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偷瓜被擒拿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 安康2019 3165 2019.07.29 08:06

  时光飞逝,转眼间这个学期也进入尾声,六月的天气非常炎热。大家早已忘记了美丽温柔的朱老师,而朱老师也不再回到虎盘小学。有同学说,她转到了别的学校,也有同学说,她老公赚的钱已经足够多,她就在家相夫教子了。无论如何,她已经在我们儿时的记忆中慢慢消逝。

  好同学的那个阵营早已转到了严老师的幕下,严老师请那些好同学暑假的时候到她家做客。得知这个消息的同学们是受宠若惊,以后只要听见有人说严老师的坏话的话,立即会遭到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骂了之后,那些好学生还趾高气扬说:“活该你被骂。”她们们有恃无恐,谁叫上面管事的是她们那边的人呢。

  之后那些高高大大的小男孩居然害怕起那些小女生了,也就背后偷偷摸摸地说她们的坏话。那个学期结束时,根据期末考试的成绩,评出四名三好学生,六名积极分子。三好学生获得了一本大大的黑边笔记本以及一支钢笔。积极分子获得一个铅笔盒和支水笔。还评出了数学单科和语文单科的奖励,各发了一个的笔记本。除了学习方面的奖励,严老师还给班里的班委发了奖状。优秀班干部可获得一个铅笔盒,普通班干部可获得一个笔记本。那些小组长也可以获得一本笔记本。

  班上学习最好的那些同学一人拿了好几次不同的奖,奖品放在手里还不够拿。遭来了很多同学的嫉妒。班长钱多多就拿了三好学生优秀班干部以及语文数学的单科奖。新来的杨月月成了我们班最大的黑马。

  那些差同学灰头土脸的,说:“以后发奖状不来了,空空地来,空空地回,那些发奖状的钱还不是我们出的钱,凭什么花我们的钱,给她们买奖状,还要给她们鼓掌,让她们当鲜花,我们当绿叶。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那次发奖状,郑建业并非空手而回,他至少获得了一本笔记本,问李双轩:“李双轩,本来你也是可以获得一本这样的笔记本,如果------”

  李双轩说:“我又不会算命,早知道当小组长这么轻松,而且还能获得一本笔记本------我当时不该那么冲动。”

  那个暑假,我和李双轩都很少看到郑永锋。他也不怎么到我家来玩了。反而我经常听到从他家传来哇——哇——的像杀猪一样的声音。我问双轩:“怎么很少看到胡永锋了?”

  李双轩说:“这你不知道呀,他现在可惨了,被他爸抓去干农活了,每天和他爸妈一样,早出晚归。那哇——哇——的声音,就是永锋被他老爸用棒槌打出来的啼哭声。”

  胡永锋的老爸胡启明可是我们村的种粮大户,他老爸种地,他老妈挑到集市上去卖。忙不过来的时候,他老爸凌晨两三点就起床下地干活,晚上八九点才从地里回来。从此以后,胡永锋就成了我们当中最郁郁寡欢的那个人了。

  暑假开始的第一天,李双轩就找我下象棋,他觉得暑假那么长,干脆就把象棋放在了我的家里,这样就不用来来去去的拿。现在我和双轩的棋技已经不相上下了。而胡永锋还是没有掌握“马”这个棋子的走法,他不知道哪个位置能对马起到阻挡的作用,有时候还说我和双轩合伙欺负他。

  这不,李双轩又来到了我的家里,找我下象棋了。我们在地上铺了一个旧草席,脱了鞋,坐在草席上,摆起象棋开始下。除了下象棋,他还教我用象棋下五子棋,不过五子棋我们不怎么喜欢。

  “李双轩,你可已经输了两局了,三局两胜制的第一回合你可已经输了,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我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

  “大概早上起床太早,又跑得太远,导致现在精力不够集中,所以输掉的。”

  “你那么早跑哪里去了,去你外婆家了吗?”

  “我去外婆家干啥?我跟着何继冰跑步去了。一直跑到海边了。”

  “那你怎么不叫我呀,我也想去看海边看日出。”

  “那我明天早上叫你。”

  “好嘞好嘞,以后你每天早上都要叫我。那我的身体就会越来越强壮了,再不怕别人欺负我了。”

  “可是,你那个脚不是扭了吗?”

  “哎呀,我的脚早好了。”

  “好,那就拉钩了。”

  “好嘞,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第二天一大早,我还在睡觉,楼下就有人在叫我,把下狮盘村的所有的公鸡都叫醒了。

  我妈以为李双轩一大早的叫我有什么重要事情。她跟建芬嘀咕:“是李双轩在叫建业吗?”建芬这时还没有全醒,呜呜——的也不知道在呜些啥。于是妈妈走到前面走廊问双轩:“双轩,你这一大早的找建业有什么事情吗?”

  双轩说:“找他跑步,我们昨天约好了。”

  双轩啪啪——地敲门,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知道是双轩来叫我了。于是我赶紧穿上短袖短裤和鞋就下来了。

  我妈问我:“天都没亮,你这是要去干啥?”

