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九章 建业吹牛皮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377 2019.08.17 07:30

  这次第二课堂,郑建业连棋类任课老师的影子都没有看到,甚至不知道连姓名也不知道。同学们在教室里摆起象棋军旗,高雅一点的同学摆起围棋,庸俗一点的同学下起飞行棋。班上没有看到一个女生的影子。教室里面的人随意走动,随意说话,随意走出教室,走到操场上面加入了投篮球同学们的队伍中。有的更加的浪漫和悠闲,在操场的各个角落漫无目的地游荡。

  操场上仅有的两个篮球架被分成了两种用途,一个用来打半场,另一个用来给其他同学投篮。我们学校的篮球架非常的高,比正常的要高出一米上下,导致很多的同学投了很多个都投不进去。那个叫体育的老师在给打半场的同学当裁判,打半场的同学非常多,被分成了四个小队。

  既来之则安之。那是我第一次看见下军旗,郑建业虽然憨厚,学习也不咋得,甚至有点笨头笨脑,但他还是一眼看出了下军旗的规则,这个规则其实就是和打仗差不了多少,所以没有费多少脑细胞就掌握了。最主要的就是地雷工兵还有军旗炸弹的走法比较另类一点。当有人在下围棋时,建业没有看出来这个围棋是怎么围的,有人用围棋下五子棋,建业看明白了,和李双轩用象棋下五子棋是一样的。而那飞行棋简直太简单了,只要会数数的人都会玩。这时,棋类教室里面的同学大多跑到操场上面去瞎逛去了。

  这时,郑建业发现早读课上雷老师刚发下来的《小学生天地》不见了,他想起来了,是放在自己的课桌上面忘拿了。于是他来到了二楼,在窗户前张望,他看到那本杂志还在自己的桌上。他在窗口隔着玻璃和里面的同学说:“帮我递一下那本《小学生天地》。”

  不管我的手怎么比划,里面的人看着我的嘴巴就是没有听清楚。里面的雷老师手里握着一支毛笔,他正在介绍如何握笔。他从班上学生的表情看出了有人在外面打扰自己上课,他这时大怒,喝道:“谁在外面?”

  当雷老师在前门出现时,建业知道自己已经在劫难逃了,雷老师的吼声已经震慑住建业,他双腿发软,焉了下去,如果不是双手扶住自己的身体,他已经躺在了楼板上,引起里面同学的嘲笑声,居然有人说外面那个人真是个胆小鬼,如果上战场,第一个倒下的就是他。

  这让我的颜面扫地,但那又如何,她们确实说的很对,我就是个胆小鬼。雷老师握着毛笔,走到我的前面,没想到他并没有发火,他非常平静地问我:“你在窗外干什么?”

  我说:“我是过来拿刚发下来的《小学生天地》。”

  雷老师问我:“你出来时和你们象棋老师说过没有?”

  我一五一十地回答:“我们象棋老师没在教室,我们就像上体育课一样自由活动。”

  雷老师想了想说:“那你就坐在教室里面学习书法吧。”

  雷老师这样平静的语气,令我难以相信,他脸上那种平静而坚毅的表情和以往给我们转圈圈的表情大相径庭。我本以为他至少要给我转个一两圈,然后让我站马步,甚至让我金鸡独立面壁思过。但是他没有发火,没有愤怒,这让我感觉我的处境暂时还是安全的,为了以防万一他会反悔,我赶紧答应下来说:“哦,我知道了。”

  我从前门走进教室,我发现我的桌上已经坐了两个人,于是就在后面选了一个较为靠前的位置坐下。雷老师也走进了教室。一场腥风血雨的狂轰滥炸就被扼杀在了摇篮里面。

  在那节课上,雷老师给我们讲述了如何选择毛笔,如何给新买的毛笔开笔,如何握笔。他还给我们介绍了楷书的四大家,他告诉我们说,以后我们要学楷书四大家里面柳公权的《神策军碑》,他已经选好了书的版本,他说那本书的价格大概八元,他我们我们要不要买。班上的声音震耳欲聋,都说要买。大家说要买的举手。下面一大片的都举手了,我也跟风举起了手。于是雷老师数了数人数说:“钱我可以替你们先出,你们下次课交上来就可以。”

  雷老师还要求我们下个星期每个人都得带上一支毛笔,一瓶墨汁,十张毛边纸。这次课,他给我们一人发下一张毛边纸,他教我们如何把毛边纸对折成二十五个字的方形格。他在黑板上贴了一张毛边纸,然后一边说比划一边写,说什么藏锋起笔、露锋起笔的,还说中锋运笔,向上收笔。当他在黑板上说一笔,写一笔时,一个非常标准的柳体字“神”字就出现这里黑板上。班上的同学都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同学感叹,竖着写都能写得这么漂亮,那平着写就更漂亮了。

