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八章 吃不吃猫肉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430 2019.09.17 12:32

  那个周末,我规定自己要把语文和数学从头到尾复习两遍。可在周六的下午,太阳晒着大地,把我晒的昏昏欲睡。不知不觉中,我就趴在了桌子上面,当我醒来时,当我醒来时,太阳正渐渐西沉,把西边的晚霞照的是一片通红。我的姐姐和李双兰也从她们同学家走了回来。

  她们看到我在阳台,偷偷议论着:“你的弟弟在阳台上干啥呢?以前不是经常在这个时辰去打乒乓的吗?”

  我姐郑建芬说:“大概趴着太阳底下睡觉吧,多会享受呀。”

  李双兰说:“我上去看看,也许我弟也在楼上。”

  我非常清晰地听到我家木制楼梯“咚咚——”在响,我经常能够根据这咚咚——的声音听出是谁的脚步声。命中率最高的胡永锋,他走的较快,有时一脚连爬两级,声音比较轻。如果声音是那种非常响亮的咚咚声,那肯定是李双轩的,他的脚步声踏的我家的楼梯像是在经历四级的地震一样。我妈踩楼梯的声音非常轻,走的比较慢。而我姐姐和李双兰上下楼的声音非常不好辨别,经常会搞混掉。

  我听到有人正在走来,心想:“不好,如果有人发现我在期末复习,但最后考试成绩却不甚了了,那不丢脸丢大了。”我手忙脚乱的收拾桌上的那些散乱的书籍试卷作业本,又手忙脚乱地收拾起铅笔圆珠笔三角板橡皮圆规。我打算一股脑地往自己的床上扔,然后用被子盖住。

  当我把书本和作业本扔在了床上时,从楼梯口传来了女孩子的声音:“你们在干嘛,怎么闹哄哄的,李双轩你这小兔崽子,不要藏起来作弄你姐姐。”

  我一听就听出是李双兰的声音,以前一个傍晚,她和我姐从郑耀银家看完当时非常受欢迎的武打片回来时,李双轩故意藏在了一个转角处突然大喊一声:“嗨——快拿钱来”。李双兰和郑建芬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大跳,说自己的心脏吓的都快跳出来了。她对她弟弟大骂不止,说李双轩是个混球,是个恶魔。李双轩却觉得非常好玩,偷偷地笑个不停。

  当李双兰和郑建芬从李双轩那一声大喝中慢慢舒缓过来时,她们忘了李双轩还有个同伙没有现身。当她们认真讨论电视上的男女主角时,我从一根电话柱后面突然大喝一声:“站住,拿命来。”李双兰和郑建芬顿时又吓了一大跳,不过没有第一次吓的那么严重,她们两人对我和李双轩大骂不止,我的姐姐抡起拳头要打我,她把拳头打在了我的后背上,由于我当时笑的太厉害,已经忘乎所以了,所以我姐的拳头没有让我感到丝毫的疼痛,反而像是在给我挠痒痒。

  李双兰也对她弟弟拳打脚踢,最后还脱下布鞋,握着布鞋的鞋跟要去拍李双轩,可是李双轩逃出两米有余,没能拍到。她举起布鞋打算往李双轩头上砸,砸在李双轩的屁股上,被他一弯腰捡了起来。李双轩说:“砸呀,快来砸呀,你左脚还不是有一只鞋吗?我站着不动,你来砸我。”李双兰气愤不过,冲动让她失去了理智,她脱下左脚上的布鞋,狠狠地朝李双轩砸过去,可是没砸到他,鞋从他的头顶飞过去了五米。

  李双轩马上去把第二只鞋也捡起来,拿在了手上,他打算拿这双鞋和她姐姐谈判。失去了两只鞋的李双兰坐在了一块石头上,气呼呼地说:“老娘我被这两个王八蛋给气昏了,我的个娘呀。”

  当李双轩两只手拿着那两只鞋在头顶挥来挥去时,他突然察觉有一股刺鼻的臭气,他把其中的一只鞋凑到鼻子前闻了闻,他忙不迭地把脑袋别向一边,一脸痛苦的表情,说:“我的娘呀,真臭,我还你臭鞋。”我和李双兰郑建芬看到李双轩痛苦的表情大笑不止。那双鞋就被扔在了李双兰的脚下。之后,那两个姐姐又轮番做我工作,说李双轩是个十足的混混,已经无药可救,而你郑建业还不是一个混混,但是你如果继续学李双轩,那你也将成为一个无药可救的十足的混混。你可要提防李双轩,不要和他看齐。

  李双兰很快就走了上来,他看到我急冲冲的样子,立即提高警觉,她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她觉得她那个混蛋弟弟一定在某个角落藏了起来,随时会对自己进行突然攻击。她弯腰在床底看了看,又跳起身子往床顶看了看,她往衣柜之间的空隙看了看,但是没有看到他弟弟的身影。

  她这样警觉的查看后,还是没有看到她弟弟的影子,倒看见我直往床上搬东西。李双兰以为她弟弟藏在被子里了,她一把掀开被子,看到的都是书籍。她抱歉地说:“我弟弟藏哪里了,怎么只有你一人,他和我说过要和你一起玩的呀。”

  我看到李双兰掀开被子时,我立即觉得我刚才的行为完全是徒劳的。我对她说:“你弟弟来过我这里,但是他又往他堂兄家走去了。”

  李双兰听了后,不好意思地说:“我还以为他藏起来了呢,等下他回来经过你家时,你让他快点回家,说家里杀了一只猫,让他半个小时候回家吃猫肉。”

  我瞪着大眼睛,有点不相信地说:“你说什么,不不对,你说让他回家吃什么?”

