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开学第一天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2612 2019.08.05 10:43

  开学的那天,是我们到学校交学费和领书本的日子,也是有些学生胆战心惊的日子。因为在这一天,学校就会把那些需要留级的学生公布出来,还把要缴的学费公布出来。为了给彼此壮壮胆,我们班里三个村的同学会和自己村的人一起去学校报到。也唯有在这一天,很多的学生成大富豪,口袋里装着三百多块钱的学费,当然有些家长是不放心的,要自己亲自去学校交学费,顺便让班主任严格要求自己的孩子,不要对自己的孩子心慈手软,该打的打该骂的骂,我们全力支持你们学校的工作。当然也有很多的学生家长不是开学就交齐学费的,有的交一部分,有的要拖一两个月叫,有的甚至拖到了期中前后,还有的拖到期末前交。那个时候的三百块钱也不是什么小数目,三百对有些家庭来说可以顶一个月的生活费。

  在郑建业的记忆里,还不曾有哪个老师打过我们班的学生,最多也就是马老师她会拿着一个黄色破三角板的那个斜边,狠狠地敲击讲桌。她每敲一下,那破三角板的斜边就会飞溅出木屑出来,那个讲桌也会留下一个印记。她敲一下,然后就会怒吼一下,然后我们吓得就会抖一下,一个个坐得笔直笔直的。当然即使凶恶如马老师,也从未用那个斜边敲我们的手掌或者屁股啥的。学校所有老师包括那个校长在内,他们最喜欢惩罚学生的方式莫过于站马步,因为这种惩罚方式不仅能达到惩罚的目的,还可以让你的身体得到锻炼。真可谓是一举两得。可是朱老师马老师还有严老师,也很少把这些伎俩用在我们身上。

  我们狮盘村的大部分同学都在周传言家集中,因为他家正在我们去学校的路边。胡永锋是一个比较特立独行的人,他在班上属于朋友比较少的那种,比较的沉默寡言,不怎么和同学说话开玩笑。一开玩笑那胡永锋可是非常认真非常地容易发脾气,就是那种打架的架势。所以班上和他玩得来的同学也不多,而且李双轩和胡永锋两人也不怎么说的来。但今天毕竟是开学的第一天,不能让胡永锋一人孤零零地去学校,毕竟好的开始是非常重要的。

  我和李双轩我们站在永锋家的葡萄架下面,葡萄藤在葡萄架上面四处蔓延,那些葡萄并没有完全变红。他家那只名叫小花猫的小狗在门口朝我们吠叫,那只狗并不大。以前,胡永锋的学费总是一拖再拖。其实胡永锋家绝对是不缺钱的,他老爸老妈每天起早贪黑地干活,一年赚个十来二十万的那是很随便的事情。但是他老爸总是不会一起交齐,老是欠个一百两百的,搞得永锋在班里抬不起头来。因为严老师没过半个月会把欠学费的学生名单念一遍,过了期中后,就是一个星期念一遍。搞得那些高高大大的学生非常的难堪。

  我们在周传言家经过,周传言家的前面院子里已经有很多的同学在等他,来的人越来越多,罗瑞杰罗瑞才和周云帆尤双百都已经来到了。我们狮盘村所有的男同学都已经来到了周传言的家里。没过过久,我们大家就背着一个空空地书包去学校。胡永锋他头也不回的,走的非常快,不一会儿就拉出了一百多米的距离。而他丝毫没有停下来等我们的意思。我们大家都知道他的性格,也就不叫他听下来。相反,我们大家畅所欲言,毕竟快两个月没有这么多人在一起好好聊聊了。

  周云帆说:“我这个暑假去了广州呢,那里的路可都是水泥铺成的路,有我们操场大么宽呢。路的两边都是公园,公园里面种着很多的树很多的花花草草,可比我们这里强多了。”

  罗瑞杰不屑地说:“那里那么好,你干嘛回家来,你在广州上学得了。”

  周云帆听出了罗瑞杰说话的酸劲,说:“我不是只和你们说说嘛,用得着这样绵里藏刀吗?”

