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念家祠堂(求推荐求收藏)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265 2019.08.17 19:05

  鲜血从陈默的脑袋里泂泂流了出来,但他还有一点意识,“快,跑。”说罢他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上官云棠咬着牙,你怎么这么傻?

  陈默!

  你怎么这么傻?

  她心中满是愧疚,但是,如果这个时候她出手只能是抓住两只老鼠,背后真正的主谋和失踪的念雅恐怕就再也没机会找到了。

  果然在击倒了陈默之后,老妇人不再隐藏,她的老伴也走了出来,手里是一只老式的管制猎枪。

  “JG,我希望你不要轻举妄动。老头我年纪大了,很容易擦枪走火。”

  “把你的配枪丢过来。”老妇人恶狠狠的说道。

  上官云棠取出手枪,砰的一声砸开了天窗丢了出去。

  “哼!”老妇人冷笑道,“JG我劝你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我让你把手枪丢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说罢,老妇人拿过老伴的猎枪,举起枪托又朝陈默砸了一下,陈默也是见了鬼,晕过去还要被人折磨。

  没想到他们的警惕性这么高,上官云棠拿出配枪,刚才她丢出去的是手机。

  她本想着阁楼光线昏暗先迷惑二人,不过二人显然经验丰富,看来没少干坏事。

  “去,把她绑起来。”老妇人丢给老伴一根绳子。

  不过他老伴似乎有别的想法,气的老妇人大骂道,“老不死的六十几岁的人还死性不改!快把她绑起来,那个人吩咐了她不能动,绑好了送到祠堂去。”

  上官云棠也不敢轻举妄动,仍由老人将她绑了起来,老人问到,“那这个人呢?”他指着地上晕倒的陈默。

  “这个人不用管。”老妇人说到,“阁楼里这么多老鼠,不要几个小时他就会被老鼠咬死。”

  “那他们呢?”上官云棠这才发现,阁楼上竟然还有几个人,只不过那几人被蛇皮袋裹着,看不出是谁。

  想来之前那几个人听到有人来,所以在阁楼弄出了动静,但上官云棠被老人挡住所以没能上来查看。

  “他们也带到祠堂,等时间到了一起送去见吾祖。”

  上官云棠胆颤心惊,这些人的话语中完全就不把人命当回事,如果仍由他们把陈默留在这里,陈默真的可能会没命。

  她喊道,“你们必须带着他一起,否则我现在就咬舌自尽!”她想起刚才老妇说,有人指名要留着她,因而只能赌一赌了。

  老妇人权衡利弊,诡异的笑着,“小丫头没找到你还挺痴情。不过你们俩根本就不该来这里。我实话告诉你,我可以带着这小子一起走,但是你别想再耍花样,你只要在这个村子里,你就是喊破喉咙都没有用。”

  似乎是为了证明自己,老妇人举起猎枪朝天窗外开了一枪。

  砰的枪响在念家村回荡,激起了无数虫鸟,但没有一个人回应。

  这个村子如同死一般静悄悄的。

  老妇人指挥着上官云棠拖着陈默翻进了红棺材里,他们自己则是穿上了两套诡异的黑袍,上官云棠想仔细看,但老妇人已经盖上了棺材盖。

  没一会,棺材外似乎又集中了许多人,众人将棺材就抬到了念家村的祠堂中。

  凌晨三点。

  上官云棠只感觉自己眼皮如同灌了铅一般沉重,那些人已经把他们关了近一个小时,但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咳咳,”刚刚醒过来的陈默就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我们,这是在哪?这是,什么味道?”他说话也能感觉脑袋剧烈的疼痛。

  上官云棠也清醒过来,“你没事吧?”她异常愧疚,“我们在念家祠堂。应该是煤油,他们在这里撒了很多煤油。”

  “我们怎么会在这?”陈默被绑着无法动弹,“你怎么也被绑着了?”

  “是那两个老人,”上官云棠解释道,“陈默,我觉得念雅的失踪肯定和他们有关,甚至和这个村子有关。”

  陈默身边的蛇皮袋里的人似乎也苏醒了过来,不停挣扎着。

  陈默想解开蛇皮袋但无计可施。

  “就算知道了我们现在也逃不出去,他们撒了这么多煤油,难不成是要烧死我们?”陈默看了看四周,祠堂本来就都是木质建筑,如果点燃火势必然会迅速蔓延。

  上官云棠本想安抚陈默,但祠堂的门被推了开来,走进来几个同样穿着诡异黑袍的人,这次上官云棠看清楚了,这黑袍诡异就诡异在竟然是纸做的。

  这些人都是老人,有的头发花白,有的还好,身体看着还算健康,但脸上都擦着厚重的白色粉底,像极了白事里的纸人,十分诡异!

  黑袍老人们议论纷纷。

  “这个女人真的是被选之人吗?”

  “村长亲口说的还有假?”

  “村长说的又怎么样,十年前村长不也亲口说了,结果呢?”

  老妇人走了出来,“你们是在质疑那个人吗?”

  众人纷纷闭嘴,露出恭敬的表情,“不敢。”

  门外,又走进一人,想来就是念家村的村长。

  这村长倒是没有穿着黑袍,拄着一只拐杖,面色慈祥,“小兄弟,你们不该来这里啊。”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善良呢。

  陈默心想,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恶魔总是披着天使的外衣,看着越普通越平凡的人,内心很可能越邪恶。

  “既然我们都来了,你也不愿意让我们死的不明不白吧。”陈默打量着村长,其他人都穿着怪异的服装,这个村长看起来还比较正常。

  “你这个小兄弟真是有趣,”村长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手腕处露出一个红色的像是胎记又像是纹身的图案。

  陈默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像是佛教里什么菩萨或者罗汉,他说道,“被绑着挺难受的,我看你们也不是善茬,怎么,还怕我们两个手无寸铁的人打的过你们这帮老不死的?”

  老妇人骂道,“闭嘴!你再废话一句我割了你的舌头。”

  “无妨。”村长摆摆手,“解开他们。”

  “可是,”老妇人说道,“那个人说过这是我们最后一次机会,一定要做到万无一失。”

  “解开!”村长的拐杖重重的敲在地上,“我才是念家村的村长,他不是!”

  “说吧。”陈默坐在地上,“你们费尽周折把我们绑到这里来,不是为了简单的烧死我们吧?”

  “小兄弟你真以为自己这点嘴皮子功夫有用?”村长用拐杖指了指上官云棠,“如果不是看在这个丫头的面子,你现在早就死了。”

  “额……”

  陈默笑道,“她是我媳妇,我要是有事不管你们什么计划肯定落空。”

  “哦?”

  一旁的老妇人把之前在阁楼的事情说了一遍。

  “年轻人嘛,总是这样痴情。想当年刘凯如果不是因为太过痴情,他也不会卷到我们念家村这件事情来。”

  陈默知道,该来的,终于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