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考前搞突击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281 2019.09.16 13:09

  郑建业的远房表妹赌气似的走出了教室,那个小女孩在后面喊着何诗诗的名字,说:“别生气呀,这么生气干嘛,我在和你开玩笑呢。”

  郑丽转过头来,对我说:“恭喜你呀,你中了双色球一等奖了,和一个才貌兼备的女孩坐在一起了。”

  这时,我正红着脸,仿佛全班同学的眼睛都在注视着我,可实际上,班上的同学已经稀稀落落地走了一半的学生了。我回过神来,听见郑丽在和我说话,我说:“她是我表妹呢,你们在开什么国际玩笑呀。”

  郑丽有点不相信,可她盯着我看了两秒后,她觉的我没有在和她说谎,毕竟我郑建业和孙立林的老实在全班是有口皆碑的,她嘻嘻笑着说:“你们俩是表兄妹还那么害羞,害羞的脸蛋红彤彤的,你们俩是不是------”郑丽盯着我的眼睛,继续把那句剩下的话说完:“是不是互相喜欢对方了?”

  我没好气地对她说:“法律规定表兄妹是不能结婚的,这不是你自己亲口告诉马菲菲的吗?”但是当我说出这句话时就后悔了。

  郑丽愣了一下,假装很生气的样子说:“好啊,你竟敢偷听我们说话。”但她很快又回到了正题,她神秘地问我:“如果没有这样的法律,那么--------”

  我不知道郑丽为什么突然之间有这么多的问题要问我,感觉她这一问接一问的,有些咄咄逼人。这时,去三一班试座位的马菲菲回来了,当她来到郑丽旁边时,郑丽开始和马菲菲说起悄悄话一样,把嘴巴凑到她的耳朵上,笑嘻嘻地小声说话,说的马菲菲也露出狡黠的笑脸。

  一个郑丽说的话就这么让我难以招架,更别说现在来了一个马菲菲,我慌慌张张地整理好书包,把书包扛在肩上,像落荒而逃的老鼠一样逃之夭夭。留下她们两人在后面抚掌大笑。

  郑丽说我和何诗诗两人互相喜欢对方,这有点过于言重,我们两人最恰当的说法应该是用“好感”这个词。很多次上学和放学,我和何诗诗总会不期而遇,有时候我在前面走,她在后面走,有时候她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走,但是无论是谁在前面,谁在后面,我们从没有主动走到一起,更别说走在一起说说话什么的。甚至整个小学时代都是如此,没有说过一句话,像两个陌生人一样。

  我们两人的性格非常相似,属于那种内向腼腆的那种。好几次我的姑婆对我说:“建业呀,在我家坐坐,和我娃诗诗一起上学。”我总会说:“不坐了,我还急着去学校。”好几次姑婆对我说:“建业呀,我娃诗诗就在前面,她一个人走,我不放心,你快跟上和她一起走。”姑婆说这句话是因为当时传言有歹人专门拐卖儿童小孩,但是我最多也就跟在何诗诗的后面,保持大约一百米的距离,只是在一些拐角处,我会快步走,走过拐角能看到她的身影后,又开始放慢脚步。这其实已经成为了我们俩小孩之间的默契。

  我早就知道,何诗诗的学习成绩就属于现今的学霸级人物,再加上她的脸蛋圆圆的,皮肤白白的,眼睛大大的,看起来非常的惹人喜欢。是她们班上那些男孩子开玩笑的重点对象。这在那次期末考试换座位之前我就早有耳闻的。

  何继湖何继海萧勇强和罗郑松都是何诗诗的同班同学,每次他们几个同学在玩玻璃弹珠和打纸卡还有砸啤酒盖时,萧勇强总能赢很多的战利品,每次他赢后,何继湖合集海就会要挟萧勇强说:“你给我自觉一点,快把从我们手里赢过去的啤酒盖和玻璃弹珠还给我,否则-------嘿嘿嘿。”

  萧勇强一脸不愉快的表情说:“你妈的,这是我赢的,愿赌服输,你还想咋的?”

  何继湖何继海非常狡诈的说:“嘿嘿嘿,嘿嘿嘿------”

  他们俩一连说了九个嘿嘿嘿。把萧勇强整傻了,他气愤地说:“你们到底想怎么样,这是我赢来的。”

  他们说:“你要是不把赢过去的还给我们,我们就去拿剪刀把何诗诗的长头发给剪喽,就去何诗诗的脸上画墨水,就朝何诗诗的头发衣服上扔苍耳,还要去------”

  这时萧勇强暴跳如雷说:“你们敢?”

