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七章 美妙的构想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156 2019.09.04 20:06

  家门口的那个长方体的广播给郑建业的童年时代带来了无限的乐趣。就像如今的电脑或者智能手机带给那些小孩子的乐趣一样。它在每天的早中晚三个吃饭的时间段播放,每天早上,它开播时放出的古筝或者二胡乐曲让我陶醉,它在每个晚上都会有一个点歌的节目,就像当年我在郑耀亮家看到的点歌节目一样。它在每个早上,用那优美的旋律时把我从睡梦中叫醒,让我早睡早起,元气满满的一天就在这样如诗如画的情境中开始,如果遇上那面面不休的下雨天,那窸窸窣窣的下雨声与广播的音乐声交相辉映,如梦如幻。

  只从有了这个广播,我们村那些打鸣的公鸡们的地位就直线下降,毕竟那些上学的学生只要在广播响起时,就知道自己该起床刷牙洗脸吃早饭上学,这样一连串的动作一气呵成,到学校时刚好不早也不迟。只有那些庄稼人,遇到农忙时节,他们在四点就起床,如果没有公鸡的打鸣就很容易睡过头。

  广播里面播放的新闻拓宽了我年少对于田坝乡之外的认识,从新闻里面,我把视野放到了很远的地方,我知道了很多遥远的地方,什么非洲欧洲拉丁美洲,还有大西洋北冰洋太平洋,还有月球水星金星火星木星,我知道了,如果从我们靠海的镇田村驾一叶扁舟出发,一直往东,就会到达东海,继续往东就会到达夏威夷,继续往东就会到达美国的加利福尼亚州。我还能如数家珍似的说出联合国秘书长的名字,还能一口说出美国总统、英国首相、南非总统、埃及总统等那些政坛领袖的名字,当我们在学校上历史课时,每当老师说现在的美国英国要比中国好几百倍时,我就兴冲冲地打断老师的话,说起美国总统英国首相的名字,还说起了联合国秘书长的名字。

  当我说出那些一连串的名字时,那个名字太长了,班上很多的同学都用鄙夷的眼神看着我,说我无知,说我是一只笨到极限的蠢驴,世界上哪有人的名字那么长,居然有十个字。我那个忠厚老实视我如兄弟的同桌孙立林看到全班同学用鄙夷的眼神聚焦到我的脸上,顺便也聚焦到了孙立林的身上,他非常不安的,非常好心的,小心翼翼地奉劝我说:“建业呀,你不知道就少说一句吧,不要这样口无遮拦,祸从口出病从口入,少说一句也不会死人的。”

  我知道他那是好意,但是由于小孩子爱炫耀自己爱标榜自己的天性,每当老师说起离太阳最近的是水星时,我马上脱口而出,我说:“第二近的是金星,第三近的是地球,第四近的是火星,第五近的是木星。”由于我的声音过高,教室里所有的学生都听到了,上课的老师也听到了,老师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他把书本放在讲桌上面,严厉地说:“我一再强调,上课时必须先举手再发言,可还是有同学在下面随随便便说话,下不为例。”这已经是这个老师在这节课上说的第五次的“下不为例”。

  有一次,我们的雷老师在上一节新课时,让我们关上书本,然后用录音机给我播放了一篇文章的音频,那个音频里面配有非常动听的背景音乐,那个背景音乐里面含有古筝箫还有二胡的声音,由于背景音乐的旋律太过优美,我深陷其中而不能自拔。音乐播放结束后,雷老师说:“刚才我们已经听到了第十二课的录音,这是我从学校拿到录音机后第一次给大家播放,以后我还要经常给你们播放课文的录音。现在请大家打开课本第三十五页。”教室里面是一片稀里哗啦的翻书的声音。当雷老师悄悄走下来,看到我合着书本,像个木鸡似的发呆,他用紧紧握着的拳头在我的桌上轻轻地敲了两拳,他手上留有的白色黄色的粉笔末掉在了我的桌上。幸好这一切被孙立林看到了,他帮我打开了书本,然后学我们数学老师王一揪的揪法,在我的手背狠狠地揪了一下,才把我从梦幻的仙境揪回到了虎盘小学四二班的教室。

  从那时起,我就爱上了音乐,我折磨着我的姐姐和我的妈妈,我央求她们给我买个录音机,那种能播放磁带的录音机。这在我姐姐那里就没有通过,更别提在我妈妈那里了。她们说:“现在在我们家门口就有一个活生生的,免费的全自动的收音机,不用电、不用磁带、不用你去按,你还不知足吗?”

