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考前换位置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094 2019.09.14 16:02

  那次王老师告诉我们说,那些借给你抄作业的是你的敌人,说借作业给别人抄是在害别人。他说这句话的语气仿佛就在说一个真理一样,没有丝毫盘桓的余地。班上的同学听到后是鸦雀无声,他们都开始拼命回忆起那些曾借作业给自己抄的人,又回忆起自己曾把作业借给多少人抄过。然后得出结论,有多少人曾想用这样的方式来让自己堕落,而自己又在不经意间害过多少人。大家是越想越害怕,突然之间觉得教室里面是杀机四伏,人心可畏。而当下课铃声响起时,那些吓的发抖的同学又把王老师那句语重心长的至理名言抛到九霄云外。我们又开始像一群快乐的麻雀飞出一棵参天大树一样飞出了教室,女同学玩起了跳绳,男同学就跑着去操场偷偷地玩独脚斗。

  我的同桌孙立林听王老师说这次期末考要把同桌分开来,和其他班的同学夹着做来进行时,他非常地兴奋,他说:“这次学校算是做对了,早就该这样子进行,看来这次我一定能进全班前二十,男生前五了。”那个时候,我和孙立林说起成绩,我们都不说全班第几,我们只说全班男生第几,因为那个时候女生的成绩太强悍了,前十里面有除了钱多多再进两个三个的男生,那就得谢天谢地了。前二十里面有五个以上的男生,那就算男生表现很好了。对此情况,数学老师一点都不担心,他曾一再告诉我们说:“在数学这门课上,男生的成绩会越来越好,女生的成绩会慢慢变差。”

  一下课,全班的男生都跑到操场上玩的大汗淋漓,教室里面剩下不到五个的学生,而孙立林就是那五个学生中唯一的男生,他一下子捧起那本语文书,思索了一下,又捧起那本数学书,那个一一得一,一二得二,二二得四的乘法口诀表他背了一个星期都没有背成。由于他学习勤奋又很听话,数学王老师给他宽限两个星期给背起来,可最后还是花掉了三个多星期,他才能勉强背下。这不,到了期末他发现自己把后面的部分又忘掉了不少。

  那次的期末考恰巧被安排在了星期一。我们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我们班将和三年级的同学混合坐在一起。在星期五的下午,雷老师把教室里面紧紧挨着的第二和第三组分开,又让我们班后面的男生去学校的仓库搬来十五张桌子,那十五张桌子接在了四个小组的后面。雷老师站在讲台上,他手指着班上的桌子算了又算,觉得应该差不多能坐下三一班过来的那些学生了。这时,三一班的很多同学已经在他们班主任的带领下来到了二楼的阳台上面,那些同学手指着第一组第几排,然后估摸着自己将会和哪个同学坐在一起考试。

  雷老师见桌子安排的差不多了,然后和我们说:“等下我要让班上一半的学生下楼去到三一班教室考试,无论是谁下楼都必须遵守学校和班级的规章制度,不得在别的班级兴风作浪,我还要时不时地下去观察,如果发现有人在欺负三年级的学生,班干部立即阻止并上报给我,我将会比以前更加严厉地惩罚你们。”

  这时,外面的学生是闹哄哄的一片,四一班的很多学生也走出了教室,那些本打算跑步下楼的学生被走廊上面的学生挡住,让他们施展不出他们自己的绝技,只好从空隙中挤出去,一边挤还一边喊着“耶耶耶——”有的还吹起口哨。

  雷老师有点看不过去,他走到前面打算打开前门时,那些人从楼梯口跑走了。雷老师张开手臂,平摊着手掌,在第一排的左边竖着挥手说:“教室里面所有坐在北边的同学下楼到三一班去考试。你们下到三一班的教室时,按照你们现在的位置坐,那些坐在北边的同学,你们听明白了没有?”

