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八章 学生选师母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639 2019.09.05 19:51

  转眼间,四年级上学期已经过了一大半,我们班上的同学渐渐地从好学生和差学生这两大阵营,慢慢转型成男学生和女学生两大阵营。原因大概和我们班主任的性格右关,以前的朱老师和严老师对学习好的同学比较偏爱,所以那些差学生就得联合起来,共同应对所面临的严峻局面。现在的雷老师从来不给那些女生转圈圈,数学老师王一鼎也从来不给那些女学生进行“两指揪”,相反,雷老师惩罚班上的男同学的频率已经超过了每周五次,也就是说,除了星期六,他会放过我们班上的同学,平时至少每天给班上的同学“严厉训责”一次。

  我们班上那些先知先觉的男同学就开始呼吁,说我们男同学面临着非常严峻的现实,必须联起手来共同对付雷力和王一鼎。当然那些先知先觉的男同学都是那些最早被这两个老师施展绝技的那一批。后来,越来越多的男同学都觉得战国时期的“合从缔交,相与为一”这个策略非常适合当下的形势。于是我们男同学都开始像亲兄弟那样密切。而那些女同学也开始像亲姐妹一样,比以往任何适合都更加的如胶似漆。

  就连和女同学走得很近的周云帆也不得不对这个大趋势低头,他也开始和马菲菲保持距离,尽量减少给马菲菲递小纸条的频率,尽量非常隐蔽地悄无声息地进行。他从前一连串扔出三个裹的严严实实的小纸条,变成如今把纸条塞进圆珠笔的笔帽里面,然后假装不小心把那支圆珠笔连着笔帽掉下课桌,然后让马菲菲帮忙捡起来,周云帆再不停地对着马菲菲眨眼睛,马菲菲感觉到异样后,然后直觉告诉她,这里面一定有什么猫腻,她就检查其起那支圆珠笔,当她发现笔帽里面的纸团后,她瞬间明白了,明白过来后,她也开始朝着周云帆不停地眨眼睛,表示她已经得到情报了。当马菲菲看了那个纸团后,她就开始写回信了,她把回信塞进那支笔帽,再扔到地上,再向周云帆眨眼睛。这就是他们自班上同学分成男女两大派后进行的第一次秘密的书信往来,后来,他们也是以这样的方式进行飞笔传书的。

  周云帆和马菲菲两人的飞笔传书渐渐地被很多旁边的同学察觉,但是他们没有说穿,因为这只是他们两人的私事,我们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周云帆是我们男同学中的一个叛徒,因为没有足够的证据来证明周云帆把我们的机密告诉马菲菲,所以,我们还没有对周云帆进行一些必要的惩罚,但是非常明显的是,很多的男同学已经开始和周云帆保持一定的距离。

  有一次王一鼎老师给我上数学课时,他要求我们用三角板给一个锐角三角形划高线时,周云帆忘记带三角板了,于是他求助于王一鼎老师说:“老师,我忘记带三角板了。”

  王一鼎有些生气地说:“我昨天强调几遍了,说今天要用到三角板。”

  于是王老师就让他向同桌去借,尤双百赶紧把那个等腰的三角板藏到书桌的抽屉里面,可怜巴巴地说:“老师,我只带了一个。”

  王老师就问孙立林,没想到有好好先生之称的孙立林也藏起了等腰三角板,说自己也只带了一个三角板。王老师问了五个男同学,都得到一样的结果。班上那些男同学都在偷偷地乐着,都在咬牙切齿地说:“这就是叛徒的下场。”最后,马菲菲主动向王老师说:“老师,我手里有两个三角板,我可以借他一个。”

  这对于周云帆来说还算是好的,最糟糕的是上体育课,体育老师经常让我们去自由活动。那些女同学就拿着自己从家里带过来的长绳,围起来跳绳。我们男同学就向体育老师借乒乓拍,这时,学校里仅有的两个乒乓桌都是我们的了。当时由于人数众多,我们不可能像奥运会那样打十一球,我们大多打三球,偶尔也会打一球和五球。我们班上的男同学就被分成了两大组,那两大组再派出两个比较厉害的当老王,两个老王又按照先后选自己的队员。一个大组选到最后只剩下周云帆了,两个老王都借口如果选了他,人数就不均等,建议他去另一个大组去打。

  当另一个大组的老王也选的差不多了,可周云帆还是没有被他们选上,周云帆说:“别慌着打,你们没有选我呢,我在哪一边?”

  两个老王假装不知道,说:“你不是在那边吗?”

  周云帆委屈地说:“在哪边呀,谁选我了?”

