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行贿”与“受贿”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047 2019.09.13 12:25

  圣诞节来到意味着寒假的脚步也快来到,意味着新年的脚步也在悄悄走来,更意味着一学期最重要的考试期末考也在一点点靠近。在我郑建业读小学那会,我只知道期末考和单元测试,却不知道期中考,因为每个学期的期末奖状只和期末成绩相关,和平时的考试关系不大。我们的任课老师很少会在期中前后给我进行期中复习,很多的时候,期中试卷被我们的语文数学老师当做期末复习来用。

  在学期的最后两个星期,我们课本上所有单元的教学都已经完成,每个周六的第二课堂也停止,被用来当做语文和数学课。由于都是复习以前学过的内容,大家都感到非常的乏味,失去以往第一次看到时的新鲜感,平时每天放学留下抄写新字新词以及课后布置的作业大大减少,所以我们班和四一班的同学一样,一下课一放学就跑到操场上去玩。

  雷老师把四年级上册的课本从第一课到最后一课反复过了两遍。王老师上的复习课大多是让我们做题目,他在让我们做题目时,不停地围着教室转,他虽然已经五十多岁,但是那两只眼睛就像孙悟空的眼睛,任何风吹草动,任何小动作都逃不过他的火眼金睛,他的右手的拇指和食指总是保持半合的状态,随时可以对那些心猿意马做小动作的学生进行两指揪。他在上课时一再和我们强调:“这个期末考是你们作为四年级学生最重要的一次考试,平时单元测试考差了,你可以在期末考将功补过,当然到了六年级,小升初的考试会比期末考更重要,但那要两年半的时间之后,以后你们还会遇到更重要的考试,中考高考,特别是高考,那将是决定你们人生轨迹最最重要的考试。”

  那个时候,我们对于两年半后的六年级感觉像是一个世纪那般遥远,有同学在下面嘀咕:“上面是小升初,什么是中考高考?王老师在说什么,我怎么一句也没有听懂,他是在和我们说话还是错把我们当做六年级的学生了?”有同学也惊奇地说:“王老师是不是已经老糊涂了?他为什么到了退休年纪还要过来上课,一上就是三个班级,我真为他的身体担心呢。”

  对于那些在下面自言自语的人,王老师没有在意,他还是在继续说他自己的,他说道:“不管什么考试,单元考试,还是期末考试,小升初考试,中考高考,这些考试都靠你自己,平时做题目,有什么不懂的,不会的,可以问老师,当你在那些正规的考试时,你去问谁,你去问监考老师,他会回答你吗?你去问同桌和你的前后桌,他们会告诉你吗,不可能。你去翻书,这就属于作弊了。你说你要去上厕所,然后问那些碰巧也在上厕所的同学,那有监考老师会跟着你,你要知道,一个教室有两个监考老师呀。”

  我们班上的同学感到奇怪,以前期末考不是都自己一个班级的同学坐在一起的吗?有同学就提出疑问了,杨月月问王老师说:“老师,是不是从这个学期开始,我们期末考要和别的班级混在一起考试了?”

  王老师微笑的点点头说:“对,从这个学期开始,我们要和别的班级间隔着坐在一起,这样可以很好地避免考试作弊的现象。比如以前的考试,有一种非常奇怪的现象,同桌同学的成绩要么同样好,要么同样差,当换了座位后,有些好的同学立即从九十分变成了六十分,原因在哪里?因为他的同桌从学习优异的同学换成了一个学习落后的学生。”

  王老师这句话一说出来,下面有些同学顿时愁眉不展忧心忡忡,有些同学是拍手称好,他们说:“这下,很多同学要原形毕露了。”那些对学习不怎么在意的同学,比如高洪长就说:“老师,这多麻烦呢,反正中间隔不隔个其他班级的学生,成绩都那样,如果和一个低年级的班级一起考试,也许会有用,但是,如果夹着一个高年级的同学,他们还不是可以多少指点一二的嘛。”

  王老师瞅了高洪长三秒,心想:高洪长这话说的也不是没有一点的道理的。但坐在旁边的李双轩说:“我敢保证,即使你和一个低年级的同学坐在一起考试,只要他的成绩处于中等以上,他还是能够给你指点一二的。”

