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玩的是心跳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083 2019.07.26 11:00

  在奶奶和妈妈的关心之下,在建业的祈祷之下,建芬挂了三次吊瓶之后,她的高烧慢慢退去。宝贝一直拥有不一定会让你感到快乐,但是,如果宝贝在你手上失而复得,那一定会让你快乐个两三天。

  我们虎盘小学是田坝乡最偏僻的一个乡村小学之一,乡里很多的小学被合并,但是我们虎盘小学由于位置偏僻而继续发挥着它的余热。远在大海岸边的那个镇田村是我郑建业小时候最向往的地方之一。因为它的前面就是那无边无际的大海,而在它的后面就是万顷良田。那个时候,只要是镇田村的学生,早读课可以迟到,中午可以带饭盒在学校吃饭。下大雨刮大风,他们可以提前放学回家。

  在镇田村有一个砖窑,它是我们田坝乡最大的砖窑,那四个大烟囱高高耸立,一天到晚冒着黑烟。何继湖和何继海的妈妈就是镇田村里的人,后来她们嫁到了我们狮盘村,她们就是在砖窑里面上班的。听她们说,最苦的就是那些在里面烧砖的人,用煤炭烧,里面热的很,不小心还会一氧化碳中毒。而那些晒砖的就比烧砖的稍微要轻松安全一点。

  在家里的时候继湖和继海的妈妈穿着打扮都比较干净整洁,但是她们上班的时候,简直让人不敢相信,满身的灰尘,衣服到处都是磨破的洞,一脸的灰。大热天的穿着厚长袖,穿着破烂的橡胶鞋。这是有个夏天,建业和罗郑松继湖继海她们一起去海边抓螃蟹,实在渴的不行,然后去砖窑找水喝时看到的情景。

  镇田砖窑厂有着它得天独厚的优势,首先它靠海,水运方便,一艘艘货船载着满满的稀泥和煤炭从海上运来,在砖厂自建的码头用机器把稀土和煤炭运上岸来。把砖烧好晒好后,再用拖拉机载着运往田坝乡的各个角落。我们乡其它的砖厂最多也就=一两个大烟囱,而它有四个大烟囱,每天呼呼地往上吐黑烟。

  而我们虎盘小学东侧这条马路是全校一半学生的必经之路。也是那些运砖头的拖拉机的必经之路。我们同学尤双百的爸爸尤万财就经常开着拖拉机在这条路经过。随着年龄的增长,胆子也慢慢地大起来了。有些高年级和那些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家伙居然追着拖拉机跑,双手抓住拖拉机的后厢板,之后把双脚也蹬上去,然后就让拖拉机载着走。载着砖的时候,这样的动作比较危险,但总有一些不怕死的人。但是空车的时候,玩的人就多了,有些人干脆站到空的车厢里面去,坐在里面,又轻松又舒服的。后来我们把尤万财的车牌号给记住了,只要是他的拖拉机,在尤双百的带领下,一个个往上蹿,一下子半车的人已经上来了。路过的妇人说不要载砖了,直接载人吧,一块钱一个人。

  那些司机也不是傻子,他们也知道有人在占他的小便宜。但是很少有司机会突然停下车来阻止并痛骂那些学生。这大概考虑到安全的问题。而且大家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邻居,多载个人也费不了很多的柴油。有些司机大概直接告到了校长那里,校长偶尔会训斥那些占拖拉机便宜的那些同学,说严禁扒车。那也是当天会产生效果,过了两三天,大家就把校长的话给忘记了,然后是照扒不误。万幸的是至今没有出现大的事故。

  那天是星期五,是我们全校师生最喜欢的日子。因为过了星期五就是周末,不用去学校上课,此其一也。其二,周五的下午,全校只上课两节,比平时要少上一节。那天三点一到放学铃声就响了,高年级的同学赶紧去乒乓桌上占位置。因为数量有限,只有两张石板制成的球桌,中间那块当挡板早已破碎,他们找来几块砖头搁在中间,依然是人满为患。低年级的同学背着空荡荡的大书包在操场上转圈圈,他们的目的很单纯,那个时候去学校接孩子的家长很少,再小的同学都是自己上下学。

  周五的上午,我们班的几个调皮大王就已经商量好了,要去距学校四百米处的一个正在建造的房子里面玩弹珠、打纸卡和打啤酒盖。在学校玩这些比较危险,被老师发现一定会被没收掉的。这个地点是高洪长选定的,有他带头,大家都一致同意了,因为他的老爸就在学校门口开了个修车店,学校四周包括学校里面的老师都认识他。高洪长可是我郑建业的好朋友之一,曾经他就买了一支棒冰送给我吃,还送给我一把玉米苗,因为他听别人说我想种玉米。所以这次他问我要不要赏脸一起去,我一听是“赏脸”这两个字,不去不行呀,不好驳他面子。但是我说我不怎么会玩。他说只让我放哨就行。于是我就答应下来了。

