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赴表姐婚礼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2774 2019.07.19 15:22

  表姐结婚那个早上,天还蒙蒙亮,妈把我姐叫醒,让姐把我叫醒,让我们抓紧时间洗漱,“趁着一大早天气清凉尽早赶路,不然到了八九点,那火辣辣的太阳会热的你不想走路,到时你们可得怨埋我了。”

  姐姐在我跟前使劲摇我的脑袋,说:“快起床呀,等下会很热的。”

  我们穿上预备好的衣服裤子和鞋,刷牙洗脸完毕,随便地吃了碗饭,妈妈把前后门关好上了锁后就开始启程。一路走去,公鸡“喔——喔——”地啼叫,此起彼伏,大有你方啼罢我登场的气势。走了两个小时,途中我们经过的村庄就有十个,还经过了一片宽阔的菜地。

  我和姐从没有徒步走这么远的路,我不停地哀求妈妈:“妈,我真的走不动了,我们在路边休息一下吧。”

  姐姐也哀求着:“妈,我也走不动了,我也要休息一下。”

  妈说:“再加把劲,到达前面的路廊我们就休息一下。”

  我说:“妈,你可不能食言,刚刚你说过了那座桥就休息的。”

  姐姐也附和着:“就是,妈,这次你可得说话算数。”

  我们在路廊那里停了下来,路廊横躺着两块大石板,我四脚朝天地趟在石板上,感觉很是舒服,我妈和姐也在石板上坐下。

  这个路廊本来就是给路人提供歇脚用的,以前我从路廊走过都提心吊胆的,因为曾在这里碰见过披头散发的疯子,但是这次却没有看到,我想这就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过了一会儿,妈又催促我们起身上路,说:“过了这个村子,前面就到舅舅家,到了舅舅家,然后和他们会合一起去大姨家,半个小时的路程就到了。”

  我们到大舅家时,他正在家里等我们。大舅周木之看到我们后惊叹道:“你们早上很早就出发了吧?我还和你二舅三舅商量着用自行车去接你们呢。你看把俩娃给累的。”

  三舅家就在大舅家的前面,现在只有他家养猪,从猪圈里传来哞哞——的声音。三舅妈正在给猪喂食。三舅也看到了我们,从他家后门走了过来,说:“你们来得还真早。你看俩娃脸上直冒汗呢。当然小孩子走走也是好的,要多多锻炼身体嘛,早饭吃过没?”

  我和我姐直点头,妈说:“吃过了,都饱着呢。”

  二舅家较远,这时二舅周林之也知道我们到了,也赶到了大舅的家里,他说道:“来,到我家吃红糖煮荔枝鸡蛋,你二舅妈都已经煮好了,在等你们呢。”

  大舅说:“我是大舅,我让你大舅妈也给你煮红糖桂圆鸡蛋。”

  二舅说:“我那已经在锅里煮了,已经快好了。”

  大舅难为情地说:“你看这成什么话嘛,建芬建业好不容易来我这个,对,估摸着最多也就一年一次,到让二舅给抢去了。”

  我妈解释道:“大哥,路太远了,不方便呀。”

  这时大舅妈从里屋搬出六条方凳,让我们坐下来歇息歇息,大舅妈对我妈说:“我哪里知道你那么早就到了,我知道的话老早就给你煮鸡蛋了。就是呀,你们从家到这里可远着呢。不要说小孩子,就像我们这些大人也吃不消,我曾走过一次,真心太远了。”

  我妈点头称是。

  “不过现在好很多了,有了自行车和摩托车,而且马上要铺水泥路了,这样会轻松很多。你要让两个娃把自行车学起来。以后也要多多走动走动。”

  三舅周森之说道:“姐夫一直都在外面,过年才回家一次,这可苦了你呀。”

  我妈说:“这俩娃在家乖的很,也不觉得累了。”

  大舅和大舅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大舅说:“就不能让姐夫在家里务农做小工吗?家里也能赚钱,非得到外面去赚-------”

  这时二舅妈过来喊我们去吃红糖荔枝鸡蛋。谈话也就中止了。去二舅家的路上,遇到的阿公阿婆,我妈都认识,然后让我们问好,我和我姐就叫:“阿公好,阿婆好。”

  阿婆驮着背,脸上布满皱纹,白白的头发又稀又疏。她认真仔细地看了看我和我姐,然后打量我妈,她才幡然醒悟过来:“呦——原来是艳梅娃呀,这是你俩孩子吗?”

