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昏迷不醒的原因?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444 2019.09.02 14:54

  上官鹏程的情况非常严重,完全超出了陈默的意料,甚至连医生都觉得很意外,因为那根从天而降的钢管,竟然精密的直接插进了上官鹏程的胸腔。

  要知道钢管是从上掉落,上官鹏程只要稍稍避让一下也不会被钢管直接插中最多是被砸到,但他好像是故意抬起胸膛迎着钢管而去。

  经过了长达6个小时的手术,主治医生疲惫的从手术室走了出来,他摘下口罩看着神色疲惫的上官云棠,“云棠,你爸爸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上官云棠强忍着的泪水再也止不住,“张叔叔,谢谢您,”她想再说什么感谢的话但说不出来。

  “不用谢我,作为医生这都是我应该做的,而且我和你爸爸还是战友,只是我这个战友啊,虽然能将他从鬼门关拉回来,却不能让他醒过来。”

  张主任眼眶泛红,当年在部dui的一幕幕涌上心头,两个人一起闯祸一起建功,一起受罚一起嘉奖!

  战友情深,鹏程这样我却救不了他,“你爸爸,”张主任哽咽着,“他可能会成为植物人。”

  上官云棠眼前一黑,无法承受这样的打击差点晕倒过去,她的身体紧紧的靠着陈默,仿佛这样才能有一点支撑。

  陈默安慰道,“我们先去看看伯父。”

  上官云棠点点头,恢复了一些力量,她看着这个照顾了她二十多年的既当爹又当妈的男人,她现在才发现这个人竟然有这么多白头发,有这么多皱纹。

  好像一夜之间,他就变老了。

  上官云棠已经没有泪水了,她坐在病床边握着父亲的手,张开嘴但只发出嘶哑的声音,她逼着自己想一些有趣的事情,她听说和植物人说一些往事尤其是趣事就能增加唤醒的几率。

  “您还记得我9岁那年,那时候我们还在乡下,家里种了很多桑麻,您带着我去打麻,说只要我帮您把地的麻都打好了就给我5块钱。

  结果我真的把桑麻全部打倒了,您又生气又觉得好笑,最后还是给了我钱。

  还有我读初中那会,老师说我和高年级男孩子早恋,抓到我写的情书,那时候您已经当兵去了,结果您第二天就请假回来当着全校师生的面打了我一顿。

  吓的那个男孩子以后再也不敢找我。”

  上官云棠轻轻揉着父亲的手掌,“其实那份情书是我故意让老师抓到的,我就想您回来看看我。

  再后来妈妈走了,您转业回来下海经商,要送我和弟弟出国读高中,还给我们请了英语老师。

  我们故意在课上捣乱,老师让我们说Yes,我们偏说No,还整天学黄飞鸿电影里说爱老虎油,骗您说这是外国人和人打招呼时说的。

  您竟然真的信了,见到人就说爱老虎油,还炫耀是儿子女儿教的,甚至和英语老师也说,结果老师没被我们气走,被您吓走了……”

  人在最艰难的时候或许需要的只是陪伴,这个时候的陈默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上官云棠就这样说到了中午。

  陈默给她倒了一杯水,“我给你买点吃的。”

  上官云棠摇摇头,她一点胃口也没有。

  “你不吃东西怎么照顾伯父?”陈默严肃又温柔的说着,“我知道你心里难过,但是无论如何我们的亲人,肯定都希望我们至少能照顾好自己,这样,我们才有力气照顾他们,才能……”

  他想说才能有机会唤醒上官鹏程,但他从张主任的口中得知,唤醒上官鹏程几乎是不可能的。

  原因在于上官鹏程的昏迷原因似乎并非是病理性的,或者严格来说,并非是物理原因导致。

  但张主任从医多年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

  陈默下意识看了看上官鹏程,觉得太奇怪了,难道上官鹏程是受到了什么精神打击不愿意醒来?

  难道是生意的原因?记得上官鹏程之前说过如果王家不注资,鹏程地产就有破产的危险。而自己在王郝订婚宴捣乱带走了上官云棠,投资肯定也不了了之。

  陈默盯着上官鹏程想的入神,忽而,上官鹏程猛的睁开眼睛,陈默看到一双奇怪的眼睛,那不是上官鹏程的眼睛!

  但陈默根本没看清上官鹏程的眼睛又闭上了。

  甚至陈默都觉得可能是自己看错。他摇摇头,使劲眨了眨眼睛,但上官鹏程再也没有任何反应。

  陈默暂时把这件事放在心里,说出来只能让上官云棠更加担忧。

  “我想吃麦当劳。”上官云棠鼻子红红的,“小时候没钱的时候,我和弟弟最开心的就是爸爸带我们吃麦当劳。”

  上官云棠还有个弟弟?陈默没有多问,或许那个弟弟被判给了她妈妈,所以现在上官云棠几乎没有向陈默提起过。

  “好,麦当劳的奥尔良烤翅最好吃了,我给你去买。”陈默饿了一上午肚子也咕咕叫了。

  上官云棠叫住他,想说什么不过只是淡淡笑了笑又没说了。

  见到上官云棠恢复了一些气色,陈默心里也没那么沉重,他想着刚才上官鹏程睁开眼睛的那一幕,如果不是大白天真的挺吓人的。

  吓人的原因不是他突然睁开眼睛,而是那双眼睛看起来根本不是上官鹏程的。

  陈默和上官鹏程只有一面之缘,但上官鹏程在陈默心中的形象是清晰的,尤其是上官鹏程给人的感觉,是那种礼貌的又是很和蔼但恰到好处的感觉。

  而人的感觉大多时候首先是从眼神展现出来,如一个人有一双细长的眼睛,看人时总是眯着眼睛,就给人一种不信任,奸诈的感觉。

  刚才那双眼睛,怎么形容?陈默回想着刚才那一刻突然涌上来的感觉,是惊悚,更是……

  “更是怨恨!”陈默暗暗说着,“刚才那双眼睛中充满了怨恨,眼睛的主人不知经历过什么。又为什么会出现在上官鹏程身上?

  难道是小说里的gui上身?”

  陈默不知道上官鹏程以往的经商经历有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但现在看来,或许找出那双眼睛背后的秘密,就是唤醒上官鹏程的关键。

  看来这件事还是要找个适当的时间和云棠说。

  “先生请问您要点什么?”

  麦当劳的点餐员面带微笑说着。

  “你好,我要两对奥尔良烤翅,一个A套餐,再来……”

  “先生,”点餐员保持着惯有的素质,“奥尔良烤翅是肯德基的噢。”

  “啊?哦,”陈默抱歉的笑着,怪不得刚才云棠拉住我想说什么,估计就是想告诉我奥尔良烤翅不是麦当劳家的,他说道,“不好意思那烤翅不要了,其他的都要。”

  “好的您在这里吃还是打包?”

  “打包,微信。”

  “微信我扫您,这是您的单号,您注意听单号到时候过来取餐。”

  “好的,谢谢。”陈默将小票揣到口袋里就出了门,既然答应了云棠要给她买奥尔良烤翅可不能食言,趁着等餐的时间再去一趟肯德基把烤翅买回来。

  好在两家虽然是竞品但离的不算远,穿过万佛湖路好像就有一家肯德基。

  万佛湖路怎么这么多人?

  陈默担心上官云棠等太久,一边喊着一边挤过人群,“让一让,让一让,不好意思,让一让。”

  “小伙子你别挤,这里发生了交通事故,有人受伤了你别挤。”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