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式微何故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1真诚以待

式微何故 这是我先生 4196 2019.05.14 09:04

  徐老见到夜式微脸色一变,方知自己刚刚说的话实在不妥,“少主,你的努力教主看在眼里,不必妄自菲薄!”

  少主跟教主的心结由来已久,自己怎么管不住嘴皮子在少主面前说这样的话,不是平白让少主烦忧,徐老心下懊恼着。

  夜式微苦笑一声,“徐老你安慰人的本领跟以前一样差,我知晓你的意思。父亲对我的期望,我一直铭记在心,此次下山,我一定完成任务,为咱们神澜教,一举扬名。”

  “我等谨遵少主吩咐!”

  “徐老,昨夜严府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儿?”夜式微想起昨日在善乐坊见到的阵仗,严府定是出了什么大事儿。

  “少主可知此次燕朝会是由严家一手住持操办?”徐老微微探身,问道。

  夜式微点点头。

  “上次春宴,硕王从宫中带来皇帝亲拟试题,交与严昌龄。昨夜,试题被盗!”

  夜式微垂目道,“这试题不是会在燕朝会当场解开,如今竟然被盗,这严府也沉得住气,不外声张?”

  徐老缓缓道,“仅仅是严府监管不力这个职责,他们倒无所谓。可这试题,在被盗之前,就已经被严府少爷严佑哲拿去贩卖了,如果被盗,势必引起皇帝不悦,那时候,查出来的就不仅仅是试题被盗这个事儿了。”

  夜式微嗤笑一声,“严家人的胆子可真是大,已经是身为燕朝会的主办,还妄想从这里面捞些油水!”

  徐老道,“此事倒不是严昌龄做的,而是他的儿子严佑哲。”

  “哦!”夜式微诧异起来,“莫不是这严佑哲背着他老子做的!”

  徐老知道自家少主从小就被当做男儿教养,可突然听到这等“豪放”之言,略微无奈道,“是,严佑哲心下不满他父亲行事太过谨慎,自己率先将考题卖给了几个世家子弟,那几个世家子弟,全是当朝官员的门生。”

  夜式微轻笑一声,“这可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

  严昌龄估计是做梦也没想到,自己一手揽下的肥差,如今变成了烫手山芋,这落人把柄的人,还是自己的儿子。

  “严家想要怎么做?”夜式微感兴趣的问道。

  “严昌龄虽然老了,可心里跟明镜似的,家里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他定是要护他儿子周全。”

  夜式微惊讶,“不是还有裴昭吗?”

  “裴昭,上次你也看见了,他虽然名义上是大少爷,可严家尤其是严昌龄根本不喜他,甚至引以为耻,不过是为了不落人口舌,承认他是严家人罢了。”

  夜式微默然片刻。

  “徐老,你可知昨夜来盗考题之人是何来头?”夜式微想着昨夜那个黑衣人,好奇问道。

  徐老摇摇头,“尚且不知,且如今考题被盗,这背后之人也未作出另一步动作,实在让人费解。”

  夜式微嘴边一抹讥笑,“暂且看着,这人既然大费周章的盗出考题,怎会没有下文。看来这严家,盛极而衰,是时候倒霉了!”

  徐老不语淡笑着。

  “徐老,你在盛京这些年,可知道瑞王是一个怎样的人?”

  夜式微想着脑海中出现的淡淡身影,问道。

  徐老眯起双眼想了想,“这瑞王,倒有点不太好说!”

  “这是何意?”

  “瑞王,已故兰妃之子,当年兰妃生瑞王时,难产而死,宫中讳莫如深,传言是瑞王生来便带有克父克母之命,皇帝心生不喜,便将瑞王记名养在端妃名下,直到十五出宫建府,这才有了如今的瑞王。”

  夜式微稍显惊讶,“这瑞王竟然是个不受宠的王爷?”

  徐老点点头,“瑞王虽然被封亲王之尊,皇帝对他却不闻不问,可他为人品性倒是不错。待人温和有礼,在朝臣中一片赞赏声誉。”

  夜式微想起那温声有礼,言语间一派春风和煦的人,点点头,“确实是君子端方,温润如玉,不太像是皇家奢华排场浸染出来的人。”

  “徐老,你说,瑞王可会是我们合作人选?”

  夜式微直直的看着徐老说道。

  徐老愕然道,“少主为何有此一问?这事儿教主不是早有定夺!”

