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醉汉定鸳鸯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796 2019.07.21 15:11

  我跑到家里,把桌子凳子搬到前院来,做在凳子上写作业。今天的作业和往常一样也不多,就是一些新字新词的抄写,数学的加减运算。这时胡永锋从他自己的家里来到我家,我问他:“你的作业写好了没有,没有的话到我家里来写,我给你搬桌子椅子。”

  他说:“不用搬,我早写好了。”

  我不相信,说:“你也刚回家,写的这么快?”

  永锋说:“这有什么的,我在学校下课的时候写的作业。每天的作业我都是在学校写好再回家。”

  我说:“我也快了,马上就完成了,等下去看动画片。现在在播《葫芦娃》,我最喜欢看了。”

  永锋说:“我不看这个,我一直在看《狮子王辛巴》。”

  这时我妈在灶台上做饭,我姐从屋里出来,问永锋:“你的作业完成了吗?去拿过来,让我们比较比较,谁完成得更好。”

  永锋说:“那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回家拿作业给你们看。”

  当永锋把作业拿过来后,我姐仔细地对比了一下,我当然希望姐姐夸我写的好。可是建芬却说:“建业这字写的不行,弯弯扭扭的,不好看,和永锋的字比起来,差远了。而且永锋的字写得很整齐,就像一排排的士兵在操练一样。”

  俗话说:胳膊折了往里拐,这个建芬居然向着外人说我的字写得差,我一把抓过永锋的抄写作业,一比较,他的字确实比我写得整齐端庄。我不服,狡辩说:“字写得好看不好看不重要,改试卷的时候,只要老师能看出来,不扣分就可以了。”

  永锋也不辩解,一种胜利者同情失败者的神态,说:“我要去看《狮子王辛巴》了,我听到它开播的声音了。”

  永锋像一个豹子一样跑到郑耀金家去看电视了。我赶紧扒了几口饭,就往郑耀亮家跑去。

  当我跑到郑耀亮叔叔家里时,他家电视前面已经聚满了一群人,李双轩和李双兰,我的小姑姑郑耀丽,后来我姐也来看电视。双兰和我姐是一对非常好闺蜜兼同班同学,双轩是双兰的弟弟,比我大一岁,比我高一个年级。他们看得很认真,我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来。这时动画片《葫芦娃》已经接近尾声了。

  当动画片结束时,房间就开始骚乱起来,这个人说要看中央台,那个人说要看浙江台,有人说要看地方一台,地方二台。最后小姑郑耀丽打开了地方三台的点歌台。这时骚乱的声音又安静了下来。

  这时屏幕上出现一排排的字“把这首歌邓丽君的《甜蜜蜜》献给王美丽和陈成功,祝他们新婚快乐百年好合白头偕老。哥哥贺”大家哄堂大笑,你看,又有人结婚了,笑后又开始安静下来。

  随着歌曲的节拍,小姑郑耀丽轻轻地跟着唱起来:“甜蜜蜜,你笑的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开在春风里---------”小姑耀丽的歌声真是好听啊,大家听得如痴如醉,有人偷偷地把电视声音调小一点,这样就可以听得更清楚。

  接下来是卓依婷的歌曲《捉泥鳅》,电视屏幕上又出现了一排字“特意把这首歌送给王美丽和陈成功,祝他们新婚快乐白头偕老。大姐贺。”这首歌就像是专门给我的小姑郑耀丽点的一样,因为是她最喜欢,唱的最好听的歌曲之一。而且她和卓依婷的声音非常的像,甚至是脸蛋和性格都很像。我们听得如痴如醉。

  不知道晚上是怎么回事,点歌台前面的五首歌曲全部送给了王美丽和陈成功。大家那个羡慕嫉妒恨呀。最后搞得小姑想把电视给关掉,小姑说:“真是有钱人家,钱多了没处花了,结个婚要让全市的人都知道一样。”这时从楼梯上来一个俊俏的小男生,我们都知道,他就是小姑的未婚夫刘一鸣,真是美女配帅哥,绝配呀。他们在中专就已经相识相知相恋,毕业后就修成正果,双方的父母对他们也很赞成。

  小姑见刘一鸣上来了,把换电视台的念头打消掉,继续看点歌台,她心里是这样想的:“你个王美丽和陈成功,本小姐我倒要看看还有谁给你们点歌。”

  说也奇怪,接下来的《外婆的澎湖湾》《军港之夜》这两首歌点给了一个过生日的女孩子。

  这时小姑的哥哥也就是我的叔叔郑耀亮上来了,他刚刚在陪他们家的一个做木工叫王委的同伙喝酒聊天,喝的差不多了,就走了上来。这时快到七点了,点歌台马上要结束,接下来是我们这些人都不爱看的《新闻联播》。但是和往常一样,我们都没有离开,我们还在等《新闻联播》结束后看最新的武侠电视《廿十九妹》。

  《新闻联播》开始时,我们把电视的声音关掉,因为那个声音会干扰我们聊天。小姑看见未婚夫刘一鸣来了,害羞地走到隔壁她自己的房间去了。刘一鸣看见他的准舅子也上来了,想表现一下自己。于是问李双轩:“你个老油条,喜不喜欢打玻璃弹珠?”

  李双轩没好气地回道:“当然喜欢,我们这里的人没有不喜欢的。”

  刘一鸣道:“你家里的弹珠还多吗?”

  李双轩说:“当然多,都是我赢得,我花了一块钱买了十颗弹珠,后来赢了一大罐呢。你如果没有,我可以送你几颗。”

  刘一鸣觉得好像一个拳头打过去,没有打在钢板上,反而打在了豆腐块里打在了一坨棉花里。这时他看见了我,那时我正盯着电视看没有一点声音的《新闻联播》的画面,脑补着里面的内容。他在我眼前用手挥了挥,问我:“你是建业对吗?”

