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六章 谁在装糊涂(求推荐求收藏)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212 2019.08.19 19:05

  “你相信有gui吗?”

  “现在临时插播一条紧急新闻,今日早晨约6点10分左右,有游客在宁远市九L瀑布景区发现两名溺水者,其中男子已送往宁远市第一人民医院,目前无生命危险。

  令一名女子当场死亡,据目击者称,女子尸体腐烂严重,似乎已死亡多日。

  前方记者林红梅报道。”

  “陈默,”上官云棠关上电视机,“虽然现在警方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是你点燃了念家祠堂,但我希望你说实话。毕竟念家村那些老人全都死了。”

  她坐在陈默身边,眼神真挚,“做为朋友,告诉我,是不是你?”

  是不是我?念家祠堂里,陈默一直在想着念家伦说过的一句话,人只是一具躯壳。

  人终究只是一具躯壳吗?他看着眼前那张惨白的似乎令人无比恐惧的脸,扭曲的五官像是深渊要将陈默和所有人吞噬。

  “你相信有gui吗?”他又问了一句。

  上官云棠担忧着,从念家村回来以后陈默似乎就陷入了一种魔怔的状态。

  “我不知道。”上官云棠让他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我只希望你能和我说实话。”

  “人终究只是一具躯壳吗?”

  “你什么时候开始想这么深奥的问题了?”上官云棠低头,陈默抬头和她对视,上官云棠脸一阵红,“人嘛,总有死的那天,所以说只是一具躯壳也没什么不对。

  不过人在活着的时候,利用好这具躯壳多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也就无悔这一生了。”

  陈默现在的状态就像是很多平凡的人,平时忙于生计,上班,吃饭,下班,吃饭,睡觉,再上班,吃饭,再下班。

  突然某一天在下班的路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抬头看了一眼星空。才发现,原来世界这么广阔。

  星辰瞬息万变,银河熄灭了一万次又点燃了一万次。

  千年前的那一轮明月如今依旧照耀在这大地之上。

  平凡的人感慨着,如果把自己的事放在如此广阔的空间和时间尺度上,似乎就变得没有意义了。

  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陈默还想继续感慨,不过他虽然脑子想了这么多,但眼睛却不由自主的盯着上官云棠领口的缝隙。

  啪!

  “就知道你在给我装糊涂。”上官云棠将他推开,“害我还担心你怎么了,臭家伙,你快点说,火到底是不是你放的?”

  “你相不……”

  “你在废话我立刻废了你。”

  “真不是我!”陈默求饶道,“从念家村回来的一路上我都和你解释一百遍了,不是我,不是我,这不你不肯相信,我才出此下策。”

  “什么不好学,学别人文青病,装神弄鬼!”上官云棠又一脚把他踢到了C下,“不是你那你口袋里的火柴怎么解释?”

  “我说是,”他本想说是gui放在自己口袋里的,但估计他再说实话上官云棠就真要炸毛了,于是陈默改口道,“我抽烟有火柴还不正常。”

  “你抽烟?”上官云棠拿出手机,里面是她托其他同事调查的陈默的背景,“36岁,男,网络写手,无房无存款,不抽烟不喝酒,没进过大保健,没有女朋友……”

  “还要不要我读下去?”上官云棠将手机丢了过来。

  陈默恭敬的捡起,笑嘻嘻的说着,“这里面说的也不全对。”

  “怎么不全对?”上官云棠嘀咕着,“难道还有什么遗漏?”

  “没有,这里面有一点说的不对。”

  “哪点?”

  “没有女朋友那点,”陈默悄然在上官云棠身边坐了下来,“我这不是有女朋友吗?”

  “你找死!”上官云棠使出陈大师的独门绝学,一拳就把陈默打的鼻血飞溅。

  陈默捂着鼻子,“这么好身手昨晚你干嘛去了?”

  上官云棠一阵愧疚,不过这愧疚只能放在心里,脸上委屈着,“不是也让你占了这么多便宜了吗?”

  得!陈默没说话了,他看不得女人委屈。

  如果说女人什么时候最让男人冲动,恐怕就是委屈时候的样子了。尤其是上官云棠这种级别的女人,那一举一动本来就勾人心魄。

  陈默默默转身,离开了自己的狗窝,不然真容易擦枪走火。

  上官云棠以为他生气了也追了出来。

  “喂,你好,对,我是。”不成想陈默接到一个电话,神情严肃的回应着,挂了电话他更是满脸焦虑。

  “怎么了?”上官云棠温柔的问着。

  “这臭小子又问我要钱来了!”

  “什么意思?谁问你要钱?”

  “刚才电话里,别人医院来电话问我是不是路瑟的表哥,要我去交住院费,否则不让路瑟出院。”

  上官云棠噗嗤笑了出来,“一个谎言要用一百个谎言去圆,你这是自作自受。不过,小路怎么又出事了?严重吗?”

  “应该没什么,”陈默无奈道,“那小子刚才电话里叫堂哥叫的那个爽快。一点也不像有事。只是,”陈默想起刚才路瑟说的关于念雅的事情。

  “只是什么?”

  “具体还是等小路回来再说吧,”陈默打开手机就又给路瑟转了1000块钱,“一个两个三个四个。”他手指点着自己微信里的余额。

  “你在数什么?”上官云棠凑了上来。

  “在数还有多少钱啊,我要租车,酒会那天我总还得给你带个礼物吧,万一遇到你们家亲戚小孩,总要表示表示吧。”

  “哦,”上官云棠压抑着内心一股奇怪的感觉,这种感觉让她不愿意把自己此刻的开心展露在陈默面前,这种感觉告诉她要矜持。

  “对了,昨晚念家伦和你说了什么?”

  “他说……”看着上官云棠期待,但又单纯的眼神,陈默还是决定不把念家伦说的告诉她。

  难道要告诉她其实是活着的念普强bao了念芷?但念普自己本人都不知道了?

  难道要说强bao念芷的不止一人,昨晚的那十几个老人中有四五位也参加了?

  难道要告诉她,这个世界远比你想象的要复杂,要更加险恶?

  现实已经压的人喘不过气了,就没必要再让人添堵,就让一切在昨晚的大火中告一段落。

  “他说念雅是他们杀的。”

  “所以你放火烧死了他们?”

  “你觉得呢?”陈默眉头一挑,“就这么不信任你男朋友?”

  “我先回队里了,还要写报告,等小路回来你问清楚发生什么事了也告诉我一声。”上官云棠深吸了一口气,说着她已经向外跑去上了跑车,一声轰鸣离开了。

  没人看到她在转身那一刻脸上洋溢的笑容,如果江洲市那些富家子弟看到了,只是用眼神也可以杀死陈默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