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王大锤治脚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2703 2019.07.28 09:25

  那个星期一真是阳光明媚,晴空万里,空气非常清新。那些孩子们都早早起床去上学,欢快地蹦蹦跳跳。而我却扒在妈妈的后背上,她要带我去红旗村找那个王大锤,而我的奶奶就走在我们的前面。这一对生死冤家在这几天暂停了一切的口嘴争斗。

  我妈人非常瘦小,很多时候站在路上走,继湖妈妈经常这样说:“你那么瘦,我们都怕一阵风就把你给吹走了。”

  我那个时候也不轻,但是不管她背我到莲花村还是到红旗村,我妈妈都没有说过一句抱怨的话。当她确实感到了吃力,她会说:“建业,你下来,让妈妈休息一下。”

  我就是这样被妈妈背着来到红旗村的,奶奶打听到了老王头的家。村里一个妇人说:“老王头就是河边三楼中白瓷砖的那间。”当她看到我扒在妈妈的背上时,她爽朗地说道:“这孩子叫扭了吧?”

  我奶奶说:“可不是吗?这孩子平时乖的很,从来不和别人打架的,这不,从二楼跳了下来,把脚给扭成这样,走路走不了了。”

  夫人看着我笑了笑,说:“没事,你们就坐在他家前院,我帮你去叫一下他,他现在正在地里干活呢。我马上把他叫过来。”

  奶奶感激地说:“哎呀,这世上都是好人呢,那真是感谢你了。”

  老王头家的前院放了几条凳子,我妈让我下来坐凳子上面。前院有一个用竹篾围起来的大鸡窝,里面的母鸡咯咯地地叫个不停,而公鸡就像警察一样,威风凛凛,不可一世。河边有一群的鸭子在游泳,嘎嘎——地叫个不停。

  这时,一个五十多岁上下的老人,肩上扛着一把锄头,走了过来。奶奶远远地看见了,她大声说道:“哎呀,王大锤呀,这可多少年没有见过你了。”

  那个王大锤也非常地惊奇:这谁呀,只有小时候才有人叫我王大锤,可后来大家都叫我老王头了。他定睛看了看,想了起来,非常高兴地说道“这,你不是那个沙河村的翠翠吗?听说你嫁到了狮盘村,这都几十年没见过面了。”

  奶奶说:“可不是吗?小时候还一起吃过大锅饭,这不,哎,这时间过得真是快呀。”

  王大锤把锄头靠在了墙上,他说道:“昨天有人和我说,有个娃脚扭了,就是你家娃吗?”

  奶奶说:“可不是吗,就这个,我的孙。”奶奶转头对我说:“建业,快叫爷爷好。”

  建业叫道:“爷爷好。”

  王大锤说:“好好好,等下我就给你接骨头,你可不许哭鼻子哦。”

  王大锤端了一把小椅子,放在我的前面,他坐在了凳子上面。他让我把右脚伸直放在他的腿上,把我的凉鞋脱掉。他仔细地检查我的脚踝,用手挤压我的脚掌,问我:“这里疼不疼?”

  奶奶在旁边叮嘱我:“要和爷爷说实话,不许撒谎。”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了,那里不疼。”

  “这里呢,这里疼不疼?”

  我说:“也不疼。”

  他说:“这里呢?”

  他这句话没说完,我就说:“疼,那里疼。”

  王大锤说:“好,我知道了。”

  妈妈和奶奶用关切的眼神看着我。妈妈问他:“这孩子还有救没有,严重不严重?”

  那个王大锤笑而不语,他让我看前面,让我数数鸡窝里有几只公鸡几只母鸡。

  我就往鸡笼里面仔细瞧,那些母鸡蹦蹦跳跳的,有点不好数清楚。

  “一二三-------”“一二三----”“六七八------”“十十一十二-------”“十五”

  “多少只呀,郑建业?”

  “十五只吧?”

  “确定了没有?”

