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真人不露相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4041 2019.07.24 07:40

  自从那五位同学分到我们三(二)班后,我们班的人数已经突破了四十。我们虎盘小学六个年级里面就数我们这一级人数最多。那些新同学也慢慢地融入到新的班级里面。很快他们就成为了差学生阵营里面的重要力量。新来的杨月月不仅人长得好看,而且学习也很厉害,每次考试她都能考九十分数以上。当然很快她就成为好学生阵营里面的重要一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那长长的马辫子剪成了短发。有同学说她那是在向严老师看齐。一下子,我们班的女同学兴起了剪发潮,纷纷把乌黑亮丽的长头发剪成短发。

  果然正如郑建业预料的那样,那五位同学的成绩仍然没有长进,依然是排在班级的后面。郑建业更加的相信自己至少两年内是不会被留级的,所以玩的就更加的肆无忌惮了。

  这不,这个周末,李双轩从家里带来一副象棋过来了,说是要和我走象棋呢。我说:“我不会玩象棋呀。”

  李双轩摆摆手,说道:“谁一生下来就会的,不会我教你。”

  我羡慕地问:“好好,那你教我下象棋。”

  李双轩把自己的黑棋摆好,让我对照他的象棋摆好,他不时的提醒我说:“你看,这个红色的兵和黑色的卒是一样的,红色的仕和黑色的士是一样的,红色的相和黑色的象是一样的,红色的砲和黑色的炮是一样的,红色的帅和黑色的将是一样的。”

  把象棋摆好后,他开始教我棋子的走法,他教的非常认真,说:“你看这个兵和卒,它们只能向前走,走一格,过了河可以向前向左向右,但不能往回走。明白没?”

  我学的也非常认真。然后问道:“那个将怎么走?”

  他白了我一眼,说:“别慌,我接下来教你走最厉害的棋子。”

  我问他:“最厉害的不是将吗?”

  “哎呀,你别打乱我的思绪,不然我不知道怎么教你了。”他看我认真在听了,继续说,“最厉害的可是车和炮。这个车是横着走或者竖着走,只要没有挡住都可以走。但是吃子的时候有区别,那个车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但是炮要中间隔着一个子才能吃子。”

  我急切地问:“双轩,你告诉我那个将怎么走吧,他应该是最厉害的那个棋子吧。”

  李双轩不耐烦的回答:“将是最窝囊的那个棋子了,你知道那些棋子为了什么走的吗?”

  我问:“为了什么走的?”

  他说:“为了保住自己的帅,为了吃对方的将。明白没有?”

  我非常钦佩地说:“双轩,你好厉害呀,是谁教你的,一定是个高人教你的吧。”

  他得意地说:“是我爸教我的,他只教了一点点,其余都是我自学的。现在很多的人下象棋都成了我的手下败将。”

  我说:“那我们现在就开始下棋吧,你说了那么多,我会记不住的。”

  “别慌,还有四个棋我没说呢。那个马走日,这个日可以横着也可以竖着。象走田。将和仕只能在这个田字范围里面走,将横着或竖着,仕斜着走。明白了没有?”

  我若有所悟地说:“双轩,我觉得这个仕最有性格了,居然是斜着走,那不像个螃蟹了吗?”

  李双轩急着和我下棋,说道:“这些你都记住了吗?我爸也只告诉了我这些,接下来就开始下棋了,我很快就全部掌握了。甚至还赢了我爸两局。”

  我不甘示弱地说:“我掌握了,掌握了,来,现在就开始下棋吧。谁先走?”

  “你先走。”

  我胆战心惊地说:“算了,还是你先走吧,我不知道该先走哪个子。”

  他说:“那我先走了,不要说是我欺负你。”

  刚开始建业是跟着双轩学,双轩走哪个,怎么走,建业也跟着走,有样学样嘛。后来也就慢慢的掌握了那些棋子的走法。那天我们从早上一直下了三四个小时。当郑建业用马去将的时候,双轩说:“等等,你这个马吃不到我的将。”但是他自己怎么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所以那局就算和局。

  胡永锋也来到了我的家里,他说:“你们俩在下棋呢,厉害呀。我到现在棋都没有摸过呢。”

  于是我非常得意地说:“来来,胡永锋,我来教你。”

  双轩不乐意了,他说:“胡永锋,你想让郑建业教你还是想让我来教你?”

