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三章 旁观者语录(求推荐求收藏)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421 2019.08.23 10:05

  王骁犹豫了半天,本来准备好的词被突然出现的陈默打断,他从口袋掏出一张纸,“哦哦,对了,接下来请准新人上台,双方父母以及游大师请先到旁边坐一下。”

  陈默盯着游龙,跟着他亦步亦趋的下了台。

  “爱情,多么让人向往,多么令人羡慕,在这里,就有这样一对让人艳羡的少男少女,我的二弟,你有什么话想对女方说吗?”王骁的词也不知道是哪位常年混迹小学生交友吧的人写的。

  王郝接过话筒,咳了咳,“额第一次啊,有点紧张。”

  王母安慰道,“多几次就不紧张了。”

  “说什么胡话?”王父瞪了王母一眼。

  “哈哈。”王母只能以笑掩饰尴尬。

  “我和云棠也算是青梅竹马,虽然我们两家之前交流不多,但后来在大学见到她之后,我就对她一见钟情。我发誓,她是我这辈子唯一爱的女人。”王郝接着说到,声音显得很大,像是觉得声音大就不那么心虚。

  “说的好,”王骁带头鼓掌,又转向上官云棠,“弟媳妇,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无奈上官云棠盯着陈默,像是在等待什么。

  那个图案在哪里见过?怎么就想不起来?应该肯定见过!

  陈默使劲回忆着。那个图案好像就在前几天见过,他转而问到路瑟,“小路,你有没有纹身?”

  路瑟摇摇头,“我妈管的严,我也不喜欢纹身。身体发肤受之父母,纹身多不好。”

  也是!那个图案应该和小路没什么关系。那自己是和谁一起看到的?

  前几天,应该是和上官云棠!

  对,对!陈默似乎要想起来了。

  王骁问道,“在准新人佩戴戒指前,我要按照惯例问一下在场的诸位,是否有反对的?”

  “想起来了!”陈默一拍桌子,“念家伦!”他惊呼道,“念家伦手腕也有类似的图案!”

  王家人被吓了一跳,尤其是王郝,之前在花店就被陈默坑了一笔,要不是因为游龙在场他早就发飙了。

  “大叔,你是反对我们的订婚吗?”

  “嗯?”陈默转过身,发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

  路瑟一拍桌子,“对,他反对!”

  “什么?”陈默指着路瑟,“你?”

  在场所有人视线随着他的手移动,“我?”他指着自己,又指着王郝,“他?”

  众人,“哦?”

  “行了!”陈默大叫道,“我反对我反对,我一万个反对,行了吧!”

  咔嚓咔嚓!

  在场所有媒体纷纷拿起相机,哗啦啦的拍了起来。

  国人最爱八卦!王半城之子在订婚宴被人当场抢妻,还有比这个更劲爆的新闻吗?

  什么投资,什么订婚,什么游龙,都没有八卦让人热血沸腾。

  “你凭什么反对?”王郝质问道,“你刚刚在花店连6000都付不起,你凭什么反对?”

  是的,你凭什么?众人纷纷期待着陈默的回答。

  这些观众是真不嫌弃事大!就说这帮人和你们有什么关系,看什么戏呢!

  等等,观众?

  旁观者?

  “给我十分钟我让你知道为什么!”陈默说着就要离开现场。

  “别让他走!”王郝叫道,“保安拦住他,敢在王家订婚宴捣乱,你就应该做好不能离开的打算。”

  王郝看向自己的师傅,游龙曾经告诉过他,练武修心,不可轻易用武,但一旦动用,必定见血。

  王郝这是向师傅申请打架许可。

  游龙却是沉浸在陈默刚才的话中,念家伦?哦,那个老不死的?

  这小子难道知道些什么?前些日子不是听说念家村着了一场大火,那些人都烧死了吗?难道和这小子有关?

  见自己师傅没有反对,王郝一跃几乎就要到陈默身边。

  “我靠!”陈默没想到这现实中真有人会武功!

  上官云棠立刻赶了过来挡在陈默身前。

  “王郝,算起来你还是我的师弟,你要动手吗?”

  “云棠,你真的铁了心要护这人?”

  上官云棠没有说话。

  “我就是去上个厕所。”陈默喊道。他其实是想去厕所使用自己的新道具,旁观者语录。

  其实今天也是误打误撞把路瑟带来了,要不这新道具还真不能用。

  王郝收手,“我就给你十分钟,十分钟后,我要你跪下来道歉!不然今天没完!”

  陈默讪讪然,立刻冲到厕所点开手环。

  好在他一直开着景象翻译,已经积累了很多素材,三下五除二水了一千多字就到了今天的剧情。

  “众人的目光都在路瑟一行人,尤其是和路瑟一同前来的假路池。”

  然后,他点了点旁观者语录,想了想准备写崇拜。

  崇拜不行,崇拜情绪力度不够,现在这种情况震不住场子,用什么情绪比较好?

  痴迷?

  不行,那么多老头老太痴迷上自己想想都受不了。

  狂热?

  狂热分子?就像粉丝对明星的狂热,明星做什么都是对的,放个屁都是香的。

  也不行,还要再深入一点。粉丝也有对明星腻味的时候,什么人永远不腻味另一个人?

  陈默一拍脑袋,我怎么把这个忘记了。

  舔狗。不过这个词不是严格意义上情绪的词,更多的是表达一种状态。

  陈默郑重的写下,好了,就决定是这个词了。

  他扶着厕所的门,“没什么变化啊?”他还以为有什么类似空间波动之类的事情,毕竟强行改变别人的看法算得上是一种魔法了。

  不会是坑人的吧?陈默带着疑问,忐忑的走出了卫生间。

  卫生间门口,当他的身影出现在厕所门口,他甩了甩没有烘干的手,撩了撩额前的碎刘海。

  “哇!他竟然洗了手!”突然有人惊呼道,“他撩刘海的动作简直迷死人了!”

  得!陈默知道了,这旁观者语录发挥作用了。

  王郝一头雾水,什么情况?这大叔明明就很普通啊。

  他走上前,“你今天给我跪下再磕三个响头,我当今天的事情没发生过!”

  “哼!你算什么东西?”陈默还没开口,有些媒体朋友就开口了,尤其是一些小姑娘,拿起照相机就拍了起来,“让我拍下你丑恶的嘴脸!竟然敢让我的男神磕头!”

  上官云棠也被惊呆了,“什么情况?”她小声问着。

  陈默摆摆手,心想你怎么不tian我?看来这旁观者语录对于旁观者的定义不同。

  再看路瑟也没什么反应,王家人也是,并没有无端的tian陈默。

  想来双方当事人应该不算为旁观者。

  “你们说,我要给他跪下吗?”陈默向众人说道。

  “不要,不要!”

  “你们说,是我帅还是他帅?”

  “你最帅,你最棒,你最人人爱!”

  “你们都疯了吗?”这些人都得了失心疯吗?都他吗什么情况!

  王郝作势要上前殴打陈默,但不曾想一堆人围了上来挡在了二人中间。

  “儿子!”王母站在台上喊道。

  王郝愣住了,看着自己老妈踩着高跟鞋夸大夸大的从台上走了下来,“妈你不要过来,他们都疯了,我一个人可以搞定。”

  “你搞定什么搞定!”王母突然抬起手,啪给了王郝一巴掌,“你敢动我男神一根汗毛老娘和你拼命!”

  “妈!亲妈!”王郝欲哭无泪,“老天爷,这是怎么了?太难了!这道题我不会啊!太难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