  “呃——呃——我确定了。”

  “不对,再数一遍。”

  “不对呀?那我再数一遍。我会数的,我能够数到一千呢。如果那只公鸡不在窝里吓唬那些母鸡,我早就数出来了。”

  “好,那你数仔细一点,数慢一点。”

  “一二三四五六------”

  这时,说时迟那时快,王大锤把我的脚掌左掰右掰,然后使劲往前一掰,脚踝咕——的一声,那个瞬间,我的脚就像被电了一下一样。可是之后我的脚掌已经不歪了。

  王大锤让我站起来,让我走几步。这时我的脚掌居然能够平放在地上,王大锤让我妈妈不要扶我,让我自己走。我居然能够自己走路了。

  建业的奶奶和妈妈都不敢相信,这扭了的脚这样掰回来就好了?

  王大锤说道:“你们不要觉得这很简单,这里可有奥妙的呢,你如果去医院,没个几千块下不来。”

  奶奶激动地说:“这可怎么感谢你呢?”

  王大锤说:“这没什么的,没什么的。”

  这时我和我的妈妈奶奶才发现王大锤让我数鸡的用意了。他这是用了三十六计的第一计瞒天过海呢。

  临走前,王大锤还让他老婆给我们切西瓜,让我们吃点西瓜解渴,我们都说不渴,然后就告别了王大爷。

  在回家的路上,我的脚虽然不扭了,但是在路上走路还是有点疼痛,王大锤说过只要休息一两天,脚就不疼,走路生风,我就可以像往常一样蹦蹦跳跳了。这时我的奶奶和妈妈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奶奶说:“建业呀,你可不能忘了人家王大爷,是他把你的脚医好,而且还请你吃西瓜。你要记住他报答他,他可是我们的恩人呢。”

  建业扒在妈妈的背上使劲点头。

  路上经过太婆家,也就是我奶奶的娘家,奶奶借口去太婆家有点事情,让我妈和我先回去。

  奶奶离开后,我就不老实了,在妈妈的背上扭来扭去。妈妈说:“不要动,你一动,我就背不动你了。”

  我嚷着要下来自己走。

  妈妈说:“刚你不是自己试过了吗,没走一两步,就摔倒了。”

  我们已经走出了红旗村进入了沙河村,这里正是我的太婆家。当我们走在两个老房子的灰色墙壁中间的小路上时,听到一个呜呜——声,这个呜呜——声既不像人也不像什么鸟鸣声,着实让我害怕,难道是遇见鬼了。

  前面就要拐弯了,那个含糊不清的呜呜——声更响了,还有稻草使劲打在墙壁上的声音。在那个拐角处,我妈差点就和一个披头散发的人撞上了,那个披头散发的人不是别人,她正是沙河村上的一个傻疯子阿丽。她比我大十岁光景,但是不知怎的,从生下来就是个傻子,小学都不曾上过,整天在我们这片田坝乡浑浑噩噩地瞎走瞎转。她总是喜欢在上学和放学的时间走在学校东边的那条大路上,欺负小孩子,追着小孩子跑。所以一些小孩子看到她,立马逃的远一点。她甚至连一些大人也不放过,好好的就骂出了口,有些大人不理他。有些大人,特别是那些小青年,也回骂她几句,她就会朝他们扔石头。如果那些小青年不怕她,也捡起石头朝她扔,她就会一边逃跑一边骂:“你们几个畜生,给我等着,我告你妈去,说你不好好做人,我再让我妈来打你。”

  所以阿丽在我们这一大片区域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不过她大多时候找那些小孩子或是大男人下手。我看到是她,就害怕起来,怕她会朝我扔石头。这时阿丽嘴巴里叼着两根稻草,两只手上还挥舞着四五根稻草,用脚使劲地踩那地上的瓦片,啪啪——,那些瓦片就四分五裂了,嘴巴还呀呀——地叫,好像是在报仇雪恨一般。

  她也没料到会有人从前面小路走来,这边老房子间的小路来往的人很少,所以非常的安静,有只母鸡生了鸡蛋,在咯咯——地叫着。她看到我们并没有受到惊吓。她认识我妈,也认识我。看到我匍匐在妈妈的肩膀上,哈哈地嘲笑我:“这么大的人了,还让你妈背着走,真懒,比我还没用。”

  我们没有理她,朝前面走去,她在我们背后使劲喊:“你让他自己走,让他自己走,不能惯着他。”然后用干稻草抽打我的屁股,狠狠地抽了两下,就逃之夭夭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