  胡永锋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说:“你教我和他教我不是一样的走法吗?”

  双轩骄傲地说:“走法是一样的,但是辈分就不一样了。”

  永锋不乐意了:“怎么不一样?”

  “如果你让建业教你,那么建业就是你的师父,我就是你的师爷。如果你让我教你,那么建业就是你的师兄,我就是你的师父了。”

  “建业比我小,怎么会是我的师兄?”

  “按照武侠小说里的江湖规矩,谁先拜的师,谁就是师兄。”

  “那好,你来教我。”

  永锋很快就掌握了炮和车的走法,但是其他那些子的走法他总是搞混掉。最后变成了我们两个人一起教永锋。

  永锋花了一个星期的时间学会了下象棋。一个星期后,李双轩豪情满怀地说:“虽然永锋的象棋下的差一点,但是在我们狮盘村的小孩子里面可能也算得上是个高手了,来,我们去招徒子徒孙去。”

  建业说:“瞧,萧颖和罗郑虹在那里呢。”

  双轩打断说:“你傻呀,我们不招女徒弟,明白没?”

  永锋说:“对,我们不招女徒弟。”

  这时,在萧勇刚萧勇强家的前院传来一片吆喝声,这时萧聪也在那里玩。每个周六周日,下石盘村一半的在校小男孩都跑到他那里去玩。他们十个人上下正在玩独脚斗。

  我和永锋跟在双轩后面,双轩在前面走的威风凛凛的样子,好像要去打架一样。

  他们对我们三个的到来不屑一顾,就好像没看到一样。

  双轩喊道:“你们不要独脚斗了。”

  他们看到我们三个人过来凑热闹也感觉很新鲜。萧勇刚问我们:“你们是不是想加入进来玩吗?不过三个人不好分,要是再来一个就好分了,一边两个。”

  双轩侧坐在萧勇刚家井边的洗衣台上说:“我们今天不玩这个。”

  萧聪说:“玩什么呀,你说,你说玩什么就玩什么,我们奉陪到底,只是不准输的哭鼻子。”

  我们知道萧聪这是在挖苦双轩。

  这时双轩瞪了一下建业,建业明白了说道:“今天我们是到这里来招徒弟来了。”

  他们听了是哈哈大笑。何家四兄弟的老四黄继河说道:“你这是哪里来的自信,你来招徒弟,你有什么能耐到这里来招徒弟。你打架打得过我们老大何继冰吗?你独角斗斗得过萧聪吗?不就弹珠玩的溜一点罢了。”

  何继河的哥哥何继湖担心会闹别扭,于是阻止他的话说道:“你们要招什么样的徒弟。”

  双轩说:“继湖这话说的比他弟弟明白多了,是这样的,我让我的二弟子永锋来说一下吧。”

  永锋颤巍巍地说:“我——我——我们师傅李双轩到这里来,不是为了别的,我们是为了招徒弟,只要是想成为象棋界的高手都可以报名参选,我们会根据你们的表现来选拔。”

  何家四兄弟以及勇刚勇强萧聪都是笑地趴在地上打滚呢。老大何继冰问双轩:“既然是招徒弟,那我们要不要教学费呢?”

  永锋眨了眨眼,偷偷地问双轩说:“对了双轩,那个学费怎么办?我们没有商量过呀。”

  双轩说:“这样,你们以后每星期孝敬我二十粒弹珠吧。你们看能接受吗?实在没有弹珠的,十粒弹珠也行或着一块冰棍也行。”

  他们这下面面相觑,好像在问要不要拜他们为师学习象棋。因为村里的人都知道李万兴是个象棋高手,那他的儿子下棋也差不到哪里去。

  萧勇刚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这帮人里面没有一个会象棋的不?来来来,把棋摆出来,我就来和你下一局。”

