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一路回学校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157 2019.09.12 12:34

  第五十三章

  那个圣诞节的中午,我们七个虔诚的小羔羊为了去莲塘的礼拜堂吃中饭而长途跋涉,一步一个脚印地走过了马庄村和马庄村后面那一片田野,我们的脚印踩在了那些嘎嘎乱叫的鸭群留下的脚印上面,那些鸭掌留下的脚印就像一朵朵梅花一样,只不过它们的气味完全不同,那泥泞的脚印上面还留有它们身上掉下来的羽毛,还有它们摇摇摆摆走路时从屁股里面拉出来的粪便。

  当我们艰难地好不容易地从马庄村穿过时,我们又迎头遇到了一个大水坑挡住我们前进的脚步,最后在我们齐心协力之下,在水坑的边上覆盖了足足十捆稻草垛,才得以安然通过。我们就像唐三藏以及他手下的三个徒弟还有他屁股下面的白龙马去西天取经一样,只不过他们遇到了九九八十一难,而我们只遇到两难,但是我们比他们还要困难一点点,因为他们在十九年的时间遇到了八十一难,平均下来,每八十六天遇到一难,而我们在一天内遇到了两难。

  当我们从那片种满了庄稼的农田穿过时,我们就来到了一条大马路上,一下子从寂静无声切换到了闹声阵阵,我们看到了在马路两侧有个人正捧着一个大碗吃着炒年糕,我们七人的肚子就像青蛙一样咕咕——乱叫,我们的口水都快流出来了,当我和罗郑松看着那碗炒年糕而放慢脚步时,前面的萧聪说:“你们傻了?快点,已经快十二点了。”

  萧聪和萧勇强迈起脚步开跑,我和罗郑松发现那个正捧着吃炒年糕的那个大婶被我们看得不好意思,她转身从前院走回了屋里。于是我们回过神来,我们听到了萧聪萧勇刚他们还有萧颖和罗郑虹她们都在议论着我们会吃到什么,他们说一定会有猪肉炖粉条,一定会有虾米豆腐汤,一定会有猪肉炖萝卜,一定会有肉皮膏炒大白菜,一定会有红烧肉。我和罗郑松听到他们在前面这样议论纷纷,直往肚子里面咽唾沫,我们俩都觉得他们那是故意的,他们是跟当年的曹操一样,在使望梅止渴的计谋,罗郑松在后面跟着小跑,他央求那几人说:“你们别说了别说了,说得我肚子更饿了。”果然,当他说完这个饿字时,他的肚子像打雷似的,发出响亮的咕——的一声。

  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走走跑跑跑跑停停,当我们几人终于来到莲塘村的村界时,我们才放慢脚步,我们站着歇息一会,我们看到了莲塘村的村口那个小卖部,以前我们就是经常在它那里买气球买瓜子买小鞭炮的。我们眼巴巴地朝那个小店望去,萧勇刚突然说了一句:“我看到教堂里面的那些大人了,他们手里拿着一袋瓜果正从教堂里面走出来。”听他那么一说,我们立即又开始跑步,这次跑步大家都是使出了浑身的解数,就像运动员百米冲刺一般,那些大人也认识我们,他们对我们说:“不要慌,不要慌,我们才刚刚散会,就等着你们这些小羔羊们。”

  当我们走到那个教堂前面时,里面的教徒正从里面走出来,外面已经摆好了桌子凳子还有五大碗的菜,摆好了碗筷。我们看到了很多和我们这般小的学生也围着桌子一桌一桌的坐好了。只见大人对他们说:“你们人坐满了就开吃,不用管其他的人。”我们在一张已经有了五个孩子的桌子旁坐下,这时这张桌子已经坐了十二个人,有大人看到了,对萧颖和罗郑虹说:“你们两个女孩子就坐到这里来吧,那张桌子坐的人太多太挤了。”但是萧颖和罗郑虹还是坐着没有走。另一个大人说:“那样坐着挤一挤也没事,今天是耶稣降生日,来的人本来就多。”

  于是那张本来只够坐八人的桌子整整坐了十二个人,我们的肚子本来就很饿,再加上一路奔波非常劳累,肚子就更饿了。但是我们没有像那些饿死鬼一样狼吞虎咽地吃饭,我们吃得非常慢,非常的斯文,斯文的有些做作,我们几个孩子每夹一块肉就要瞧瞧其他的人,因为我们觉得,如果别人夹了一块肉,而我们一连夹了两块甚至三块四块肉的话,那样是不对的,这样子吃饭当然不及一个人在家里吃饭那么痛快,但是这样子吃饭细嚼慢咽,有助于消化,因为那些五六十岁的老人就是这样吃的慢吞吞的。