  夜式微稍微扭捏,意外的显露小女儿姿态,“徐老,你就说你觉得赫连瑾怎么样吧!”

  徐老无奈道,“瑞王看似无害温和,恭敬有礼,实则深不可测,我们与他合作,承担的风险倒是要比如今大得多。不好说,不好说。”

  夜式微沉思片刻,缓缓道,“徐老,这话你莫跟父亲说!一切我自有分晓。”

  徐老点点头。

  一连过了几日,盛京不断融入各处来的文人墨客,江湖人士,盛京的酒肆,客栈无不座无虚席。

  夜式微坐在柜台前,看着靑芽子和谷伍忙的脚不沾地,自己轻松自在。

  裴昭打着招呼道,“你啊你,如今可是盛京最热闹的时候,怎么看你,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

  夜式微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手指不断敲打着桌面,“人多,有什么好看的,倒不如去善乐坊找我的美人谈心呢!”

  说到这个,裴昭一阵郁闷。

  自从上次知晓式微不是那天的红衣女子后,自己本该放宽心,可是每天晚上,脑海中总是出现那天惊鸿一瞥让自己惊艳不已的人,几次去善乐坊打听,都没有这号人物,越来越怀疑是不是当初看花了眼,错认了人。

  夜式微见他不说话,放下手,坐直身子道,“你何时休沐,咱们骑马去玩儿吧!在这样下去,我在这里可要被这些人给吵闹死了!”

  裴昭稍微劝勉道,“怎么一天把死字挂在嘴上,要嫌无聊,明日带你去郊外马场去走一遭又有何不可。”

  夜式微璀璨一笑,眼睛里亮晶晶的充斥着兴奋。

  裴昭略微一愣,着迷的看着出现这样笑颜的夜式微。

  反应过来忙暗自唾弃,自己怎么就改不了这个毛病了,懂不懂就瞧人发呆,还是自己的好友。可是也不知道自己是魔怔了还是怎的,越看式微越觉得像是个女子。

  知道谷伍大声吼道,“式微兄弟,过来帮忙!”

  裴昭才猛然惊醒,狼狈道,“我先回去当值了,明日过来找你!”

  便匆匆走了。

  夜式微稍显疑惑的看着颇有点儿落荒而逃的裴昭,莫名不已,没想个明白便被谷伍出声叫去帮忙招待了。

  懒散的给这些自诩风流的文人们倒上酒,便坐在一边听着他们谈闲话了。

  “这次燕朝会,规模不可往日而语啊。瞧瞧,光是这间酒肆,就来了多少的人,想要在此次燕朝会上一展风采,困难无比啊!”

  “唉,此言差矣,读书当明理守心,燕朝会的举办目的就是为了天下学子交流探讨,学术精研,如果是为了虚名而来,倒是失了本心。”

  “话虽如此,到底心有不甘,我还想要在燕朝会上,夺个名次,也不知道此次的试题是什么?”

  “你不知道,此次试题竟然由皇上亲拟,如此说来,要是那位学识渊博的人在燕朝会上一举夺得魁首,怕是从此就要平步青云,一步登天了。”

  “我悄悄给你说,坊间流传,此次试题早已泄露,只需纹银二十两便可知道试题题目!已经有不少的人花了许多银子早早知晓了。”

  “此话当真,可这试题泄露,是重罪,那些人也不怕被官府知道了。”

  “哎呀,这官府问责,首个缉拿的便是最开始泄露试题的人,如今这悠悠众人都知晓了这试题,就算要抓人,要问责,也抓不到购买试题的人。”

  “既如此,这燕朝会岂不是不公平.....”

  夜式微轻笑一声,看来,这纸保不住火了!

  傍晚,夜式微蹲在青芽子身边,故意问道,“你的昭哥哥今天怎么没来找你,跟你玩儿啊?”

  青芽子撇这嘴,无精打采,“昭哥哥为什么不来找我玩儿啊!”

  夜式微眼睛一亮,吊着青芽子的心道,“要不,我带你去找裴昭吧!让你当面问问!”

  青芽子先是高兴的抬起头,随即又摇摇头,夜式微好奇,这是个什么意思?

  “昭哥哥当值,我去找他肯定会麻烦他的,这样不好!如果他休息了,我再去打扰他,更加不好!”

  夜式微怔愣片刻,随即笑道,“有我呢,我猜他也睡不着!”

  青芽子看着笃定的公子,心想,公子怎么随时都了然于胸的样子。更灵隐大师一模一样,不过灵隐大师才不会像公子笑得这么狡诈,让人见了就像后退!

