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四章 一波又一波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148 2019.09.01 12:15

  正当胡永锋在李双轩的怂恿之下,把李双轩家门口电话柱上的路灯用石头砸碎时,突然从后面传来一个老太婆苍老的声音:“你们这是作孽呀。”说时迟那时快,当我们听到那阵喊声时,李双轩拉着胡永锋和我的衣襟,说:“还愣着干嘛,逃跑要紧呀。”

  那个老太婆正是李双轩家后面的邻居,当她走那个电话柱旁边时,我们已经逃到了稻草垛的后面,藏了起来。嘴巴嘟哝着:“我明明看见有三个小孩子,怎么一下子就跑光了?”她抬头看了看上面的电灯泡,又低头看了看路上的碎玻璃片,朝着路口的方向声嘶力竭地喊:“你们这群坏孩子,我要告诉你们的爸妈,我已经看到你们了。”

  这时,四处没人,我们三人躲在稻草垛的后面,我问李双轩:“那个阿婆已经看到我们了,还说要告诉我们的爸妈。”胡永锋不安地说:“我爸知道我砸电灯泡肯定要用扫帚揍我,你可得说是你砸的。”李双轩把我们死死地拉住,小声说:“别慌,那老太婆在耍计谋呢,她没看到我们,她是在引诱我们出去呢。”于是我们就安安静静地躲在了稻草垛的后面。

  那个老太婆半晌不见人影,大概觉得那三个孩子已经逃远了,然后就慢慢地走了回去。我们三人先是蹑手蹑脚地走出那个稻草垛,当我们走到大路上时,就飞一般地逃远了。我们一边逃一边在嘻嘻哈哈地笑,一边笑还一边捧着肚子,都说:“太刺激了,太好笑了,从来没有碰到这么好笑的事情。”

  刹那间,我们三人就逃到了我的家里,一进门就啪——地一声关上了后门,胡永锋在门缝里往后面瞧,没看见那个老太婆跟着过来,于是就觉得已经安全了。李双轩说:“好不好玩?”我们都说:“太好玩了,真是刺激,我们的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李双轩说:“来,跟上我,我们去砸萧永刚家前面的那个电灯泡。”

  我和胡永锋面面相觑,互相对视,虽然刚才运气好没被那个老太婆看到,但是,萧永刚家前后左右都住着不少的人家,万一看到我们在砸电灯泡,他们还不来阻止我们呢。李双轩想了想,他说:“你们说的也有道理,这样,我们先悄悄地走过去,看看萧永刚家前面有没人,如果有很多人的话,我们另外再选一个没有人的时机,反正无论如何必须把他家前面的灯泡给砸了,不砸不解我心头之恨。”

  我们知道,李双轩已经差不多两次输在了萧永刚的手下,第一次就是象棋,第二次就是打乒乓,他要出这口恶气,他要砸掉他家前面的路灯,就相当于砸了萧永刚的脑袋,让他大晚上看不到路,让他下雨天看不到路面上的积水,让他看不到路边的毒蛇。

  当我们三人一摇一摆,像三只鹅一样走到萧永刚家前面时,我们三人前后左右张望了一下。李双双宣说:“我只看到萧永刚的妈妈和何继湖的妈妈还有何继海的妈妈在门口指手画脚地说些什么。你们有没有看到其他的人?”

  胡永锋说:“我也只看到她们三个人在那里神神秘秘的说些什么,还不时在四处张望。她们好像在说什么火火火,点个打火机就能着。”我也附和说:“对,她们的举止比我们还要偷偷摸摸,像做贼似的。”

  李双轩说:“我们得把她们给引出去,不然不好下手砸电灯泡了。我们一起想想办法计谋。”

  胡永锋说:“这样,昨天晚上,我在广播上听村长说,要村里的人去登记家庭成员的信息,我们就说是村长派我们过来,找她们有事情。你们觉得怎么样?”

  我和李双轩都说胡永锋真是厉害,居然能想出这么一个高明的方法,比那个自封为什么智多星的萧永刚可强多了。大家又讨论着谁去传达这个信息,最后,我和胡永锋都不敢去,说:“是你李双轩非得砸萧永刚这王八蛋家前面的电灯泡,必须你去,再不早点去,等人多了,就不好下手了。”

  李双轩说:“我去就我去,你们先不要露面,等她们走了,你们再上来。”我们都劝他快点快点。

  于是李双轩装作心事重重的样子,邹起眉头,在萧永刚左右邻居家的前门看来看去。那三个妇女看到一个小屁孩来了,立即停止了说什么火火火的,说起了今年桔子和稻谷的收成如何。李双轩慢慢地走过去,大声喊道:“那个,萧永刚的妈妈,还有何继湖何继海的妈妈,村长在找你们呢,说要登记你们家庭成员的信息。让你们现在就过去。”

