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三章 大哥大别腰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253 2019.08.31 07:15

  那天下午,我们祖孙三人卖完桔子就往家赶路,我在奶奶家吃了晚饭,回到自己家时,天色已经变黑。我的妈妈看到我,是气不打一处来,她严厉地问我:“你这一整天都哪里去了,我以为你已经失踪了,还打算在村里贴寻人启事,告诉我,你这一整天去哪里鬼混了?”旁边的姐姐也是非常的生气,说:“你今天去哪里了,可把我们着急死了。”

  我看着她们俩那气急败坏的神情,在心里犹豫着,该不该告诉她们实情呢,可告诉吧,不知道我妈会不会因此而数落奶奶,我想还是暂时先不说明吧,于是我说道:“我在爷爷家看电视呢,中饭晚饭都在爷爷家解决了。”

  姐姐说:“你在爷爷家吃饭,那也得回家告诉我们一声,一声不响的,抓小孩的把你抓进山里了,不把我们吓死。”

  我说:“知道了,知道了。”

  于是她们就收拾起饭菜碗筷,而我就在家里拿起一片灰色的薄砖,这块薄砖是我在我太公老宅旁捡到的,以前的老宅屋顶先把牛毛毡钉在屋椽上面,然后就在牛毛毡上面覆盖这种灰砖,再在灰砖上面覆盖一层瓦片。由于这种薄灰砖很轻,我和胡永锋就把这种灰砖敲掉四成,留下的六成,我们就握着剩下六成的边角,当做乒乓板使用。没到在家里完成学校的作业,或者写作业写得脑袋发胀,就练习用这个灰砖打乒乓球,我们根据李双轩所说的那样练习,就是对着墙壁来回拍球,李双轩还告诉我们,刚开始时,要在距离墙壁三十公分的位置,来回能打到两百下,再拉长三十公分。

  这样不伦不类的“乒乓球拍”并没有阻挡我打乒乓的热情,刚开始只能五六回,很快就打到二三十下。胡永锋虽然说走象棋和我还有李双轩不能相提并论,但是这家伙打乒乓球可真不能小觑。在李双轩的指点下,我和胡永锋的球技是突飞猛进,我们不再满足于和墙壁这样来回打了,我们要来真的实战实战。那个时候我们想到过去萧勇刚家前面那个洗衣板,我们说,那个洗衣板小是小了一点,但是勉强可以将就,只是偶尔风太大,会影响我们球技的发挥。很多人输了球都撅起嘴巴不服输,他们说:“他妈的,如果不是那阵风,这球就不会出界。”也有的说:“他妈的,要不是那阵风突然吹来,他这球就不会擦着球网过来。”

  自那次李双轩和萧永刚大战二十一回合未分胜负后,他发愤图强,学校的作业他完成得越来越差,经常被雷老师抓到教室后面转圈圈,后来雷老师觉得转圈圈有点便宜这个老油条,干脆让他站起马步,有几次让他把他家长带到学校,雷老师要问出他为什么总不写作业。李双轩老爸李万兴在雷老师的责问下,狠狠地批评自己的孩子,说他回家会好好教育李双轩。可是他老爸一回到家里,就去了我们上狮盘村的小店搓麻将,赢了几块钱,就把教训李双轩的承诺给跑到九霄云外了。

  李双轩的老妈听说自己的孩子不写作业,还老被他的老师责罚,每当放学或者周末,她就提醒李双轩:“你学校的作业完成没有?”

  李双轩最多也就有一点点怕他的老爸,他不怕他的老妈,也不怕他的姐姐。所以他妈这样问他时,他会说:“写也不及格,不写也不及格,那为什么还费着脑子去写呢?再说我也不仰望着上高中上大学,现在学校也不留级了。怕它作甚?”然后就扬长而去。

  李双轩的老妈无可奈何地摇摇头:“哎呀,你就是一个孽子呀。”李双兰也在后面责骂她弟弟,说他迟早会后悔的,迟早会有报应的。当李双轩的妈妈在后面喊他,跺着双脚问他:“你这畜生,你又要去哪里?”

  李双轩说:“我要跟着堂哥去杀猪放螃蟹去了。”

  李双轩放螃蟹的技术那堪称是一绝,每次放螃蟹都是满载而归,当他提着一大桶又肥又大的螃蟹回家时,他的妈妈和他的姐姐就会说李双轩读书不行,但是放螃蟹杀猪还是可以的。于是他的姐姐和他的妈妈也不怎么责罚他。她们对他的学业已经死心了。觉得他完成了九年义务教育,认识几个字,能够背算术乘法表,会加减乘除,以后出了社会,走南闯北,赚几块钱的能力应该是足够的。

