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牛犊不怕虎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217 2019.08.29 08:00

  当那四亩稻谷被全部割完时,已是午后一点钟,当帮忙割稻的阿婆还有小叔叔要回他们自己家时,奶奶说什么也不肯,非得让他们吃点饭再走,他们急冲冲地挖了几口饭,喝了一碗丝瓜汤,就借口说家里还有事情去做就回家了。奶奶一直把他们送到门口,连声说:“如果不是你们来帮忙,我那四亩稻谷到晚上都割不完呢。”他们回答说:“哎,闲着也是闲着,都是亲戚的,能帮一点是一点嘛。”

  当他们走后,奶奶就和爷爷商量起事情来了。奶奶说:“这种稻的就是辛苦,若不是他们娘儿两来帮忙,我这把老骨头可就要累趴了,现在都腰疼呢。”

  爷爷说:“你说的对,他们确实帮了一大半的忙了,我看这种稻的太苦了,又要给稻田灌溉打水,又要插秧你,还得踩着半尺水深的稻田打农药,还得割稻,拉着打稻机去打稻,你骨头越老了,光是扛水车和拉打稻机都不是什么轻松的活,我看明年就不种水稻了,种些别的,轻松一点的吧。”

  奶奶也邹着眉头,喝了一口丝瓜汤说:“哎,可不是呢,种水稻真不是我这把老骨头能扛下来的,可你看该种些什么好呢?”

  爷爷说:“就种一些青豆甜瓜西瓜吧,或者棉花吧,至少这样可以不用扛水车拉打稻机之类的。”

  奶奶点了点头,说:“你说的也是,那明年就不种水稻了。”

  在旁边的我和白梅听说不种水稻,改种青豆甜瓜西瓜了,她是高兴的直拍手,说:“我也不要种水稻,我要种甜瓜和西瓜。”

  我瞟了白梅一眼,说:“种水稻不是也挺好的嘛,可以藏在高高的稻秸下面,还可以玩迷宫,当然种甜瓜西瓜也很好,干活累了渴了,可以去田地里面摘个熟的拿来吃,又新鲜又甜。”

  爷爷和奶奶继续议论着,好像并没有受到我和白梅谈话的干扰。爷爷说:“我们那三分地的早桔大概也可以摘了,你去邻居打听打听收早桔的贩子有没有来了。”

  奶奶说:“我听人说,已经有很多的桔贩子已经上来收购了,光是在田坝乡的就有两个收早桔的贩子,还有一个就在虎盘村下去的那个石桥旁,那里离我们的桔地比较近,不过听说价格要便宜些,差了有一两毛呢。”

  爷爷说:“那就这样,你先担两担去桥头旁卖给桔贩子试试,如果有个八九毛一斤的,就全部卖给他,如果只有六七毛一斤的,那后面的就挑到乡里卖,你嫂子家的桔子没有我们家的好,她拉到乡里卖,都能卖七毛五一斤呢。”

  奶奶说:“对,如果她们家的桔子能卖七毛五一斤,那我们家的肯定能卖个八九毛了。”

  爷爷说:“对对,那你就这么办吧,先扛一小袋去桥头看看,不顺意就拉着手拉车去乡里吧。”

  爷爷转过来问我们,说:“你们俩的伤口还疼不疼,要不要和你奶奶外婆一起下地摘桔子。”

  我听说摘桔子,那当然愿意,连忙说:“我那只是划了一点,没什么碍事的,现在已经不疼了。”

  白梅说:“我也愿意下地摘桔子,我的脚也不怎么疼。”

  奶奶和爷爷说:“你们两个真懂事啊,能帮大人排忧解难了。”

  奶奶就去找摘桔子用到的三把剪刀,一大堆的麻袋,三个摘棉花用的竹箩,还有三个扁担,就一起下地摘桔子了。

  当我们祖孙三人走在去桔地的路上时,有很多拉着手拉车的农人,还有在家里吃饭的那些村里人远远地和我的奶奶打招呼。有人远远地说:“你这是要带着你的孙子和外孙女下地干活吗?”

  奶奶说:“可不是嘛,我下地摘桔子,他们非要跟着来。”

  他们赞叹地说:“小小年纪就这么懂事,这说明你对他们教导有方呢。”

  奶奶摆了摆手,说:“你可不要给他们戴高帽,一带高帽,他们就飘了。”一说完,她们都嘿嘿地笑。

  当我们走出我们的狮盘村,走过一座石桥,我指着远处的坟地对白梅,吓唬似地对她说:“你知道吗,那里可是坟地。”

  白梅爱答不理地说:“谁不知道那是一块坟地,我和外婆还在那块地里种过棉花呢。”白梅往河对岸的一块棉花地指了指。”

  当我们到达继续往前走时,就进入了一大片的桔树地,只见那些桔树上面长满了桔子白梅对我说:“那些经金黄金黄的是早桔,那些还是油的是晚桔。”她还告诉我说:“你看,那些早桔的树枝大多比较的矮小,而那些晚桔的树枝大多比较粗大。”

