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食指1尘埃之舞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食指1尘埃之舞

Mc狗叔

  • 都市

    类型
  • 2020.03.17上架
  • 3.97

    连载(字)

58位书友共同开启《食指1尘埃之舞》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不堪的前半生(上)

食指1尘埃之舞 Mc狗叔 5665 2020.03.17 21:10

  夜幕低垂,隐匿了月的光辉,昏暗的灯光轻抚着在长椅上熟睡的少女,忽明忽暗地,像她不安的梦。

  梦里,往事如流,冷涩地在脑中流淌。

  废柴,用来形容马小杰再合适不过了。他的父亲在他很小的时候就音讯全无,一直跟着自己富得流油的二叔马化云生活。

  他二叔是一个古怪的人,或者说,只有在面对马小杰时,才是一个古怪的人,在他面前,二叔永远摆着一副冰块脸,哪怕是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不过,他的一辈子也都被二叔安排妥当了,从幼儿园到高中都是顶尖的学校,即使他不想学,也能给他搞到重点高中的毕业文凭。

  据二叔自己说,等马小杰高中毕业,也正好成人了,自己对他的养育职责也尽到了,以防马小杰学无所成,一无是处,(二叔确实猜对了)在他毕业后二叔会给他买一套房子和一辆车,每个月两万元的生活费,也算尽了自己对兄长的感情,从此以后也就和马小杰没有关系了,这是马小杰这辈子听到过的二叔说的最长说话。

  虽然这样的生活,是很多人一辈子打拼都得不到的,但二叔的行为对于马小杰来说,无疑是讽刺,他挑明了告诉自己:你要是个废人没关系,虽然你本来就是,反正二叔有钱,二叔养你。”

  但转念一想,这也是一个保证,无论如何也不会让兄长的儿子睡大街,相反,还过着不错的生活,想到这儿,马小杰也心安理得地接受了,

   “就算这是讽刺又如何呢,放在平时,想让二叔讽刺自己还很难呢,毕竟他跟自已说一个字都觉得浪费时间。”

  有一段时间,马小杰甚至希望二叔对他狠毒一些,比如说打他,骂他,羞辱他,让他在家里干所有的脏活,累活,让他每天吃剩菜剩饭……

  最好哪天再适逢绝世白富美举办舞会,白袍仙人显灵,给他一双水晶定制版阿迪达斯球鞋,让他参加舞会赢取白富美,走向人生巅峰啥的……就算没有故事的后半段也行啊!总比活的还不如空气的人生好吧!

  虽然马小杰没过过苦日子,但他相信自己不怕过苦日子,二叔那在他面前从未改变过的麻木表情让他时长感到烦躁,甚至喘不过气来,无声,却狠过万千言语的辱骂—他瞧不起自己,很瞧不起。

  可无论如何,二叔都不可能成为自己憎恨的对象,毕竟人家把自己的方方面面都安排了妥当,感谢还来不及呢。二叔说完话的第二天晚上,就告诉他房子买好了,装修也很快就会开始,在他毕业之前肯定能搞好。

  马小杰不明白,既然二叔答应收养自己,而且确保自己一辈子吃喝不愁,那他与父亲的感情应该不错,可二叔对自己的态度无时无刻不在说明对自己的反感。

  他很确信这不是源自对自己的反感,应为自打他记事起二叔就是这副模样,难道他小心眼到对一个三岁小孩恨得咬牙切齿吗?

  就算如此,自己小时候到底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足以让他这样记恨,何况,二叔是一个很宽容的人。

  当然,只有除了马小杰以外的人才这么说,他们还说,二叔不仅宽容,而且温柔,深得为人处事之道,还具有雄才大略。

  在他的两个表姐和一个表弟面前,他是无所不能的超人爸爸,风趣幽默而不失威严,在孩子们的成长过程中,让父爱从不缺席:

  从小时候陪他们做每一个亲子活动,到后来担任学校的家委会主席,还经常到学校作为模范家长给学生开设讲座,孩子失落时,他是坚强的后盾,孩子们苦恼时,他又是取之不尽的鸡汤罐。

  在他的同行面前,他是纵横商海的传奇,年纪不过四十出头,让多少在事业上沉浮了几十载的成功人士望而却步。

  然而他又在这时拂衣而去,将公司交给了自己的秘书管理,自己则尽情地享受着悠闲的余生,带兄弟们旅游,度假,探险,别提有多么快活。

  不过他依然会不时的消失一段时间,马小杰可没有资格问他到底是去干什么的,当然,他也没有兴趣,他也知道,肯定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二叔这种等级的人,不需要。

  既然二叔在别人面前是那样完美的人,为何偏偏对与他没有任何纠葛的自己冷淡到惊人的地步?也只有一种可能了:二叔跟父亲有仇。

  不过既然如此,何必还要收养自己,让自己冻死在街头不好吗?或者说,二叔有隐藏的虐待倾向,想把自己兄长的儿子带在身边慢慢蹂躏?

