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一路去莲塘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174 2019.09.11 12:37

  在圣诞节前后几天,整个虎盘小学都非常的寂静,没有一个班级为了这个节日做出任何庆祝的活动。这和现今很多的小学中学的做法大相径庭,现今的那些学校遇到这么一个隆重的西方节日一定会搞出一些活动出来,送送苹果,搞搞圣诞树,在教室里面布置一个戴红帽子的圣诞老人。再怎么不济也得全校举行一次黑板报的比赛,主题就是庆祝圣诞节。

  但是我郑建业读小学那会对此是一无所知,我甚至不知道一年有几次圣诞节,我以为是一年至少会有两次,最差也会有三次,有一个和我一样无知的人,他就是罗郑松,他居然说:“圣诞节是两年一次或者是三年一次。”

  当我听到他说两年一次或者三年一次时,我非常的生气,我说:“这么好的一个节日不能两年一次,至少得一年一次。”

  萧颖和萧聪兄妹听到后,大笑不止说:“本来就是一年一次,这是那些大人规定的,你再怎么闹它也不会为了你而改变。”

  那次考完语文的单元测试,我把试卷交给了老师后,就飞一般的跑出教室,我甚至没有把课桌里面的书包背走,因为萧聪已经和我们说过,莲塘村离学校太远,把书包背在身上会非常不方便,而且还累人。

  当我从前门跑出教室,跑到学校大门的时候,门口站着萧聪罗郑松还有萧勇刚萧勇强四人,他们看到我跑的气喘吁吁也不安慰我,反而说:“你们班又拖课堂了,肯定又是那个雷公老拖课堂,别的时候也就算了,可今天是圣诞节呀。”

  我呼赤呼赤吐着气地说:“我,我们第三节课本来是绘画课的,被那个雷老师拿来单元测试了。”

  这个时候,我们这群经常一起在做礼拜时玩捉迷藏跳绳的那些人中只剩下萧颖和罗郑虹了。萧聪发出命令说:“女人只会坏事,再过三分钟她们还没到的话,我们就上路了。”他又对萧勇强说:“盯着你手上的手表,现在是十一点十五分,到十一点十八分的时候,我们上路。”他对我和罗郑松说:“你们俩盯着楼梯口,看到她们俩娘们时,招手让她们过来。”

  过了不久,萧颖就从楼梯口背着书包跑过来了,我和罗郑松远远地看到了她,罗郑松说:“你看看,真是坏事的娘们,已经说了多少遍,不要背着书包不要背着书包,她偏偏就是记不住。”他远远地朝她喊着:“不要带书包,不要带书包,很重的。”我也给她远远地给她做把书包从双肩拉出来的手势。最终萧颖明白过来了,当她转身往回跑时,迎头碰到了背着书包的罗郑虹,萧颖对罗郑虹说了几句话,拉着她书包上的肩带就往楼上跑。

  萧聪和萧勇刚在河边捡小石子往河沟里面的一个鼓胀起来的塑料袋扔石头,可是一连扔出十来块石子都没有把那个塑料袋扔破,他们非常沮丧,把一腔怒火撒到了他妹妹的身上。他对我们说:“那两个娘们来了没有,看看手表都几点了?”

  萧勇强看了看手表说:“已经十一点二十二分了。”

  萧聪非常生气的说:“不是说好了过三分钟就就上路的吗,现在都过了七分钟,走,我们走,不管她们了。”

  我和罗郑松对他说:“我们已经看到她们两人下楼了,刚上楼去把书包放回教室了。”这时,我们看到罗郑虹和萧颖两人笑嘻嘻地,手拉手地朝我们跑了过来。萧聪和萧勇刚转过身就走了,我和罗郑松还有萧勇强也转身走了,萧颖在后面喊着:“哥哥等等我,我来了。”罗郑虹也在后面喊着:“弟弟,等等我,我来了。”

  这时学校大部分的学生已经走回家了,只有极少的学生还在校门口走出来,那些学生对我们这些人头来非常好奇的目光,他们不明白,为什么这些人非得放学一起回家,而且年纪都已经不小了。

  萧聪和萧勇刚两人走在最前面,中间是萧勇强和罗郑松还有我,最后面的是萧颖和罗郑虹,这么一支队伍就被分成了三个部分,由于萧聪和萧勇刚走的太快,差不多已经是小跑,后面两个部分也几乎是跑步前进,但是一直没能追上前面的队伍。

  当萧聪和萧永刚从马庄村的桥上走过时,我们知道他是要挑小路走了,虽然小路非常狭窄,两边长满了茂密的杂草,还要从马庄村的中间穿过,但是,走小路就相当于走一个三角形的斜边,走大路就相当于走两条直角形的直角边。所以走小路会更加地节省时间和体力。

