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养灵师的战斗日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 清水和故事

养灵师的战斗日记 雀道天凉 2989 2019.08.19 23:42

  陆彦走进了酒吧,酒吧门口的保安看了陆彦几眼,虽然陆彦是第一来,但是在确定了陆彦是一个普通人,身边也没有灵之后,就没有继续理会陆彦。

  其实正常情况下只要御灵师没有使用力量,但从外表根本看不出御灵师的身份,同样也看不穿御灵师的实力。

  不过却可以用仪器检测。

  这间酒吧的门口就藏了这样的仪器。

  刚刚陆彦在进门的时候,保安只是在看他,如果藏在暗处的仪器响了,那么保安可能就要和陆彦好好聊聊了。

  不过陆彦却不记得有能够评级那种机器检测的仪器,估计当初辰逸能够躲过仪器的探测是凭借御灵师的特殊手段吧。

  陆彦虽然能够和咸鱼一起使用力量,但是陆彦本质上只是一个普通人,而且咸鱼也被陆彦放在了辰逸身边。

  我,陆彦,普通人!

  酒吧里还算热闹,音乐的声音有些震耳,光线昏暗,人也不少。

  陆彦不是很适应这里。

  磕磕撞撞地来到吧台。

  “小哥要来杯什么?”吧台后的酒保问道。

  陆彦刚要开口,就想到了进来之前辰逸对他说的话。

  ……

  “我能不喝酒吗?”

  “不行。”

  “可是……”

  “我不是在和你商量……如果你不想喝酒的话,进去可以要一杯清水。”

  “清水?”

  “嗯。”

  “那不会影响计划吗?”

  “不会,放心吧,记住,是清水,对了,还有记得要发票,回来可以给你报销。”

  “那倒是不用,一杯清水我还付得起。”

  “哦。”

  ……

  “来一杯清水。”陆彦说道。

  虽然陆彦不知道辰逸为什么要强调“清水”,但是陆彦觉得还是听辰逸的好。

  陆彦没喝过酒,说实话他对喝酒也挺好奇的,不过却有些不敢轻易尝试。

  ‘先看看清水行不行吧,实在不行,买一杯度数低一些的酒也可以。’

  吧台后的酒保听了陆彦的话,然后仔细打量了一下陆彦。

  “小哥是第一来?”

  陆彦点了点头。

  “怎么知道喝清水的?”

  “朋友推荐。”

  酒保点了点头。

  “你有一个好朋友。”

  陆彦有些不明白酒保为什么要这么说,但是陆彦还是点了点头。

  “谢谢。”

  酒保对着陆彦笑了一下,然后开始转身准备起来。

  很快,一杯透明清澈的清水被递给了陆彦。

  陆彦有些差异,还真是一杯清水。

  ‘不过这真的行吗?’

  陆彦将清水端了起来,然后送入口中。

  噗——

  陆彦直接喷了出来,脸色变得很难看。

  陆彦看了看手中剩下的“清水”,刚刚液体入口之后,一种火辣辣的感觉出现,就像是刀子在嘴里搅拌一样,陆彦根本还没来得及咽下去就喷了出来,但是嘴里存留的液体的味道出现,呛鼻的酒味出现,充斥了他的口腔和鼻腔,让他有些发晕的感觉。

  “这是啥?”

  “清水啊。”酒保笑道,脸上没有惊讶的表情,反而还递上了早就准备好的纸巾,仿佛早有预料。

  “不可能。”

  “怎么不可能?”酒保递给了陆彦一张清单。

  “清水可是可燃系列的最顶尖的一款,主要材料是生命之水,而可燃系列可是酒吧里度数最高的那一类酒,但是特点是经过特殊处理酒的味道不会散发,你以为真的是水吗?拜托,这里可是酒吧,小哥,你被朋友忽悠了,哈哈……”

  陆彦有些郁闷。

  “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信不信我投诉你?”

  酒保露出了笑容。

  “这是我开的酒吧。”

  “……”

  “我要是你等回去我就给那个朋友一拳。”

  陆彦想象了一下自己给辰逸一拳的样子。

  ‘自己一定会死的很有节奏感吧?’

  陆彦摇了摇头。

  “再说吧。”

  酒保看着陆彦有些郁闷的模样,露出了笑容。

  “小哥的年龄不大吧。”酒保突然问道。

  “嗯。”

  “那为什么要出来喝酒呢?出来玩吗?要不要我给你介绍几个好看的小姑娘?放心,价格公道,安全无毒。”

  “……”

  你说什么?我听不懂。

  陆彦摇了摇头,然后叹了口气。

  “哦?初哥?那我今天可以翘掉工作,区带带你。”

  ‘这个玩意儿要怎么带?不对,你说的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陆彦虽然想要吐槽,但是却灵机一动,他想起来,这个时候是上人设的好时机。

  辰逸给写的稿子……

  “我很迷茫,你愿意听听我的故事吗?”