  我妈说:“是我的两个孩子。”

  阿婆笑的合不拢嘴,说:“两个娃都这么大了,想当年你还只有这么高,过得真快,两个娃好哇,两个娃好,一个男娃,一个女娃,好!”阿婆又问道:“你这是往哪里去呀?

  我妈提高嗓门回答:“去我二哥家。”

  阿婆蠕动着嘴巴,含含糊糊地说:“哦——去你二哥家呀,好,去你二哥家,好!”

  妈妈心里一阵心酸:“哎,这个曾经抱着我长大的婶婶,现在已经老了。”妈妈让我们和阿婆再见,我们喊道:“阿婆再见。”

  那个阿婆佝偻着身子,嘴巴蠕动着:“去你二哥家呀,好!”

  二舅妈看到我们来了,拿出三口大碗,往里面盛红糖鸡蛋。还招呼着我们过来坐在桌旁。不停地说着:“来的刚刚好,不烫不冷,温的,吃了消化好。”

  吃完了红糖鸡蛋,建业又开始充满了力量,一下子就跑到三舅家看那几头小乳猪去了。

  舅舅催促那些表兄动作快一点,之后我们浩浩荡荡的队伍就开始出发了,引起路人好奇的目光。道路十分开阔,两侧种了一排柏树,然后右转从小路走过去,小路是沿着河岸前进的,大姨家就在那不远处的一个村庄。大姨家是两间两层的瓦房,瓦房前面已经摆放好大圆桌和凳子,有很多女人在大铁盆旁洗碗洗筷子,大灶都已经准备就绪,在大灶旁放满了一捆捆的松木,那些松木可真香,外面有很多的人进进出出忙碌着。

  大姨和大姨父出来接我们,表兄赶紧叫着:“大姨父好。”

  大姨父说:“好好,这可真好,你们都一齐到了,我看有没有人没来。”

  大舅说:“我那个大儿子等会来。”

  大姨父说:“不碍事,不碍事。”

  这时,我妈让我和我姐快上去问候大姨大姨夫,我们说:“大姨大姨父好。”

  大姨父高兴极了:“呦,这两娃子那个水灵呀,眼睛大大的,那个姐随妈,弟随爸。”

  大家多说对着呢,一个随妈,一个随爸。

  由于我姐有任务,要和另一个女孩子一起当花童,姐就被我大姨领走了,说要给她们化妆换衣服什么的。我那几个表兄,年纪大我三五岁的,他们决定去上山摘果子打野兔去。我也想跟着他们上山,但是大人全部不同意,说:“建业还小,万一出个差池,可不行,要去你们这些做表兄的自己去。”

  于是我就留在了大姨家,有很多和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子在二楼玩游戏,大多是大姨父那边的亲戚,大人让我上去和他们一起玩。那些小屁孩们正在激烈地讨论着到底谁是大姨最亲的亲戚。

  那天下午,表姐就出嫁了,我姐也随着送亲的队伍,和表姐一同过去。打扮后的姐姐,我一时没有认出来,脸蛋涂得白白的,脸颊带点粉红,睫毛又长又黑,嘴唇红红的,穿着一袭白裙子。大人们交口称赞,这娃真是好看,天上掉下来的一样。

  那天晚上,我们一家人就住在了大姨家,第二天吃过中饭,我妈觉得不好太多打扰,想要打道回府。山里的人特别的热忱,哪里会放我们回去,大姨父说:“必须再住几天,好不容易来一趟,就这么回去,不行。”

  大舅妈说道:“你哥这么多的姐妹,你最小,又是你嫁得最远,平时有什么好吃的,也想给娃送一份,虽然不是什么很贵重的东西,但路远迢迢的,想想还是算了。”

  舅舅趁热打铁说:“你这次回家的时候肯定要经过我们家,到时候还得在我们家小住几日。”

  妈妈看了看我,知道我是无可无不可的。又看了看我姐,我姐不停的跺脚,左顾右盼的,她知道姐姐是想回家了。妈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理由,说道:“只怕耽误了俩娃的功课呀。”

  他们沉默了一下,想想也对。于是我们就同舅舅们一起打道回府。之后经过他们家时也没有片刻停留,匆忙赶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