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天下四君子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481 2019.10.11 14:59

  没有人惊讶于萧临风的出现,因为比起惊讶,久经沙场的将军们纷纷拔剑,像庞应则干脆护在程啸虎的面前,除了程啸虎,均是一副神情戒备地盯着颇有些旁若无人的萧临风。

  五十年前,东越剑圣白化羽一人一剑杀入西楚东征大军,斩杀了西楚大军的元帅黄之格和副帅、西楚的四皇子以及数位大将,致使西楚东征计划付之东流,同时因为西楚皇帝最喜爱的四皇子身死,使得西楚陷入夺嫡之争中,三世困顿,一直到近几年,西楚国力才恢复过来。之后,也有江湖高手效仿白化羽,有成功,有失败,只是均无复于剑圣当年的壮举。

  未得中军传报,便径直闯入营帐中,虽未动手,但瞧着萧临风这架势已经和剑圣白化羽相差不远了,一时间剑拔弩张,却又无人说一句话。

  萧临风颇为赞许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饶是这样的危机,也没有任何人让外面的士兵进来,面对他这样的“江湖高手”,普通的士兵根本就没有应对的经验,进来无非就是添乱。当然,是不是高手,萧临风还是对自己心知肚明的,他无非仗着天下第一的轻功,蝶舞,再加上大雪纷飞的掩护,才悄无实习地混了进来。

  不过,萧临风很坏地并没有点破,反而是好整以暇地越过薛书庭,庞应等人,打量着程啸虎。

  “侯爷……”

  程啸虎拍了拍庞应的肩膀,不顾他人的阻拦,走了出来。

  “放心吧,眼前的这位先生或许有一百种杀我的办法,但绝对不是手中的剑。”

  萧临风奇了:“哦,侯爷,何出此言?”

  程啸虎低头瞧了萧临风的手,道:“先生虽然练剑,但两手的虎口处的老茧却不厚,若真是行刺客诡道,绝不会以不称手的兵器来到这万军之中。”

  “说得好,那若是我以剑惑目,杀招却在其他地方,侯爷离我这么近,岂不是送上门来。”

  说着,萧临风真得抽出夏子言赠给自己护身的宝剑,直指程啸虎的胸前。

  “哪有刺客,会有那么多的废话。”

  萧临风收回剑,与程啸虎相视一笑:“侯爷,倒是心宽。不过轻信一位闯军营的陌生人,可不符合侯爷一贯的传闻。”

  这一点,不仅萧临风有点奇怪,其他人亦是同样的感受。程啸虎爱惜士卒,但也不会姑息任何触犯军令的人,眼前的年轻人虽然不是赤虎军的一员,但若是换成了其他人,不请自来地来到这里,程啸虎绝对会应着他的名字。

  程啸虎自己也奇怪,见到萧临风的瞬间,仿佛要提醒自己要想起什么人来,略略思索之后,却又觉得不像,不像那个人,却像着另外一个人。于是,程啸虎盯着萧临风的眼睛,道:“看着先生的眼睛,让我想起一个人。”

  “哦?”萧临风心中一动,面色不显,保持着进来时的风轻云淡。

  “奇女子,天下第二的奇女子。”

  萧临风不等程啸虎揭开答案,神色略显黯然,替程啸虎答道:“长兴王殿下的侧妃,萧妃。”

  天下闻名的长兴王只娶妻二位,一位是天下第一的奇女子,江湖世家雷家的嫡女,雷千羽,以武功见长;一位是天下第二的奇女子,传闻出生于烟花之地,萧若绯,以运筹帷幄见长。以此二女相助,成就了长兴王的赫赫军功。

  “先生也听过长兴王?”

  “天下恐怕无人不知长兴王吧,想当初,我也想投于长兴王帐下,希望能一展报国之志。可惜……”

  “是啊……”程啸虎长叹一声。

  行军司马薛书庭站了出来:“此地乃是军营,但足下既然来了,来者是客,侯爷都不说什么了,我们也不好置喙,但足下这客人当得可有些不厚道?”

  “哦,不知薛司马有何见教?”萧临风目光转到薛书庭这里。

  此子看来对赤虎军十分了解。

  薛书庭暗忖,与庞援互相看了一眼,才问道:“难道足下去拜访他人,都是不报姓名,擅闯的吗?”

  “你问我是谁?”萧临风倒是显得不紧不慢。

  到了赤虎之后,东拉西扯一大推,萧临风就是为了装犊子。天下四君子虽然有名,但军队中也最不缺目不识丁的大老粗,不弄点世外高人的气氛,可是唬不住这些老粗的。

  这还得怪子言不肯跟我过来,他要是来了,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把名剑轮番上阵,打得这些没文化的人口服,然后自己站出来一说,子言不过是自己是护卫,那么立马就口服变心服了,自己也就扬名赤虎了。

  原本萧临风的剧本就是这样安排的,奈何夏子言不讲义气,丢了一把刚磨好的剑,便打发了自己。因此,萧临风只能独自一人来赤虎的军营里演戏,幸好程啸虎也挺配合,不至于让萧临风唱独角戏。

  想是这样想,萧临风面容一肃,一股傲然之气,冷言道:“天下四君子,梅兰竹菊,竹君子,萧临风。”

  “哈,不过是个死读书的,我当是什么人呢!”庞应把剑收了回去,大大咧咧地说道。

  呵,果然有这样的人。

  萧临风心中暗啐,也不反驳,只是目光冷冷一扫,庞应的笑容便僵在了脸上。

  但赤虎军中并不是所有人都如庞应一样没见识,程啸虎、薛书庭、庞援都是一惊。

  读书人未必都是君子,但谈起君子,人们首先想到的便是四君子,梅兰竹菊。与过去的隐士高人修身于山雾之中不同,四君子除了北齐的竹君子,其余均已出仕。而且相比于饱读圣贤书的读书人不同,四君子均有大才,不拘一格。北燕的梅君子年纪轻轻便担任了北燕的太傅,寓教于天下,北燕的另一位菊君子于军中担任军师,出奇谋北驱戎敌,使之不敢进犯中原。而出仕的三位君子中的最后一位兰君子,天生盲疾,却帮助西楚的五皇子登上帝位,拜相之后,四年之内西楚大治。

  观之三君子的盛名实才,便知眼前的这位久不出仕的竹君子,一定也是经纬之才。而且竹君子出身北齐,也断然不会相助西秦的。

  庞援和薛书庭的疑虑打消了,忙安排人,为萧临风准备座位。

  他们倒也不觉得会有人冒充,一来市井中很少有人冒充四君子的,即使有冒充,也不会跑到军营里来。二来,既然竹君子在赤虎军危在旦夕之时拜访,必有奇谋,到时候,观之奇谋,便可论证真假。

  庞援,薛书庭就算想不出什么谋略,但判断其好坏的能力还是有的。而且,别看庞援,薛书庭年长萧临风近二十,他们平时倒也对北齐的这位人不见名传的竹君子颇为推崇。

  帐中的其他人就算还有疑虑,也只会私下里与程啸虎建言,不会当着萧临风的面指手画脚,而唯一还不清楚情况的人,就只有庞应了:“不就是君子的名号吗?这有什么好惊讶的。天离城里的太学生和老学究,就有不少人自称君子的,除了会念几句之乎者也,也不见得有多大的本事……”

  庞援无奈地道:“大哥,你说的那些,你就算不记得,也没什么关系,但眼前的这位萧先生,这位竹君子,大哥你千万得记住了。”

  见庞应还不服气,庞援捂住庞应的嘴:“大哥,你不嚷嚷,没人把你当哑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