  班上很多的同学就开始议论纷纷,他们对和高年级低年级,还是和同年级坐在一起考试的利弊进行分析,有人说:“打死我也不和四一班的同学坐一起考试,和他们坐一起,我就罢考示威,”有同学说:“你想多了,怎么可能和同年级的同学坐在一起,这还能起到避免作弊的作用吗?”有的同学说:“最好是能够和五年级和六年级的同学坐在一起考试,那样我就可以向他们请教请教了。”有同学附和说:“你说的没错,其次是和三年级的同学坐一起考试,毕竟他们是仅次于我们的那个年级。”有同学说:“最讨厌的就是一年级和二年级,那些乳臭未干的孩子经常在考试的时候神经紧张,考个试都能尿裤子你信不信?”这时大家都偷偷地笑着。

  王老师见班上那些同学议论纷纷,有些失控,他郑重其事地用拳头敲打着讲桌,又用巴掌拍打桌子,这时,我们才安静下来,举头向老师望去。王老师说:“我给你们布置的作业做好了没有,必须在这节课上完成,已经完成的同学举手看看。”

  教室里面的同学哗啦啦地举起了三分之一的右手,王老师看到那么多同学已经完成这节课的作业,感到比较高兴,他让我们把手放下,让那些没有完成的继续做,让完成作业的,一个一个递给他看。他先往第一组走去,他拿起周云帆的作业,认真看了看,非常高兴地点了点头,说:“嗯,做的可以,但是其中错了两题,你再仔细检查检查。”王老师又拿起李双百的作业,他把作业本斜向外面光线的方向,拉的远远的,眯着眼睛看,突然,他平静而愉悦的神态立即阴云密布,他怒不可遏地把那本作业本往李双百的后脑勺砸去,他拉着李双百的肩膀说:“你给我站起来,给我站起来。”

  李双百颤颤巍巍地站起来,他的身体半靠着桌子。班上的同学也受到不少的惊吓,立即鸦雀无声。我们都猜测大概是李双百的作业做的太差,错的太多导致王老师如此生气。

  王老师揪着李双百的肩膀,让他站直,他说:“是怎么站的,你这是站吗?有你这么站的吗?军队里有士兵这样站立马被拉出给枪毙了,你信不信?”

  李双百耷拉着脑袋,站得稍稍直些。王老师喝到:“你这作业是你自己做的吗,到底是不是你自己做的。还有你,周云帆,你也给我站起来。我还一直以为你是个好学生呢。”

  周云帆也站了起来,站得非常的直。王老师问他们:“你们俩这是谁抄谁的作业,谁抄谁的,自己说,居然错的一模一样。周云帆,你先说。”

  我们班的目光都投到了王老师和周云帆李双百的身上,虽然王老师说其他同学做你们自己的作业,但是大部分的人都克制不住自己,偷偷地看热闹。

  周云帆对老师说道:“我是我自己做的,我没有李双百的。”

  王老师对李双百说:“那你呢?”

  李双百这时眼眶里的泪滴在打转,终于滴到了自己的桌上,他抽泣地说:“我是抄周云帆的。”

  王老师又问周云帆:“是不是这样的,是不是你借给他抄的?”

  周云帆点点头说:“是的,刚开始我没有借给他,他说我不借给他看,我就不是他的好朋友,所以我就借给他看了。”

  这时真相已经大白于天下,我们对这么一出充满悬念的好戏居然如此快就水落石出感到非常的可惜。

  王老师问尤双百:“你觉得你这样的行为是对的吗?”

  尤双百说:“不对。”

  王老师:“能改正吗?”

  尤双百:“能改正。”

  王老师问周云帆:“你这样的做法事对吗?”

  周云帆说:“不对。”

  王老师问道:“错在哪里?”

  周云帆:“我不该把作业给李双百抄,应该让他自己独立完成。”

  然后王老师对我们全班说:“同学们啊,你们不要觉得借作业给你们抄的人就是朋友,相反,这样子的人是你的敌人,他们是在用糖衣炮弹摧残你们的斗志,让你们在不知不觉中堕落。还有很多像周云帆那样的同学,你们不要觉得把作业给别人抄是在帮助他,相反,你这是在害他。一个巴掌拍不响,我希望在我们班上,行贿和受贿的同学会越来越少。希望你们都能独立认真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这样才能解决你们不会做题目的根源上的问题。”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