  “不愿意。”

  “???”

  “好吧,开个玩笑,你说吧。”酒保笑着说道,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

  “聆听客人的烦恼也是酒保的工作之一。”

  陆彦叹了口气,做好了表情,然后拿起杯子,想要润润喉咙,但是接着酒放了下去。

  喝不起,喝不起。

  “我和一个女孩相爱了……”

  “哦,为情所困啊。”

  “嗯,是她先和我告的白,其实一开始我是拒绝的,毕竟我这么帅,不能随便就让她得逞。”

  “……”

  “她是一个御灵师,家境很好,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因为一次意外,她对我产生了兴趣,后来不可自拔地爱上了我,然后缠上了我,虽然一开始我是拒绝的,但是她对我的好我知道,我们的关系缓和了,我也答应了她,然而,她有一个同样是御灵师,门当户对的青梅竹马,那个男生也很帅气,而且也喜欢她,想要把她从我身边抢走,并且将这件事告诉了那个女孩的家里,那个女孩的家里拒绝我和她在一起,就因为我不是御灵师,我现在很难过……”

  “所以你要发奋图强,追回那个女生?”酒保突然说道。

  “嗯?”陆彦疑惑地看向了酒保。

  “小说里都是这么写的。”酒保耸了耸肩。

  陆彦惊了。

  ‘他怎么知道是小说?难道暴露了?不行,赶紧想一个办法。’

  酒保看着陆彦错愕的神情,笑着擦了擦手中的杯子,心中暗道:“如果要是把男女生的性别换一下,就是一个完美的女频套路爽文了,又是没有新意的故事。”

  “所以我决定杀了那个女孩,以及她肚子里的我的孩子!”陆彦一字一句的说道。

  酒保惊了,擦着杯子的手都停了下来,震惊地张开了嘴。

  “我知道我无法成为御灵师,站在她的身边,但是我得不到的,别人也不能得到,而且我会下去陪她,在下面也不会寂寞。”陆彦低下了头,垂下了眼帘,在这个有些昏暗的吧台,他的身影看起来有些森然。

  ‘这句话的信息量有些大啊,等等,这该不会是病娇属性吧,我现在该怎么接话?不过他应该才是高中生吧,竟然就有了孩子了……现在的年轻人啊。’酒保在脑海中快速思索着能够接的话。

  而陆彦的心里却是一阵得意。

  ‘哼哼,想猜我的想法?我可是你猜不透的男人。’

  就在两人沉默的时候,一道声音在陆彦耳边响起。

  “不行!”

  “嗯?”

  陆彦和酒保看向了说话的人,是一个戴着帽子的女生,看不清脸。

  “抱歉,我不是有意偷听的,但是……我觉得不行,你不能去杀人,既然她的家里不同意,你为什么不去努力?甚至是带着那个女孩私奔?而是像一个懦夫一样选择逃避,你是渣男还是垃圾?别忘那个女孩的肚子里可是有你的骨肉,想想你那还未出生的孩子,像个男人一样承担自己的责任,否则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

  陆彦和酒保都没有说话。

  而在女孩还想说什么的时候,她顿了一下,接着有些焦急地站起了身。

  “你不要想着那么危险的事情,我会再来找你的!绝对不会让你做那种智障的事情!”

  一边指着陆彦,女孩一边跑远了。

  “……”

  陆彦和酒保还没说话。

  最后陆彦和酒保对视了一眼。

  陆彦笑着摇了摇头。

  “抱歉,说了多余的话。”陆彦有些歉意地低下头。

  “没关系,不过你真的要去报复那个女孩吗?”

  陆彦沉默了一下。

  ‘我现编的故事,我怎么知道?’

  但是故事还得继续编下去。

  “不仅是那个女孩,她的家人,她的青梅竹马一家,以及御灵师……我都恨!”陆彦咬着牙说道。

  ‘等回去把现在编的故事整理一下,记起来,等以后要是考不上御灵师,可以考虑转行当作家,这个主题能够反映御灵师和普通人之间的矛盾,说不定能火。’

  但是,这个时候酒保却露出了奇怪的笑容,双眼扫了一圈四周,附近没有人了。

  “或许,你需要一点帮助。”

  “嗯……嗯?”陆彦一惊,抬头看向了酒保。

  酒保将身体越过吧台,凑了过来,脸贴到了陆彦的耳边。

  “你想要御灵师的力量吗?我可以帮帮你,不要回报。”

  “!?”

  陆彦撤开头,酒保那副中年人的模样在昏暗的灯光下清晰可见。

  虽然辰逸给的故事的结尾自己改了一下,但是……自己好像找对人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