  我没想到白梅会知道那么多的知识,为了核实她说的话是不是真的,我有问了问奶奶,奶奶说白梅的话没错。

  于是我疑惑地问白梅:“你怎么知道这么多的知识。”

  她说:“那还不是因为我经常和外婆下地干活。你不要看现在那些桔子一个个圆溜溜金灿灿的有拳头那么大,你可知道这是要花多少心血在上面吗?要给它们剪纸条,打农药,还要给它们施化肥,最费劲的就是打农药,以前我和外婆一打就是一整天,从早上一直打到下午。农药气味非常刺鼻,一整天下来,胳膊都会抽筋麻痹掉。”

  这时,外婆咳了咳。白梅就没有继续说打农药的痛苦,而是指着前面的一块桔地问我说:“你知道这块桔地是谁家的吗?”

  我当然不知道这时谁家的桔地,只见上面挂了不少的黄色的桔子,但和旁边的桔树比起来,桔子比较的稀疏,而且桔子有黑色的斑点。我说:“我不知道,可能是胡永锋家的吧。”

  许白梅哈哈大笑说:“外婆外婆,你看建业真傻,他连自己家的桔地都不知道,真是笨蛋。”

  外婆为我解围说:“他没来过当然不知道了,你第一次来不是也不知道你家桔地在哪里,最后还不是我告诉你的。”

  白梅对我说:“你妈也不怎么管你自己家的桔地,所以那些桔子长的比较小,结成的果子也比较的稀疏,我和外婆打完我们那三分的桔地,经常剩下一些农药洒在了你家的桔树上,否则你家的桔子早被那些毛毛虫给吃光了。”

  我尴尬地笑了笑。

  白梅继续说道:“你知道你家前面那块桔地是谁家的吗?”

  我问她:“谁家的,是你家的吗?”

  白梅说:“怎么可能,如果是我家的,那就要遭殃了。那是我们村杀猪那户人家的。他经常和外婆抱怨,说在你家的隔壁,他家的农药都是白打了,你家桔地里面的虫子又会爬到他家去了。”

  我嘿嘿地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外婆说:“谁家都一样,谁都希望自己挨着一户勤劳的人家。”

  我们一路往前走,我们这片桔地大概有七米宽,有一百米长,在这片桔地的两侧是一条三米许的河沟,岸边的杂草已经有齐腰那么高,长得非常的茂盛,杂草茂盛的那户一定是不怎么管桔地的人家,比如说我家。当我们穿过那片长有茂盛杂草的桔地,来到一块不怎么长杂草的桔地时,白梅告诉我说:“到了,这块桔地就是外婆家的了,再往前面那块就是我家的,不过全部包给外婆去种了。”

  我看到眼前有很多高大的桔树,都是绿油油的,而那些矮小的桔树比较少些,外婆说:“我们的早桔不怎么多,任务也就比较的轻,但是过些时日,等到晚桔也成熟时,那任务就加大好几倍了。”

  外婆让白梅带着我转转,让我对桔地的范围有个大致的了解,不能让我摘到隔壁别人家的桔地去。

  我们转了一圈,然后又走了回来,我看到有一个桔树非常高大,在这棵高大的桔树两根粗壮的纸条间,横架着一根扁扁的木条,这根木条被尼龙绳牢牢地捆绑住。我指着那根木条问白梅:“这个干嘛用,非常像粪缸上面的支架。”

  她告诉我说:“那个是用来给外公用的,以前剪纸条我们不会,然后爷爷就拄着锄头一步一步地走过来教我们,累了就坐在这根木条上面。”

  我见白梅说这木条是用来坐的,我紧忙来到那棵树下,我吹了吹木条上面的灰尘,坐了上去,然后用屁股使劲地压了压,感觉这木条绑的还真够结实的。我看到那两根尼龙绳已经牢牢地勒进了树枝内部,成为了这棵树的一个组成部分。

  奶奶把那竹箩和剪刀一人一个地分给我们,让我们剪那些比较矮小的早桔,我随手地剪了一个,扔进竹篓里,奶奶把那个桔子拿了出来,她告诉我说:“你这样剪了直接放进去是不对的额,你还得把桔子的根部剪平整,防止它把其它的桔子扎破,扎破皮的桔子非常容易腐烂,据贩子看到就会挑出来,这样就白白地浪费了掉了。”然后她用剪刀把那个桔子长出来的根部剪平整,问我:“现在你会了吗?”剪一个试试。

  我就又剪了一个,又直接扔进了竹篓,奶奶有点生气了,说:“你看你,还是没有剪平整。”

  最后,我就非常机械地按照奶奶的样子去剪,一个桔子至少要剪两次才能放进竹篓,那时我其实没有深刻明白要把桔子的根部剪平整的用意,直到后来才慢慢理解。

  其实生活的很多道理看似很简单,可要想正真理解其精髓还是要煞费苦心。生活中很多的规律和方法都是从古自今人类总结出来,代代薪火相传至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