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莲塘好地方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2920 2019.07.31 08:18

  眨眼间,暑假已过三天,今天又到了星期天,如果在以前,也许我会感到更加高兴一点,但是这个星期天我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暑假中非常平常的一天而已。

  昨天晚上,我妈妈周冬梅已经下了一道铁命令,要求我周日必须到教堂去做礼拜。

  事情经过是这个样子的。

  昨晚,我妈她是先这样说的:“我儿建业建芬都在?”

  每当妈妈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就表明她有重要的事情要和我们“商量”。

  我和我姐说:“妈,我们都在呀。你有什么事情就说吧,不要卖关子,我们听着呢。”

  她说道:“我儿建业,你知道当初从万保家二楼跳下去怎么把你的脚给扭了吗?”

  “你不是说是因为我的方法不对,不应该跳下来,而是应该贴着墙壁爬下去的吗?”

  “不,这其实只是表面的原因。”

  建业不懂装懂地点了点头。

  我妈问我姐:“我儿建芬?”

  建芬说:“妈,你有什么话就说吧,不要这样神神秘秘的,我害怕。”

  妈说:“我儿建芬啊,你知道当时为什么发了那么高的高烧,都快把你妈给吓死了吗?”

  姐说:“妈,不是我身体虚弱,衣服没有穿暖和,才发的高烧嘛。”

  妈说:“不,这只是表面的原因,你和建业一样都错了。”

  我和姐问妈:“妈,那你觉得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呀?”

  妈把我们俩拉到她前面,指着我们的鼻子说道:“那是因为你们虽为基督教徒,却不去教堂做礼拜,被恶魔撒旦给诱惑了。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现在我终于想出原因来了。你们觉得是不是这样子的?”

  “妈,你这个原因也不对呀,我们老师说------”建业大着胆子说道,还没说完呢,就被妈妈给打断了。

  “你给我住嘴郑建业,为什么别人跳下来没事,而你跳下来就出事了?”

  “我,我,我不是------”郑建业看到妈妈脸色阴沉,支支吾吾地说不出口。

  “你给我闭嘴,郑建业,从明天起,你每个星期天都必须去教堂听礼拜,明白了没有,这样上帝才能拯救你们这些迷失的羔羊。”

  建业和建芬这时才知道,原来妈妈是要我们去教堂听礼拜呀。

  建芬大着胆子问:“妈妈,我可以不用去吗?”

  周冬梅盯着建芬,想了想,说:“呃——可以。”

  建业两只眼睛放出了两道光芒,学着姐姐的样子和语气问道:“妈妈,那我可以不用去吗?”

  妈妈盯着建业说:“不可以,你必须去。”

  建业心里嘀咕着:明明是一胞儿女,为什么会这样区别对待。问道:“妈,你这不是偏袒姐姐嘛。”

  “不,我没有偏袒建芬。你想想,建芬那次高烧是怎么治好的?”

  “去医院挂吊瓶给治好的。”

  “对,那你扭了的脚又是怎么扭回来的?”

  “王大------”

  妈妈的双眼正盯着建业的嘴巴,鼻子“哼——”的一声,我知道每当妈妈发出哼哼——声的时候,表示我有什么话说错了。

  我赶紧纠正过来:“不不——呸——是红旗村的王爷爷给扭回来的。”

  妈妈满意地点了点头。

  这时建业明白了。姐姐也明白了。

  后来我就经常去莲塘村的教堂听礼拜了,而我的姐姐刚开始和我一起去过一两次,可后来就很少去了。我能经常去的原因并不是出于妈妈周冬梅的要求,而是因为,我们村的很多玩伴,比如罗郑松萧聪勇刚那些人,他们都常常和他们的爷爷奶奶一起去教堂。我姐不去教堂大概的原因是,她的好友李双兰家不是基督教,而是非常虔诚的佛教教徒。我的姐姐和李双兰是一对铁杆好朋友,既然双兰不去教堂,那她怎么能够忍心和李双兰分开。

  第一次去教堂,建业充满了好奇。当他跟着他的妈妈到达时,里面的长凳上已经坐了很多的人,大多以五六十岁的阿公阿婆为主。也有一些结婚生了儿女的婶婶叔叔。这个教堂其实就是在莲塘村的一户人家里面,这户人家的主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遗孀。儿女已经分出去,自己一个人两间房子住着空落落的,她又是一个非常虔诚的基督教徒,后来,教堂就搬到了这里。