  于是我那颗熊熊燃烧的欲望在刹那间被破灭了。

  我经常在武侠电视上看到,那些剑客经常在古筝或者箫声的伴奏之下舞剑,那种浑然一体的美感让我心生向往,也有一些国画书法大师经常在乐曲的伴奏下舞文弄墨泼挥毫,那个字写得就龙飞凤舞妙笔生花。音乐和书法这两种艺术混为一体相得益彰。对此我觉得非常的美,非常的诗情画意,对于他们有一个如此高雅的书房更是羡慕不已。

  在一次第二课堂书法课结束后,我背着书包回到家里,我把书包、毛笔还有墨汁放在桌子上后,就往我家的小厂跑去,我妈把从桔地里面摘下来的,那些卖不出去的桔子放在了小厂里面的一个缸里。我双手伸进缸里摸出几个大桔子,剥了桔皮就狼吞虎咽地嚼了起来。这时的天空正下着蒙蒙细雨,从小厂的窗户望出去,那细雨如同蚕丝一般垂落下来,落在了小厂前面狭长的池塘里。我想起雷老师和我们说的笔冢墨池的故事,眼前的情景让我突发灵感,为何不把这个小厂整理一番,当做书房之用呢?

  说干就干,我先把小厂里面打扫一番,又从二楼搬下一个断了半个腿的废桌搬下来,我从小厂里面找到一根木椽,用学校用到的三角尺量出长度,在木椽上用铅笔做好标记,然后用家里那把切菜的刀使劲砍,就像我妈过年时砍骨头那般。当我把木椽砍掉一个缺口后,我想:不能再用力,再用力,菜刀的木头刀柄非被我折成两半不可。但是已经积重难返了,我已经明显感觉到,那个木头刀柄开始松落,如果是一前的我,我一定把这事情的前后一老一实地告诉我的妈妈,我会说:“妈,是我把刀柄砍木椽时,砍送掉的,与别人无关。”

  可是现在,李双轩的做法非常值得我去借鉴,我把那个木柄摇晃的菜刀放回了四方餐桌上面,后来感觉不妥,我应该放在我妈妈经常放过的地方,于是,我把菜刀放在了切菜用的砧板上面。对此我非常的满意,于是我就继续去给我那个缺了半只脚的废桌接假肢,我盯着那个砍出缺口的木椽,我想出了一个非常好的办法,我把它一头靠着楼梯的阶梯,另一头放在楼板上,然后用脚狠狠地踩,这个木攒瞬间被我折成两段。

  我把其中的一段用钉子牢牢地钉在了书桌的腿上,为了使书桌更加牢固,我继续钉了四个钉子。我把那个桌子放在了小厂的窗户前面,又端了一把椅子放在书桌前面,这下,用来养猪的小厂被我用来当书桌,唯一的缺点就是,窗户外面的视野比较狭窄。外面的雨丝缠绵地落在池塘里面,池面被雨丝递出一个个圆圆的涟漪,在池塘的边上,生长着非常茂盛的空心莲子草,开着白色的花朵,据说这种草是外来入侵物种,由于生命力极强,是农人们最为头疼的一种草。

  但是,此时此刻映入眼帘的绿色唯有这种杂草,对我来说,勉强可以算是一种绿色花卉。我看到在靠我家房子的地基旁边,有一堆沙子,还有一对小石子,那两堆建筑材料是当年我爸建二楼时剩余下来的。在那堆沙子和那堆小石子上面也覆盖着茂密的空心莲子草,还有狗尾巴草,狗尾巴草在雨丝的磕碰下,在微风的轻拂下,摇晃着修长的叶子。

  有一个绝妙的想法突然从我的脑子里面闪现出来,我要在这堆沙子和小石子上面挖出大坑,在坑里面填上泥土,在泥土里面种一些会开红色的黄色的粉色的太阳花,我还要种上栀子花、蝴蝶花、茉莉花、海棠花。只要是我的朋友家里拥有的那些花花草草,我要想尽办法弄到种子或者从花卉的根部分出一株,移栽到那些泥土里面,然后我给他浇水,给它施肥,给它捉害虫。这时的我非常的兴奋,仿佛是发现了一个全新的星球,而我正在给这个星球进行设计和改造。

  此时广播里面播放着古筝名曲《高山流水》,我已经能够和着它的旋律哼起小调,我在“书房”里面哼着时,我的姐姐从后门进来,她好奇地自言自语:“谁在小厂里面,难道我妈开始在家里面养猪了吗?”当她看到小厂里面的陈设后,她说:“嗯,不错,不错,真有点像个书房的样子。”

  我把我心中的想法一股脑地告诉姐姐时,她一口答应下来,说:“嗯,在沙堆和石子堆里面养养花花草草确实是很好的想法,种子和花苗的事就交给我,不是什么大不了的问题,我那些喜欢养花的同学多了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