  一个老王哈哈大笑地手指着那些正在玩跳绳女同学说:“你在那边呀,她们选你了。”那些在旁边玩乒乓的人都好像压抑了一个礼拜没有笑过一样,都扬眉吐气,报复似得哈哈大笑起来。

  班上的男女同学不仅在课堂上面分成了两派,就是在我们班主任雷老师的终身大事上面也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大派。当那个好事的杨月月旁敲侧击,打听出雷老师至今还没有结婚,也没有相好的女朋友后,她们是大喜过望,她们觉得在这方面大有文章可作。她们在学习之余,就陪着语文课代表交作业时,顺便观察办公室里面的那些女老师,她们对那些女老师的年龄身高体重穿着打扮等,进行综合分析,然后得出一系列的数据,她们经过严密的计算得出我们学校目前一共有十二个女老师,其中有两个女老师已经年过半百,有四个女老师已经领到了结婚证,有两个已经有了男朋友。最后她们把年过半百的女老师一票否决,把领了结婚证的女老师也是一票否决,都说不能去破坏人家的家庭,那两个有了男朋友的要在后面继续考察。

  最后还有四个女老师没有结婚,也没有男朋友,正处于感情空白期。那些女同学就开始对这四个女老师进行重点跟踪考察,她们还查出了那四个女老师任教的科目,任教班级,然后到那些班级门口实地考察她们的为人处世,最后和我们一起在国旗两侧拔过草的那个二年级的班主任白老师脱颖而出。她们说:“白老师就像她的姓氏一样,白里透红,瓜子脸,一头飘逸的长发,身体丰腴,那两只双眼皮的眼睛炯炯有神,当她身穿白色的裙子和白色的衬衫时,那就像天上的仙女下凡,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是当我们师母的最好人选。”

  四一班班主任的何亚男老师其实和我们还有过一段往事,那是开学第一天,她居然和雷老师一样同时走错了教室。何老师正属于那四个既没有男朋友也没有领结婚证的当中的一个。班上的女同学说:“我不喜欢女老师留一头短发,那样不好看,远远看去还像个男老师,脸蛋俊俏,如果她是个男老师,我会喜欢他,可她是个女的。我觉得,如果她当了我们师母的话,以她那种冷若冰霜的性格,我们一定会被她数落的,更可惜的是,我们的雷老师这一辈子都玩完了。”

  最后我们班上的女同学在马菲菲郑丽杨月月马玲玲等带领下,确定了我们未来的雷老师夫人的最佳人选,她们对白老师是赞不绝口,她们偷偷地从二年级的同学手里拿到了白老师的写的毛笔字,问雷老师说:“老师啊,你看这个毛笔字写的怎么样,是属于什么体呢?”

  雷老师把那几个毛笔字拿过来仔细地看了看,脸上露出了笑容说:“这字写的真漂亮,它是颜真卿的颜体字。不会是你写的吧?”

  她们摇头说:“不,这不是我们写的,这是二年级的白老师写的。”

  那些女学生见雷老师的双眼露出了一种欣喜的钦佩的眼神,她们更加觉得,整个学校已经找不到一个比白老师更适合的师母了。

  正当班上那些女同学为雷老师和白老师的终身大事操心时,我们班上的男同学都觉得白老师过于温柔,温柔的近乎有些软弱,这样有些软弱的人,在雷老师遇到一些大风大浪时,不足以承担得住那些压力。而何老师就有一股男子汉一般的阳刚之气,在雷老师遇到那些大风大浪时,她一定能够力挽狂澜,能够给她的夫婿源源不断的精神和物质上的支持,帮助他走出困境。我们男同学最后意见统一了,都觉得何老师外刚内刚,是当我们师母的最好人选。

  于是当她在给她自己班上兼任的劳技课时,体育委员高洪长高洪升向何老师借她上课时用到过的纸风铃,何老师对他们说:“上课已经用过了,反正也是我自己折起来的,你们喜欢的话,我就送给你们吧。”

  高洪长和高洪升大喜过望,他们感激不尽,说:“我们会帮你转送给最喜欢这个纸风铃的那个人。”

  何亚男老师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非常疑惑的,一点也不明白那两个学生话里面的意思,就尴尬地笑了笑,说:“随便你们吧。”

  于是在中午休息的时候,高洪长高洪升在我们全班男同学的鼓励下,让他们俩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怂恿他们送给雷力。他们本推脱给班长钱多多,奈何钱多多胆小,怕雷老师会责罚他。

  最后高洪长和高洪升像要赴断头台似的扭扭捏捏走向办公室,他们那个时候已经置死生于不顾,就像荆轲刺秦王一样,悲壮的走向雷老师,他们已经做好了被砍脑袋的心里准备。

  高洪长在门口立正说了声:“报告。”

  雷老师抬头看了看,原来是体育委员和高洪升两兄弟来了,雷老师一脸的狐疑,以为他们是来报告班上的一些突发情况。他招手让两个同学一起进来。

  高洪长把双手捧着的风铃递给雷老师,问雷老师:“老师,你觉得这个风铃漂亮吗?”

  雷老师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问他:“是很漂亮,这是你买风铃纸折的吗?你-------”

  高洪长非常巧妙地打断了雷老师,他问雷老师:“你喜欢吗?”

  雷老师说:“喜欢是喜欢,可,可你不该花那么多钱去折纸风铃呀。”

  他说:“不,不是我花钱折的,这是四一班何老师折的,她说要把它送给那个喜欢它的人。可是我们班上所有同学都不喜欢,所以只好把风铃送给你了。”

  当雷老师还想说什么时,高洪长和高洪升把风铃放在雷老师的办公桌上,然后从办公室撤了回来,那些在门口打望的男同学立即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班上的男同学,那些男同学是兴高采烈,像得胜的将士一样凯旋而归。而那些女同学却是愁眉不展心事重重。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