  可长久以来,二叔的行为怎么都不像虐待狂的所作所为。

  如果说是想采用冷暴力,也不像,马小杰很清楚,二叔的那种冷淡,绝不是那种刻意的视而不见,而是从骨子里散发出的鄙夷:

  他从不禁止姐弟们和自己玩,如果很不巧的碰到了自己,他也会礼貌的打招呼,但是招呼是完全格式化的,没有一点刻意,也没有一丝感情。

  如果自己恬不知耻的想要与他说话,比如有一次,马小杰向他询问父亲的事,他便掏出自己的那首绝活—沉默,

  “抱歉侄子,这件事我无可奉告。”随后是长久的沉默,脸上没有一丝不悦,可厌烦全都刻在眼睛里了。

  马小杰曾尝试让自己的脸皮再厚一些:“二叔,我真的很想知道,请您告诉我吧!”

  二叔还是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就这样,两人对视了半分钟,终于以马小杰实在难以忍受尴尬的气氛而败下阵来。

  马小杰的学习很废,却又很自命不凡,桀骜的灵魂寄宿于废物的躯壳之中,注定了他的痛苦。

  马小杰的上进心很强,但只浮于表面,每次定学习目标时都把口号喊的万分响亮,一但做起事来就不见了他学习的踪影。

  不过作为一个高傲的学渣,他与那些终日泡在网吧,初中一毕业就去混社会的二五仔可不一样,出于他可怜的自尊心,他不会拉下每一节新课,置于习题课和复习课,他的思绪早就不知道飘到了哪里,王者峡谷还是绝地海岛?这就不得而知了。

  据他自己的说法,“题目都是基础的延伸,只要了解基础,就能以不变应万变了!所以除了新课以外,就是放飞自我的时间了~”(刷题党信了你的鬼话)

  不过你还别说,马小杰拥有着强行五五开的神奇属性,早在小学时,他是班级一个排在中间位置的普通学生,那时候老师告诉他:“像你这种耍小聪明的学生到了初中就完了,赶紧踏踏实实地学吧!”

  结果到了初中以后,因为二叔的人际关系,他上了班级顶尖的学生都很难考进的重点中学,他竟然又奇迹的混到了班级的中下游,升高中时亦是如此。

  经过了几次筛选,他就在糊里糊涂的求学路上走在了很多人前面。

  不过由于学习上浪地太多,想要让自己说名次有质的飞跃,也是天方夜谭,即便如此,他也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很对普通人家眼中的“别人家的孩子”,自己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满足。

  当然自己有几斤几两他很清楚,如果想要跟身为顶级学霸的姐弟们比,简直连学灰都不是。

  自己的成绩也更不可能引起二叔的赞许和关注,不过以他对二叔的了解,恐怕自己的学习能跟姐弟们持平,甚至超过他们,二叔也不会甩给自己一点喜悦的脸色看,二叔对自己的讨厌是刻在骨子里的。

  马小杰唯一能拿得上台面的绝活应该就是玩游戏了,他精通各种游戏,从烂大街的“王者荣光”,“绝域求生”,到渣渣辉级别的大叔爱玩的“贪玩绿月”,再到有钱人玩的“逆水凉”、“守望前锋”,甚至是只有女生玩的“奇迹冷冷”都没有放过,他无疑都是顶尖的存在。

  这项技能为他长了不少脸,在他所处的学霸圈子里更是绝无仅有的珍品,他也因此认识了很对人,再加上从小偷听二叔与别人的谈话,习得了高超的谈话技巧,让很多人都变长了自己的朋友。

