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六章 DV里的内容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544 2019.08.29 19:05

  “正想和你说这个事情。”上官云网拿出手机,“DV已经修复了,我拷贝了里面的内容。你看看吧,内容,”上官云棠眉头皱着,“内容很怪异。”

  陈默接过手机,根据老王的巡查记录,这个DV应该是就是秦余用来拍摄人面蛇存在的,在巡查记录中老王提及到秦余说已经有了证据,看来应该是拍到了人面蛇。

  但上官云棠刚才明明又说完全没有那回事,到底是什么情况?陈默点来播放键,还是一看究竟吧。

  画面十分昏暗,“把窗帘拉上。”陈默手掌挡在手机屏幕前,仔细看着。

  上官云棠拉上窗帘,好心提醒道,“你别靠那么近看,小心被吓到。”

  陈默的注意力完全在视频上,也不知道听没听见。

  湿漉漉的地面上,有很多蛇在游动,有蛇不时啄着镜头,使得原本就不清楚的画面更加模糊。

  许久,忽而有一双大脚朝镜头走来。

  这人穿着黑色的皮鞋,脚码很大,但因为DV是躺在地上所以完全看不到这人的外貌,只能拍到脚腕的位置。

  但接下来的画面算是彻底让陈默明白了上官云棠所谓的怪异到底是什么。

  画面中的人只能看到一双大脚,他在镜头前停留着不知在做些什么,没一会,突然有一个东西掉到这人脚边。

  尽快有些模糊,陈默还是看清了,那掉落下来的竟然是一张人皮面具!

  不过这还不是最惊悚的。

  那面具掉下来这人依旧是站在镜头前,继续在做什么事情,紧接着发生的事情令陈默头皮发麻。

  因为那人竟然脱下了他的脚!没错,是脱下了他的脚而不是他的鞋子。

  也就是说,这人刚才在给自己剥皮?他还是人吗?

  难道这就是那个人面蛇?陈默无法断定这东西究竟是什么,但可以肯定没有人能自己扒皮!

  留下一堆剥落的人皮后这人随后消失在镜头当中。

  陈默从视频中回过神来,重重喘着气,“这还是人吗?”

  上官云棠没有置评,提醒道,“后面还有。”

  “后面还有?”陈默揉了揉眼睛继续看着视频。

  看来秦余应该是将DV整晚留在了蛇窝,根据DV消失的时间,大约在凌晨一点秦余失踪的前一天,王建出现在了镜头前。

  一同出现的还有秦余,两个人似乎在争吵什么。

  “小秦,你再帮我一次,我求求你,这一定是最后一次!”

  “王叔,我不是和您说过不要再借网络贷款,不要再网上赌博吗?他们都是吸血鬼,你就是家财万贯也会败光的。

  上次你倒卖猴子藏在这里我想替你隐瞒结果还是被他们发现,我的确也无能为力。”

   DV一直横躺在地上所以只能听到二人的声音。

  王建痛哭道,“小秦我给你跪下了,求求你,再帮叔一次,再帮叔一次!”他好像跪在了地上,咚咚磕着头。

  “你再帮叔一次,这次搞到钱我就能上岸了,求求你小秦,你看在叔上有老下有小面子上,不要去保安科告发我。”

  秦余叹息着,“可是,”他将王建扶了起来,“可是如果保安科再派人来查,我们也隐瞒不了啊。”

  王建抹掉眼泪,“小秦我知道你是保安科科长的侄子,只要你巡查后不上报,他们肯定不会来查。

  而且这几天我早早放出了我们猛兽区有诡异事情发生,上次你配合我喊魂的事情也传了出去,现在他们想躲都来不及,不会想躺这趟浑水。”

  “那……”秦余终究还是决定再帮王建一次,“王叔,这是最后一次。你倒卖保护动物是犯法的事情,我希望你这次拿到钱就上岸,不要再借,不要赌了。”

