奕光彩照人。我们班上很多的人只有在上体育课时,才能在体育老师的允许之下,去球桌打乒乓,但是快要下课时,就必须把乒乓球乒乓拍交还给老师。其实,那个石板的乒乓球桌也就在去年或者前年才建造起来的,中间的那个挡板是用红砖砌起来的,没过多久,那个挡板就四分五裂。

  有一天,李双轩从我家的后门进来,他右手举着球拍,往上拍打乒乓球,而乒乓球在重力的作用下,又掉下来,他再往上打球,他左手把我家后门推开,而乒乓球在球拍上面一上一下地跳,没有落地。我和我姐建芬都看呆了,心想:这李双轩是哪里来的这本事,只有在杂技团表演的那些猴子有这般本领。我看到我姐在说:“李双轩,你真厉害。”

  我看到我姐又表扬起李双轩了,心里不服,我在李双轩前面挥舞手臂,李双轩左闪右闪,有点不高兴说:“你不要捣乱,我要拍到一千下,现在已经四百八十一了。”但是那个乒乓球还是在我的影响下掉了下来,李双轩自鸣得意地说:“你看到没有,我一直从我家一路边走边拍到了你家。”

  我问他:“中间乒乓球掉地几次了?”

  李双轩说:“荒唐,可笑,愚蠢至极,以我的能耐,能掉地吗?如果不是你在我面前瞎捣乱,我能一直拍到晚上睡觉为止。”

  当李双轩看到我脸上有些不相信时,他说:“这次你不要捣乱,我给你表演我的另一个绝技。”

  李双轩还没问我同意不同意,就往我家前院走去,他右手握着球拍,然后左手把乒乓球放在球拍前,当乒乓掉在球拍上时,他就用球拍把球拍到墙壁上,乒乓从墙壁弹了回来,那个乒乓就在墙壁和球拍间来来回回,两者相距大概三十公分,碰撞时发出嗒嗒嗒嗒的声音。我听见李双轩嘴巴像是在念经一样数着:“一百零一一百零二。”果然,那个乒乓球就像着了魔一般,没有掉下来。

  这时我已经相信了李双轩的话,他真的是从家里一直这样拍着球过来,他真的能够拍着球,从黄昏拍到深夜,中间乒乓不掉地上。我说:“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的厉害了,你把球拍给我,让我摸摸。”

  李双轩停了下来,他把球拍给我,又把乒乓给我,他说:“这个乒乓是我自己买的,但是这个球拍可是我舅舅做起来送给我的。”

  那个球拍比较的厚,还比较的重,上面没有贴那种增加弹性用的橡胶,拍柄和拍身是一样的厚度,上面还涂上了红色的漆。我说:“让我试试,我能在墙上拍几下,你在旁边给我数着,拍到十下你就喊停。”

  李双轩说:“好,你来拍,不过不要太重,太重乒乓容易破。”

  我拿着球拍照着他的样子拍了起来,可是拍到第四回合,那个球就掉了。我说:“我继续,你数着。”这次还是只拍了四个回合。我说:“你继续数。”

  李双轩不干了说:“这不行,这样我要等到什么时候,还给我,我手痒了。”

  我拿着球拍和乒乓就是不还给他,他说:“这样这样,我拍一次,你拍三次。”

  我说:“不,你已经很厉害了,你拍一次,我拍五次,我先来。”

  李双轩说:“好好好,你先来,就按你说的来,然后把你拍五次的加在一起,和我拍一次的比,谁拍的回合多,算谁赢。”

  我说:“对,就这样玩。”

  当我拍了五次时,我一共拍了四十下,而李双轩那一次,拍到两百下还没停下来。我说:“好了好了,你已经赢了,我们可以重新开始了。”

  李双轩不答应,说:“你不要耍赖,我的乒乓球还没有掉地呢,你不要来捣乱。”

  可是最后,我还是去把他那个着了魔似的乒乓给中途拦截了。

  李双轩说:“来,我们去萧勇刚家玩,他们家有乒乓球桌,每天下午,那个上六年级的萧永刚像是在上幼儿园一样,天天玩乒乓球。”

  我恍然大悟说:“难怪我经常听到后面又大喊大叫的声音,敢情是他们玩乒乓球叫起来的?”

  我和李双轩就拿着他的乒乓球和乒乓球拍大摇大摆的,像两只鹅一样目无中人地走过去,而李双轩就像是香港片里面的黑色会老大一样。这时的李双轩也开始对他的乒乓球技术感到无比的满意,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没有对比也就不会发现自己是有多么的孤独,一种打遍天下无敌手的孤独。想起上次那第二盘的象棋下到一半,李双轩就借口上厕所拉屎,而逃之夭夭,现如今已经物非人是,摆放象棋的那个洗衣板已经被用来打乒乓,自己一定要报仇雪恨,在乒乓上要把你这狗娘养的萧永刚打的哭爹喊娘。突然之间,李双轩觉得少了一个人,这时,我们听到后面传来非常熟悉的声音,我们听出来了,是胡永锋的声音。

  他来的正是时候,此时此刻正是遍插茱萸少一人中,少了胡永锋这个愣头青,李双轩说:“我好像听见了胡永锋的声音。”

  当我们转过头来时,胡永锋那小子就屁颠屁颠地跑来了,如今,我们三兄弟已经会齐,虽不曾像当年桃园三结义那般豪情,那般壮志满怀,但没必要,现在天下太平,那个治世之能臣乱世之奸雄的曹操去当能臣去了。我和胡永锋两人并排走在李双轩的后面,这时,李双轩感到我们这次是不破楼兰终不还,我要把萧永刚那小子打的满地找牙。

  正当李双轩信心满怀的时候,胡永锋看到了他手上的球拍,他问:“你们这是去干嘛,怎么杀气腾腾的感觉,不会是去找萧永刚打架的吧?”

