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阁楼的老鼠(上)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347 2019.08.15 10:05

  陈默尴尬的笑着,不是你们胆子大,是上官云棠胆子大。

  “老人家,您为什么这么说?还有刚才,您开了门怎么又关上了?”陈默有太多不解。

  梦里发生的事情为什么会在现实中验证?梦里那个女人是谁?和十年前山中湖发生的女尸案有关系吗?

  和刘登又有什么关系?

  和那张照片又有什么关系?

  陈默甚至觉得自己还在做梦,他小声对上官云棠说道,“你掐我一下。”

  上官云棠看着他,伸出手就掐了一下。

  “你这么重干嘛?”陈默疼的跳了起来。

  老人脸上才有一些淡淡的微笑,“年轻人,你们来这里做什么?”她刻意绕开了话题。

  上官云棠又想用自己刑侦那套,不过被陈默阻止了。

  “审讯和问人不一样,而且你还能对两个老人动手不成?你别忘了,咱们只是来找刘登,别人不想多说,咱们也不要节外生枝。”

  陈默转过身,“老人家不好意思打扰你们,我们是来走亲戚的,不过我是小时候来过,不记得路了。亲戚的电话又打不通,所以才在村子里转悠。”

  “哦,你找谁家?咱们念家村人口不多,老妇虽然年纪大了,但是可以说每家每户都有什么人还是记得的。”老人怔怔盯着陈默。

  陈默故做轻松,“是我叔家,刘登,您知道吧?”

  老人有些惊讶,刘登?怎么就是找刘家的?难道是为了十年前的事情?

  “你刚才说你是江洲市刑侦支队的?”老人看向上官云棠,“你证件给我看一下。”

  上官云棠掏出证件,“老人家,配合我们的工作是每个公民的义务,而且我们现在又有了新的线索,一定能找到刘雅的。”

  “你什么意思?”老人手颤抖着,“你们不是为了十年前的事情?”

  上官云棠不明所以,说到,“老人家,我们来只是因为刘登的姐姐失踪了,刘登的爸爸说刘登回了老家,我们有些情况想找他了解一下。”

  “小雅也失踪了?十年了!”老人坐的不稳差点向后摔去,不过好在上官云棠手快一把扶住了老人,“老人家当心。”

  “老伴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老人拍着老伴的手,叹了一口气道,“唉,十年了,那些人难道还没有放过刘家,刘家人,真是命苦啊。”

  陈默和上官云棠相互看了一眼,心道老人应该知道什么,不过陈默显然已经把刘雅失踪和十年前的女尸案联系在了一起。

  只是陈默一直没有时间把所有事情和上官云棠说。

  “老人家,您说的他们,是谁?”陈默问道。

  老人犹豫良久,起身把窗帘都拉上,然后才说到,“他们,就是我们村的人。”

  “我们念家村,一开始只有十几户人,家家户户都是亲戚,只有一个念姓。

  上世纪九十年代很多人下乡帮助偏远地村发展,村子里人口才渐渐多了起来。

  但一开始,村子里的人都很排斥外来人,女孩子那时候禁止和外人通婚。

  但感情这种事情,是没有办法禁止的。年轻人相互爱慕,村里老一辈的再怎么反对也没用。

  后来外人实在太多,通婚也就渐渐被默许了。不过村里仍然有要求,就是通婚夫妻生的第一个孩子,都必须姓念,也就是长子长女,必须继承念家村的香火的意思。

  外来的年轻人很不理解,也很不服气,认为自己的孩子姓什么,不该村里决定。甚至有的年轻人说大不了搬出念家村,也不能让自己长子长女姓别的姓。”

  上官云棠不解道,“不就是个姓吗?和爸爸姓,还是和妈妈姓,有什么区别?”

  “等你以后结婚就懂了。”陈默淡淡说着,“人类结婚除了感情使然,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目的就是传宗接代。怎么传宗接代?靠自己的小孩一代代传下去,几百年几千年后,人们早就不记得你是谁了,但你的姓氏还在,你家的香火也就还在。”

  “那这样对我们女性来说太亏了。”上官云棠说道,“我以后的小孩一定要和我姓。”她说着,情不自禁的看了陈默一眼。

  陈默倒没注意到,追问着,“那后面发生了什么?出了什么变故吗?”

  老人的房子倒挺宽敞,四人坐在客厅里,客厅向后还有几间厢房,甚至还有一层阁楼。

  陈默问完阁楼传来枝丫枝丫的声音,一阵不知从哪来的冷风吹了进来,老人重重咳嗽起来,“咳咳,咳咳,”她对身旁的老伴说到,“让你趁着这两天不下雨把阁楼打扫一遍,你不打扫,老鼠都不知道几窝了。”

  老伴尴尬的笑着,“明天就打扫,明天就打扫。”

  老人继续说着,“刚才说到哪里?对了,外来的年轻人不满村里的规矩,村里原本的小伙子也有气。

  因为外地的人多是一些知识分子,有文化的人,还知道写什么情书,求婚什么的,所以村里很多年轻的姑娘都和外地的年轻人在一起了。

  这样一来,村子里的小年轻们不愿意了,就挨家挨户的去闹。尤其是有些刚刚出生小孩的家庭,逼着别人去PCS改名字,改回念姓之类。

  年轻人血气方刚,难免有冲突。当时刘家老大出生,刘恺,也就是刘雅和刘登的爸爸,就因为不愿意改名字而被村里几个年轻人打了。

  那时候刘雅刚出生,刘家人被村里人闹的不行,就打算搬出去。当时那帮年轻人中就有一位曾经也追求过刘雅的妈妈,叫做念普。

  本来村里老一辈也默认只要搬出念家村,改姓的事也就不插手。但是念普却不想这么轻易放过刘家人,竟然埋伏在刘家人离开的路上,想趁着夜色把刘凯打残甚至是打死。

  也许是老天有眼,念普当晚拿着锄头没有打死刘凯,但自己却不小心失足掉到了水塘里,淹死了。”

  陈默打断道,“那后来为什么刘家人没有走成?”

  阁楼又传来枝丫声,老人推了老伴一下,“你去楼上,看看那群老鼠想干嘛?再闹腾直接毒死。”

  老人继续说道,“念普虽然是失足落水,但是念普的家人不这么认为,哭着闹着还报了警,说刘家人杀人,让刘家人偿命。

  后来调查出来也是念普失足落水,和刘凯没有关系。但是念普的家人不肯善罢甘休,说不准刘家人离开村子,又说就是因为刘家人不愿意遵守念家村的规矩,才害死了念普。”

  “这念普的家人也太荒唐了。”上官云棠不由感慨着,不过上个世纪,民智未开,很多地方有很多封建陋习,老百姓对民俗,风俗的尊重甚至远远超过了法律,法规。

  老人接着说道,“村里的人自然向着本村人,于是就强行把刘家留了下来,说是要刘家赎罪,永远不能离开念家村,同时,也让刘凯将自己长女的姓改成了念姓。”

  陈默听到这里仿佛被一道雷击中,念姓!刘雅!

  他惊呼道,“念雅!”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