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挣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034 解决矛盾的方法

唐挣 无尚随风 2143 2019.05.16 01:09

  昇州的税赋被一伙水匪给抢了,还是在扬州的辖境,这事一但处理不好,麻烦跟着就会来,现在,扬州这里一面上奏朝廷,一面开始进剿洪泽湖的水匪,不管能不能剿掉这股吃了熊心豹子胆的水匪,反正,姿态是一定要做出来的。

  当昇州和扬州的两份奏报递到了皇帝面前时,李隆基大怒,随即让宦官,骠骑大将军杨思勖到扬州详查此事。

  李隆基盛怒也是有原因的,这段时间,他正在为自己一向比较看重的家奴王毛仲感到头疼呢。

  王毛仲是李隆基原来还是临淄王时的一个家奴,因为他参与平定韦后,太平公主之乱有功,后又因为诛杀萧至忠等有大功,所以李隆基在继位后,便授于了他大将军衔,最后还升为了辅国大将军。

  又因为他是李隆基的家奴,所以李隆基对他也是万般宠信,让他慢慢爬到了高位,后来王毛仲的势头一起,其势力范围更是渗透进了禁军之中,王毛仲还把自己女儿嫁给了左龙武卫将军葛福顺的儿子,双方结成了亲家。而除了葛福顺外,王毛仲在禁军中还有不少人脉,左监门卫将军唐地文,左武卫将军李守德,右威卫将军王景耀等,这些人都和他来往密切。

  在这里面,左武卫将军李守德还跟王毛仲一样,曾经也是李隆基的家奴,而葛福顺还跟随过李隆基参加过唐隆政变,他们都是李隆基信得过的人。

  现在这帮人聚集到了一起,势力不可谓不大,对于王毛仲,一般人是真不敢惹的,所以一时间,王毛仲根本不会把常人放在眼里,特别是宦官,他更不会放在眼里,看着不顺心的就开骂,偶尔还会踹上两脚,就这样,不经意间,便与高力士为首的宦官集群发生了矛盾。正所谓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矛盾,矛盾是无处不在的。

  王毛仲平时最爱骂宦官是阉人,残废,这可就无意中刺痛了高力士,虽然不是直接骂的高力士,但高力士仍感觉到了羞辱。

  对于高力士,王毛仲自然是有所顾忌的,在他面前还是不太敢放肆的,毕竟高力士是皇帝身边的人。王毛仲不针对高力士,并不意味着高力士不针对他,因为王毛仲所骂的宦官,跟高力士是一类人。

  王毛仲如今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和群体,如今都还不自知,现在还向李隆基请命,想当兵部尚书,李隆基自然没答应,可王毛仲却对这事极为不悦,而后,发生了一件事,李隆基就动了杀心,现在,李隆基就是在想要不要杀了他。

  这还要从高力士这里说起,要想扳倒王毛仲,自己开口肯定是不行的,必须要找一个另外的人开口,要不然李隆基不一定听得进去。所以高力士便找了一个人,是外廷的官员,这个人就是吏部侍郎齐澣,为什么找他,因为齐澣同样也看不惯王毛仲的嚣张跋扈,随即两人一拍即合。

  王毛仲现在可是恩宠有加,驻守皇宫北门的禁军将军们也多数都依附于他,甚至很多人的升迁都是由他一手包办的。对于这点,高力士和齐澣看的明白,政变起家的李隆基同样也看的明白。高力士清楚这里面的厉害,现在就是机会,所以让齐澣对李隆基私下说起了此事。

  齐澣倒是没瞎说,只说葛福顺掌管禁军,是不该跟王毛仲结为亲家的。就这么一句,其他还没多说,这事便在李隆基心里埋了一根刺,可见高力士是多么的了解李隆基。

  思虑两天后,李隆基实在忍不住,便把这事和高力士说起了,这下,话可就好说了,高力士直言,这事还得早做处理,晚了恐怕会酿成祸患,况且委任心腹之人,也不一定就只是王毛仲一人。

  这时的李隆基都还没想着要王毛仲的命,可后来一件事,让李隆基不得不重新审视如何对待王毛仲了。这事还是高力士推动的,王毛仲前几日得一子,高力士奉李隆基之命去给王毛仲新出生的儿子送礼,最重的礼物便是任命这个新生儿为五品散官。

  高力士一回来了,李隆基便问王毛仲得了赏赐后是什么态度,高力士却说王毛仲抱着孩子对他说,这个孩子五品官太小,难道不该是三品官吗?这么一说,明显就是王毛仲对没得到尚书位还心存不满,因为尚书位就是三品。

  果然李隆基听后,勃然大怒。当年诛杀韦氏时,王毛仲就首鼠两端,自己也没怪罪他,一想到今天王毛仲居然敢因为一个官职怨恨自己,李隆基就气不打一处来。

  而高力士接下来的一句才真的是让李隆基动摇了,高力士说北门那些奴才们官当得太大了,现在还穿一条裤子,成了一条心,不早点处置的话,恐怕是要出大乱子来的,这话可是说到了李隆基最敏感的地方。

  所以李隆基现在才如此的生气,一听到扬州这里又出了这种事,更是火上浇油,要不然也不会委派杨思勖去严查。

  可就在杨思勖出发不到十天,太原军器监少尹严挺之上了一封奏报,说王毛仲曾经向他们索要铠甲兵器。

  这下,王毛仲算是彻底完了,随即,李隆基便下诏:“王毛仲行为不忠,对君王抱怨,贬为瀼州别驾。左领军大将军葛福顺,贬为壁州员外别驾。左监门将军唐地文,贬为振州员外别驾。右武卫将军李守德,贬为严州员外别驾。右威卫将军王景耀,贬为党州员外别驾。右威卫将军高广济,贬为道州员外别驾。”

  圣旨下达之后,一起被贬的还有王毛仲的四个儿子,全部下方地方。可五天后,李隆基又下了一道旨意,全部赐死。从此之后,以高力士为首的宦官势力便成为了最得宠的一群人。

  兴庆宫内,李隆基有些难受,一旁的高力士也是没敢多言。倒是李隆基哀叹了一句说道:“唉!朕虽富有四海,但可信之人屈指可数呀,亲兄弟,不可信,亲子,信不过,外戚,呵呵,故交...信不得,家奴,也信不得呀,他王毛仲就是最好的证例,唯有高力士你,朕信得过。”

  高力士也是闻言扑通一下跪了下来,他可是没想到,李隆基会说出这么一番话出来,也是趴在地上拜伏道:“圣人之言令老奴惶恐。”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