  夜式微带着青芽子来到了巡防司的大门,果然,如夜式微所料,巡防司灯火通明,一点儿也不像当值结束的样子。

  夜式微笑着上前,“烦劳说一声,找裴校尉!”

  那守门小兵实诚笑道,“你是来找裴校尉的,可能要稍微等一下了,他正在里面跟几位大人说事儿呢!”

  夜式微了然道,“没事儿,我在这边坐一会儿,就是麻烦你一会儿裴校尉出来的时候,说我在那边等着他。”

  “裴校尉出来的时候,我定会给他说的!”

  “谢谢小哥了!”

  夜式微带着青芽子在一旁的卖馄饨摊儿的坐下了。

  “青芽子,咱们来的不巧,你的昭哥哥还有事儿,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出来!”

  青芽子浑不在意,“没事儿,在酒肆呆一天了,出来走走也是好的!”

  “看在你今天这么乖的份上,去,点两份馄饨,给你开个小灶,不回去吃你谷叔做的饭了。”

  青芽子喊了两份馄饨便老实的坐在桌子上了。

  夜式微眯着眼镜打量着那森严建筑的巡防司。眼睛里光怪陆离闪着思绪的火花。

  “公子,你为什么要来找昭哥哥?”

  冷不丁的听见这么一句话,夜式微扯回思绪看着睁着一双大眼睛的青芽子。

  “你不是想见你的昭哥哥吗,怎么了?想回去了?”

  青芽子摇摇头,“我知道,是公子想见昭哥哥!”

  夜式微怔愣,随后意外的笑道,“我们青芽子就是这么聪明!公子我平时小瞧你了!”

  青芽子继续摇头,“我不聪明,大师说过,人愚钝一点反而好过,说我是个有福的人,以后会走上自己的路。”

  夜式微好奇起来,这雾相寺的灵隐大师究竟是何方人也,难道真是有大德大智慧的人,能知前人不知之事,晓后人不晓之情。冥冥之中参破天机,让青芽子跟在自己的身边。

  “大师还对你说过什么?”

  青芽子微微昂首追忆,“大师说,让我跟着有缘人走,她会找到我的路!”

  夜式微抿唇笑道,“大师的话可真不付责任。要是我不来,随便那一个人都可以把你拐跑了。”

  青芽子嘟着嘴,“才不是,大师说的话就是对的。”

  “那你怎么知道,你的路在我这里是怎样的?”

  青芽子迷茫着眼睛,低声嗫喏,“我不知道!反正以后会知道的!”

  夜式微轻笑着摇摇头,还是个小孩儿,那里懂什么命定说法。不过是懵懵懂懂过活罢了!

  馄饨上桌,夜式微拿起筷子吃起来。

  别说,这馄饨的味道真不错。

  “式微,你们怎么过来了!”

  青芽子抬起红彤彤的油嘴道,“昭哥哥,你来了!”

  裴昭笑了笑,坐了下来,也扬手喊了一碗馄饨。

  老板看来跟裴昭很熟了,也不询问其他要求,直接下锅煮起来。

  夜式微抹抹嘴,“青芽子说你今天没来找他,缠着我来看你!”

  青芽子一愣,随即想要反驳什么,直接被夜式微一个眼神瞪了回去。只得委屈唧唧的吃着馄饨。

  “今日有些忙,所以没来酒肆。青芽子,对不住,改天昭哥哥给你带街角师傅新捏的面泥人!”

  裴昭温声道。

  夜式微瞧着跟青芽子认真说话的裴昭,心想,青芽子能这么喜欢裴昭,不仅仅是因为裴昭时不时给他带些小礼物,更多的是因为他把青芽子当成一个平等的人来对待,没有居高临下的怜惜,没有自以为是的宠溺。

  “对了,式微,这么晚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儿,可别说是因为青芽子想见我的原因!”

  裴昭笑道。

  夜式微在来的时候,早早就已经想好说辞,让裴昭怎样去查严府试卷被盗一事,可看着裴昭对自己信任的样子,她无端的感到一阵心累。

  或许,她可以采取另外一种方式。

  正色道,“裴昭,你可是在查燕朝会试题被盗一事?”

  裴昭脸色一紧,收敛起嘴边笑意,“你为何会知道此事!”

  既然已经打定主意不跟裴昭虚与委蛇,夜式微也就没介意裴昭此时的警戒和敌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