  不过在游戏上他只遇到了两个对手—一个是与自己不相上下,被自己视作一生之敌的表弟林腾,还有一个,是把自己虐得连渣都不剩的同桌王铁牛。

  林腾是马小杰的三姑马青云的儿子,马小杰对三姑的印象并不深,不过看起来很温柔,与马小杰为数不多的几次对话都让他觉得很舒服。

  三姑每次来他们家探亲时,都是一个劲的拉着二叔聊天,而马小杰自然不会管那两个人,因为他的注意力全在表弟的身上。

  两人见面不需要任何语言的交流,一个眼神便全懂了,他们会默契的掏出手机,携手走向王者峡谷一决雌雄去了。

  林腾一直给马小杰一种很幼稚的印象,都上初中了,说话还像个小学生,还偏偏觉得自己很成熟,整天穿着非主流的衣服,又是逃课又是早恋,动不动想要辍学组乐队……

  虽然不影响游戏中的对决,但每当他们聊天时,马小杰的心中都在默默叹气:“诶,年轻人啊”。

  林腾做事很飘而且为人轻率,干什么是都自我感觉极端良好,当他们开黑时,只要林腾一拿人头,仿佛全世界都要为他喝彩,他一送人头,全世界都得给他道歉,总之,肯定不是他的锅。

  和他开黑时,林腾永远是输出位,而马小杰则用辅助保他,其实马小杰各种职业都很精通,但选了辅助就能保护他那永远长不大的小老弟了。

  每当林腾大吼大叫的请求自己的庇护时,马小杰会收获满满的自豪感,只有这时,他最像一个哥哥。

  看着林腾那么不稳重还如此沉迷游戏的样子,马小杰一直以为他在学习上是个青铜,结果人家是个王者。

  后来马小杰还听说他加入了组织【天剑】,就是那个“为了防止世界被破坏,为了守护世界的和平”的世界性组织,或者说,宇宙性组织。

  【天剑】聚集着各路神仙,有超能力的,会法术的,还有半机械的改造人,而且,这个组织还和宇宙中的多方势力有往来,如此牛B的组织,怎么能让林腾这种二五仔进去呢?他连家里的猫都打不过,估计还是因为他身为【执剑者】的老爸林霄,毕竟人家有权啊。

  直到有一天,马小杰所居住的N城遭受【鬼】的攻击,他亲眼看着林腾若无其事的召唤出一条由毒液构成的巨龙,将好几个【狂虎】级别的【鬼】按到地上摩擦,最终化为了一滩血水,他才终于知道原来林腾在战斗力方面也是王者。

  这里的【鬼】不是指贞子姐姐,笔仙那一类的妖魔鬼怪,政府将被认为违背了正义和道德的生物都称之为【鬼】。

  当然,【鬼】也不是随随便便在大街上揪出一个小混混就能叫的,也得有一定的战斗力,足以造成大量人员伤亡的人才能叫的。

  【鬼】的等级分为六级,从弱到强依次是【恶犬】、【贪狼】、【狂虎】、【怒鲨】、【天龙】、【邪神】每个级别内部又分了初级、中级、高级和巅峰四个小等级。

  当然,有时候【鬼】的等级不完全代表着一个人的实力,有的人手无缚鸡之力,但TA身后有一支强大的军队,或者有逆天神器,只要TA一声令下便可以使用的那类人,也会被评判为【怒鲨】、【天龙】这种等级的【鬼】

  马小杰梦想中的女友设定是:萝莉,巨ru眼镜娘,学霸,游戏高手,抖S,腹黑,战斗力爆表(嗯???你莫不是一个抖M)。

  虽然马小杰本人很废,但梦想还是要有的。其实马小杰的长相还算不错,虽然皮肤偏黑,但皮肤光滑无毛,五官精致,个子不高,如果抹点粉在脸上再带个假发,穿个石榴裙,肯定有人会有人拜倒在他的裙下。

  不过黑可以掩盖一切,再加上他那钢针一般坚挺的直发,又长期留着标准的学生头,戴着朴素的方框眼镜,所以他在很多人心目中都是典型的校园男生形象,这项潜能也因此从来都没有被开发过,况且他是钢铁直男,这种事情打死他也不会干的。

  高一入学那天,当看到王铁牛这个名字,第一时间在马小杰的脑中浮现的,是一个来自农村的朴实的糙汉,结果,一个在外表上完全符合他标准的少女像一阵清风一样优雅地坐在了他的身旁。

  有人可能要问,都上高中还能叫萝莉?虽然年纪大了一些,但王铁牛天生有BUFF加持,在外表上绝对过关,也算个老萝莉了,总比日漫里那种不知道活了几百岁的假萝莉好吧!