  我还记得,在那个时候每逢农历三五八零是莲塘村的集市,我们狮盘村和虎盘村的人走路去赶集时就经常走这条路,只有那些骑自行车的会走大路。从马庄村走过时,我们一直担心会碰到教过我们的朱老师和马老师,但是最后我们没有碰到一个我们学校的老师。

  当我们从马庄村穿过时,里面有一条路非常的泥泞,上面都是鸭子走过时留下的脚印,还有鸭子身上掉下来的羽毛,非常的粘脚。走在前面的萧聪和萧勇刚也不得不慢下脚步,他们在寻找比较干的地方,那只能靠着墙根走,因为从中间走的话,一定会让我们脚上的布鞋黏上泥土,脏兮兮黏糊糊的。于是,走在后面的我们五人慢慢地跟了上来。萧颖和罗郑虹她们不停地在埋怨那两个领头的人,都说他们选择了那条最差的路,早知道就不跟着萧聪和萧勇刚了。

  萧聪听见那两个女人居然敢说自己的不是,当他艰难地从墙根走过去时,他忍不住反驳说:“还不是因为要等你们几人,不然我现在已经坐在教堂的餐桌上面吃饭了。”

  后面几个人就学着萧聪的样子在踩在墙根的石块上面,双手扶着墙根艰难地前进。当萧聪和罗郑虹也挨着墙根前行时,她们俩不时地惊叫说:“天呢,我踩到鸭屎了。”“天呢,那个石头好滑呀。”“我的天呢,我快摔倒了。”

  当我们从这条被鸭子踩烂了的泥泞的路上艰难地走过时,那些被关在鸭笼里面的十几只鸭子非常好奇的从鸭笼的缝隙钻出脑袋,它们非常好奇地把脑袋一扭一扭,不时地侧过脑袋打量我们,它们似乎在嘲笑我们,一种鄙视的眼神,仿佛在说:“这条路不是很好走吗?他们怎么能走成这个样子?”

  虽然萧聪和萧勇刚埋怨萧颖和罗郑虹动作迟缓,走路慢吞吞的,但当她们两人在沿着墙根走过时,他们也是非常关心地在前面停了下来,并且提醒她们路边的鸭粪和水坑。我们几人好不容易地走过了那条被踩的稀巴烂的泥路后,也就顺利地穿过了马庄村,可刚走出马庄村,我们就遇到了一条小河,我们只要穿过前面的一片田野就能到达那条大路,从那条大路去莲塘村简直就是一条康庄大道。

  在那条小河边,我们的大部队就会合在一起了。前面那条河的岸上的一条路上有一个非常大的水坑,而四周种的是芋头和甘蔗,我们不能从芋头地和甘蔗地穿过,于是就在那个大水坑前停下了脚步。大家都在想办法,如何安全快速地渡过前面这个大水坑。最后萧颖和罗郑虹从稻草垛里拔出两捆稻草,放在了水坑的边上。我们七人一起从稻草垛里拔出一捆捆的干稻草铺在了水坑边上。幸好这时四处无人,否则那个稻草垛的主人一定会阻止并且责骂我们。但是我们还是非常的害怕。

  萧聪胆子比较大,他先试着从干草上面走过去,最后他从干草上面踩出一个洞出来,我们就在上面继续覆盖一捆稻草。最后我们七人最终越过了那个水坑。我们继续向前走去,走过田埂,走过长满杂草的小路,那些杂草已经干枯,河边高大的芦苇在清风的吹拂下摇摇晃晃。萧聪在芦苇丛前停下脚步,仰头看着那些芦苇。他走到一根芦苇的前面,双手把一根高大的芦苇折弯身体,然后用膝盖把芦苇的颈部折断,他用随身带的铅笔刀,把芦苇的头部割掉,给颈部斜着割掉,再把芦苇的茎部划出一道口子,他在那根芦苇的管子口使劲地吹出一口气,那芦苇管子就发出了呜呜——的声响。我和萧勇强还有罗郑松都央萧聪给我们也整一个,萧颖和罗郑虹也要他给自己做一个。萧聪说:“下次,下次一定给你们一人做一个,但是现在不行,赶路要紧,我们要赶紧去吃饭,吃了饭,还得回学校上课。”

  于是我们七人就一步三回头地看那一丛芦苇,可是觉得萧聪说的也对,确实没有时间去用芦苇做成那么多的笛子,于是恋恋不舍地离去。萧聪走在最前面,就像一个狮群中带头的狮王一样威风凛凛,就像一个狼群的头头一样昂首挺胸,他不时地吹弄起手中那杆芦苇笛,呜呜——的声音就像是进军的号角。

  田野上还有一两个手拿锄头干活的农人,当他们听到那呜呜的声音时,他们斜靠着那边锄头,远远地向我们眺望,他们不知道这群孩子从哪里来又要往哪里去,他们眨了眨眼,把唾沫吐在手心里,两只手揉搓着那口唾沫,调整姿势,挥动锄头又开始干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