  萧永刚的妈妈说:“不是还有三天时间吗,我还想最后那天去登记呢。”其他两个女人点头说自己也是这一个意思。

  李双轩心想:“千秋大业在此一举了。”他说道:“不不不,村长让你们现在就过去,万分火急。”

  她们远远看着李双轩,见李双轩脸上一副严肃的表情,说:“好好好,我们现在就过去。”

  她们三个人就边走边说着桔子稻谷的收成如何的,然后朝着村长家走去。李双轩装作还在叫其他人的模样,在路边朝其他人家张望,当看到这三个女人已经走远看不到人影时,李双轩就跑了过来,两只手招呼我们赶快过去。我们就偷偷摸摸地小跑过去。

  李双轩说:“快,胡永锋,轮到你表演的时机了。”

  胡永锋弯腰捡石头,他捡石头的右手在颤抖,他改用左手去捡石头,捡起石头后,两只手都在颤抖。可以这样形容胡永锋当时的状态,惊恐的时候,握不住一粒石头。

  李双轩说:“胡永锋,你怕什么,现在四周无人。”

  胡永锋一连扔出去五颗小石,三颗落在了电话柱的半腰,两颗落在了不远处瞎逛的一群鸭子里,那一群鸭子被惊地嘎嘎直叫,四处逃窜。

  这时,李双轩也急了,他怕会有什么大人过来,一过来,这只灯泡就大概率砸不了了。于是他下令说:“快,我们三人一起上,一起砸这只灯泡。”

  我害怕地问李双轩:“我我我也上吗?”

  李双轩捡起四颗大石头,放在我的手掌里面,对我说:“砸,快砸,往死里砸。”

  我和胡永锋两人就捡起地上那些小石子大石子,往灯泡上扔去,好几次都砸在了电话柱和灯罩上,我们把灯罩都给砸变形了。李双轩就用他的弹弓射小石子,好几次都射到家住前面的陈学兵还有萧聪家的屋檐上,那些小石子落在屋檐的瓦片上面,发出嗒嗒的响声。

  最后,那个灯泡就被我拿起前面的竹竿给搞掉了。他们看到我拿起路边那根长达十余米的竹竿时,两个人的脸上是一副惊讶的表情,两只眼睛睁的大大的,他们偷偷笑着,极力控制他们那像是火山爆发般冲动的笑意。我抡起那个长竹竿就往灯罩上面胡捣,胡永锋和李双轩两人都要过过竹竿捣灯泡的手瘾。我用两只肩膀把他们挤开,说:“你们不要来帮忙,他妈的,我就不信搞不死这只灯泡。”

  我好几次把那只长竹竿捣在了灯罩的上面,那个灯罩被我鼓捣的歪了脑袋,而那个灯泡也被我给捣成了一地鸡毛。当我成功地把那只灯泡捣碎后时,我突然从泄愤之后回到了现实之中,我惊恐地问他们俩:“这是我捣掉的吗,这灯泡是我捣掉的吗,不是我捣掉的吧?”

  李双轩和胡永锋都用钦佩的眼神看着我,他们说:“我们都用石头砸,你却用竹竿砸,真有你的,你也是个智多星。”

  当我用竹竿把灯泡从天上给整到地上时,李双轩说也要过过手瘾,他挥舞起那根竹竿,猛烈地抽打那个歪斜的灯罩,胡永锋伸手要夺那根竹竿,说:“让我也搞几下。”

  正在这时,我们听到陈学兵的妈妈把她家的吱呀打开,她在门口大喊:“哪个挨千刀的往我家扔石头,谁,快给我出来,是不是要把我家给掀喽,哪个挨千刀的,快给我出来。”而萧聪的奶奶也打开她家后门,她对陈学兵的妈妈说:“我以为屋顶啪啪的声音是什么呢,原来是有人在砸石头呢?”陈学兵的妈妈说:“可不是嘛,一定是小孩子干的,哪个大人会干这种事情?”

  这时,我们都听到她们两人的喊声。我们立即停止一切军事行动,趴在稻草垛旁边,不让她们看到。李双轩说:“这样,我们把竹竿和小石头都放在萧永刚家门口,故意让其他的人看到。”他小声地在我耳朵里面说了一遍,我眯着嘴笑,他又在胡永锋的二面小声说,胡永锋也是眯着嘴笑。

  我们三人把竹竿和二十颗石子放在了萧永刚家的门口,小心翼翼地绕过萧永刚家后门,然后逃之夭夭。

  陈学兵的妈妈走到后面来,看到了地上那灯泡碎片,又看到萧永刚家前面的竹竿和二十颗小石子。

  于是在那个晚上,几乎在同一时刻,被萧聪成为狮盘村三兄弟的我们就听到了从萧永刚家传来的杀猪一般哀嚎的声音。

  李双轩后来告诉我们说,这是他跟着他堂哥杀了上千头猪以来,听到的最悲惨最响亮最绝望的声音。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