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父子之争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042 2019.08.12 10:05

  “老薛你不要信口开河好吧。”

  “你不信?那你等着,待会肯定会有人拉架,咱们静观其变。”

  不知道老薛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没有纠结,陈默也坐了下来,静静看着那两人争吵。

  好在两人只是拉拉扯扯,言语里在争执什么对错。

  穿着黑色体恤的中年说,“我说让你送雅儿回家,你呢?大半夜喝成烂泥,你开车能开的稳吗?我提醒你多少次了,喝车不开酒,开酒不喝车,你,就不听!”

  年轻小伙穿着花衬衫,里面一件无袖打底,撸开衬衫回道,“你还有脸说我?她是你女儿还是我女儿?天天赌博赌到死?小时候你赌博老妈和人跑了,现在你赌博你女儿和人跑了!你还是个父亲吗?你有脸吗?”

  “这两人还挺克制,都没说脏话。”陈默默默点评道。

  薛宝白了他一眼,“这不是重点好吧。依我看,他们要打起来了。”

  “说到这个我就来气!我和你说了多少遍你姐肯定不会和别人跑!你喝酒喝的不省人事,你知道个什么?”

  年轻人从凳子上跳了下来,一把抓住中年人的衣领,“我知道什么,我知道你不配当个父亲。你说从小到大,我们姐弟两有过过一天好日子吗?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去喝酒吗?

  老子不仅喝酒,还向那帮人磕了十个响头,那帮人才答应给我们十天时间凑钱!你个老不死的啊,你啊,才一个月,又在外面欠了一屁股债!”年轻人脸涨的通红,眼睛里也布满了血丝,举起了拳头。

  中年人听了却说不出话,他抬起头,望向年轻人这一拳,但拳头高高举起却迟迟没有落下。

  “臭小子你要打就打。不过你打了我还是要说,我告诉你,你姐姐从小就文文静静,不可能干出和人私奔的事情。而且你喝的伶仃大醉,你怎么知道她就是和人跑了?不是被人强行掳走的?”

  “……”年轻人瘫坐了下来,“可是,可是JC来问我的时候,我也这么说了。而且,姐姐留了亲笔信,如果不是她自己走,她怎么会留信给我?”

  “我说你这个猪脑子也不想想!”中年人骂道,“你开车接你姐的时候,她有什么反常吗?”

  “姐她就是担心我喝醉了,开车不安全……”

  “还有你中途睡了多久?从你姐工作的酒吧到她宿舍,只有二十多分钟车程,你就不能撑撑送到再睡。”

  “我实在太困了开着开着就睡着了,等我醒来车子撞到了路边的栏杆,那个时候姐姐已经不见了。”

  “猪脑子啊你!难道你姐在你睡着的时候还在写信?你开车都睡着了她第一反应不应该是叫醒你吗?你这猪脑子怎么不想想!”

  年轻人仿佛做错了什么事情一般,变得急躁起来,在地上不停地捶着腿,“老不死你这些话怎么不早说!”他扑向了中年人将他按在地上,

  “你怎么不早说?JC都走了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前几天JC来的时候你怎么不说?”

  “我想说你倒是想听?”中年人猛的用力将年轻人按在地上,“要不是你喝酒雅儿能出事吗?你个小兔崽子现在好了,咱们一家子就剩我们两个光棍了!你姐姐也没了让我们怎么活?你说让我怎么活?”

  “活什么都不活了!”年轻人叫了一声,两人就你一巴掌,我一巴掌,打的还挺规律。

  有个路人见状过去拉架,但被中年人踹了一脚,“要你多管闲事!”

  那路人肯定气不过,身边的朋友纷纷站了起来,两帮人就这样打在了一起。

  陈默感叹,“这也能打起来?”

  薛宝一副你给我看好戏的状态。

  没一会也不知谁报了J,JC把两帮人拉开,问了问缘由。

  “人家喝醉了不要一般见识,算了算了。”JC如是说。

  被打的人捂着紫青的腮帮子,“JC同志可不能这么算了!我好心拉架被人打了算怎么回事。”

  “你好心拉架还是打架?你们几个,也没少喝吧?不算都给我去PCS醒醒酒!”

  这人一听要进局子,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无,自认倒霉。

  陈默目瞪口呆,伸出大拇指表示,“服。”

  薛宝得意道,“其实也就是些生活经验,没什么大不了的。遇到醉酒的人,哥劝你一句,走远点。”

  “不过现在JC也不容易,什么家长里短,大事小事都找他们,人家的确也忙不过来。”陈默看着JC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话说,今天这是第二次了吧。

  路瑟被刺伤,上官云棠来调查了一番。

  说起来,今天那个小偷抓到没有?

  现在太晚了,要不就给上官云棠打个电话问问。

  “想什么呢?”薛宝也不知道吃了几个烤生蚝了。

  “想慢慢长夜怎么度过。”陈默调侃道。

  “吃饱了吧?”他站起身,“吃完了陪哥消消食去。

  “别急啊,”薛宝又要了一打烤扇贝,“老板再来一打烤扇贝。”

  “好的,不过现在人多加菜要排队哦。”

  “没问题老板,正好我去周围逛逛,你烤好了给我打电话。”

  老板也是老实人,上一批两人吃的钱也没收,只是记下了个电话。

  刚才那两父子吃完付了钱就要走。

  不过可能真是喝醉了,这年轻人付钱的时候,钱包都掉落了出来。

  陈默快速走了过去,捡起来就追了过去。

  但那两人好像做了什么亏心事,见陈默追他们竟然跑了起来。

  “喂,你们的钱包!你钱包丢了!”

  父子两人是越跑越快,一下子竟然消失在陈默视野里。

  也难怪,陈默平时很少锻炼,身体素质差,只跑了几百米就累的气喘吁吁。

  “人,人呢?”薛宝更是累的不行,嘶哑着嗓音问到。

  “不,”陈默大喘了一口气,“不见了。”

  “他,他们跑什么?”薛宝指着那父子消失的方向。

  “不,不知道。”

  “我们,还追,追吗?”

  “追,追个屁。”

  “哦。”

  说罢,两人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陈默打开手机的钱包,“这两人跑,跑什么,钱包都不要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