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一章 和他单独谈谈(求推荐求收藏)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289 2019.08.22 10:05

  “伯父好,”陈默拿出准备好的礼物,包的倒挺精致,看起来像块手表,“初次见面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上官鹏程原本想了一肚子要羞辱自己女儿带来的这个他永远也看不上的未来女婿得话,在看到眼前这个用粉色Hello Kitty包装纸包起来的礼物后彻底又咽了回去。

  这小子脑子是不是不太好使?有精神问题?看来不能刺激他。

  好女儿啊,竟然找了这样一个人来,真是打的我措手不及。

  上官鹏程接下礼物,“先生怎么称呼?”

  “爸爸,”上官云棠挽住陈默的手,周围原本享受着美酒和音乐的人纷纷侧目,音乐也停了下来,“他叫路池。这是他的堂弟,路瑟。”

  路瑟礼貌的说道,“伯父您好。”

  “你好。”上官鹏程露出微笑。

  路家?燕京路家?倒是个大家族,不过近年来没落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虽然这路池看着精神不正常,但也还行吧。

  只是云棠不知道,我们上官家在江洲市也不是从前了,再者强龙压不过地头蛇,路家再有实力,手也伸不到江洲市来。

  而江洲王家,素有王半城之称,我让你联姻也是迫不得已。

  “路先生来自燕京?我和燕京路家的路鸣有几分交情,不知道他那腿疼的老毛病好了没有?”

  上官鹏程不动声色问道。

  “您说我二叔,您肯定记错了,他那不是腿有毛病,是手臂有问题。

  早年我们路家在巴拿做生意,当地人经常欺负我们华人,我二叔脾气爆看不过眼,和几个当地人打了起来,他被四个人围殴,结果手臂被打断,不过当地人从此以后再也没有欺负过我们路家。”

  “嗯。”上官鹏程点点头,“女儿,你介不介意让我和路先生单独谈谈?”

  “爸爸……”上官云棠撒娇道,“你可不能为难路池哦。”其实上官云棠的妈妈早年就改嫁出国,实际上这些年上官鹏程是既当爹又当妈,父女的关系一直很好。

  “臭丫头还没嫁出去呢,就帮别人说话了。”上官鹏程笑了笑,“你放心,我只是有些话要和路先生说。”

  上官云棠乖巧的点点头,“小路,”她拉上路瑟,“那边有好吃的,你陪我一起。”

  见上官云棠走开,陈默这心里七上八下,自己这假冒的男朋友见到真岳父,是如何是好。

  “你不用紧张。”上官鹏程端起一杯香槟递给陈默。

  陈默大口喝下,“我不紧张。”他端着空酒杯又喝了一口。

  “哈哈,”这人有点意思,上官云棠笑道,紧张的气氛微微有些缓和,“你和我女儿认识多久了?”

  “半个月,”陈默实话实说,“但是我很喜欢她。什么都不能把我们分开。”既然决定帮人就做的彻底点。

  “什么都不能?”上官云棠带着奇怪的表情问道,“什么,”他顿了顿,“都不能?”

  陈默有些犹豫,看来这岳父是要用钱收买自己了。

  但自己是见钱眼开的人吗?

  “对,什么都不能。”陈默的声音有些虚,就等着上官鹏程开价,他差点没有问你准备给我多少钱让我离开你女儿。

  这路鸣的晚辈还算有点骨气,出钱嘛,路家也不缺钱,我现在也没钱。

  这年轻人在一起一时头脑发热,还真的不容易分开。

  不过就不知道这路池是不是真的爱我女儿了。如果他真爱我女儿,那我是否做错了?

  就为了我们上官家的生意?

  如果这次王家再不同意注资,就不仅仅是我上官鹏程破产,而是连累众多正在建设的项目,工程一旦烂尾,多少人几个口袋的钱都要赔进去。

  上官鹏程下海前是个Jun人,他能成为江洲地产大鳄和他诚信和一直以来保留的Jun人品质有很大关系。

  “路先生,本来这些话我不想说。”

  每当人说这种话的时候,意思就是他一定要说。

  “洗耳恭听。”陈默说道。

  “如今房地产行业不景气想来你也知道,你们路家在燕京应该也在转型。

  我上官鹏程,当初带着三万块来江洲,从街边小贩到如今江洲市数一数二的企业家这其中的艰辛你应该能理解。

  但更重要的是,我们鹏程地产底下有几千个员工,上万个家庭。我们的住宅项目,商业地产,市政工程项目遍布江洲市。

  你可想过这是多大的规模?又是多大的责任?”

  上官鹏程说的诚恳,关于房地产行业不景气的说法一直有,但是大多数时候造成的不良影响其实更多是对于普通人。

  比如某某楼盘烂尾了,伤害最大的还是买房的人。

  很多人都是掏空几个口袋,一辈子的积蓄都投入了一套房子里。听上官鹏程这意思,鹏程地产似乎正在面临巨大的压力。

  陈默表示同情,但他穷光蛋一个,真心无能为力。

  上官鹏程说道激动拉起了陈默的手走到了窗边,窗外是高高挂起的月亮。

  上官鹏程举起酒杯对着月亮,仰头饮尽。

  “我知道我说这些话太自私了,但是我还是必须要说。

  只有云棠和王家联姻,王家才会注资,有了充足的资金流我们鹏程地产才不会倒。”

  “就为了保全你的生意?”陈默之前没接触过上官鹏程,上官鹏程没有多解释,本来这些压力他有什么权利让一个外人跟着一起承担。

  他还有一点点期待,或许如果真的破产了,自己女儿还能有个归宿。

  “话说到这里,路先生,我女儿的订婚晚宴就要开始了。”

  “这么快?”其实陈默还没有准备好,虽然他早就知道了这个酒会实际就是上官云棠的订婚晚宴,只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

  “怎么?没有准备?”上官鹏程有一丝失望,虽然按照常理来说,在江洲市是没人能翻过王家这座五指山,但这个年轻人……

  看来是我想多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呗,陈默转过身,此时主持人举起高脚杯敲了起来,这是示意众人聚拢过去。

  这王家虽然有半城的名头,但行事也颇为低调,儿子的订婚宴也只是邀请了二三十人,并没有大肆宣扬。

  不过在场还有一些媒体记者,大约是要在订婚宴宣布和鹏程地产最终合作的消息。

  “听说上官鹏程卖女儿自救?”

  “别乱说话!这酒宴虽然人数不多,但都是江洲市有头有脸的人物。”

  “是是是,你看,那不是江洲女首富汪艳吗?”

  “她不是正在打离婚官司,还有闲情雅致来参加别人的订婚宴?”

  “谁知道呢。江洲市金字塔尖的人恐怕都到齐了吧。”

  “别说了别说了,王公子来了。”

  王郝从远处走来,不过他第一时间没有走向自己父母,更没有走向上官父女,而是恭敬的一改往日嚣张跋扈的模样,向一位老者恭敬的敬了一杯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