  我说:“我们去跑步。”

  那天一大早,东边只出现了一点鱼肚白,西边是一片乌黑。我一下子就冲到双轩的前面。双轩一再的让我慢一点,说:“你别跑这么快,你跑这么快,跑不远的。”

  我们跑出了下狮盘村,跑到了上狮盘村。双轩从我后面追了上来,他看我满头大汗气喘吁吁的,对我说道:“跑慢一点,这样才能跑的远一点。”他跑在了我的前面。再跑过去就是沙河村,过了沙河村前面的那座桥,在那座桥东边三百米处就是一块坟地。往桥的前方继续跑去,就会经过一大片的桔地,继续向前跑,会经过一片菜花地,青豆地,和棉花地。棉花地继续往前就是大海了。

  我们跑到了桔地就已经累的没有一点的力气了。我停下来,拖着双脚走走停停,桔树非常高大,阴深深的让我感到非常的害怕。一路上,泥路两旁的野草野花沾满了露水,在清风的吹拂下摇曳着婀娜多姿的身段。青蛙在沟渠边哇哇——地叫着,歇一下叫一下,叫一下歇一下,非常的有节奏。这时在东边已经漏出了一丝丝的霞光,金黄金黄的,但是太阳还在地平线的下面往上爬。

  在桔地中间的路上,我远远地喊着李双轩,让他慢一点。当他慢了下来,在路上走的时候,我就往前跑,快追上他时,他又往前跑。我又喊他停下来,当他停了下来,我又跑,他看我快追上时,他继续跑。我明白他的意思了,他是不想让我追上。于是我干脆在路上慢慢地走。

  最后我们在棉花地前面一条大路上回合,我们一起爬上了大坝,我们看到了镇田村砖厂那四个大烟囱,我们看到在海上航行的船只,我们看到了泥滩上钻洞的螃蟹。最重要的是,我们看到太阳像一个大火轮一样红彤彤的,从海平线上冉冉升起。它把大海照成一片火海,一艘大船正朝着朝阳的方向行驶。我们坐在大坝上,带有鱼腥味的海风从我们脸上轻轻拂过。我们感到太阳越来越烫,于是决定打道回府。

  我们从大坝上下来,走了大概二百米,前面出现了一片西瓜地,一个个西瓜在地上横七竖八地躺着,西瓜的藤蔓在地上蔓延,它们被叶蔓和杂草遮住,若隐若现。这时,我们俩早已饥渴难耐。看到西瓜就像看到琼浆玉液一般。我们俩的四只眼睛不约而同的被眼前突显的西瓜地吸引。我们在扫视,在扫视哪个西瓜最大,哪个西瓜最甜,哪个西瓜熟得恰到好处。

  双轩说:“建业,你渴不渴?”

  我想:双轩,你这不是废话嘛,跑了几千米的路程,谁不渴。我说:“渴,咋不渴?如果不是怕陷进泥滩里,我想跑到海边去喝水了。”

  双轩说:“那个海水可不能喝,越喝越渴,再说那个海水里面都是泥沙,还有盐。你看眼前出现的那些带有露水的西瓜怎么样?”

  我看到双轩的脸非常的狡黠,眼睛盯着那片西瓜地。

  我说:“双轩,我们可不能偷瓜,被人抓到,那可就完了。到时天下的人都会知道我们是小偷了。”

  双轩说:“不,我们不去偷瓜,我们是去借瓜。——对了,你带钱了吗?”

  我说:“没带。”

  “没带,那就借瓜。因为不去借瓜,我们会在半路被渴死的。要是我们带钱了,就放几块钱在瓜下面。当然放瓜下面主人也不一定能看见。好嘞,下面看我的。”

  双轩让我蹲下,他自己也蹲下,然后偷偷摸摸半蹲着走到瓜地里。那里杂草丛生,表明不曾打过农药。西瓜叶西瓜蔓以及那些杂草上面沾满了露水。瓜地里的瓜都不怎么大,大的大概都被摘掉了。双轩挑了一个其中最大的瓜,大概六斤的样子,往瓜身上拍,说:“这瓜怎么样?熟了吗?”然后哗啦——一声,那个西瓜的瓜蒂就掉了,看来双轩很会看瓜,瓜熟蒂落嘛,肯定熟了。

  他又挑了一个差不多的瓜,摘了下来,他扔了一个瓜给我,他自己手上一个瓜。我们就一起往西瓜地旁边的沟渠偷偷摸摸地走过去,用水把瓜身上的泥土洗干净。然后啪啪——把西瓜敲破。由于没有带刀,旁边也没什么可以切的工具,再说我们也很渴,于是张起大嘴巴往瓜瓤里面啃,啃了一口又一口,我看到双轩脸上沾满了黑色的西瓜籽。

  这时突然传来一个非常愤怒的声音:“你们两个小偷,给我站住。”一个大概六十岁的老头手里握着一把大锄头,挡住了我们的去路。这时,我们两个小屁孩都说对方的瓜更好吃,正要交换着吃呢,被那个声音给吓傻了,一不小心,两块瓜一起掉在了地上,血红血红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