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八章 荷尔蒙爆棚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321 2019.08.25 19:05

  老赵打开蛇王酒给三人各倒了一杯,办公室门又被人推开了,路瑟匆匆跑了进来,“王叔不好意思我刚才忘记说了,您吃完告诉我一声,我回来回收餐具。”

  老王端起一杯蛇王酒抿了一口,“这才叫酒嘛!好的,小路你刚才直接给叔发个微信就可以了嘛。”

  路瑟尴尬的笑着,“一着急忘记加过您微信了。”

  “这孩子!”老王笑呵呵,“你回去慢一点,你也别着急回收,今晚你老李叔值班,你有空过来拿就可以了。”

  路瑟感激的点点头转身就走了,最近海上捞刚刚开展外卖业务,人手不足所以他都上阵来送外卖。

  他打开手机,“接下来还有3单,送完王叔估计吃的差不多了。下面是在江洲市刑侦支队?好像上官姐姐就在那里上班啊。”

  “喂喂,小云,你点了吃的了吗?老大都要饿死了。”

  “点了点了,海上捞的火锅。”

  “行行,那我把法医科的人也叫着,对了,老大人呢?怎么最近总是神神秘秘的。”

  “老大就在法医科,你去喊他们的时候一起说一下就好了。”

  鉴定室内,秦医生奇怪的看着上官云棠身边无所事事的陈默,不过还是正常讲解道,“根据头骨构造可以明显判断为人类头骨,又根据牙齿磨损程度初步推测,死者年龄大约在30岁,考虑到你们说头骨已经人为损坏,综合死者年龄应该在20到28岁之间。”

  陈默也学着他观察起头骨。

  秦医生愣了愣,继续说道,“你们从秦余家里带回的他的生活用品上,有一些毛发,我们正在进行DNA比对,云棠,一有结果我会第一时间通知你。”

  “谢谢学长。”上官云棠推了推陈默,陈默伸出手,“谢谢秦医生。”

  “不客气。”秦医生摘下橡胶手套,“晚上有时间吗?”他对上官云棠说道,“最近新上了一部电影挺好看的。”

  上官云棠没有直接拒绝也没有接受,只是直直的看着陈默。

  什么意思?陈默偏着脑袋?让我离开?

  他准备走出去。

  “喂!”上官云棠气的直跺脚,喊道,“你不是说你买好电影票了吗?”她使劲朝陈默眨眼睛。

  陈默后知后觉,“哦哦,对,”他牵着上官云棠的手腕,“天降魔童,今晚8点,看完直接去酒店。”他又小声在上官云棠耳边说道,“电影票和酒店钱你出啊。”

  上官云棠笑呵呵的掐红了陈默的手臂,“学长真不好意思,晚上我和陈默已经约好了。”

  秦医生面不改色,“没事,那等你有空。不过云棠,我听说你要和王郝订婚,这位究竟是?”

  上官云棠正准备解释,他们队里的孙耀敲了敲门,“老大,火锅到了。”

  “一天到晚就知道吃,有时间不去查案子,念家村的报告写好了?”

  孙耀吐了吐舌头识趣的退了出去。

  “学长,你也没吃晚饭吧,一起吃点吧。”上官云棠邀请道。

  秦医生看了一眼手表,嘴里嘀咕着,“天还没完全黑,应该没问题。”

  上官云棠追问道,“学长?学长?”

  “啊?哦哦,行,行。”他有一点心不在焉,不过上官云棠没觉得什么不对,她这个学长原本在警校就是这样,思维跳跃的很,经常上一秒说的好好的,下一秒不知道跑题到什么地方去了。

  不过秦海在法医鉴定这块的权威性和专业度毋庸置疑,很多案子有了他的分析一些隐藏的证据纷纷都浮出了水面。

  火锅吃到一半,上官云棠拉起陈默,“不是说8点的票吗,咱们是不是要走了?”

  陈默疑惑的点点头,这还真要去看电影?

  他嘀咕着,“我哪有钱买票啊。”

  上官云棠掐着他的大腿,“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

  陈默忍着剧痛跟火锅道别,这火锅好像是小路工作的那家火锅店,现在都有外卖了?

  “我再吃最后一口。”陈默夹了一块莴笋,也不管多烫快速的放进了嘴里。

  上官云棠嫌弃的拽着他离开了现场。

  “你还真,真要去看电影?”陈默嘴巴烫的说话都不利索。

  “我们去动物园。”上官云棠沉思着,之前就觉得那个老王不对劲,后来又在办公室遇到两个陈默这样怪异的事情,“那几个人一定有古怪。”

  陈默喝了一口水,左手扶着方向盘,“你是说老王他们三个?”

  “你不觉得吗?”上官云棠说出吗自己的疑惑,“尤其是王建他第一个发现头骨,竟然把头骨留在了原地,有故意隐瞒破坏的嫌疑。”

  “如果他要隐瞒完全没必要报警。”陈默也提出自己的看法,“至于说损毁,会不会是真的因为秦余喊魂那件事搞的他们很害怕蛇窝那块。”

  “封建迷信不能有,”上官云棠侧过身子,正好看到陈默的侧脸,高高的鼻梁,有一点胡渣,其实他眼睛挺好看的,睫毛挺长的,上官云棠没想到自己也会有花痴的时候,为了不让陈默发现自己脸红,她又坐直了过来。

  “喊魂这种事没有科学依据,而且他们说喊魂后听到奇怪的回应,导致秦余要跳墙他们三个都控制不住,这话多半是假的。”

  陈默知道上官云棠的意思,因为老王三人都比较强壮,控制住一个年轻人还是比较容易的。

  “那,”陈默忽然想到,“那你说见到我的事情呢?”

  对啊!上官云棠感觉自己这些天脑子完全不够用,难道真有什么超自然的现象?这个世界真有一些科学无法解释的事情?

  “你是不是眼花了?”陈默说道,“我听说有种药剂能把人迷晕,让人产生幻觉。”

  但是上官云棠异常坚定,“我当时非常清醒。”

  “但我也的确没有回办公室过,”陈默想了想,“会不会让你很清醒也是一种幻觉?”

  “没可能!”上官云棠说道,“我当JC时间不长,但什么奇怪的案子没有碰到过,最后都证实是人在作怪。

  我从业以来都没听说过有让人能产生如此清晰幻觉的药剂。”

  “有多清晰?”陈默有意无意的问着。

  上官云棠想起陈默冲过来时带着的炽热,是男性独有的荷尔蒙爆棚的感觉,如果不是因为她超高的意志力,恐怕当时真的会失去控制。

  她一直觉得那个人完全就是陈默,但又有种模糊的感觉那个人和陈默有一点不同,就在刚才她想起来了。

  “我知道了,那个人和你虽然很像但有一点不同。”

  陈默问道,“哪点?是不是我更帅气一点。”

  “荷尔蒙!”上官云棠喘了一口气,她看了陈默一眼,“他身上有比你更强烈的荷尔蒙。”

  “荷尔蒙是什么?”陈默闻了闻自己,“我身上没怪味啊。”

  上官云棠白了他一眼,“男人味,就是他比你有男人味。”

  “我……”陈默踩下刹车,“我现在就让你看看我多man!”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