  同去的人还真不少,徐胜、罗瑞杰和罗瑞才就是从上一级留下来的那五个人中的三个,还有尤双百,高洪升和罗翔刚好八个人。高洪长说人太多反而不方便,让我们不要把这次行动告诉其他的人。于是我们班一放学,我们几个人就往校门口冲过去,而尤双百他老爸尤万财的拖拉机刚好从校门口经过,尤双百一下子就跳了上去,然后大喊:“快,你们快上来。”他一手抓着车厢后面的一根固定用的铁棒,一手拉着我们上去。

  当我们全部蹿上来后,高洪长数了一下人数,说:“不对,少了两人,你们看一下谁没有来。”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明白了,原来罗翔和徐胜没有来,罗瑞杰和罗瑞才说:“这两个小子不会去给老师通风报信了吧。”

  高洪长说:“不会,他们两是我们村人,我知道他们不会背叛我们。”

  “那怎么办,要不要我们跳下去等一下他们?”

  高洪长说:“不,他知道我们要去的那个地方,等下他们自己会过来的。”

  我心里也是那个提心吊胆,被严老师发现最多也就批评几句,如果被校长发现,那可就倒大霉了,肯定会被全校通报批评的,说不好还会被罚站马步。我的脑子里不时的想说:“算了吧,我们不去了吧。”可是话到嘴边又不敢说。当时我们六人的小心脏噗噗——地跳。这时高洪长说:“好,我们到了,下车。”

  高洪长啪——一下,就跳了下车,后面几个也跟上,啪——啪——全部都跳下了车。那个尤万财“咳咳——”地咳嗽,大概喉咙有点不舒服,他朝外面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拖拉机冒着黑烟,呜呜——地开走了。

  高洪长在前面带路,有一排四间的三楼正在建造,前面是乱七八糟的放着砖头,还有搅水泥的机器,耸立着两个升降机,砂子堆在一旁。不知咋的,他们今天停工了,旁边一个工人也没有。这排楼的前面是已经建好了的三楼房子,但是住了人家的也就三两户的样子,大多去外面做生意去了。路边不时地传来自行车铃铃——的声音,还有放学的同学追逐嬉闹的声音。我们像一群盗贼一样偷偷摸摸的蹑手蹑脚。我们跟在高洪长的后面,他说去第二间,不去第一间,第一间不安全。

  我们来到了第二间,高洪长问我们:“我们在一楼玩吗?”

  罗瑞杰和罗瑞才都说一楼容易被人发现,不如去二楼。我和尤双百高洪升也是这个意思。可是大家一看,这个通往二楼的楼梯还没有建好,大家说就去阁楼吧。很明显,这个阁楼是用来当厨房间用的,但是去阁楼的楼梯也没有建好。这个阁楼比我们中最高的高洪长还要高出一个头。高洪长首先带头爬了上去,然后罗瑞杰罗瑞才徐胜都爬上去了。最后只剩下我和尤双百,因为我们个子比较矮小些。最后在上面的人的牵引下,我们俩也上去了。

  大家这时也是胆战心惊的,一个个从书包里掏出弹珠、啤酒盖、纸卡和香烟盒。纸卡是同学们把那些不重要的书本裁下折起来的。他们五个人用红砖划好线,开始玩,让我在门口放哨。这时徐胜和罗翔也偷偷摸摸地跑了过来,东张西望的。

  我在门口向他们招手,轻声地喊着:“徐胜——罗翔——我们在这里——”他们也看到了,在上面同学的帮助下,一个一个地拉了上来。

  高洪长说:“罗瑞杰和罗瑞才说你们去打小报告了,但是我说你们不是那种会做叛徒的人。”

  徐胜说:“我们肯定不是那种人呀,不然我们还跑过来干嘛?”

  这下八个人来齐了,大家就放开手去玩,然后大家谁输了谁去放哨,大家玩得是兴高采烈。

  这时天色渐渐地暗下来了,大概快五点的光景。大家的兴致还是很高昂,旁边也是比较的安静,凉风习习吹来,吹去了夏天的闷热。这时,突然从前面传来女人的呵斥声:“你们在那里干什么?你们在那里干什么?快过来。快给我过来。”

  大家一听,不好,难道是房屋的女主人来了?

  这一吓可把我们吓得不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