  在我们这桌的所有人都开始夹着筷子吃饭时,教堂里的大人就给我们一人发了一包糖果,最大的那个是苹果,第二大的是一个皮蛋,其余的是一小袋的瓜子花生米,还有硬糖软糖等等。由于我们下午还要回学校上课,我们吃完饭时已经是十二点二十五分,我们必须在一点前赶回学校,过了一点就属于迟到了。

  萧颖和罗郑松是最早把碗里的饭吃光并放下筷子的那两个人,她们擦了擦嘴巴,说:“我们吃好了。”其实她们这句话还有一层意思,就是说:“我们吃好了,你们也吃快一点,还要赶路回学校呢。”

  她们那句话还真有点作用,我们几个大男孩夹了一些菜放在饭碗里面,把饭碗凑到嘴巴上,然后猛往嘴巴里挖饭挖菜,吃的速度就快了一倍。当我们的肚子停止了咕咕——叫时,取而代之的是我们的喉咙发出咯咯——咯咯——的饱嗝声。这样的饱嗝声表示我们已经吃饱了,不能再吃了,否则会造成肚子负担过重不好消化。

  这时,桌上那大碗的菜已经被消灭的差不多了,有些碗已经变成了空碗,里面只剩下一丁点的残余,当那个加菜的阿公问我们还要不要加菜,并且舀了一勺准备往里面加菜时,我们萧颖连忙对他说:“不要加,我们都已经吃饱了。”那个加菜的阿公又问我们说:“你们几个呢,吃饱没有,还要不要加?”我们也说:“吃饱了,不要加了。”那个阿公就转向了其他的桌子。

  这时,我和萧聪萧勇刚他们也把碗和筷子放在了桌上,只剩下萧勇强还拿着筷子夹那最后一块的红烧肉,当他夹住那块肉时,突然发现其他的人都在注视着他,他吓了一跳,他说:“你们都吃好了?我还不知道呢。哥你也不和我说一声,那么多的人在等我。”我们几人看着也发出嘿嘿的笑声,都说他看起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到了这个时候才发现我们在注视他,我们已经注视他差不多有三分钟了。

  萧勇强说:“既然我们都吃好了,我也吃好了,我们就上路回学校吧。”大家多说好。当我们站起身准备回学校时,教堂周围已经摆上了大概三十张的桌子,每张桌子都挤得满满的,还有一些人直接回家了。

  萧聪萧颖和他们的奶奶还顺便地和罗郑虹的外婆告别说:“我们这就回学校上课了。”那两个年过半百的老人说:“好好,你们回学校去吧,路上要小心。”他们回答说:“知道了。”

  当我们走出了莲塘村,走到那家小店的附近时,萧聪萧永刚去小店买了两瓶矿泉水,说等下走累了,大家可以喝。当我们走到前面的三岔路口时,萧聪突然拍了一下脑瓜子说:“哎,我怎么给忘了,走这条路也可以回到学校。”他解释说:“从这条路往前走,将会路过刘王庄村,再从刘王庄村往西就到虎盘村了。”他让我们选择,说:“这三条路你们选吧。”大家都赞成从刘王庄村这条路,毕竟马庄村的那个大水坑和那段鸭掌鸭毛鸭粪覆盖的路太脏太臭了。罗郑松和萧勇强甚至说:“宁愿走大路也不愿走马庄村那条小路。”

  我们七人就选择了刘王庄村的那条路,这条路比大路要近比小路要好走,我们一个个吃饱了肚子,走起路来是呼呼生风,我们没有一人喊累,没有一人说饿,萧勇强不时地看看手表,他说只剩下二十分钟了。

  不知为什么,当他们选定走刘王庄村这条路时,郑建业心里打了个寒颤,他对刘王庄村有一种天生的畏惧之情,那个村对他来说十分的陌生,在他的印象里面,那个村庄的孩子都比较调皮。那些在四一班兴风作浪的小流氓里面,一大半都是刘王庄村的人。他们就像虎盘小学里面一个小型的黑社会组织,在虎盘小学里面兴风作浪,霸占乒乓球桌和篮球架。当其他的班级把自己的教室打扫干净后,那个村的小混混专门把他们班上的垃圾直接倒在我们班的阳台边上,有时候借助东风,他们把垃圾放在他们教室后门,然后被风吹到我们这边。他们这样的做法经常导致一些班级在检查时莫名扣分,次数多了,他们乱倒垃圾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学校,但是没有摄像头,没有证据,那些班级也只好忍气吞声。

  当我们走到刘王庄村时,我们居然碰到了萧颖的姑姑,她的姑姑拉着萧聪和萧勇刚,说要让我们去她家坐坐,炖红糖鸭蛋给我们吃。我们说刚吃完饭,肚子抱着,还要在一点前赶回学校上课。她的姑姑这才作罢,分别时,她的姑姑依依不舍地说:“有空了,你们一定要到我家坐坐,我炖蛋招待你们。”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