  李双轩说:“你也不用羡慕广州的水泥路,我告诉你,十年八年的,我们田坝乡所有的道路都将变成水泥铺成的路,每条路有十米宽。”

  罗瑞才问:“你是哪里来的小道消息,你看我家前面还是坑坑洼洼的,一下雨就一滩一滩的积水,走路都会留下一个凹印。”

  郑建业说:“可不是呢,一下雨,我家前院就会积很多的水,老是流不出去。”

  李双轩骄傲地说:“那可是我从报纸上看到的。”

  尤双百说:“十年八年的,我们都已经初中毕业了,我是没打算过去读高中的,再说了,以我的水平想上都上不了。不过石子路变成水泥路,那样骑自行车可要轻松的多了。”

  大家七嘴八舌地说:“对对对,可不是嘛。”

  周云帆说:“周传言,你暑假去了杭州,杭州怎么样?”

  周传言说:“杭州可比这里强多了,就是杭州最差的地方都比我们这里要好的多,那里到处都是人,人来人往的,在马路上走路都肩碰肩的。”

  大家是一阵的惊叹。

  罗瑞杰问:“那杭州的马路是水泥路吗?”

  周传言说:“那当然,杭州的马路可宽了,有从我家到周云帆家那么宽,两边的花坛种满了花。”

  罗瑞才问:“那些城里人是不是啥呀,放着那么大的花坛,不种一点葱姜蒜,不种一点能吃的东西,反而去种那些中看不中用的东西。”

  大部分的人都说对,都说不应该种那些花花草草,应该种青菜青豆棉花桔树枇杷树,还应该种西红柿葡萄甜瓜西瓜水蜜桃之类的。这样才能让走路走累了的人,开汽车开累了的人,骑黄包车骑累了的人能够吃一点,解解渴饱饱肚。

  周云帆和周传言都说我们都是井底之蛙,坐井观天。说我们是乡巴佬,连田坝乡都不曾走出过,说我们没有见识。

  他们两个人的口无遮拦,以及对我们的侮辱,惹怒了罗瑞才和罗瑞杰。他们四个人互相指着对方的鼻子,推搡着手臂,甚至是踢起脚来。

  我们赶紧劝解说:“大家都是说说话而已,不要动手动脚的。”于是,我们把抱着对打的四个人给拉开。四个人几乎同时说了句:“操你妈的。”

  李双轩问:“罗瑞才,你暑假都干了啥?”

  罗瑞才说:“你说干啥,去帮我爸妈种庄稼呗。”

  罗瑞杰说:“我暑假也没干啥,我去前面那条江里钓螃蟹了。”

  我说:“我去剥豆了,你们看我的手。”

  大家都感叹,暑假过得真快。有人说:“相比寒假,我更喜欢暑假,因为暑假有两个月的时间。”有人说:“相比暑假,他更喜欢寒假,因为寒假能拿压岁钱,能有很多好吃的,还能穿新鞋子新衣服新裤子新袜子。”

  如果有人问:“你们喜欢放假还是喜欢上学?”

  大家似乎没有听清,听清了的人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于是就让他再问一遍。

  那个人又说了一边:“你们喜欢放假还是喜欢上学?”

  这时我们都挺明白了。大家先是一愣,后是抚掌大笑,大家笑的是前仰后翻,有人抱着肚子笑,有人笑的在跺脚。

  罗瑞杰止住笑声说:“你是傻子吗,还是装傻。这个世界上还有人会喜欢上学吗?”

  不过这个世界上确实有一个人说他自己更喜欢去学校上学,因为,上学他可以坐在教室里,也可以走在操场上。可是一放学,他就必须在田野里弯腰干活,还要锄草种豆,还要给棉花打农药,下田去插禾割麦。干的不好还会招来一顿臭骂甚至是一顿狂揍。对,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胡永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