  班上的同学哪有心思听雷老师的讲话,都开口大声地喊:“明白了。”

  雷老师想了想,似乎还有话要说,他说道:“那些下楼去三一班考试的同学,你们必须听从三一班班主任的安排,记住,你们是客人,客随主便,你们代表的是我们四二班的一个分子,我会不定时下楼巡查。还有考试的时候,如果有三年级的学生问你题目,你们立即报告给监考老师,不得自作主张去帮助他们做题,被监考老师抓到的话,将会被一起惩罚。”

  下面的同学猜测这雷老师大概又要问他们明白没有,于是又大声地喊:“明白了。”

  雷老师扫视了整个教室一遍,好像还有话要说,但还是想不起来,于是说道:“每组坐在教室北边的同学下楼到三一班的教室吧,等下你们坐好位置后,下个星期一正式考试时,你们就按照今天的位置坐,不得更改,明——”

  下面震耳欲聋的喊声:“明白了。”

  雷老师挥挥手说:“那该下楼的就下楼,不该下楼的就在位置上坐着。”

  教室里面的那些下楼的同学就把书本塞进课桌里面,有些干脆把书包也扛在肩膀上,一副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豪壮神态。有的同桌还依依不舍地说:“祝你一路顺风,祝你马到成功。”

  我的同桌孙立林正坐在教室的北边,他说:“坐的好好的,干嘛非得我下楼去。”

  这时雷老师把教室前门打开,三一班的班主任也是一个瘦长的男老师,我知道他,他姓王,他就是在第二课堂上教我们绘画的那个老师,我还记得,他第一次给我们上绘画课时,直接就让我们到教室外面写生,他让我们随便画,说可以画教学楼,可以画校门,可以画校门进来时的那堵高墙,可以画花坛上的那些树木,可以画停止一旁的自行车,反正只要是你眼睛可以看到的东西,你都可以把它们画到你的白纸上面。他还让我们去买中华铅笔,告诉我们什么2B、3B、4B、HB。最后我选择去话那堵印有中国地图和世界地图的那堵高墙。

  这下教书法和教绘画的两个老师走到了一起,他们微笑着致意,王老师对雷老师说:“我们班的学生就交给你了。”雷老师笑着说:“没事,我们班的学生也交给你了。”两个老师在前门分别,王老师往他自己的教室走下楼梯,不时地在窗口朝教室望一眼。

  王老师走后,雷老师的眼神就立刻严肃起来,那些寻找位置的学生不由得加快脚步,他们忙乱地寻找着。我们这些自己班上的同学时无事一身轻,百无聊赖地瞧着他们忙乱的身影。我看到了罗郑松和萧勇强也在寻找自己的位置,他们还朝我挥手,我也非常惊喜地朝他们挥手。罗郑松在我身边走过时,还悄悄地说:“你坐这个位置的呀,真不巧,我坐后面。”

  这时,郑丽的同桌已经坐了一个扎着两个辫子的女孩子,她们俩居然像遇见了老朋友似的就聊上了,而且聊得非常起劲。

  郑丽问那个女孩子:“你的数学怎么样?”

  她回答说:“我的数学不行。”她眨了眨眼睛,反问道:“你的数学怎么样?”

  郑丽说:“我的数学也不好,数学越来越难了。”

  郑丽又问她:“你的语文呢?”

  她说:“我的语文比较好,一般都是九十多分。”

  郑丽非常失望地叹了一口气说:“看来我们俩是同命相连了,我还以为你的数学好,那样还能优势互补,看来没有这个希望了。”

  那个女孩子也失望地摇头叹气。

  正在这时,有一个一样扎着两只辫子的小女生在我旁边走过来,走过去,犹豫不决的样子。这时那个女孩子对她那个走来走去的女孩子说:“对的,何诗诗,你就是坐这里,坐我后面。”

  这时,我才发现,那个在我旁边犹豫不决的那个女孩子不是旁人,正是我姑婆唯一的孙女何诗诗。我听到她要坐在我的旁边时,突然就紧张起来,我站起身,走到过道上,那个叫何诗诗的小女孩扭扭捏捏地,害羞地坐在了孙立林的位置上。然后,我也非常害羞地坐在位置上,非常刻意地往边上坐,何诗诗也非常刻意地往边上坐,我们两个人中间空出的部分几乎还能坐上一个学生。

  郑丽和那个小女孩看到我们两个人这个样子,感到非常的搞笑,那个小女生说:“你们俩的脸怎么红彤彤的,像两个红苹果一样。”

  郑丽说:“我怎么感觉他们两个人像是要拜堂成亲一样,羞羞答答的。”

  她说出这句话时,我们俩不约而同的,害羞地把脸侧向一边。

  郑丽又问那个小女生说:“坐在你后面的那个女孩子数学怎么样?”

  那个小女生说:“你说的是何诗诗吗?她的数学可厉害了,语文也厉害,文理通吃。你不相信可以拿个数学难题考考她,分分钟给你马上解答出来。”

  郑丽非常失望地摇头叹气,她说:“这就相当于去买了一张彩票,除了第一个数字,其它的数字和一等奖全部一样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