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过路的乞者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309 2019.08.18 08:00

  那个周六上午放学的时候也就十点光景,班里的同学收拾起自己的的东西就离开了教室。我把那本《小学生天地》塞进书包里,然后就像一只快乐的小鸟一样回家。我打算要好好地把《小学生天地》从头到尾看一遍,看看里面到底有没有王一揪老师说的那样包罗万象。

  我听到了我的同桌孙立林在后面喊我:“建业——等等我。”我没有停住脚步,还是自顾自地快步走路。

  我还听到了李双轩的声音,他这样喊我:“建业——,等等我。”我依然没有停下来。当他喊我:“建业——你这个王八蛋,等等我,你他妈的赶着去投胎吗——”他那气急败坏的声音依然没有让我停住。

  我回到家里时,我的妈妈没有在家里,我的姐姐还在放学回家的路上。我来到二楼,坐在我姐姐建芬的枕头上面,拿出那本《小学生天地》,我先翻出来,看了看前面的目录,我找到了自己最喜欢的那个天文方面的内容,里面讲了我们整个宇宙的起源,黑洞、暗物质等等的内容,其中最让我感到震惊的是,书本里面说:在其他的星球上还存在比人类不知要高等几千几万倍的外星人。这一下子把我的视野扩大了无数倍。我感觉我自己就是沙滩上的沙子那么渺小,而我到现在才意识到。

  这时我的妈妈也赶集回来,她开始在脸盆里清洗刚买回来的青占鱼,如果在往日,我一听妈妈赶集回来,我一定会飞奔下去,看看我妈有没有给我买一些看起来比较坏,但吃起来却很甜的那种青苹果青梨香蕉之类的。但是这次我还是坐在枕头上面,在认真阅读那些大科学家用最朴素的语言,介绍着他们最新的研究成果,仿佛自己在顷刻之间已经上升到科学家的水平。

  这时我听到了妈妈在楼下自言自语的声音:“我家那只大馋猫怎么还没回家,给他买了那么多的青梨都不过来吃。”当我的妈妈说出这句话时,郑建业在脑中浮现出一个非常大胆但非常不切实际的想法:我要成为一个牛顿一样的伟大的天文学家,我还要拥有一台可以清楚看到月亮表面的望远镜,我要以此告诉我的同学,月亮上根本就没有什么嫦娥和玉兔,那些只是流星坠落时留下的陨石坑。

  突然,我双手紧紧捏着的《小学生天地》被突然拉掉,这让我吓了一条,我以为是什么外星人来了,可抬头一看,哪里有什么外星人,原来是胡永锋那小子把我的《小学生天地》哧——地一声拉掉了。我有点生气但又责备似的说:“你在搞什么呢?吓我一大跳了。”

  胡永锋非常自得,他觉得他的恶作剧成功的有些过于轻松反而感到并不是非常满足。他笑着问我:“让我看看在在看什么,呦——都看起《小学生天地》了,呦——还在看外星人呢?有出息。”

  我说:“快还给我,我正看到高心呢。”我伸手去抓那本杂志。

  胡永锋把那本杂志紧紧攥着就是不给我。

  我知道他在和我开玩笑,说道:“不给我就算了,反正我已经看了三遍了。”

  那个胡永锋神秘地说:“你求我,不不不,不是求我,你先谢我,我就把这本书还给你。”

  我想,这平白无故的为什么一开口就让我谢他,问道:“我为什么得先谢你,你把我的书夺过去,我还说谢你,笑话。”

  胡永锋说:“你过来,快过来。”

  我就走到了走廊,他让我往他家的那个方向看,这时我看到了一个年迈的老太婆,头发银白,穿着黑灰色的布衣服,拄着拐杖,手里提着一个布袋,那个布衣服和那个布袋一样缝满了补丁,颜色从黑色褪成了灰色。手里还端着一个铁碗,我知道那个老太婆一定是一个乞丐。郑建业读小学那个时候,还有不少的像她那样的乞讨者,也有些是老大爷,还有些拉着二胡在我村从北到南一排一排地乞讨过去。

  我问胡永锋:“你给她钱了还是给他米了?”

  胡永锋没好气地说:“想得美,一年到头那么多乞讨的人过来,我一个一个地给他,我家哪来那么多的钱?”

  我又问他:“他都到你家门口了,你是直接让她走人的吗?”

  他说:“这倒没有,我妈让我把门关了,那个讨饭人以为这家没人住,就自己离开了。”

  我问他:“那你让我谢你是不是因为你提前通知我下楼关门呢?”