  这户人家的独立两间瓦房是在莲塘村的最北边,再往北就是一片稻田。东边也是一片农田,西边是一条长河,前面是一排排的两层或三层的瓦房。她家的西门直通那条长河,由于那条河靠着稻田地,地里的农人施肥打农药都用这条河里面的水,所以水质并不干净。教堂做饭洗碗所用到的水,都是从教堂前面的深井打上来的。在长河的东北角生长着茂盛的竹子和芦苇。那些在长河边铺着的洗衣板很少用到,长河上的水草已经弥漫到各个角落。虽然在洗衣板周围围了半圈的竹竿,但那些水草明显已经越界。

  教堂的正前方摆放着两张紧靠的四方桌,一个牧师就在正前方讲圣经,就像是学校里的班主任一样。两边坐着两排能认字文化比较高一点的人。其他的人就横着一排一排挨着坐,中间空出一个过道,听牧师布道。在教堂正上方有四个大扇子呼呼——地转着,祛除夏季的炎热。偶尔的会听到一些咳嗽声。

  我和妈妈在一条长凳上坐下,偶尔的有阿婆在下面轻声谈论。牧师在上面讲圣经里面的故事,好像是在说什么十二门徒的故事,但是我一点也没有听懂。这时,差不多到唱赞美诗的时候了,牧师把时间交给了一个戴着厚眼镜的阿婆,她坐在牧师的右手边的位置。因为牧师是个男的,他自己觉得唱赞美诗唱得不行,所以就交给了那个阿婆,让她来领唱。牧师欠了欠身,在长凳上坐下。阿婆的嗓音那个清亮高亢,所有的角落都能听得非常清楚。阿婆唱哪个赞美诗,下面的人就跟着她唱。

  唱了十来二十分钟后,到了祷告的时间,一下子教堂里面就哗啦哗啦起来。一个个的人往教堂捐钱,什么事的都有。有说;我家生了个大男孩,我捐两百元钱,谢谢上帝的保佑。有说:我家大儿考上重点大学了,我捐五百元,谢谢上帝。也有不声不响往里面捐的。然后是谁谁谁生病了,各位教友给他祷告,求上帝保佑他。我郑建业当时扭了脚的时候,奶奶就在这个环节恳请大家为我祷告。当祷告结束的时候,又是牧师讲圣经。一直讲到了中午吃饭的时候,然后再做祷告,之后散掉去吃中午饭。

  这时,教堂前面石板铺成的平地上,已经摆放好了一张张的桌子,桌子上摆好了两大盆的菜。一盆是粉丝大白菜,一盆是虾米豆腐,快吃完时,有人专门负责加菜。大家从屋子里面出来,都在找桌子坐,一个阿公声音可是大嗓门,大声说:“诶——你这个小羔羊,坐到那个桌子上去,那个桌子全部都是一群小羔羊。”

  我看到了萧聪勇刚罗郑松他们,他们也看到了我,大家都很高兴。

  说:“你怎么来了?”

  “你是第一次来吗?”

  “我们很早就来了。”

  “你以前怎么不来呀?”

  “我们经常来。”等等。

  然后大家约定吃完中饭,到前面玩游戏啥的。

  在教堂周边我们可不敢玩独脚斗,因为这个比较剧烈。第一次玩,就有婶婶说:“真是吃饱了撑的,撞到老太太老爷爷,你们可怎么办?”她虽然说的不是很客气,但是说的在理,于是我们就不玩独脚斗了。我们也不玩丢沙袋,我们玩跳绳、捉迷藏、跳远、踢小石子、敲啤酒盖、打纸卡、打弹珠等。

  特别是那个捉迷藏,真是带劲。教堂周边有很多的老瓦房,有很多的稻草垛。我们藏遍了所有这些角落。那些鸡呀鸭呀,被吓得从鸡窝里飞了出来,飞到了瓦房的屋脊上,有些老母鸡飞到了那条长河里,鸭也嘎嘎——地拍着翅膀跳进了水中。

  大概到了三点半,教堂唱了赞美诗和祷告后,就要散了。

  于是大家约定:“下个礼拜天一定要再来。”

  “肯定要来,这么好玩的。”

  “这么好玩,谁不来谁是傻子。”

  “真是太好玩了,比我们在自己家还要好玩。”

  “我们玩成这样子都没人说我们,这里的人真好。”

  “什么这里的人好,这里的人都没在家,去外面做生意了。”

  “没在家好呀,那我就可以放心大胆地去玩了”

  “如果在家里也这样玩,肯定会被大人骂的。”

  “在家这样玩,想都不要想。”

  “下礼拜一定要再来呦。”

  “对,一定要再来。”

  “我也会再来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