  雷老师还告诉我们说柳体字是楷书四大家中最难学的一种,希望我们花更多的精力在上面。然后就让带了笔墨纸的同学按照他说的起笔运笔收笔写那个“神”字,他还说,这节课最重要的就是学“神”字第一笔的那个点。后面还有好几种点的写法。

  在写点这个比划时,雷老师突然问我们:“不知道在座各位的语文学得怎么样,但是有一个字大家都学过,它仅仅一个字就包含了汉字书法中的八种基本笔划。”

  班上很多的同学都回答出来了。

  雷老师觉得讲的已经差不多了,就让我们在下面练习这个“神”字。

  郑建业没有带任何东西,他就坐在课桌上面,看着前后左右的同学写字,当前面的同学写的太长时,他比那个同学还要着急,说:“长了长了。”

  当左边的同学写短了时,他赶紧提醒说:“短了短了。”

  他看到右边的同学把那个“点”写小了时,他着急地说“不够大。”

  旁边的同学听了非常的不高兴,气冲冲的问我:“要不,你来写,看看你的字写得有多好。”

  他们三个人就像事先有了预谋一样,争先恐后地给我递笔墨纸,让我给他们示范示范。我知道自己铅笔字和圆珠笔字写得都不咋得,甚至连胡永锋都比不过,我也只是纸上谈兵,和三国里面的赵括一样,没有一丁点的真本领。这时三张毛边纸已经摆在了我的前面,三瓶墨汁也放在了我的眼前,三个人还给我递了三支笔。这可如何是好,我真是骑虎难下,不写吧,让他们笑话,写吧,有拿不出手。

  突然之间计上心来,想起了三国的司马懿是如何耗死诸葛亮的,那不就是避而不战拖延时间嘛。我嘻嘻地笑了笑,装模作样地比了比三支毛笔,说:“你那支毛笔的笔肚子太大了,不是一支好笔,你那支笔肚子又太小了,也不是一支好笔,而你这支毛笔笔肚子不大不小,虽然和标准的毛笔相比,还差那么一丁点,我暂且将就一下。”他们听的云里雾里,看我说的振振有词,似乎并没有发现我的胡言乱语。

  说完了笔,我顿了一顿,心想:怎么还没有下课?我又开始对毛边纸分析,说:“你这个白色的毛边纸非常的白,是非常好的纸,你这个,你怎么用报纸写字?”

  那个同学说:“什么呀,这报纸是用来垫在毛边纸下面,不然会渗透到桌面上的。”

  我赶紧打住说:“额——对,你做的非常正确,确实应该垫在下面的。不然桌子容易沾上墨水。”

  我把报纸慢慢地放在桌面上摊开,然后上面放了一张粪便一样6黄啦兮兮的毛边纸。我拿起那支笔肚子不大不小的中白云,分别沾了三个墨汁。他们有点着急了,说:“我们三个都是同样的墨汁,是在小店里买的,一模一样。”

  我用一种蔑视的眼神和语气装模作样地说道:“你如果这样想就错了,你看看这个墨瓶,你买的时候有没有密封。”

  他们摇摇头说没有密封。

  我慢吞吞地说:“你自己都说没有密封吧,那个奸诈店小二就很容易做手脚了,他一定会往里面添水,你信不信?”

  他们有点不相信。

  于是,我用三支毛笔分别沾上三瓶墨汁,在白色的宣纸上面划了一横,这时支毛笔分别留下了三条深浅不一的横线。我借机对三个横线评头论足,说这哪瓶的墨汁掺的水多,哪个掺的水比较少。那个听说自己的墨汁掺的水多的那个同学卷起袖管说要找那个店小二算账。

  这时,笔墨纸的优劣已经被我说尽,他们这时好奇地盯着我的眼睛,我知道他们的眼睛在说话:“你倒是给我们写一个呀。”

  我颤巍巍地握着那支最好的毛笔,我想:吹牛吹得神乎其神,可真让我写,我还真有些怯胆。这时雷老师看到我提着笔在发抖。他来到我的身边,说:“你这个握笔不对,掌心里面要空出大概一个鸡蛋的大小。”

  他掰动着我的手指,然后用他的大手握着我的小手,一笔一画地写下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和那个《神策军碑》上几乎一模一样的“神”字。

  前后左右的同学都在瞧雷老师握着我的手写“神”字,大家都惊叹说:“写得真漂亮。”

  然后雷老师就给其他的同学指导。

  这时,前后左右的同学都不服,他们一致要求我自己独自一人写一个“神”字,写出一个不大不小不长不短的“神”字。

  我说:“你们给我仔细瞧着,我要写一个全教室仅次于雷老师的神字。”

  我之所以敢这么威风凛凛虎虎有生气地说出这个大话,是因为我听到了有同学在看着手表给学校放学倒计时呢。当我听到“五四三二一零铃——”时,我刚好在白色宣纸上留下了一墨汁的印记。

  雷老师说:“下课放学。”于是,全班就骚动起来。他们三个也着急着回家,说:“真扫兴,让你写个字都能费半节课。”

  “重要的是,费了半节课都没写出一个点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