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一章 崩溃边缘(求推荐求收藏)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377 2019.08.27 10:05

  今天上午来的JC又独自来了办公室?

  独自?

  那自己身边的上官云棠是?JC?难道他们的意思是说上官云棠独自来了?不对,当时老王他们以为我也是JC。

  陈默屏住呼吸,心脏剧烈的跳动起来,他下意识朝大衣柜角落挪了挪,和上官云棠隔开了一点距离。

  “你看到了?”上官云棠幽幽说着。

  陈默冷汗直冒,“看,看到什么?我什么都没看到。”

  上官云棠如释重负,朝陈默靠了靠,“你这么怕我干嘛,我又不会吃了你。”

  “吃?”陈默吓的说不出话,“你,你,你,我没洗澡啊。”

  “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上官云棠贴着大衣柜听外面的动静,“外面好像没人。”

  “里面也没人。”陈默抱怨了一句,“没人怎么有走路的声音?”

  上官云棠轻轻推开衣柜门,办公室的门仍旧是虚掩着,她从大衣柜翻了出来。

  “跟紧。”她拉着陈默的手把他也拽了出来,陈默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感觉上官云棠的手滑腻腻的,像是涂了一层芦荟胶。

  房间内灯已经灭了。

  陈默掏出手机要打开电筒。

  “别,王建还没走远。”

  “你不是说没人吗?”陈默把手机放口袋里,但却看到了一条无比惊悚的微信。

  他刚才高度紧张连手机震动都没发现。

  我是不是看错了?陈默不敢相信那条微信的真实性,他掏出手机再次看了一眼。

  “都叫你别开手电筒了,被王建发现怎么办?”上官云棠一把抢过陈默的手机。

  陈默的大脑高速的运转着,刚才那条微信,他深吸了一口气,刚才那条微信是上官云棠发来的!

  也就是说,眼前这个人,不是上官云棠?

  陈默脑袋嗡嗡作响,像是震动的弦一般不停的颤动,他想起白天的时候上官云棠说她看到了自己的事情。

  难道自己也遇到了和上官云棠一样的事情?看到了第二个上官云棠?

  上官云棠捏着手机小声嘱托道,“小心别被他们发现。”

  陈默努力使自己镇定下来,他伸出手,“手机还我,”又咽了一口口水。

  手机屏幕已经黑了,上官云棠的手指有意无意的点着屏幕,只要屏幕亮起,这个上官云棠也能看到那条微信。

  不过最终她还是把手机还给了陈默,“你眼神好点,看看外面什么情况。”

  陈默哆嗦着,这不是要杀人灭口吧?这个时候谁敢把自己的背露给你?

  不过如果这个人不是上官云棠,那真的上官云棠现在应该在外面。刚才关铁门的人会不会不是王建,而是真正的上官云棠?

  陈默鼓足了勇气,缓缓移到了上官云棠身前,他的后背感觉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奇痒难耐!

  走廊的灯也是忽明忽暗的,陈默扒开一条门缝紧张的观望着。

  走廊里,一个高大的背影拖着两个已经晕倒的人。

  一个人就是之前那保安,另一个竟然是路瑟。

  陈默心头焦急,路瑟怎么被抓了?难道那个王建刚才让路瑟等着是故意的?就是为了抓他?

  王建本身和那个保安差不多高,但是因为年纪大了有些驼背,佝偻着身子不像人倒像一只野兽。

  突然,他的头再次180度转了过来,陈默来不及躲藏直接和他对视上。

  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

  王建的眼睛和鼻子像被人一拳打进了脸框里,全部压缩在了一起,这导致他的嘴巴变得十分巨大,看起来十分诡异。

  但他并没有向陈默冲过来,而是转过头拖着路瑟和保安向猛兽区深处走去。

  陈默立刻推开门要追过去。

  上官云棠拽住他,“危险!”

  走廊灯啪哒一声也灭了。

  陈默僵直着身子一动也不敢动,因为就在刚才房间里的上官云棠拉他的时候,他看见在对面更衣室的房间里,有另一个上官云棠向他做了嘘的手势。

  与此同时,他的手机再次传来震动。

  你妹啊!让我嘘你发个屁的微信!

  嗡嗡的震动显得格外的清晰,陈默的心提到了嗓子眼。

  他身后传来嘶嘶的像是蛇吐杏子的声音,有一只滑腻腻的手伸向了他的口袋。

  “去你!”陈默转身给了这个上官云棠一脚,然后猛的冲向了对面的更衣室,立刻又把门反锁上。

  “上官云棠!”更衣室内灯也灭了,又很大,他摸着墙壁喊着,“云棠!”

  但是令陈默崩溃的是根本没人回应他。

  他掏出手机给上官云棠发打过去也无人接听。

  更衣室的门锁剧烈的抖动着,有人要从外面强行进来。

  开锁不成,那人像是用尖锐的指甲在门上刮着,指甲挂着木门发出令人崩溃的诡异声音。

  陈默大气都不敢喘一下,许久后……

  “死就死吧!”陈默大吼一声,猛的打开了门。

  门外没有上官云棠,没有任何人,走廊里的灯又忽闪忽闪起来。

  狭长的走廊静静的躺在陈默眼前,墙壁上斑驳的痕迹更加剧的陈默的视觉冲击,他看着这条走廊心脏砰砰直跳。

  上官云棠去了哪里?

  路瑟怎么会被王建抓过来了?

  我刚才和谁在一起?

  刚才门外的是什么东西?

  人面蛇吗?人面蛇是人还是蛇?

  我特么是精神分裂了吗?

  陈默握着拳头,给自己打了打气,“轻装上阵,尽力而为。不管怎样自己一定也要救小路。”他分析着,“刚才王建把小路和保安拖向了猛兽区,自己不去救路瑟他必死无疑。”

  陈默不再犹豫,循着地下的血迹像猛兽区深处走去。

  这血迹在走廊的尽头忽而像右边拐向,沿着白房子右边的旋梯向上,陈默抬头看,正是猛兽区外围供工作人员行走的围墙。

  本来不开车直接步行穿越猛兽区那和送死完全没有区别,这倒是给了陈默一点安慰,说明那个王建虽然看着恐怖,但也怕死。

  都说凶的怕疯的,疯的怕不要命的,如果一个人连命都可以不顾,那才是最恐怖的。

  已是深夜,陈默的身影融在漆黑的夜色里,如果有个人在他几步外或许能看见一个佝偻着背在围墙上爬行的中年大叔。

  他尽量避免让王建发现自己。

  被王建拖着的路瑟似乎醒了过来,他眼前一片模糊,鲜血从嘴角溢了出来,他挣扎着要起身但动弹不得。

  王建没有任何反应如同行尸走肉一般向前走着。

  路瑟从口袋掏出了一个打火机,这是他为帮客人点燃气炉特意备着的,没想到这个时候派上了用场。

  他啪哒啪哒打了几下,打火机点着了,他伸出打火机要燃断绑在脚上的绳子,王建正是抓着绳子另一头。

  路瑟身边的保安也醒了过来,他身体素质好立刻恢复了清醒,挣扎了几下却也无法挣脱,但王建只是放缓了步伐,依旧没有反应。

  这保安看了路瑟一眼,恶狠狠的一把抢过了打火机,想要燃断自己腿上的绳子。

  陈默在后面看的心急,在心里咒骂着这保安祖宗十八代!

  眼见那保安就要烧断腿上的绳子挣脱,王建突然停了下来。

  他一手一个举起路瑟和保安向下丢了下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