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石河里游泳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169 2019.07.30 08:06

  那个老头双手拿着锄头就像关公拿着一把大刀一样,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射出两道寒光,凶神恶煞,仿佛要致我们于死地一般。如果不是那把大锄头以及那两道寒光,我们当时不会那么害怕,甚至还想逃跑。他问我们:“你们两个是哪里人?小小年纪居然偷起西瓜来了。”

  双轩胆子比较大,说道:“不,我们不是偷瓜,我们是来借瓜,向你借瓜吃。”

  “借,你怎么借,你知道这个瓜是谁的吗,你打算怎么还?”

  双轩:“怎么还-------怎么还-------”

  我说:“大,大爷,我们是狮盘村的人。”

  “哦,狮盘村的人,难怪看着眼熟。你们不是兄弟吧?你爸叫什么名字,老实一点,我放过你们这次。不老实的话,我找你爸算账。”

  双轩说:“我爸叫李万兴。”

  老头问道:“哦,是李万兴的儿子,那你呢?”

  双轩抢说道:“他爸叫郑耀光。”

  “郑耀光?”那个老头在想:“这个名字听着是挺熟的,可一时想不起来。”

  双轩看了建业一眼,说道:“他爷爷叫郑启岩。”

  老头似有所悟道:“哦,是郑启岩的孙呀?”

  建业担心地说:“大爷,我们下次不摘西瓜吃了。保证不摘了。”

  那个老头脸色缓和了不少,说道:“你们这已经是第几次偷我家的西瓜了?”

  我吓了一跳,急忙说道:“第一次呀,大爷,这是第一次。”

  那个老头又愤怒地说:“第一次,第一次就被我抓了,一抓就准?你们已经不止一次了吧?”

  “真是第一次。”建业恐惧地看着那老头。双轩站旁边没有说话。

  “好,你是第一次,那你呢?”

  双轩也坚定地说道:“我们都是第一次,我们第一次一起跑步,锻炼身体的。我们老师让我们晨跑的。”

  那个老头不依不饶,说道:“你们老师让你们晨跑,那也是你们老师让你们偷瓜的吗?”

  双轩说:“我们老师---------”

  建业用脚踩了一下双轩,双轩明白了,建业是让他少说几句,毕竟这老头在气头上。

  那个老头把锄头往地上一晃,说道:“这是我第一次抓到你们,如果下次再抓到你们偷西瓜,不管你们偷谁家的西瓜,不要怪我不客气。我不仅要找你爸妈找你爷爷奶奶,我还要找你们学校的老师校长,老账新账一起算,到那时,你们可不要怪我喽。”

  我听到了“如果”这两个字,我紧绷的神经舒缓了不少,他的意思是这次先放过我们。双轩说:“我们学校-------”

  我又用脚踩双轩,因为我怕他再说出什么惹怒前面这个老头子,抢着说道:“大爷,我们知道了,我们下次再不乱摘西瓜吃了。我们保证。”

  那个老头一直盯着双轩,因为他对双轩不太放心:“那你呢,李万兴的儿子?”

  双轩虽然看那个老头不顺眼,但是他这时也明白了建业的意图——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嘛。他不屑一顾的样子说道:“我下次也不乱摘西瓜了,我保证。”

  那个老头又恶狠狠地扫视了一下我们俩,把锄头横到路边,说:“好,你们走吧,不要有下次,下次可饶不了你们,我已经记住你们了。”

  我和双轩如蒙大赦一般,想跑但不敢跑,轻轻地从左侧快步走了过去。我们头也不敢回,怕他又突然追上来。老头在后面看着我们远远离去,心想:哪个小孩不曾犯过错误,错了能改就好,既然这两个孩子能够保证不再偷瓜,那姑且相信他们能够改过自新吧。

  我们跑三步就回头看一眼,跑三步就回头看一眼,生怕那老头反悔又追上来打我们,毕竟他手里还握着一把大锄头,而我们是身无寸铁。当我们跑出两里之地后才确认已经安全。我们也不知这是哪里来的力气,难道是那两个西瓜给我们的神力。不大可能,我们才吃了几口,大概是被那个糟老头子给逼出来的潜能吧。当我们看到前面有一座非常非常高的石桥后,我们才发现慌乱之中走错了道。走错就走错吧,无非是要多走几步而已。

  我们的肚子饿的是呱呱的叫个不停,连说话都感觉到吃力。而这时的太阳公公也不不作美,把那块挡住光线的云朵给照射的无影无踪,直射到我们脊背上,火辣辣的,像是要把我们烤成肉条一样。

  “我说李双轩呀,我们咋这么出师不利呢?才第一次晨跑第一次偷瓜,就被给逮住了,差点被那老头给生吞活剥了,还说要告诉别人。”

  “下次,不不,是明天,明天我们带一瓶水,那样就不渴了。”