  我读小学那个年月,还没有出现电脑这个玩意,还没有出现智能手机这个玩意,当时小屁孩玩的东西都比较的低级,都是那些啤酒盖还有纸卡小鞭炮那些东西。当时,我们村的一个二流子花了大血本,买了一个大哥大,风光无限地走在我们上下狮盘村的石子路上,他在腰间非常显著的位置别上了这个大哥大,然后在一天内转着上下狮盘村的主干道路,来来回回大概走了五六十遍,他特意在下狮盘村的小店停留了十分钟。由于大哥大比较的笨重,老是把他的裤腰带给拉下去,每过一两分钟就得提一下裤腰带。有的人非常知趣地称他为老板,称他为总经理,说他是我们村的首富,是我们田坝乡最有钱的十大富豪之一,当看到那个二流子不怎么满足时,他改口说,他是我们田坝乡最有钱的三大富豪之一。这时这个二流子才满意地走到另外一个人的身边,然后把下沉的别有大有大的裤腰带往上提了提。

  那个时候,我们的物质生活大概是能够温饱的程度,没有出现谁没有饭吃饿死的情况。但是那个是的精神生活和现在相比还是非常的贫乏。有时候在傍晚的时候,村里会放一两场电影,放的大多是和少林寺有关的武打片,以及小兵张嘎的电影。有的人家开始买影碟机,连上电视,把碟片塞进影碟机就在家里看起电影,在电视前看的人那一定是人山人海,挤满整整一个房间。那声音大的大概方圆一百米都能听到。

  那个时候,改革开放也大概有十来年了,我们狮盘村的发展建设也是突飞猛进。每家每户都同上了电,在狮盘村的主干道路上每隔五十米就插着一根高大的电话柱,电话柱之间连上了电线,每根电话柱上面安装了电灯。这可把我们村里人高兴坏了。有的人就坐在路灯下面织起草帽,这当中也包括我的妈妈。有的在路灯下面扬起了稻谷,有的在路灯下洗刚从地里割来的芹菜和毛豆。

  说来也巧,我和胡永锋还有李双轩三人家的前面刚好竖着三根电话柱,一天李双轩手里拿着一个弹弓来到我家,他问我说:“你有没有觉得这个路灯他妈的太亮了?”

  我说:“没有啊,我觉得就挺好。我晚上走路就不怕踩到大石头了。”

  他见我没有顺着他的意思说太亮,他也不顾我的意思,他说道:“这样,我来帮你把这个路灯用弹弓给砸掉。”

  我说:“你这可不行,村长知道了,他可会骂你的。”

  他说:“村长还不是我家亲戚,我才不怕呢。”

  于是李双轩就举起弹弓,把手里的小石头放在橡皮里,啪地一声射了过去,可是射偏了,那个小石头打在了电话柱上,啪——地一声掉在了地上。他又连续射了好几次,可总射不到那个圆溜溜的灯泡。

  李双轩用弹弓射石子的响声惊动了胡永锋,胡永锋看到了,嘻嘻地笑,他走了过来,他说:“李双轩,你可真是好大的胆子呀。”

  李双轩正弯腰在路边捡石头呢,他捡了几颗石头,又往路灯射去,这时射在了路灯的灯罩上。胡永锋看了,提醒他说:“你这样射很危险的,万一石子射到前面建业姑婆家的玻璃上,那可就不好了。”

  李双轩听胡永锋这么说,转了转圆溜溜的眼珠子,说:“胡永锋说的还真有一定的道理。这样,我们先找个比较偏僻的路灯练练手,这样才能提高准确率。”

  胡永锋说:“这还要找,你自己家前面那个不就是最好的选择吗?而且旁边都是大树,隐秘的很。”

  李双轩说:“对,胡永锋说的对,来,我们三个人先去把我家前面那个路灯给毁灭喽。”

  于是我和胡永锋跟在了李双轩的后面,去毁灭李双轩家前面的路灯,李双轩家比较靠村的后面,来回走动的人也比较少,最多也就他们自己家和后面两户的人家。

  我们三人围着李双轩家前面的那根电话柱,李双轩就开始用他的弹弓往灯泡射石子,一连五次了,连灯罩都没有碰到。李双轩有点垂头丧气,他对胡永锋说:“来,你来射吧,我累了。”

  胡永锋说:“我可不敢,万一后面的人知道,非到我爸那里告状不可。”

  李双轩对我说:“建业,你来试试,把这个灯泡给毁了。”

  我连连推开他的弹弓,说:“不不,我不行,我不会玩弹弓。”

  李双轩说:“没事,你拿我的弹弓射,我来负责,就说是我给射掉的。”

  胡永锋说:“你说了是你负责的,可不许反悔。”

  李双轩坚决地说:“不反悔,不反悔,你来射它。”

  胡永锋说:“既然你说你负责,那就让我把它给灭了。”

  胡永锋说他不需要那个弹弓,抓起路边的一颗大石子,右手拿着石子一挥,那棵石子就砸在了灯罩上,反弹时不偏不倚地刚好弹在了灯泡上。那个灯泡啪——的一声,碎了,灯泡的玻璃渣子噼噼啪啪地落在了地上。

  这时,有人大喊一声:“你们这是作孽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