  我告诉胡永锋说:“我们现在是去参加我们狮盘村参加村里最高水准的乒乓球大赛。”

  胡永锋说:“哦,原来是去打乒乓呀。”

  当我们三人从萧永刚家前面的那条小路走来时,我们下狮盘村一半的小学生都在围着那个中间竖着红砖的洗衣板两侧看萧永刚和萧勇强两兄弟在较量。在打乒乓上面,萧勇强并不比他哥哥差,两个人是势均力敌。而他们的老爸这时也在观看,看他老爸脸上激动的表情,大概他也非常热爱我们国家的国球。

  李双轩把双手背在后面,神气活现地走了过来,他们却视若无睹,还在盯着那个来来去去的乒乓球,一个个的脑袋转来转去。我在李双轩的示意下远远地喊道:“哎哎哎——你们都给我停下,我们村的乒乓第一高手来了。”

  有些人看到了,他们也好奇地向我们这边张望。李双轩喊道:“你们这些人里面,谁最厉害,我要找最厉害的那个人,我不和那些乌合之众玩。”

  那些围观的人说:“你他妈的别慌,没看到只有一块洗衣板吗?我们都轮着打,等挨到了你再打不迟。现在两边都差不多死光了,只剩老王那些人了。”

  当时持这种意见的人非常的多,但是李双轩还是想尽快确立自己在下狮盘村乒乓球第一高手的地位,他想了想说:“这样,你们当中最厉害的那个人过来和我打一局,就一局的十一球,我不打那种三球五球,要打就打那种国际标准的玩法。”

  萧聪说:“你他妈的不要给我扯国际标准,你看看这球桌,这个乒乓拍,这个乒乓球,哪个是国际标准的,你看看我们现在在打的那个球,已经裂了你没有听出来吗?”

  确实,那个乒乓球碰撞时发出的声音发出了两种的声音,那些打乒乓球的老手能从球的声音听出这个球有没有开裂。

  这时,李双轩把背在身后的球拍和乒乓球举给他们看,说:“你们的球裂了,可是我这个球没破,不但没破,而且还是红双喜的牌子,我昨天才买的,如果有人把我打输了,我这个乒乓就给你们玩到开裂为止。”

  那些围观的以及在捡球的,都沉默了一下,他们那个下午已经打裂了两个乒乓球,还有一个被不小心踩在脚下个踩变形了,最后都被萧聪用打火机给烧成灰烬,乒乓球在燃烧时发出的火光四射非常受我们的喜欢。

  萧永强说:“李双轩,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李双轩镇定地说:“对,这就是我说的,不过,你还不够格,我要和你们这些人当中最厉害的那个人较量。”

  萧勇强的老爸笑嘻嘻地说:“孩子啊,牛皮就不要吹那么大,等下输了脸往哪边搁,做人要给自己留条后路。”

  李双轩居然连和大人说话也不胆怯,他说道:“大哥,你的话也许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老爸和我说过,如果要和人打架,就先得在气势上压倒敌人。”

  李双轩叫萧勇刚老爸“大哥”惹得萧永刚和萧勇强非常的不爽,虽然在辈分上确实他和他们的爸爸是平辈,但怎么说,他在年纪上比萧勇强还小一岁。

  他们停了下来,萧永强对李双轩说:“你小子到我对面去,我们就玩玩你那国际标准的玩法。”

  萧勇强给李双轩递球拍,李双轩推了开去,我和胡永锋站在李双轩的后面捡球,何继湖和罗郑松在萧勇刚后面捡球,其他的就站在洗衣板两侧观看。

  李双轩和萧永强的球技确实不赖,两人一平二平三平的,一直打到了九比十,最后被李双轩九比十一给赢了,说好了一局定输赢,于是李双轩获得胜利。虽然萧永强不服,但是,大家都看着,愿赌服输,于是萧永强下去。

  萧聪在一旁看着,也心痒痒的,抢起球拍,就站在了球桌前,谁敢和萧聪抢位置呀,于是他们俩也较量了一番,最后被李双轩七比十一获胜。我和胡永锋也感到脸上有光,都说李双轩是盖世英雄,是我们上狮盘村乒乓球第一高手。

  这时,在大家的注目下,觉得厉害一点的只有萧勇刚了,他们都喊着:“萧勇刚上,萧勇刚上,挫挫那小子的锐气。”萧勇刚把洗衣板上的那只球拍推到一边,被罗郑松给接了过去。

  于是我们下狮盘村有史以来最高水准的乒乓球比赛就开始了,我们这些孩子亲眼见证了那场比赛,那只乒乓球就像跳舞一般在洗衣板上蹦来蹦去,看得我们是眼花缭乱,两个人拉开了足足有十米的距离,最后一直打倒了二十一平,当萧勇刚再赢一球时,那个乒乓球砸到了中间红砖搭起的球拦上面,裂了。

  大家都说真是可惜,这么精彩的比赛大概也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虽然最后李双轩二十一比二十二,输掉一个球,但是他已经连着打了三局,所以他和萧勇刚还是不相上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