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地图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103 2019.10.23 11:21

  不等萧临风有所反应,程剑雪便又来了一句:“看不出来,你也懂剑?”

  程剑雪说这话,自然是因为萧临风病弱的体质,也观察到萧临风右手虎口处虽然有老茧,但不同于自己磨了破,破了再磨这种沉淀了岁月的程度,萧临风更像是新手,或者仅是为了强身健体。因此,程剑雪不认为萧临风是懂剑之人。

  萧临风白了一眼,拿着枕头压在背后:“我练得剑不多,但要说剑道,我可比你厉害。天下有数的用剑高手,没几个是我不认识的。”似乎觉得并不让人信服,萧临风又咳嗽了一声,“就比如程剑雪,你的剑术就出自南山隐剑。”

  对于萧临风的卖弄,程剑雪先是不屑一顾,听到最后,却不由地讶道:“你怎么知道的?我记得,我应该没有在你面前用过剑的。”

  “的确没有,但你在我面前用过枪啊。以枪代剑,起手式便是南山隐剑真传坐而论道、道长论短、投剑问道三大起手式之一,最为刚烈的投剑问道。”倚靠在枕头上的萧临风扭动了一下身体,似乎是为了寻找到能让身体更舒服的位置,而等到真找到了好位置,萧临风的神情就更加懒散了。

  经萧临风这一席话,程剑雪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同时也记起来之前自己的确用枪使出了一招“投剑问道”,而且枪尖就抵在萧临风喉咙前。

  现在,被萧临风把“老底”都揭出来,程剑雪的脸不由得红了起来,但也见识到了这位闻名天下的竹君子的确博学多才,名副其实。程剑雪也不刨根问下去了,因为再问下去,丢脸的就是自己了,随手拿着剑比划了几下,程剑雪换了一个话题:“这柄剑叫什么?”

  萧临风略微一愣:“……没有名字”

  “没有名字?”程剑雪一副“你这种行为,简直就是白璧蒙尘”样子瞥了萧临风一眼。

  萧临风耸耸肩:“朋友赠的,他喜欢给自己用的剑取一些响当当的名字,但送出去的剑,他一向懒的取名字。”

  至于读遍万卷书的萧临风本人,他自己不熟用剑,也就懒得为这柄配剑取名字了——萧临风故作风雅起来,也就西楚的兰君子能把他比下去,因为人家兰君子是真风雅;而萧临风不作风雅起来,也就干脆的,连为自己的剑,名字都没有取。

  “你这朋友可真够怪的,不过,你也挺怪的!”

  对于程剑雪评价,萧临风不置一词,算是默认了。

  程剑雪以指尖轻轻抚过美丽的剑身,宛如琴师抚琴一般,随即抬头看着萧临风一眼:“这样吧,你教我如何看地图,我便给它取个名字。”

  “你这条件也是一日三变啊。”萧临风感叹了一番,随即道,“随便你吧。”

  程剑雪蹙眉盯着手中的剑,又不时打量着萧临风。这样一来,连萧临风都不免好奇起来,程剑雪到底要为自己的配剑取个什么样的名字了。

  “你是竹君子,你的配剑就,”程剑雪停顿了一下,“就叫‘竹’,怎么样?”

  “竹,单调了些,不如叫雅竹吧。”萧临风的身体坐直了。

  “雅竹?萧临风,你也不是什么温文尔雅的君子呀。”程剑雪不轻不重地刺了一句。

  萧临风坐直的身体略微松垮下来,也不对程剑雪的话有所反驳,而是又道:“哦,风竹呢?”

  程剑雪也跟着“哦”了一声,随即评论道:“你倒的确是弱不禁风的。”

  “那就叫‘竹’吧!”萧临风又寻回到原来那令自己最舒服的位置,重新变得懒散起来。

  其实程剑雪话一出口,萧临风便喜欢上了——竹,一个字,便极尽了风雅,更极尽了风骨。没有比“竹”剑更配得上竹君子了!

  程剑雪“哼”了一下,精巧的鼻子皱了皱,颇有些得意。

  可惜,萧临风没有让程剑雪得意多长时间:“现在,把地图拿出来。”

  程剑雪收起“竹”,坐到床沿上,然后从腰间取出已经皱巴巴的几张图纸,或者是一瞬间意识到自己身为女儿身,却这么不懂保管东西,脸红了稍许,顺便偷偷地观察了萧临风一番,却发现眼前的这个男人不咸不淡地倚靠在那里,似乎在开着小差,程剑雪又暗自气恼。原本还有着在萧临风面前不动声色扶平地图,现在见萧临风一点动静都没有,程剑雪仿佛赌气一般,就随随便便地将地图展开来。

  这也不能怪萧临风,因为他看完地图后,也跟程剑雪一样,不,还不如程剑雪呢。萧临风常常把夏子言、项昊辛苦画完的地图随手一团,还美其名曰这是为为了增加地图的立体感,使之更加令人印象深刻,实则是萧临风全都把地图记到了脑子里,但这并不代表夏子言他们没有怨言:“立体感?在这张褶皱的地图里,水文凸出来,而险峰凹陷进去,你家的水比山高?”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萧临风探头瞥了一眼程剑雪摊开的地图,没有开口。

  沉默的时间有点长,程剑雪抬起头狐疑地看着萧临风,随后喜道:“哈,你不会也不认识地图吧?!”

  “不,我只是在思考如何教一个连地图都放反的人去识图,好歹上面都有字进行了标注。哦哦哦,我先冒昧问一下,”萧临风指尖敲打在地图上一处标了字的关隘处,此刻字正的方向是朝着萧临风这边的,“程剑雪,你识字的吧?”

  “谁不识字啦?我只是为了方便你观看而已。”程剑雪简直想一巴掌招呼上去。

  “是你学,不是我学,地图正的方向自然是朝向你的。会识字的话,就简单多了。”萧临风又嘟哝了一句,伸手去调转地图的方向,却碰到了另一只手,比自己粗糙(练武练的),更比自己温暖的手——程剑雪也伸手去换地图,她感受到的是比自己更细腻的手,却也比自己更冷的手。两个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对视着彼此,又很默契地缩回自己的手,看着偏斜的地图,最后程剑雪说道:“还是我来吧,反正也不是大事。萧临风,你还是把手缩回袖子里暖暖。”

  “哎……”萧临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顺着答应下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