  于是,他们两个就在洗衣台上摆起棋局来下,旁边围的是水泄不通。

  第一局,双轩以微弱优势取胜。而第二局,双轩就开始露出颓势。第三局,正当局势进入胶着状态时,双轩已经察觉到这些重要的棋子兑掉之后,勇刚的三个小卒能够致自己于死地。正所谓三十六计走为上计,看来自己不是勇刚的对手,趁现在棋子都在,那些门外汉还没有看出来时溜掉吧。

  于是双轩特意把憋着的屁使劲放出去,他放了一个大响屁。大家扇着鼻子说他真缺德,不走远一点去放。双轩说:“勇刚你给我等着,我要去拉屎了,我忍不住了,这棋谁都别动,我拉完屎再来下,你已经快输了。”

  大家都说:“你快去拉屎吧,不要等下又放出一个大响屁出来。”

  双轩就急冲冲地往家里跑去了。建业和永锋以为双轩拉完大便还会回来,因为我们看到双方的重要棋子都还在,还是胜负未分呀。

  勇刚说:“你们谁都不要动那盘棋,等那小子回来我杀他个底朝天。”

  萧聪说:“他妈的看了大半天我都不知道他们在干啥,来来来,咱们继续玩独脚斗。对对,刚才玩到哪里了,那个,你,罗郑松已经死了,何继海何继湖也死了。反正现在只剩我们几个厉害一点的了。”

  何继冰说:“这两个新来的怎么办,你们玩不玩,你们两个人,刚好一边一个人。”

  永锋有点害羞,毕竟他很少和这群人玩在一起。我说:“好啊,我们也玩。”

  最后抽签决定,我分在了勇刚和继冰这组,永锋分在了萧聪这组。这时是三对二,我感觉我们应该能赢。毕竟是三对二。但是永锋的脚力和爆发力太强大了,那个萧聪偷懒坐在水井盖上,让永锋上去冲锋陷阵。还没等萧聪坐稳呢,那个永锋一个劲的扑上来,把我们三个全打败了,把勇刚打倒趟在了地上爬不起来。我和继冰也被他打倒在了地上。

  旁边的小屁孩们看的是目瞪口呆,想不到胡永锋的脚力有这么大的劲道。

  萧聪那个高兴呀,自己还没发力呢,居然就胜利了,还是第一次这么轻松取胜。他说:“好,我们开始玩第二局。”

  勇刚和继冰提议说:“刚才那局已经结束,现在我们重新选人。”

  大家都同意重新选人。

  萧聪和勇刚两人石头剪刀布,三次都是勇刚输,萧聪先选,他说:“我选胡永锋。”

  勇刚说:“我选继冰。”

  萧聪:“我选建业。”

  勇刚:“我选勇强。”

  萧聪:“继湖。”

  勇刚:“继海。”

  这时,所有的人都被分到了两支队伍里面,大家都觉得这次的分配比较合理,可以按照五局三胜来玩。但是最后决定还是按照三局两胜来玩。

  比赛就开始了,两支队伍插好红旗,自己这方保护自己的红旗,到敌方把红旗抢过来插到自己的旗杆上就算赢。

  一连玩了三局,我都是被勇刚给打倒的,但是最后永锋不但保住了自己的旗,还去敌方抢旗。三局以我方胜利结束。

  对历史一知半解的萧聪非常高兴,大声赞叹说:“永锋有当年三国时期的吕布之勇猛。而我就是那个大腹便便的董卓了。”

  罗郑松问萧聪:“吕布是谁?董卓又是谁?”

  萧聪说:“他们都是历史上很厉害的人物。”

  “那吕布厉害,还是董卓厉害?”

  萧聪说:“你丫的知道这么多干嘛?你只要知道他们很厉害,你一千个罗郑松都打不过他。”

  萧勇刚的腿脚上的骨头被永锋打的发疼。如果在平时,他一定会说破萧聪的无知,但是现在,他气永锋气得不想说一句话。

  那个傍晚一直到天黑的时候,李双轩都没有回来继续下完那盘棋。有人说李双轩拉屎掉茅坑里淹死了,有人说被他堂兄李双杰抓去杀猪了,也有人说是被勇刚下棋给吓跑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