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走错了教室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2535 2019.08.06 15:53

  我们现在走的这条路,是我们狮盘村通往虎盘小学的最重要三条路线之一。只有我们非常悠闲的时候才会选择。从周传言家出发,我们会路过一座名叫福兴寺的寺庙。这座福兴寺地处我们狮盘村和虎盘村的交界地带,本来两个村同属于一个大队,后分开立村后,这座福兴寺的归属就成了一个问题。过了福兴寺,如果不下雨,就会从稻田间的小路走去,那个小路是干硬的泥土,小路两边长满了茂盛的野草野花。如果一下大雨,那这条小路就会变得粘乎乎的,那他们就会选择虎盘村中间的石子路。这座福兴寺,是虎盘村每个年底做社戏的地方。

  那条小路的前面会遇到南沟河,我们沿着南沟河向东走,百来米就会到达学校东边的那条大路了。在过了福兴寺时,我们就能远远地看见虎盘小学的三层教学楼,还能看到那个高高的钢铁做的旗杆,据已经毕业了的学长说,那个旗杆曾经是竹竿做的,换掉有十年的时间了。在三层教学楼的后面以及在铁旗杆的两侧种着一些高大而绿意葱葱的翠柏。在教学楼的最西侧就是全校师生共用的唯一的那个厕所。这个厕所的中间竖了一道墙,这道墙并不高,没有触顶,大概有五十公分是空着的。在我们男厕,分成两个部分,撒尿的部分和拉屎的部分,而女厕却只有拉屎的那个部分。那个撒尿的部分构造非常简单,其实就是一道倾斜的沟渠嘛。那个拉屎的部分也不复杂,只是一道更宽些的倾斜的沟渠,然后在沟渠前侧砌了一边薄墙,在薄墙上面平摊着一块块的木板。在厕所的后面,连着一个四米见方的粪池。那些农民伯伯可以随时到粪池里面掏粪。

  在我们学校的南侧,还有一座教学楼,这座教学楼只有一层,有五间,是黑瓦灰砖盖成的,在教室里面能够看到屋顶的木梁木椽。这里的教学楼是供学校一年级和二年级使用的,还有一个教室是用来当音乐教室的。在音乐室的西侧那间教室比较神秘,我们学生很少进去,经常是那些老师出入。但我们知道,里面有一个通道是可以直接通往旁边的一个小诊所。那个小诊所生意非常好,每当傍晚,里面进进出出的人很多。

  在我们小学的南侧有一路之隔的就是一个路廊了。每天下午,在路廊和东边南边的大路上就会摆着很多的卖菜卖肉卖饼干的那些摊位。在东侧的马路对面是一排两层楼房,开着两个小卖部和修自行车的店面。而东侧就是我们学校的正大门,那个大门可是两扇铁门,在左侧的铁门里面又开着一个小门,学生从小门出入。老师一般都是骑着自行车,在小门前面停下,然后提起自行车的前轮,再抬起后轮,也能轻松进去。在铁门的两侧是用水泥板搭起来的大棚,老师的自行车就停在了棚子里面,棚子经常是空荡荡的,停的自行车并不多。

  当我们慢慢走向那两扇铁门时,气氛慢慢变得紧张起来。因为李双轩的成绩是班里倒数第二,我们不知道我们的平行班四一班成绩怎么样,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个班肯定比我们班的成绩更差。铁门上什么也有贴,不断的有很多的同学从后面熙熙攘攘地走来,也有很多的家长骑着自行车,车后面坐着她自己家的孩子。

  我们走到上个学期呆过的那个教室,发现里面没有一个自己的同学,里面的同学说四二班在二楼。于是我们三三两两地走到了二楼,我们发现在二楼三个教室的中间就是我们班,里面已经坐着站着走着很多自己班的同学。我们心想:这下坏了,居然和教室办公室在同一层,而且仅仅隔了一个上下的楼梯。

  我们按照上个学期的位置坐,这时还没有上课,那些好同学头碰头地聚成了一个大圆圈。通过这那同学大声大嚷地议论,全班的同学都知道,我们的班主任又要换了,因为严老师也怀孕了。我们还知道,不仅班主任换了,而且数学老师也要换。这数学老师是马菲菲的妈,看来这个消息也是确凿无疑的了。大家又开始像当时怀念朱老师那样怀念起严老师来,说严老师这也好那也好。当有同学问马菲菲,哪个老师会当我们的班主任,教我们班数学时。她说她也不知道。我们班上的同学像在大海上航行的船只失去了灯塔一样迷失和彷徨。

  比教室办公室与我们仅有一个楼梯之隔更让我们担心的是,那个有着两三个癞子的四一班与我们只隔着一面墙。隔壁的教室现在是吵的一片混乱,大喊大叫的,有的人从前门跑到走廊,从后门跑进教室。有的从后门跑出,直接跑下了楼梯。有的在用一条凳子的断腿敲着木桌子,啪啪啪的敲个不停。敲桌子还不算完,还敲起了黑板,把黑板也敲的啪啪响。我们听到四一班的前门和后门在关了又合合了又关。再加上里面那些激烈刺耳的叫喊声,不知道的人会以为里面在演奏交响乐,在搞什么party之类的,而知道的人,一定会摇着头唉声叹气——这个班前景堪忧呢。

  当第一节课的铃声响起来时,我们班上的所有好学生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但还是坐回了自己的桌子,在使眼色交流。在走廊上还来回跑动着四一班的同学。这时,一个一米七左右的男老师也从我们走廊走过,透过窗户我们可以看到,这个男老师非常年轻,穿着白绿的衬衫,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下巴留着一些胡渣,满头的黑发非常的蓬松,显得非常的潇洒。当他从窗前走过时,他那身上仿佛透露着满脸的杀气,我们全班顿时悄无声息。当他从我们教室门口走向四一班时,全班的很多同学顿时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有些女生说:“真的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他会到我们班里来呢。”

  隔壁四一班的吵闹声渐渐地平息下来,之后竟然雅雀无声,非常的安静,接着又有学生嘻嘻哈哈手舞足蹈地从我们班门口走过,之后那吵闹声戛然而止。这时,我们看到一个短发的女老师从窗户走过,表情严肃,远远看去还以为是一个男老师,当她走进我们的教室,在讲台前站立时,我们知道,这个女老师将是我们的班主任。当时全班同学大都这样想:幸好不是那个满脸杀气的男老师,不然我们完了。

  之后,这位新来的老师开始介绍起她自己,然后在黑板上用白色粉笔写下她的名字,又开始讲她的班规。正讲着呢,隔壁四一班也不知怎的,一个坐在最后面的癞子学生把脚翘到了桌上,那个新来的男老师大为光火,一下子把大巴掌拍了下去,那个学生也不是吃素的,用手臂去阻挡那个大巴掌。最后被老师用两只手给制服,罚他站在后面黑板前面壁思过。之后是棍棒与桌子的剧烈的敲击声,这一定是那个男老师乘势以儆效尤,说以后再有人敢把脚翘到桌上,下场只会更惨。

  正当那个新来的女老师拿起点名册一个一个地点我们的名字时,但没有一个名字是属于我们班的。有同学听出来了说,那些名字大多是隔壁四一班的学生。这个时候,她意识到,那个男老师和她一样,都走错了教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