  “还明天呢,今天能够活着回到家里就要感谢苍天了。你明天不要再叫我了,还不如在床上睡觉呢,再说那个日出我也看到了,你不要再叫我了。妈呀,可把我给累死了。”

  当我们回到家里,已经是十点光景。太阳在天上火辣辣的照射着,大中午的,那些孩子们都在室内活动。到了午后四点,这时的天气就没有那么热了,于是就在萧聪和陈学兵家两堵墙壁的中间位置玩耍。

  我郑建业到现在为止最遗憾的事情就是没有学会游泳。以致于很多知道的朋友们说我是一只旱鸭子。听何家四兄弟刚学会游泳的老四何继河说:“想要学会游泳,得先学会潜水,这是第一步。”老四继河比我小了六岁,他这小子就非常喜欢游泳,才四岁的样子就坐在塑料水桶里面游来游去,大了一岁把水桶换成了救生圈,又大一了岁把救生圈换成一块白色泡沫,再大一岁就能够空手仰泳潜泳跳水了。

  据爷爷讲,何家四兄弟爷爷的爷爷那一辈是我们村的地主,*****他们家就遭了殃。他们就住在我爷爷家的西边,一排六间二层木瓦房,当然五十年前在我们狮盘村也是排的上号的古宅。他们木瓦房的后面种满了棕榈树,还有其他我不知名的乔树,其中一棵乔树高达三十米,是我们下狮盘村最高的一棵树。在那些乔树间错落着一个个茅房,一直连到了李双轩家的后面。何家四兄弟老大继冰很少游泳,但是何继海的姐姐何继艳酷爱游泳,当时是我们村在石河里面游泳的唯一女性。

  那时的石河非常的干净,没有一个人在河边养鸭子。夏天的时候河里有非常多的浮萍,那些浮萍繁殖能力超强,一平米的浮萍在下了一场暴雨之后,一夜之间能够铺满整条石河。村里人在石河中间用长竹竿拦住浮萍,把石河划分成了两片区域,有浮萍的和没有浮萍的。我们村里会游泳的人,没有一个不是在石河里学会的。我羡慕他们,我也曾鼓足勇气,穿着一条三角内裤来到石河来学游泳。我在岸边站定,正想往河里面跳。光着屁股的何继河哈哈大笑说:“建业呀,你是想一个口吃成一个胖子吗?”

  我说:“我不是想变胖,我是想来学游泳的。”

  继河说:“那你可不能着急,一步一步来,得先学会潜水。你知道我现在能够在水里面潜多久吗?整整一分半呢。”

  这我知道,萧聪勇刚勇强继海他们都喜欢比谁在水里面时间更长。

  建业心里很不是滋味,居然被比他整整少了六岁的娃娃说教。你也就游泳比我强些,其他什么比的过我,小心我哪天独角斗斗趴你。

  这时,萧聪穿着一条大红内裤,正准备往河里跳水呢,被我给挡住了。他喊道:“建业,走一边去,你们看着,我要表演最正宗的跳水了。”哗啦——一声,萧聪跳进了河里,然后在水下潜泳了好长好长的时间。萧聪在抓勇刚勇强的脚呢,继河继湖和勇刚勇强在比赛,谁先游到石河中间的那条竹竿谁就获胜。萧聪这一抓,又招来了一次水上的世界大战。他们把本就不平静的石河搞得是水花四溅哀声遍野。

  于是,我就站到萧聪家的站人和洗衣的两用石板上,那些石板一块一块地快要铺到河底了,在水下的就有五块之多,我差不多站到了最底部的那块石板。我闭上嘴巴,用手捏住鼻子,鼓足勇气想要潜入水底,可是又没有这个胆量。想起暑假之初给自己定下的一个小小的目标——学会游泳。我数道:“五四三二一零,下——”这次我确实把整个头都潜入了水底,我逼自己至少要在水下呆二十秒钟,在心里默数着,可是实力不允许呀,没到五秒钟,我呛了一大口的水,鼻子进水了,酸溜溜的,我赶紧把脑袋浮出水面。我“咳咳——”地不停咳嗽,我的右耳朵嗡嗡地叫个不停,石河上的吵闹声消失殆尽。我只看到一幅无声的画面,我站在石板上,左右甩头,把耳朵里面的水给甩出来。慢慢地,慢慢地,石河里的吵闹声又变得清晰起来。

  而在呛水的那一刻,我已经知道:这辈子我都学不会游泳了。

  从此以后,我不曾再到石河学习游泳。我站在我家的二楼,从东边的窗户远远地往石河望去,那些人在水里依然是玩的风生水起。后来村里一个新嫁过来的女人穿着泳衣,泳衣外面穿着救生衣,套着救生圈也毫无顾忌地来到石河里面游泳,引起很多男人驻足围观,装饰了很多单身男子的梦境,成了我们村轰动一时的新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