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奇怪的老人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133 2019.08.14 19:05

  夕阳西下,有无数次陈默在自己的那些太监小说里曾写到这样的场景。

  一个一无所有的屌丝,和一个超级大美女来到世外桃源,走在两边都是油菜花的鹅卵石路。

  桔红色的晚霞将两个人的影子拉的很长,男生想牵女孩的手,但女孩害羞的向着落霞的方向跑去,霞光在她身边,一切都显得无比美好。

  除了,每家每户的门口都有一副棺材,红色的棺材。

  哪怕陈默亲眼看见,也无法形容这场面有多诡异,多令人感到匪夷所思。

  这场景的恐怖程度已经让陈默和上官云棠忘记了恐怖,尽管他们全身都缩在了一起,他们低着身子,一步步的,发出咯咯的响声向前缓慢的前进。

  此刻支撑他们走下去的,恐怕只有那份好奇心了。

  “咱们,”陈默实在受不了这诡异的气氛,开口道,“咱们回去吧?”

  “要回你回,”上官云棠说着,但她心里也有些害怕,“不就是些棺材,有什么!你不是这点东西就怕了吧?”

  陈默这家伙完全不吃激将法,他害怕就是害怕,劝道,“我感觉不对劲,女侠,咱们只是想找刘登,在村外面找个地方等着,我就不信他不出来。”

  上官云棠站到了一块石头上面,不知不觉中,太阳已经落到了山后,只有灰蒙蒙的好像是浓雾中的蜡烛一般的光还若隐若现,不要片刻,这蜡烛光也会熄灭。

  “这村子周围几公里什么都没有,你睡哪里?睡马路上吗?再说,”上官云棠缩了缩身子,“山里温差大,半夜不冻死你才怪。”

  气温下降的很快,陈默见实在劝不动上官云棠,只能作罢和她一起朝念家村走去。

  “披上吧。”陈默脱下自己的长袖衬衫递给了上官云棠,他里面还有一件短体恤。

  “谢谢。”上官云棠接了过去,她是真的感觉有点冷,其实平时她是不怕冷的。

  毕竟现在也是夏天,晚上再冷也不像冬天,还是能忍的。

  只是也不知道是被那些棺材吓到了还是什么原因,上官云棠没有拒绝陈默的的好意。

  二人也不知道刘登家在哪里,但听司机师傅说,念家村基本人都姓念,只有几户外姓,所以也不难找。

  只是这每家每户门外放口棺材,陈默要敲门就必须跨到棺材里。

  有些棺材年代久了,红色的木头腐烂不堪,甚至有蛆虫在里面爬。

  陈默硬着头皮想踩着一个棺材好走进去敲门,但被上官云棠拉住,“不能乱踩,万一惹怒了村民咱们真没好果子吃。”

  “那你说怎么办?咱们现在这里喊了这么久,也没见有人开门。”透过窗户,是能看见屋内亮着黄炽灯,两个老人正在吃晚饭。

  不过仍凭陈默喊破了喉咙,屋内的人似乎就像听不见一般。

  上官云棠捡起一块石头,咚就砸向了大门。

  “喂喂!”陈默喊道,“你这样也会惹怒他们的好吧!”

  上官云棠一摊手,“那你说怎么办?”

  这村子虽然十分诡异,但陈默总有种奇怪的感觉,这地方自己来过?

  “那些人是在梦游吗?真听不见假听不见?”家里窗户被砸了石头屋内的人都没反应,上官云棠隔着棺材又喊了起来,“大爷大妈,听的见吗?我们不是坏人,听的见吗?”

  “你别喊了,”陈默仿佛想起了什么,“你上一句说什么来着?”

  “大爷大妈?”

  “再上一句。”

  “梦游?”

  “对!”陈默想起来了,这个地方总给自己似曾相识的感觉,实则是因为自己梦见过,而且就是捡到照片的那晚,自己做的噩梦中出现过的地方。

  陈默终于明白了自己为什么会吓的满身是汗。

  在梦里自己是一个人突然来到这地方,并且又是深夜,自己和梦里那女的逃命,家家户户的敲门但无人应答,后来突然出现了许多棺材,整齐的挡住了门口。

  梦里逃命时的恐惧,无助和见到棺材时的惊骇,陈默此刻仍然记忆犹新!

  “我知道怎么做。”陈默想起在梦里,自己最终好像是进到了一户人家里,他鼓起勇气,跨入了棺材里,“你愣着干嘛,你也来。”陈默向着上官云棠招手,此时天已经完全黑了。

  上官云棠掏出手机打开手电筒,心里一阵哆嗦,此刻陈默的样子有些吓人,就像是索命的冤魂一般,向她微微招手,你来呀,你来呀。

  上官云棠拒绝道,“我不要,你一个人去敲门就可以了。”

  陈默没管她,只想验证一下是不是真和梦里发生的一样,他敲了敲门,既期待又紧张。

  如果门真的开了?那不是说明梦境是真实的?

  梦境是真实的?那女的是真实的?

  难道这世界真有什么魑魅魍魉?

  陈默不愿意多想,他知道有时候想的越多反而越容易失去理智。

  听到敲门声,正在吃饭的老人放下了碗筷,她也没有透过窗户看陈默,也没有和陈默打招呼,只是默默的向她走来。

  不过这老人走到门前,打开了门,向四处一看,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砰又关上了门。

  “你这人怎么回事?”上官云棠见老人能听到,不由的大声质问道,“我是江洲市刑侦支队的上官云棠,正在调查一件案子,请你们配合。”

  屋内的老人微微侧目,老人身旁应该是她的老伴,想起身开门,但被她瞪了一眼又乖乖坐了回去。

  陈默转过身,忽而一愣,继续低着头从棺材这头走到了另一头,一把拽住上官云棠,“你也到棺材里来。”他话语冰冷。

  上官云棠挣脱开,“陈默,你到底在想什么?他们能听得到,他们是装的你看不见吗?”

  夜色下也不知道陈默是什么表情,他大声说道,“让你进来就进来,废什么话!”他显得有些着急,也不顾上官云棠到底愿不愿意,慌忙的一把将她抱住,两个人一起摔进了棺材里。

  上官云棠没有反应过来,又被陈默捂住了嘴巴,陈默在她耳边小声说道,“别回头,你身后有人。”

  上官云棠吓的汗毛竖起,手臂僵硬的拽着陈默的胳膊,跟着陈默一起,再次敲了敲门。

  老人这次动作快了很多,听见敲门声立刻就过来开了门。

  刚刚进到屋子里,老人就感叹道,“年轻人,你们胆子是真大哦。”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