  他说:“不,我已经把你的前门关上了。”

  当那个乞讨的老太婆从我叔郑耀明家走过时,她发现我们这排的人家都关上了门,她大概也知道那些关上门的人大概都是在委婉地表面不想施舍给她任何东西。她拄着拐杖,一边看石子路,一边看那些门,她从我家走了过去,她应该没有看到我和胡永锋,当她走到我叔郑耀铁家时,郑耀铁让他的外甥女罗郑虹给那个乞讨者五毛钱,那个老太婆弯腰说了声谢谢,然后走到郑耀金家时,他家的门已经关上了。然后她佝偻着身子往陈学兵和萧聪家走去了。

  胡永锋像战胜的公鸡一样对我说:“你看,你是不是得谢谢我给你关上了前门。”

  这时表姐许白梅来到了我的家里,我的妈妈拿了个青梨给她,我这才知道,我妈赶集给我们带了一些青梨,就飞也似得下楼,胡永锋也跟着走下了楼梯。

  表姐白梅问我:“刚我们村来了一个讨饭人。”

  胡永锋说:“是个老太婆?”

  表姐说:“对,是个老太婆。”

  胡永锋说:“吓了我一跳,我以为还来了一个讨饭的呢。”

  白梅问道:“你们有没有给她什么,比如钱或者白米?”

  我抢着说:“胡永锋把我家前门关上,那个讨饭的老太婆以为我家没人就离开了。”

  白梅若有所悟地说:“你们这个方法还真不赖。”

  胡永锋好奇地问:“那你呢?有没有给她呢?”

  白梅说:“我那个外婆真厉害,她到我家乞讨,我外婆告诉她,我自己也没饭吃,有了上顿没有下顿的,过个三年四年的,我也要和你们一样,去外面讨饭了。”

  我和胡永锋哈哈大笑,连声说:“果然姜还是老的辣。我奶奶这招厉害,但是对我们来说并不适用。”

  那个晚上果然如天气预报说的那样,西伯利亚上空有一股强冷空气正在南下,我们江南地带一夜入秋,北风呼呼的刮着。

  那个晚上九点光景,我妈下楼去数鸡时发现门前面有一个黑黑的人影,还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我妈当时吓住了,她以为是什么歹人来抓小孩来了。当时我们乡里就传闻用迷药把小孩迷昏了,然后卖到山里继承香火的为非作歹的人。我妈就不去数鸡了,她来到楼上,看到我和我姐在都在床上睡觉,她才如释重负,她叫着我们:“建芬建业,快醒醒,楼下有人来了。”

  我和姐姐睡得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继续睡自己的觉,做自己的美梦。

  我妈妈大着胆子悄悄地走下楼梯,那个黑影还在我家前门的窗前摇晃,那个人影蜷缩着靠在窗前的墙壁,拄着一根拐杖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用一块黑布裹住自己的头部。这个时候,我妈她猜门前的那个人不会是拐卖小孩的歹人,大概是一个流落到这里的乞讨者。

  我妈把楼梯旁的电灯打开,走到了前面把前面的灯也点亮,那个老太婆裹着黑布并没有发现有人正在走来。

  我妈打开前门时,那个乞讨者才发现主人家已经出来了。她有点惊慌失措,提起拐杖准备离开。

  我妈急忙阻止,用自己这里的话说道:“哎,老婆子不要走呀,快回来。”

  那个老婆子没有听懂,但是从脸上看出我的妈妈并没有歹意。她就被我妈牵了回来,我妈甚至要把她牵到房间里面。她执意不肯进来。

  我妈对她说道:“外面冷的很,你今晚就睡在我家里。和我睡一张床。”

  那个老婆子摆摆手,说:“你真是个好人呢,哎,真是好人,这个年头,像你这样的好人已经很少了。”说完,那个老婆子又靠在了墙角,不愿进来。

  我妈心想:“这哪行,站一个晚上谁撑得住,最后她肯定是坐在地板上睡觉,那四冷死冷的。于是她就从房间里面把那条最大的方凳搬出来,让老太婆坐在方凳上面。

  那个老太婆牙齿掉了一大半,脸上布满皱纹,蠕动着嘴巴,非常的感激,说着:“谢谢你,谢谢你,你可是个少有的大好人。”那个老太婆坐在方凳上面,给我的妈妈竖起了大拇指。

  我的妈妈又从家里面拿了两条破棉袄,一条裹在脚上,一条盖在肩膀上面。

  那个老太婆说:“你去睡觉吧,不要管我,坐着舒服,也暖和。我第一次遇见这么好的好人啊。”

  那个晚上,我的妈妈睡得一点都不安稳,她半夜好几次醒来,醒来时看看我们姐弟俩,又走到楼梯口看看那个乞讨的老太婆。她发现我们姐弟都在床上睡着,也就安心了不少。

  第二天的凌晨五点半,当我的妈妈下楼去给那个老太婆弄点早饭吃时。那个老太婆已经离开,前门那条方凳还在墙角,方凳的上面放着两个破棉袄。

  我妈妈的心里感到非常的惋惜:“这么老的人了,还在外面乞讨,不是儿女不孝,就是流年不利。当我有她那么一大把年纪时,我又是在哪里呢?也许和她一样拄着拐杖腿脚不便,也许是疾病缠身病卧床头,也许已经躺进了棺材里面人我两忘了。哎——”

  我妈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把方凳和两个破棉袄搬进房间里面,这时东方的鱼肚白已经浮现,新的一天就这样拉开了幕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