  他们俩铁青着脸,拉起罗郑松说:“我们当然敢,走,罗郑松,你别在一边看热闹了,咱们三人立即去找何诗诗去。”

  萧勇强看他们三个人正要朝何诗诗的方向走去,他马上投降似地说:“你们几个混蛋给我回来,不就是几个啤酒盖吗,不就是几粒玻璃弹珠吗?来,我把从你们手上赢的全还给你们。”

  他们三人见已经产生效果了,于是就停止脚步,往回走,边走边说:“这就对了,何诗诗可是你的梦中情人呢,几个玻璃弹珠和啤酒盖能比得上他吗?你现在用玻璃弹珠和啤酒盖好好拉拢我们,以后班上有哪个混蛋敢靠近诗诗十厘米,我们就把他给斩喽,把他给剁喽。”

  当萧勇强听到他们说要充当他和何诗诗爱情的守护使者时,他非常的感动,他的感动和那朦胧的爱情让他失去了理智,他说:“真是我的好兄弟,你们如果能够这样做,我把我在家里藏着的两罐玻璃弹珠,一罐啤酒盖,全部分给你们,这可都是我从别人手里赢过来的。”

  那三人是大喜过望,都发誓说:“我们立下誓言,绝不让任何混蛋靠近诗诗半步,绝不让任何人欺负诗诗。”

  每当我们下狮盘村的小孩子聚在萧勇强家前面的洗衣板上较量乒乓球时,他们经常拿诗诗和萧勇强开玩笑,于是我就察觉到了异样,但那种热烈的程度有点超乎了我的想象。

  那个双休日,李双轩说要和我下象棋。我说:“没空。”他说要和我打乒乓。我说:“不想玩。”他说要和我玩玻璃弹珠。我说:“没兴趣。”他说:“那你想玩什么?”我说:“我现在什么都不想玩。”李双轩拿着他那个自制的乒乓拍和红双喜乒乓球,愤愤地朝他那杀猪的堂兄家走去。

  胡永锋被他的老爸抓到田地里除草,抓棉花去了,他们要赶在下雨前把那两亩棉花全部摘掉。

  我把凳子和桌子搬到二楼阳台上,桌子靠在东边灿头的窗户旁,那个时候没有一丝的风,冬日的太阳在天上挂着,向大地撒去光明和温暖,烤着我的脑袋,烤着我的肩膀,烤着我的后背,把冬日寒冷的空气都靠的非常的温和。我的鼻子呼吸着那带有阳光味道的空气,堵塞的鼻子变得通畅起来,我感到异常的舒服,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在冬天,那些上了年纪的老年人如此喜欢坐在太阳底下晒太阳,敢情他们是在阳光浴呢。

  我把书包放在桌子上面,我把书本从书包里面抽出来,我把铅笔盒放在桌上一角,我把铅笔圆珠笔橡皮擦从铅笔盒里面拿出来,放在桌上一角。我把语文书和数学书分放在桌子的两侧,然后把语文数学作业本分开放,我把那一沓沓皱的像尿布一样的试卷也从书包里面拿出来。将它们按照先后顺序排列。我已经规定好了时间,周六把数学和语文从头到尾复习一遍,在周日把数学和语文继续从头到尾复习一遍。我已经和我的妈妈说过,这个周日我哪也不去,我在家有大事要干。我的妈妈说:“这次随你,只有这次,下不为例。”

  看着那些试卷上面的红色笔迹,我发现我的语文成绩慢慢地在稳步提升,比较稳定,都是七十多分八十多分,也就是八十分正负十分的范围。我的数学成绩波动较大,有时六十多,有时七十多,有时八十多。看到这样的成绩,我觉得已经进步了不少。

  门前的那个广播在不停地播放着新闻流行歌曲和一些听众和主持人互动的节目,只有在九点到十点半,下午一点到四点五十分,广播是停止播放,但是这么多的时间已经足够我拿来复习了。

  在我家东灿的路上有人走动的声音,可不一会就消失不见,有时我在复习语文试卷时,看到一些古诗和段落的填空题时,我竟不知不觉地读出声音,当我发觉自己读出声音时,立即朝窗外和路上张望,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我远远地看到,萧聪的奶奶拿着一把扫帚正在打扫前院,陈学兵的妈妈正在她家的洗衣板上用杵子敲打洗衣服,郑耀亮的爸爸也就是我的二爷,正担着两大袋的芹菜去河边洗掉上面粘着的泥土。远处据说是我们村的首富的老娘正坐在她家西灿晒太阳,村首富的弟弟是个窝囊废,他刚喝了半斤白酒,借着酒劲摇摇晃晃地朝他晒太阳的老娘走去,说要去揍他的老娘,他的老爸手里拿着一根棒槌,大声骂着:“你这个逆子,我既然生出了你,我也能斩了你。”那个老娘耳朵聋了,眼睛花了,像天上的月亮一样,安静地坐着晒太阳。那个醉鬼看到他的老爹拿着圆滚滚棒槌来揍他,他指着自己的脑瓜子,迷迷糊糊地说:“来,来,来揍我,往我这里揍,不往这里揍,你就不是个人。”刚说完,他磕到一块石头,摔倒在了他家的稻草堆上。惹得陈学兵的妈妈和萧聪的外婆哈哈大笑。

  我还从栏杆上花盆中间的空隙中,看到了我的姑婆正站在她家楼梯口的窗台上张望,她似乎在努力听出谁在外面大喊大叫,然后一无所获地走下了楼梯。她家的四只猪从猪圈的缝隙钻出脑袋,似乎厌倦了牢狱般的生活,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