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原生幻想 养灵师的战斗日记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五章 怀疑

养灵师的战斗日记 雀道天凉 2126 2019.09.08 23:41

  单琪在警局中看着手中的资料。

  因为傍晚的事故,警局的人再次加班了起来,而且最近加班的情况并不罕见。

  单琪对少女的问询已经结束了,少女没有什么问题,被放走了,然后单琪就回来开始研究起了这两天的事件。

  此时在单琪的面前摆放着三个人的资料,昨晚的死者曾超,今天的死者,以及陆彦的资料。

  三份资料都没有问题,但是这却是最大的问题。

  曾超和今天的死者都是普通人,但是根据昨晚的口供以及今天当事人的口供,两人都用出了御灵师的手段。

  同样,还有陆彦的。

  单琪找出了上个月的一份口供,是一个御灵师的,这个御灵师是水都比较有名的一个御灵师事务所的所长。

  红莲事务所,所长柳如云。

  而柳如云还和今天事件的另一个当事人有关,荆忆雪,上个月刚刚成为A级御灵师,虽然不是路人皆知,但是在一些圈子里却很有名气。

  柳如云就是荆忆雪的小姨,上次柳如云因为在路上袭击了一个普通人高中生进警局也是荆忆雪来保释的。

  不过,在柳如云的口供中曾表示过“那个普通人高中生并不普通”。

  当时单琪并没有重视,因为陆彦的档案上就标明了陆彦是一个普通人,加上柳如云的态度不是很好,看起来就像是在为自己开脱一样,所以单琪自然是没有相信柳如云的“鬼话”。

  而现在,经过这两次事故,单琪觉得档案上的普通人或许也不“普通”了。

  通过这一份口供,陆彦也被列入了怀疑的范围,再加上陆彦连续两次出现在事故现场,让单琪怀疑陆彦和两人,以及印章都有所联系。

  “普通人拥有御灵师的力量吗?”单琪皱起了眉。

  单琪在自己的记事本上写上了两个名字。

  “陆彦、柳如云,有必要和这两个人接触一下了。”

  这个时候徐子良走了进来。

  “师傅,辛苦了。”单琪放下纸笔,站起身说道。

  “没事,只是将尸体移交给非死调的人罢了,对了,你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了吗?”徐子良问道。

  “有所发现。”单琪将笔记本递给了徐子良。

  徐子良看到了上面的两个名字。

  “这两个人有问题?”徐子良问道。

  单琪点了点头。

  徐子良皱起了眉。

  对于柳如云,徐子良是了解的,柳如云进警局不是一次两次了,单琪还抓进来过一次,对于柳如云的情况有着大概的了解,但是他对陆彦却一无所知。

  “把陆彦的答案给我看看。”徐子良说道。

  单琪将陆彦的档案递给了徐子良。

  徐子良一边翻看一边问道:“你打算怎么办?”

  “去接触一下两个人,问问情况。”单琪说道。

  徐子良点了点头,然后眼神在陆彦父母的那一栏顿了一下,接着放下了陆彦的档案。

  “先去接触一下柳如云吧。”

  “为什么?”

  “你不觉得一个御灵师知道的或许比一个普通人知道的多吗?”

  单琪点了点头,虽然她觉得作为高中生的陆彦更好接触,但是徐子良说的也有道理。

  “到时候我和你一起去。”徐子良说道,脸色严肃,“这次的事情有些诡异,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行动。”

  “诡异?”

  徐子良点了点头。

  “没错,你知道吗?在我们警方调查这些事情的时候发现,好像有什么人在清理着一些痕迹,但是我们却一无所知,不清楚对方是什么人,不清楚对方清理了什么,同样也不清楚对方的目的和原因。”

  徐子良看向了单琪的双眼,认真的说道。

  “警察也是会死的。”

  在这间科室里,有些人来过,有些人离开过,有些人是自己带着东西走的,有些人是亲人来取的……遗物。

  ……

  警局门口,陈树生走出了警局,揉了揉腰。

  “终于完事了。”

  “师兄,你怎么在这?”一道声音叫住了陈树生。

  陈树生回头,来者是来取尸体的周成。

  “小成,你怎么在这?”陈树生问道,然后想起了什么,“是傍晚的时候出事的人吗?”

  周成一愣,然后点了点头。

  “师兄你怎么知道?”

  陈树生摇了摇头,叹口气。

  “我当时在现场帮忙进行抢救来的,但是……”

  陈树生有些沉默。

  周成也没有说话,陈树生虽然是他的师兄,但是走的是治病救人的外科医生的道路,虽然也见多了生死,但是说到生命逝去,依旧让人难以挂怀。

  周成也了解自己的师兄,陈树生是他父亲的学生,这也是两人相熟的原因,而且和他父亲一样修的都是一颗“医者仁心”,面对伤者无能为力必然会让他挂怀许久。

  “师兄,这次的事情不是你的问题。”周成突然说道。

  陈树生脸色一变。

  “你什么意思?”

  周成看了看四周。

  “昨天有一具类似的尸体……这件事忘掉吧。”周成没有多说。

  “有危险?”陈树生问道。

  “放心,好涉及不到我,我只是一个躲在后面的法医罢了,有人会去解决这件事。”周成笑着说道。

  “好,不说这件事了,对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回家一趟?”陈树生笑着问道。

  “回家……”周成的脸色一苦。

  “我可不想回去挨骂,你就那么想看我挨揍吗?外科医生的儿子成了法医,你知道的,我爹看我不爽很久了。”周成耸了耸肩。

  “哈哈,可能是你想多了。”陈树生笑道。

  不过陈树生知道,法医这个职业在周成父亲那里可是一个不得喜的职业,“再怎么解刨尸体也不能让死者复生”可是周成父亲骂周成的原话。

  再加上周成父亲年纪大了,思想有些顽固,然后父子俩就这么闹掰了。

  “别安慰我了,你就是想看我挨揍,当初要不是你鼓励我,我都不知道能不能做下去,走吧,去喝一杯?”周成歪了歪头。

  “行,你请客。”

  “陈大医生竟然让我请客?啧啧,行,等我和我助手说一下,让她将尸体送回去。”

  “助手?可以啊,又升职了?”

  “哈哈,毕竟是外科医生的儿子,天赋怎么可能差。”

  “用老师教给你的东西去做老师不喜欢的事情,如果老师知道你住哪,一定会打车去找你然后打折你的腿吧?”

  “所以我永远不会让他知道我住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