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养灵师的战斗日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一章 经验和直觉

养灵师的战斗日记 雀道天凉 2497 2019.09.18 21:24

  警局,一间会议室内坐着几个人。

  徐子良、单琪、麟咏裳以及南小海,只有他们四个人,这是一场私人会议。

  在一块白板上,正贴着一些照片,这些照片之间连着线,代表着两者之间有所联系。

  上午的时候麟咏裳带着南小海来找徐子良,说明了火灾的事情,徐子良却想到了什么,然后在整理了一些资料之后召开了这次四人会议。

  “这段时间发生了四件事。”徐子良说道。

  “第一件事是双子大厦出现的混乱,那一晚现在被上面称为野兽之夜,我们也姑且这么说,但是其实这种事之前就在水都发生过,但是双子大厦的那一次是最大的一次事件,后来发生了水上乐园的事件,然后抓住了嫌疑人汪宏宇,从汪宏宇那里了解到了斗兽场的存在,还有印章的事情!”

  “不过对于斗兽场我们却一无所知,只能知道斗兽场在传播这些印章,但是这些印章具体的用途和目的都不是很了解,暂时警方也没有找到正确使用这些印章的方法。”

  麟咏裳和单琪点了点头,她们都知道徐子良说的这些事情,南小海也有所耳闻,但是却不是了解,正认真的听着徐子良讲解。

  “再之后,发生了第二件事,那就是水都陆续出现了精神失常而发疯,最后脑死亡的人,根据我从非死调那里得到的消息,上个星期开始,这样死亡的人数超过了二十人,或许更多,姑且称为‘疯人事件’。”徐子良神色严肃地说道。

  其他三人没有接话。

  “因为疯人事件,现在水都的治安出现了问题,已经引起了警方的重视,不过虽然还没有人将这些人的事情统计出来联系到一起,但是绝对会有人发现问题,所以上面要求一个星期内必须要解决这件事。”

  “不过疯人事件虽然线索很少,但是却不是没有,而且,每次发生疯人事件的时候,现场都会留下印章,也有目击者称这些人使用了印章然后拥有了御灵师的力量,这件事或许和斗兽场有着很大的关系,而突破口就在这些发疯的人的身上,警方正在积极调查。”

  “然后是第三件事情,这件事是警方没有对外公布的事情。”徐子良转身指了指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个戴着眼镜的男子。

  “第三件事是青御赛裁判死亡事件。”

  “青御赛裁判死亡?”麟咏裳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能够做青御赛的裁判,自然也是御灵师,而且必须是经验丰富的御灵师,等级至少也要达到B级,也就是说不下麟咏裳的实力。

  单琪和南小海也露出了错愕的神情,她们都不知道这件事。

  “没错,上个星期有人发现了青御赛裁判陈森被人刺杀在月湖公园内,而根据尸检能够判断他具体的死亡时间应该是在五一期间,这件事被封锁了,虽然这件事不是我们小组负责,但是我也是有所耳闻,青御赛也因为这件事而不得不推延一个星期的时间。”徐子良点头说道。

  “那有什么问题吗?”麟咏裳问道。

  徐子良点了点头,脸色变得更加严肃:“青御赛裁判是被刺杀的,而刺杀他的人……是一个普通人!”

  “这不可能!”麟咏裳直接说道,她身为B级御灵师自然有发言权,麟咏裳很清楚,B级御灵师可以被刺杀,但是普通人想要刺杀B级御灵师几乎不可能,就算是在毫无防备的情况,B级御灵师也能反应过来袭来的攻击,除非B级御灵师毫不还手。

  “这是真的。”徐子良眯起了双眼,“通过监控警方很轻松就锁定了嫌疑人,而那个嫌疑人的资料上显示,对方是一个普通人!”

  “印章!”麟咏裳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

  徐子良点了点头。

  “虽然没有直接证据,但是却有很大的可能,被锁定的嫌疑人虽然是一个普通人,但是通过尸检判断出陈森的死亡原因是被人打断了脊椎骨,然后扭断了脖子,普通人显然不可能做到这种地步,除此之外……”

  “月湖公园是距离双子大厦最近的一个公园,距离只有二十分钟的步程。”

  “野兽之夜?”

  “没错,我怀疑陈森就死在野兽之夜当晚,而且和这件事有关系,有人在背后操纵着这一切,而造成这一切的是斗兽场。”

  其他三人沉默了。

  “那我前辈死亡的事情呢?难道也和斗兽场有关系?”麟咏裳怀疑道,她之所以这么问,是因为她前辈的照片也贴在白板上。

  “没错,我是这么猜测的,而且这件事一定就是第四件事。”

  “那证据呢?”

  徐子良沉默了,然后吐出了两个字。

  “直觉,这件事你能肯定是御灵师做的,那么或许并非是御灵师!更何况,这件事发生的时间与其他事情发生的时间很近。”

  单琪的脸色变了一下。

  破案讲究的是证据,徐子良说的直觉她无法认同,就算是徐子良是她师傅也是一样。

  但是,让她意外的是,麟咏裳竟然认真思考起来。

  单琪不是很熟悉麟咏裳,她对麟咏裳的认知只有以前南小海的讲述以及今天的第一印象,在她的印象中,麟咏裳应该是脾气火爆的那一种人,但是此时面对徐子良玩笑一般的猜测竟然在认真思考?

  ‘难道是因为关系熟,对自己师傅的信任?’单琪想道。

  如果关系不熟,麟咏裳就不会来这里找徐子良讨论事情了。

  “这件事我也会调查,争取找到更多的线索。”麟咏裳抬头说道,然后接着问道:“那你有什么计划吗?”

  “现在还是只能以调查为主,我希望我们四人成立一个小组,将搜集到的线索汇聚在一起,从其中找到关键!”

  “好!”麟咏裳认同地点了点头。

  接着徐子良和麟咏裳讨论了一会儿小组的事情,然后麟咏裳就带着南小海告辞了。

  麟咏裳去搜集线索了。

  “师傅,为什么麟警官会相信你的猜测?”单琪在麟咏裳离开之后问道,而且相当直接。

  正在收拾东西的徐子良楞了一下,然后笑了笑。

  “我问你,破案需要的是什么?”

  “线索和证据。”单琪说道。

  “但是有些时候,线索和证据都找不到,而且……其实它们有些时候也没有那么重要。”徐子良说道。

  “什么意思?”单琪疑惑地问道。

  “斗兽场已经能够确定是一个邪恶的组织了,再和他们讲证据是不是多此一举了?还有,如果一个没有经过训练的人能够通过直觉发现问题,那么这叫天赋,一个受过专业训练的人通过理论发现了线索,找到了证据,这叫实力,而一个从业了很多年的人依靠直觉,这叫经验。”

  “你是说你依靠的是经验?”单琪问道。

  “没错,直觉是一种很奇妙的东西,而直觉的依托却是经验,比如学生考试的时候,通过直觉选择一道拿不准的题,而这种直觉就来源于两方面的经验,一种是平时遇到的类似的题的经验,另一种是平时经常选择的选项的经验。这次是有组织在背后插手,那么接下来发生的任何一个事件都是值得怀疑的,而且在未来说不定会有更大的挑战。”

  徐子良整理好了所有的资料,然后锁进了柜子里。

  “好了,收拾一下,我们去红莲事务所,去接触一下柳如云。”

  “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