  我回答说:“对,郑建业就是我。”

  他重复着刚才的问题:“你有弹珠吗?”

  我说:“我不怎么喜欢玩弹珠。有输有赢,以前双轩送给我几颗,现在还是那几颗。”

  刘一鸣问我:“你想不想要弹珠?”

  我说:“我想要。”这时我姐在给我使眼色,而李双兰在旁边微微笑着看我们。

  刘一鸣说:“下次我回家给你带一大玻璃罐的玻璃弹珠。全部送给你。好吗?”

  我高兴地说:“好啊,好啊。”旁边的李双轩是一脸的懵逼,早知道刘一鸣葫芦里卖的是这个药,他早就说自己没有一颗弹珠了。

  这时在楼下喝酒的王委吵吵嚷嚷的,拍着桌子,敲着碗说大话。阿公郑启山正陪着王委,笑呵呵地说:“哎呀,你都喝醉了,不是我不给你喝,是你已经醉了呀。”

  王委拍着桌子说:“我醉了吗,我没醉呀,那我喝这个,不喝这个。”原来他说的是要喝黄色的啤酒,不喝白酒。阿公也担心王委把身体喝坏了,既然他说要喝啤酒,那敢情好。

  王委在楼下喊叔郑耀亮,说:“你个没酒劲的郑耀亮,快下来,我们喝他个一天一夜。”

  叔叔担心他爸一个人在下面整不过王委,于是就下来牵制王委一下,万一丢碗丢酒瓶那就不好了,楼上还有那么多的小孩子,而且他的准妹夫也在楼上。他在楼梯上下来说:“王委,你不要再喝了,你已经醉了。”

  王委说:“我醉了吗,我没醉,对了,你刚叫我什么了?叫我王委?你是不是叫错了?”

  郑耀亮不好意思地说:“不是,那个事不是还没定下来嘛?”

  王委说:“什么没定下来,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叔说:“不是,这个——那个——”

  王委没好气地说:“什么这个那个,我妹的事我说了算,我爸妈还听我的,我妹就嫁给你了,你叫我什么来着?”

  叔说:“那我就叫你大舅子了。”

  王委哈哈大笑:“这就对喽,现在叔也在,婶也在,这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不要婆婆妈妈的。”

  醉汉的话能够相信吗?其实往往一个人喝醉的时候更加的清醒,更加的真实,说出的话更加的掏肝掏肺。

  阿公郑启山那个晚上也是高兴极了,想不到自己的小女儿和大儿子的婚事都有了结果,那个晚上,他也多喝了几杯。

  那个晚上,过了八点,《廿十九妹》开播了,每晚播放两集,放完当晚第一集的时候已经快到九点。接下来是十五分钟的广告,建芬和双兰打了个眼色,表示要回家的意思,于是双兰拍了拍他弟弟双轩的手臂,他弟弟也明白了。于是我跟在他们后面起身回家。

  阿婆和阿公在前面阳台上乘凉,他关心地说:“把楼梯口的电灯打开,等下我们自己关,下楼梯要小心,慢点走路,关门的时候用力拉一下。”

  建芬和双兰她们还在热烈地讨论着剧情。外满是漫天的繁星,以及一个镰刀状的月亮。我问双轩:“小姑的老公说要给我一罐的玻璃弹珠。他刚才是这样说的吧?”

  双轩说:“他给你才怪,那一罐得好多的钱呢?”

  建芬有点生气了,他用蔑视的眼神看着我,说:“建业,如果小姑的未婚夫给你玻璃弹珠,你如果接受的话,你就是个坏孩子了。”

  双兰也好心地劝我说:“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每天晚上都在他家看电视,他说给你玻璃弹珠也是说着玩的,你就当真了吗?”

  双轩心里那个高兴呀,从来他才是两个姐姐批评的对象,而建业学习再怎么差也比双轩强呀。建业看到她们一起在批评他,心里有些委屈。

  这时双兰话锋一转,说:“建业呀,你可不能接受那罐弹珠,你看我弟双轩,他就是因为玩这个成绩一落千丈,你知道吗?他都快要被留级了。”

  郑建芬说:“如果留级了,他至少一年的学是白上了,白白大了我弟弟一岁。”

  双轩不在乎地说:“我还巴望着留级呢,村里和我一个年级的人寥寥无几,我找谁去玩?留级了,我还可以和建业一起,和永锋一起,那我就不孤独了。”

  双兰叹了一口气,说:“我弟看来是没的救了。”

  “那你弟弟的成绩在班里排第几呀?”

  “倒数第一,好一点的时候倒数第二第三。”

  建芬安慰双兰:“这样确实比较危险。但是我弟学习也不行,语文数学都是及格分的样子,有时还不到及格分。”

  建业说:“那是看题目难度的。姐,不过你不要担心,我们老师说过了,一次留级的人数是有限制的,最多不超过五个,一般不超过三个,成绩排在我后面的还有十来个呢。所以你不用急。”

  她们没好气地看着我在不停的瞎吧唧吧唧,没有打断我的说话。

  我继续得意地说:“你们想呀,如果上个年级有人留级下来,比如说双轩,他们的成绩肯定不咋的,可能还是比不过我,那他们肯定又要代替我们去留级------”

  我还想继续说下去,却遭到他们三个的围攻。双轩说:“就你能耐,就你能耐,我留了一级,你还想让我再留一级,这样一直留下去,我小学都不要想毕业了,你以为我是白痴是吧?”

  我姐也朝我白眼,说:“就你话多,字写得没有永锋一半好。”

  李双兰关心的眼神看着她弟弟说:“其实双轩可能留一级还真会好一点,现在他在班上孤零零的,没有朋友。我看着都心疼。”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