  王建似乎真的痛改前非,在秦余面前痛哭流涕的保证。

  “小秦你放心,这条蟒蛇我已经找好了下家。只要卖掉我至少能拿到十万,我这次肯定上岸不再赌了。真的,你相信我,我对天发誓。

  如果我再拿钱赌我就,”他指着地上的小蛇,“我就被这些蛇吃掉,肠穿肚烂而死。”

  “王叔,你好之为之吧。”秦余说罢离开了蛇窝,不久后,老王也离开了。

  陈默捧着手机久久没有说话,第一段视频十分诡异,令人匪夷所思,似乎证实了陈默的部分猜想。

  根据他的推测,这个剥掉人皮的人就应该是人面蛇,或者和人面蛇有极大关系,而秦余恰好因为拍下了这些而丧命。

  但视频的后半段两人的对话,似乎又在表明一切都是骗局,是王建编造的谎言?

  而秦余似乎对此也知情。

  如果秦余知道人面蛇根本就是个谎言,那他为什么还要放下DV试图去拍到什么?

  这两人肯定有一人在说谎!

  “王建呢?他的尸体找到了吗?”

  上官云棠想起王建被找到的一幕,他的肚子里全是蛇,真正是肠穿肚烂,“收到你的微信后我立刻去了蛇窝,首先发现的就是他的尸体,被蛇咬死的。”

  上官云棠感叹着,“他固然可怜,但被他倒卖的动物才最无辜。有一只猴子从他藏的地方跑出来被直接吃掉了半个身子,他倒卖的蟒蛇最终也确定死在了一个富商的浴缸里。

  还有无数我们没有查到的失踪动物,很可能都和他有关。所以说,他也算死有余辜吧。”

  陈默没有接话,他和王建接触的不多,一时无法下结论。

  只是哪怕事实真的如上官云棠所言,对于陈默来说却仍旧还有许多疑问。

  王建为什么要杀他?因为他发现了巡查记录?

  那王建为什么要杀路瑟和保安?

  王建那晚出去明明就是还火锅餐具的,他完全没有暴露自己的必要。

  更重要的,人面蛇,铜门,都是陈默确确实实经历过的,尤其是那扇铜门,如同鬼魅一般挥之不去。

  甚至陈默还把手伸进过门缝当中,尽管他完全不记得自己在铜门后拿了什么,又或者被铜门夺取了什么,但他的思想,他的脑子,却无时无刻不提醒着自己,那扇铜门,至关重要!

  陈默没办法和上官云棠讨论这些,因为这些在她看来都是不存在的。

  见陈默神色低沉,上官云棠安慰着他,“其实你说的,我也能理解。”

  陈默看着她笑了笑,“你真的相信我?”

  “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你肯定不会骗我。”上官云棠认真的说着,“所以什么人面蛇,什么漂浮在水上的铜门,哪怕再不可思议,我都知道你不会骗我。”

  “你刚才还说不相信我,转眼又变说法了?”陈默故意调侃着上官云棠。

  上官云棠走到窗子边拉开窗帘,窗外的江洲天朗气清,有树枝伸到了窗边,树枝上有几朵不知名的花,她摘了一朵闻了闻,“真美好。”她说着,“如果世界能一直这样美好就好了。

  真相什么的又有什么重要呢?”

  “花很香就是真相,如果人们不能知道真相,怎么能闻到花香?”陈默不由的反驳着。

  上官云棠丢了已经枯败的花,她告诉陈默,“刚才那朵花有剧毒,如果人不小心食用,不用一分钟就会中毒身亡。”

  “真的假的?”陈默走到窗边伸出头焦急地看向下面,如果这花真有剧毒谁这么有闲心载在医院里。

  这要是一阵风吹过不知道要害死多少人。

  上官云棠忍俊不禁,“这你也信啊?”

  “好啊你骗我!”陈默捏住她的手,“我看你是真的中毒了,我现在要给你打针解毒。”

  上官云棠笑颜如花,“这就是你说的男频小说的情节吧。”

  陈默不置可否,又把病房的窗帘拉上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