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四章 那人(求推荐求收藏)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312 2019.08.18 19:05

  那人那人?从这帮老人进来陈默听到关于那人已经不下三次?那人是谁?又怎么会在念家村众人中有如此威信?

  不会是个卖保健品的吧?要说现在的社会有什么能让老人疯了似得不顾及亲情,不顾及法律,恐怕真的只有那帮搞CX的人。

  难道那人是什么头目?

  不过不管那人究竟是谁,对这帮老人来说都非常重要。而且现在只是知道了十年前山中湖一案的内幕,还有许多问题没有解决。

  念家村为何家家户户门口放一个红棺材?

  这帮老人为什么一个个神神秘秘,穿着黑袍搞CX?

  最重要的是,念雅现在是死是活?

  甚至,这个念雅是不是就是路瑟工作火锅店的念雅?如果不是,那也太巧了。

  如果是?那……

  陈默不敢再想下去,尤其这祠堂内阴森恐怖,总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

  “是,如果不是那人,你以为我怎么会认识念普?我们又怎么会来念家村?”陈默顺藤摸瓜,希望能套出村长一些话来。

  村长年纪大了,似乎很惧怕但又很讨厌那人,气的咳的肺都要吐出来,大骂道,“无耻之徒!无耻之徒!二十五年,他足足坑害了我们念家村二十五年,如果不是他,我们还是当年那个令人羡慕的小村庄。

  人人有饭吃,家家有茶喝。

  他浪费了我们二十五年的时间,如今,他是要过河拆桥吗?”

  村长的话十分隐晦,如果陈默知道一二内幕或许能听的明白,什么二十五年,什么人什么事又能坑害一个村庄二十五年?

  或许是关于土地的问题?旅游开发?陈默想到之前司机说的,念家村风景优美,资源丰富。

  尤其是山中湖,宛若从天而降,鬼斧神工!如果旅游能好好规划发展,念家村完全会比如今的九L瀑布景区更加出名。

  然后却出了念芷投湖一案。

  或许这其中也有些那人和村民之间的争端?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陈默观察着村长的反应。

  村长身后的黑袍老人们显得有些局促,似乎有话要说,但又惧怕老妇人手中的猎枪,看的出来老妇人是站在村长这边的。

  不过老妇人仍旧还是提醒道,“村长,有些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来。”

  “我知道!”祠堂地面是老旧的木板,已经被拐杖敲出了好几道裂缝,村长说道,“我虽然老了,但也知道那些事不能说。”

  “哪些事?”陈默悄然问到。

  “小子,我看你还是先去见阎王吧。”老妇人举起猎枪对准了陈默的脑袋。

  “你们敢!”上官云棠喝道,“今天他要是出事我就是豁出去自己这条命也要拉你们几个垫背。”

  她这突然的一下倒是让陈默十分意外。

  或许是出于之前利用陈默引蛇出洞的愧疚,上官云棠此刻想竭力保住陈默的性命,她在陈默耳边小声说道,“再拖延十分钟,救援马上就到。”

  陈默还算反应机灵,知道这里做主的不是老妇人而是村长,大声喝道,“杀了我你们还想成功吗?”

  这么多人做了这么多事,用了二十五年,什么绑架,杀人,摆棺材之类的手段无所不用其极,他们不就是为了达到某种目的,成功吗?

  陈默不知道他们什么目的,但知道他们一定害怕失败。

  村长挡住了老妇人的猎枪,示意她退后,“看来那个人说的是真的,你们三个人中,有一个和他一样的人。只有找到那个人,我们才能摆脱俗世,见到吾祖。”

  摆脱俗世,见到吾祖?看来这帮人被洗脑的太彻底,已经丧失理智。

  “对,”陈默面不改色,“我可以很直接的告诉你,念雅绝对不是那个人,只要你们告诉我们念雅的消息,我就告诉你谁才是那个人。”

  “念雅?”村长似乎对这个名字不太熟悉。

  一旁的老妇人提醒道,“就是那个孽种,”她似乎想起什么,又改口道,“就是念芷的长女,刘雅。”

  “你不说我都要忘记她了。”如果人的善恶能从脸上表现出来,那陈默此刻无法相信接下来的话是出自面前这个慈眉善目的老人,“她的尸体应该已经腐烂了,你们还没找到她?唉,鱼应该都吃的差不多了。”

  “你!”陈默压抑着心中的愤怒,他想起来之前念雅父亲拿着女儿唯一一张照片痛哭流涕求着他们一定要找回念雅。

  而如今,永远也找不回念雅了。

  “你是人吗?”陈默骂道,“为了你的儿子你逼死了念芷,现在为什么又要杀害她的女儿?”

  “哦?”村长带着怪异的笑容,“看来那人也没有多信任你。连念雅是他杀的都没告诉你。

  如果这样的话,”村长冷声道,“他又怎么会告诉你那个重大的秘密?”

  “他在拖延时间。”老妇人喝道,“村长,不能再和他说下去了,耽误了时辰,我们又要再等十年,我们等不起了。”

  “罢了,”村长颤颤巍巍的站起身,似乎是在和陈默说,又似乎是在自言自语,“为了摆脱俗世,见到吾祖,我连自己的儿子都可以不顾,念雅又算的了什么,你们几个又算的了什么。”

  “你不想知道谁才是那人口中的他吗?”陈默还想再拖延。

  “不想知道了。”村长转过身,“都烧死吧,哪怕你是和他一样的人又如何?他尚且用了二十五年都没成功,你又有何本事?”

  “我还知道他的秘密,你不想知道吗?”几人身上都被浇了煤油,只要一根火柴立刻就烈火焚身死无葬身之地。

  “不想知道了,”村长长叹一口气,“点吧,烧死他们无论这次成不成功,也是最后一次了。”他转过身,看着倒在地上的念普,眼中竟然有泪水。

  因为整个祠堂的各个主梁上也都浇了煤油,一不小心也会引火上身,这些老人又都上了年纪,所以十分谨慎。

  等村长带着众多黑袍老人们走到祠堂外,天光未亮将亮,也不知是陈默的幻觉还是真的有一道白光,那些老人在白光中跪了下来。

  他们说着奇怪的话,双手做着诡异的手势,一个个好像是中邪一般不停的颤栗发抖,老妇人尖叫着,“黑石的光照耀千年,无极之岛在海的天边,摆脱俗世的束缚,终见至上的吾祖。”

  “这些人完全疯了。”陈默感叹着,“云棠,我们恐怕撑不到救援来了。”

  上官云棠想说什么,但陈默温柔的示意她别说话。

  陈默继续说道,“其实我以前是个没人理的屌丝,别说女朋友了,连女性朋友都没有。你刚才,”他低着头没敢直视上官云棠的眼睛,“你刚才舍命说要救我的话,我记住了。呐,我这个人虽然没什么本事,但是你放心,如果下辈子有机会我一定会报答你,别说一次酒会,就是参加一辈子酒会我也愿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