  李双兰:“吃猫肉。”

  我:“吃什么肉?”

  李双兰:“吃猫肉。”

  我:“啊?吃什么肉?”

  李双兰:“吃猫肉。”

  我:“吃猫肉?”

  李双兰:“对,是吃猫肉。我的天呢,怎么和你说话这么费劲?”

  我惊奇地说:“猫肉都能吃吗?它可是吃老鼠的。”

  李双兰:“猫肉能吃呀,连老鼠肉都有人吃。”

  我说:“好的我知道了,我会传达给李双轩的。”

  李双兰这时知道她的弟弟没在我家,不然他听到吃猫肉一定会像受惊的兔子一样蹦出来的。她嬉笑着对我说:“你继续看书,继续看,我不打扰你看书了。”

  她在楼梯口走下来时,不停地和郑建芬说:“和你弟弟说话真是费劲,说吃猫肉都说了五六遍,真是太费劲了。”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后,李双轩右手平拿着乒乓拍,把那只红双喜乒乓球一上一下地来回拍着,他一边拍着球一边对我的姐姐说:“那个,你回来了,我姐也回来了吧?”

  我姐说:“对的,你姐刚回你自己家不久。”

  他还是在上下来回拍乒乓球,然后慢慢地从楼梯口往上走。他嬉笑地说:“你说我厉害不厉害,我一直从我堂兄家这样上下拍着走到你家,又走上了楼梯,走到了你这里。”

  郑建芬对他说:“你乒乓球是越来越厉害了。”

  我说:“厉害是厉害,但那是因为风不够大,如果风稍稍大一些,那就不好说了。”

  他说:“风大一些当然会难一些,不过能做到我这样,已经天下无敌了。”

  我突然想起了他姐姐说要让我转告他的话,我说:“你姐姐让你回家吃------”

  李双轩打断说:“不慌不慌,还早着呢,过个五六分钟来的及,现在过去太烫了。”

  我说:“原来你知道的呀?”

  李双轩说:“对呀,我当然知道。”

  说完,李双轩仿佛感觉到自己已经饿了,他对我说:“你如果喜欢的话,也一起过来吃几块猫肉吧。”

  他又招呼我的姐姐一起到他家吃猫肉,他说:“我们整个村,也许吃过猪肉羊肉牛肉兔肉鸡鸭肉的人非常多,但是吃过猫肉的人就很少了,如果说吃过老鼠肉的人,那就更少了。我打算以后还要抓几只老鼠吃吃。”

  我觉得李双轩说的非常对。当李双轩从我家后门走过时,李双兰在她家门口叫我们了:“建芬快过来,建业你也快过来。”

  这时她看见她的弟弟了,她又喊道:“双轩,快回家。”

  李双兰的喊声惊动了我们前后的邻居,郑耀银的老婆,也就是我的婶婶,她说:“李双轩呀,你姐姐这么大声地叫你们干嘛呀?”

  李双轩说:“叫我们吃猫肉呢。”

  婶婶惊讶地说:“吃猫肉?这猫可是抓老鼠的,把猫吃了,谁来抓老鼠呀,你们可不能吃。”

  李双轩说:“不是还有其它的猫来抓老鼠嘛。”

  婶婶又问:“那你妈把这猫肉怎么炒的呀,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烹饪方法?”

  李双轩说:“没什么特别的方法,鸡肉鸭肉怎么炒,这猫肉也怎么炒。”

  由于对那猫肉非常的好奇,我的姐姐也走了过去,我从后面跟了上来。他们姐弟俩正在屋子里面围着那盆猫肉,尝着猫肉的味道呢。

  李双兰说:“没想到整整一只猫,除去毛和内脏后还剩下一半,再这么一炒,又少了一半,真是没料。”

  李双轩说:“可不是么,只剩下一小盆了,对了,这建业和建芬怎么还没有来?”

  李双兰走到门口,这时我的姐姐也过来了,她问她:“这猫肉的味道怎么样?”

  李双兰说:“你来尝尝不就知道了。”

  建芬就走到那张餐桌旁,她接过双兰递给她的一双筷子,一副厌恶的表情,她把夹起一小块的猫肉,死死地盯着,像盯着一直苍蝇一样。而李双兰和李双轩俩死死盯着建芬,他们鼓励我姐说:“放进嘴巴里试试,用牙齿咬它。”

  建芬像是把苍蝇塞进了嘴巴里一样,咀嚼了几口,最后闭着眼睛,鼓足勇气终于把那块猫肉吞进了肚子里面。

  他们姐弟问她:“怎么样?好吃吗?”

  我姐张开眼睛说:“好硬啊,像是嚼着皮筋一样,有点咸。”

  李双兰说:“猫肉就是要咸一点的。”

  他们又招呼我也去尝尝,我看到我姐那种痛不欲生的表情,对于老鼠有种天然恐惧的我说:“不,我不敢吃,我就是来看看的。”

  他们说:“来尝尝嘛,尝一点点,这样以后有人问你吃过猫肉没有,你就可以信心十足地说吃过。你一点也不吃,那别人这样问,你只能说你看过但是没有吃过了。”

  我决绝地摇头说:“我不吃,我不吃。”

  李双轩鄙夷地说:“真是个胆小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