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梦和半张照片(求推荐求收藏)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473 2019.08.12 19:05

  “这么晚了JC也下班了吧?”薛宝拿过钱包,翻开,里面有那年轻人的身份证和几张卡,身份证写着:刘登。

  “有电话号码没有?”陈默又从薛宝手机将钱包拿了过来,不过翻了许久也没有发现一个能联系对方的。

  “老陈你傻是不是?”薛宝拿出刘登身份证,“这上面不是有人家地址吗?”

  “你傻还是我傻?”陈默指着身份证上那一排小字,“宁远市J县念村二组083号,你倒是去啊?现在出发三天后应该能赶到。”

  “那报110?”

  “报呗,不然还能怎么办?”陈默也喝了几瓶啤酒,意识不太清醒。

  两个人是忙活了许久,才把正确位置告诉了JC,两位JG看着有点微醉的二人问道,“这,确定不是你们自己的钱包?”

  薛宝笑呵呵的,“JG您看我帅气的脸蛋,再看这身份证上,能是同个人吗?”

  两位JG对了对身份证,也没说什么就离开了。

  薛宝和陈默也没了消食的兴趣,两人回去付了烧烤的钱,各自回家休息去了。

  也不知是酒精作祟还是什么,陈默还做了个噩梦。

  只不过这梦断断续续,又跳跃的很,第二天早陈默虽然极力想要想起来,但却只能记得一些画面。

  陈默拿起笔在本子上大概的写了写。

  他虽然是个老太监作者,但是有记录灵感的习惯,梦无疑是最好的灵感来源。

  “女的。”他咬着笔头,闭上眼睛想了想。

  “环境昏暗,还有其他人,十分嘈杂。”

  陈默站起身,他梦醒的时候明明有一股强烈的恐惧感,甚至背心都汗湿了一片,但此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是什么让自己恐惧。

  他尽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别着急别着急。”他喝了一口水,拿起笔继续写到,“出现的那个女的非常关键,她好像在做什么事情?对了!”

  陈默想起来了,“她在追什么!”

  “还有,我记得梦里有奇怪的音乐。”提到这个,陈默突然感觉汗毛竖起,“就是这种感觉,看来是这个音乐让我感觉恐惧。只是为什么这个音乐让我很恐惧?”

  “算了,”陈默实在想不起细节,放下笔没有再继续记录,这个梦可能成为他下个小说的题材,但是现在,他在书写路瑟的人生。

  陈默总结过自己,似乎总是有各种灵感,但没有一个坚持下来的,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他在写作领域一直默默无闻的原因。

  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如此珍惜,看重路瑟这部作品。

  “这是什么?”陈默准备打开手环继续写路瑟的人生,但在手环边却看了半张照片。

  照片上是个女的的上半身。

  他这次真的是吓的跳了起来!

  不过仔细看,似乎也不是昨晚梦里的女的,两个人有些相像但照片中的女的浓妆艳抹,看起来更成熟。

  这照片怎么出现在自己家里?怎么被撕破了?难不成是昨晚不小心从刘登钱包里带回来的?是自己撕破了?

  要真是别人钱包里的,待会去PCS还回去,JC应该也联系上了刘登了。

  只是这照片上的人,看着总有些熟悉的感觉。好像陈默见过,但因为和梦里的女的有些像,陈默又不敢确认是不是真的在现实中见过。

  人很多时候都会出现这种感觉,在学术上被称为托斯特现象。

  主要就是说很多时候人会把记忆中的事和梦境混淆,认为梦境预言了未来,但实际却是记忆在作怪。

  陈默盯着照片想要分辨清楚,但如何也不能从托斯塔现象中走出来。

  “怎么这么久才接电话?”电话那头上官云棠质问道。

  “你真把自己当我女朋友了?查岗吗?”陈默有些AM的回道。

  “我不可以吗?”上官云棠不甘示弱,“而且我严重怀疑你的身份,你别以为我忘记了你假扮路池的事情,等我这段时间忙完,肯定会让你交代清楚。”

  “好吧女侠,您高抬贵手。”说到这陈默顿时没了底气,以上官云棠的身份,要是深究他的底细,查出自己是终点的全职作者不是没有可能。

  再往深究,发现自己在编辑路瑟的人生,搞疯了路瑟不说,自己也会遭受直接被系统抹除的风险。

  这姑奶奶能不惹就不惹,能配合就高度配合。

  “您找我有什么事吗?”陈默换了一种语气。

  上官云棠的语气变得严肃起来,她回想起昨天抓贼的一幕,“昨天那个小偷出车祸死了。”

  “那也是他罪有应得。”陈默一向对小偷没好感,更别说这人还刺伤了路瑟。

  上官云棠沉默许久,“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吗?”她问到,“还有你昨天说的,哪有小偷这么拼命的?”

  “我的确觉得那个小偷有些奇怪,车祸的时候你在现场吗?”

  “亲眼所见,”上官云棠说道,“所以觉得奇怪。这事一句两句说不清楚,这样,我们找个地方碰面聊。顺便我把酒会的细节也和你说一下。”

  “金泰城有家星巴克,你去那里等我,我十分钟就到。”没给陈默拒绝的机会,上官云棠说完已经挂了电话。

  一个小时后。

  “大姐,这就是你说的十分钟?”不过穿着长裙的上官云棠倒是很养眼,有个夸人的话怎么说来着,像小仙女。陈默暗暗想着。

  “才一个小时而已,而且和我这样的大美女吃饭你不觉得荣幸吗?”上官云棠眉头一挑,故意压低身子甚至伸向了陈默座位这边,“你看到周围的人羡慕的眼光了吧?”

  陈默甚至能隐约看见上官云棠的Bra,粉色的,他一下子就从耳根子红到了额头,他也只敢心里想想,嘴上说说,从来没和一位女性这么亲密过。

  更何况上官云棠这长裙上身可有点低。

  陈默咕隆咕隆喝了一大口冰咖啡,“你不是要说酒会的事情,对了,我可没钱租车。”

  “酒会的事情待会说。你帮我看看这个。”上官云棠拿出一个档案袋。

  “大姐,”陈默表示无语,“这档案你不能随意拿出来的吧。”不过他还是打开来仔细看了一番。

  档案袋里正是昨天那个小偷的案件卷宗。

  嫌疑人名叫王大勇,无业,四十岁有前科,于18年8月1日在金泰城附近的工地盗窃被发现后,逃跑过程中出了车祸当场死亡。案件基本已经查清,是一起正常的交通事故。在王大勇的住所也发现了工地工人被偷的钱包等物品,因而王大勇盗窃证据充足。

  “案件分析的很清楚了,”陈默不解道,“你是有什么怀疑吗?”

  “你知道犯罪的人都有犯罪动机,王大勇盗窃的动机是什么?”

  “小偷,无非不是为了钱。”陈默回道。

  上官云棠没有指望陈默回答她,更像是在自己分析,“他的出租屋里有十几个皮夹,但却没有一部手机,你想现在大家几乎都不带现金,偷皮夹都是卡为财说不通。

  为财完全可以直接偷手机,或者首饰卖。再不行工地的一些材料也比皮夹价值高。”

  “你这么说也有道理,不过可能王大勇没有文化,没想那么多?”陈默提出自己的假设。

  他将卷宗又放进了档案袋,在公共场合这么招摇不是他的风格。

  不过他举起档案袋的时候,有一张照片从档案袋里掉了出来。

  陈默捡起照片,竟然是半张照片,照片上,是某个女性的下半身,红色的裙子,黑色高跟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