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操纵全世界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上官云棠

操纵全世界 十步杀十人 2170 2019.08.09 10:05

  “那两个人是不是Bian Tai ?怎么一直不走。”

  “上官姐姐,要不你先回去吧,今天谢谢你了。”

  “那怎么行?”上官云棠说道,“小路你放心,这两Bian Tai我要是对付不了我对不起人民JC这个称号。”

  “不过,”上官云棠欲言又止。

  “上官姐姐你说,我什么都听你的。”

  “呐……这个,虽然姐姐是JC对付两个Bian Tai没问题,但是这两人一开始跟踪你,现在虽然也跟到你家里来了,但也是坐在门口,连烟都没抽一根。

  不然姐姐也能以在公共场合抽烟为名教训他们一顿。”

  “姐姐我懂了,就是要师出有名。”

  “对,是这意思。所以,待会你独自一个人出去,如果这两人抢劫你或者要怎样,你就配合他们,然后姐姐我人赃俱获,一次性解决这两人。”

  “嗯,好。”路瑟点点头就走了出去。

  怎知道他半个身子刚出现,薛宝立刻就拉着陈默咚咚咚躲了起来。

  陈默因为坐的太久腿都麻了,差点摔了一跤。

  “姐姐,他们跑了。”路瑟回过头朝上官云棠无奈的摊开双手。

  “难道暴露了?”上官云棠小声嘀咕着,“自己藏的应该算隐秘的,难道这两人不是初犯?所以有很强的反侦察意识?”

  “小路,这样吧,姐姐和你一起回去,万一那两人再来,你和你妈妈两个人也对付不了。”

  路瑟有一些犹豫。

  不过妈妈曾经说过,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上官姐姐陪自己一路回来,又赶走了那两个坏人,不请姐姐回家喝口水实在太不应该了。

  路家虽然家徒四壁,但路妈妈把家里打扫得十分干净。

  客厅里只有一张老旧的八仙桌,路妈妈抽出长凳子,打开吊扇,“今天真是谢谢您了上官JG。”说着又倒了一杯冰水。

  “伯母您客气了,”上官云棠也热的厉害,一口就喝光了冰水,“这都是我们人民JC应该做的。而且我以前也有个弟弟,如果……”她叹了一口气想起了伤心事。

  路妈妈起身又倒了一杯冰水,“您还没吃饭吧,不嫌弃留下来吃完再走。”

  夏天本来天气闷热,加上上官云棠减肥所以晚上一般不吃饭,不然都已经8,9点她肯定吃过了。

  只是她没想到路妈妈和小路竟然到现在还没有吃晚饭。

  路妈妈仿佛也看出了上官云棠的不解,说道,“小路出去打工所以一般我都等他回来一起吃饭,没想到今天回来的晚。”

  路瑟端上一盘酸萝卜,一盘酸豆角和一个青椒炒肉丝,青椒居多,又端上三碗粥,三双筷子,“妈,以后您别等我了,我今天找到工作了,以后都要这么晚才能回来。”

  路妈妈笑着也不说话,看来是肯定要等儿子一起吃饭。

  路瑟下午去的火锅店,火锅店又只包午餐所以他饿的厉害,几分钟就吃完一碗粥。

  “姐姐你也尝点,我妈妈腌的酸萝卜和豆角可好吃了。”

  上官云棠也不矫情,天热吃粥其实挺合适的。

  她夹了一块酸萝卜,“阿姨不是我拍马屁,您这酸萝卜味道也太好了!比超市里卖的那些好吃多了。”

  上官云棠有了胃口,竟然一连吃了三碗白粥,最后实在不好意思再吃,说要帮忙洗碗。

  路妈妈笑道,“您别客气,我们家洗碗都是小路来的,我们母子分工明确,我做饭,他洗碗。”路妈妈脸上满是幸福。

  上官云棠十分感慨,她住在BJ区最奢华的小区,200平的复试,家里有专职保姆,但一家人很少坐在一起吃饭,更不要说一边洗碗一边聊天。

  她也和路妈妈说了一些家里的事情。

  原来上官云棠刚从JX毕业不久,她的父亲竟然就是江洲市地产大鳄上官鹏程。

  上官云棠从小性格叛逆,她父亲又很忙几乎没有时间照顾她,而她的母亲也在几年前就和父亲离婚另外组了家庭。

  路妈妈静静听着上官云棠述说,也不插话,只是偶尔会轻轻抚着上官云棠的背。

  “真可怜。”薛宝突然冷不丁的说道。

  “谁?”上官云棠猛的喝道,一个箭步冲到了院子门口。

  只见两个脑袋趴在路家院子围墙上,已经偷听和偷看了许久。

  “好啊原来是你们两个!”上官云棠一跃就上了围墙,啪啪两脚把两人就踢进了院子。

  薛宝直接摔了个狗吃屎,喊道,“女侠饶命,女侠饶命!”

  陈默也是直接脸撞地,擦破了脸皮,吃疼的说不出话。

  上官云棠又立刻将陈默背过手,按在了地上。

  “说,你们两个究竟是干什么的?”

  陈默有口无言,“你不放开我,我,我怎么说?”

  路妈妈也走了出来,手里拿着扫把啪啪就打在薛宝身上,薛宝痛的满院子打转。

  “路伯母您别打了,我们是您家亲戚,远房亲戚。”陈默实在没办法就编了个理由,路瑟的一生都是他写的,自然也对路家的情况了解的十分清楚。

  路妈妈警惕性也比较高,问到,“你是我娘家的亲戚,还是小路爸爸家那边的?”

  陈默心想小路爸爸早年因为车祸去世了,路瑟母子就很少和路家那边有交集,所以装成路爸爸那边的亲戚比较不容易被拆穿。

  于是说道,“二伯母您不认识我了?我是路池,路老四的儿子。”

  “路池……”路妈妈细细回想着,小路爸爸过世之后,两家人就再也没有交往,又因为路家本来就远在燕京,所以虽然小路是路家的孙子之一,但也渐渐没了交集。

  “路痴?哈哈,你也真会取名字。”薛宝嗤笑道。

  “我那里知道会用上,路人甲随便取了个名字。”

  “你两别废话,给我老实一点。”上官云棠虽然放松对陈默的限制,不过仍然用身子压住陈默,将他抵在墙壁防止陈默逃跑。

  路妈妈终究是想起来了,“路池啊,你就是那个小胖子,没想到这么大了。哎,你好像只比小路大3岁吧,怎么看上去这么苍老。”

  “二伯母说笑了,”陈默别过脑袋,“喂,还不放开我吗?你是看上我了还是怎么?”

  上官云棠看向路妈妈,意思是问她要不要放。

  路妈妈本就不是疑心重的人,刚才是真的关心陈默,觉得他苍老了不少,再说小路爸爸本家是燕京的大家族,根本也不会对他们母子有什么企图。

  而且路池小时候自己还带过,这眉宇间的模样没变。

  “小路,快出来你堂哥来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