  很快马小杰就会了解到,王铁牛在性格方面也完美地符合他的标准,不过他后来也认识到,将他构想的属性融于一身的少女,绝不是理想的女友,相反,简直是魔鬼。

  与王铁牛见面的第一天,马小杰便引火上身了,在意识到王铁牛这个名字真的属于身旁的少女时,马小杰实在没忍住,傻子一样的大笑起来……

  当时王铁牛只是静静的撇了他一眼,嘴角挂着礼节性的微笑,但每个毛孔都在宣判他的死亡:“看啊,你的死兆星在天上闪耀。”

  当然,这里不是校园爱情剧的片场,内容自己YY吧,总之,高中三年马小杰过的生不如死,欲罢不能……嗯?

  王铁牛是不打折扣的学神,虽然两人在平时经常互怼,但一谈到学习,马小杰就不说话了。

  不过她也从来不摆架子,不会像有些学霸成天把头埋在书里,遇到谁都是一副不愿搭理的样子,仿佛其他人跟自己不再一个维度似的。

  一下课,两人就开始针锋相对,你来我往,甚至到了相爱相杀的地步,即便如此,两人在很多时候又在心底关心着彼此,一见面就怼的背后,是暗地里默默的守候。

  当马小杰被逼着参加运动会的1500米时,是铁牛一路陪跑并且穷尽一生的怼人技巧骂着他,这才让他在愤怒的情绪下咬着牙坚持跑完的。

  艺术节晚会上,又是马小杰为了鼓励身为万年直女的王铁牛,不惜放飞自我充当女装大佬陪她上台跳舞……这样的故事,有太多。

  不过班里的人倒是从来没有把他们凑成CP,一方面没兴趣,一方面,两人差距太大,不可能的。

  王铁牛让马小杰彻底了解自己的恐怖,只用了三件事:

  一件是期初考试的秒杀,一件是马小杰被一帮基佬小混混劫色,王铁牛挺身而出,爆揍一顿后竟神奇的把那群小混混掰直了。

  还有一件就是把他这个百星王者打到怀疑人生,事后马小杰又与她在各种游戏里较量了一番,全部以王铁牛的碾压式胜利告终,最终马小杰无奈,只好用王铁牛这种“糙汉”永远无法涉足的游戏“奇迹冷冷”为自己挽回了一点颜面。

  马小杰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一无是处是在高三复习的时候,他惯用的小聪明不灵了,成绩下滑到了末尾。

  他终于开始考虑刷题了,这才发现自己毛都不会,更可怕的是,这么多年对学习的懈怠让他完全不具有学习方法和自主学习的能力,当他也想要认真听课的时候,这才发现自己根本没有集中注意力的能力,上课能专注地听一半就是奇迹。

  高考越来越近了,没有人,哪怕是铁牛也没有功夫搭理他了。

  他开始注意到那些平日里不怎么说话的学霸朋友,学霸情侣们反而愿意抽出几秒钟的下课时间为彼此打气。

  有时候同伴压力太大,对方更愿意贡献出自己的肩头或胸口,用一个课间的时间让TA尽情哭泣。

  而此时马小杰的身旁一个人也没有,他平日里自认为人缘很好,也确实很好,但那些浮于表面,只是相敬如宾的朋友在这个时候不会成为他的支撑。

  他生平第一次感受到如此的无助……

  “喂,你看起来心情不好,咋了,复习压力大?”

  许久没有听到的娇嫩的声音突然传来,是王铁牛。

  “嗯?你咋想的,我是多么佛系的一个人啊,您是学神,您的时间耽误不起,赶紧复习吧。”

  马小杰听完强打精神,装作若无其事地说道。

  “哦,没事就好。”

  王铁牛也没多问,转过头去。

  “对了,”

  王铁牛接着说道,没有转头。

  “高考加油。”

  只是一句再简单不过的话,马小杰却感觉到,丧失了许久的精神在一瞬间恢复了。

  “得,借铁牛哥的吉言。”

  马小杰看似轻松地的说,可那该死的发达的泪腺在在王铁牛转身的那一刻决堤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