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夜袭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136 2019.10.14 16:04

  “一万九千九百九十八步、一万九千九百九十九步,哈,两万步……”

  数到两万步的时候,连同着一直好奇的庞援,在庞应数完数之后,也跟着抬起头,结果如萧临风所言,一眼就瞧见了西秦的营地。

  兄弟两人对视一眼后是,纷纷转过头来看着萧临风,却瞧见萧临风并没有表现的有多得意,神情肃穆,观察着西秦的营地。

  “庞将军……”

  “哎!”听到萧临风喊自己,庞应马上做出洗耳恭听的样子。

  “雪夜行军本就不易,万不可于此功亏一篑。”萧临风严肃道,“我只有三个要求,一,尽下西秦营地和粮草,粮草留一半,烧一半。二,务必要放跑几个西秦士卒,好让其回去报信,以扰西秦大军军心。最后,留下五百军士看守营地,其余人则配合侯爷的中军,前后夹击西秦。不过……”

  “先生请说,但凡我用得着庞应的,我一句怨言都没有。”

  庞应现在是真得对萧临风佩服的五体投地。

  “前锋营又是强行军,又要大战一场,然后要再配合侯爷的中军……”

  萧临风没有说下去,即便是北齐最精锐的骁勇,但也仍然是人,是人就一定会疲惫,会想要休息。萧临风的提议是为了最大可能的打击西秦,尽快地结束战事,因为即便西秦方面逃回去的人将粮草被劫的消息传回去,但西秦的主帅也一定能做出合理的安排,要么压下消息,直接后撤,以寻再战的机会,要么干脆直接兵指赤虎,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因此,为了借此次的夜袭得到最大的战果,就必定要有人带兵与中军前后呼应。

  这样的计谋提出来很胡来。

  至少萧临风自己就有这样的顾虑。

  庞应笑道:“先生这是多虑了,保卫国家本是我等的天职,百战不悔,虽死亦不悔。而且赤虎是北齐的精锐,而我们前锋营则是赤虎的精锐。先生就请观战即可。”

  “这反而倒是显得我魄力不足了。”萧临风也跟着一笑,“那我便再此预祝将军建功了!”

  仿佛要助涨前锋营的威势,雪越下越大,风也越刮越烈。若是萧临风为将,亲自带兵,必然是趁着恶劣的环境麻痹敌人的时候,悄悄潜入西秦的营地,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对手,以最小的牺牲获得最大的胜利。但庞应作为前锋营大将行事却不同,迎着风雪,借着下坡的地势,如猛虎下山一般直扑西秦,摧枯拉朽,气吞万里如虎。

  原本就因为风雪而松懈了西秦面对着突然出现的赤虎前锋营,竟然没有依托坚固的营寨进行防御,也是因为猝不及防,一下子就被庞应他们冲开了营寨。当然,这主要也是归功于前锋营的行动太快——两条腿的跑得丝毫不比四条腿的慢。

  杀声震天,刀光剑影,需要报信的火光立马伴着滚滚的浓烟直冲天际,仿佛要点亮整个雪夜一般。

  “庞将军,的确有大将之姿,而前锋营也最适合由庞将军领导。”

  萧临风一直站在山坡上,观察着下面的战斗,战斗的结果还没有出来,却已经明了。萧临风他也不会吝惜自己的赞叹。

  “的确,我也认同小风你的话,大哥和前锋营谁也离不开谁,一支军队有时候真正需要的不是我们这些书生谋士,而是能够和将士掏心掏肺的‘大老粗’。换作我这个弟弟的,有时候也未必比他做得好。”陪同萧临风的是前锋营参军庞援,看着庞应指挥将士开始进行扫尾工作,笑道,“不过,大哥也就只有将才,却无帅才。”

  “若是有帅才,那还要我们做什么?”

  庞援一怔,苦笑了一下:“这倒也是。下去走走?”

  “走走!”这话,萧临风倒是异常坚定,“我这快要冻僵了。”

  “小风,你才智性情均是当世一流,有时候又显得优柔寡断。”下坡的时候,庞援这样说道。

  萧临风明白庞援指的是什么,虽自诩为谋士,但真正在战场之上,下达死命令,却也非萧临风所长。萧临风只见过一次沙场,就是那唯一的一次,萧临风还没有细细去品味沙场的慷慨悲壮、冷酷无情,却让他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亲人。

  因此,对于萧临风而言,计是奇的,谋是狠的,他的心却是软的,情是柔的。

  “是呀,就算满腹经纶,毕竟常年待在山上,总不会真的如这些将士一般,杀伐果断。不过,既然出了竹屋,打算谋一方天地风云,我也会尽快适应的。”萧临风朗声道,与庞援并肩而行,一步一个脚印走下,走下坡道,走上战场。

  庞应一身血迹出现在萧临风、庞援面前,看到萧临风他们,眉开眼笑:“终于出了这半个月来的鸟气了。”

  “大哥,你就这点出息?”庞援打断了庞应的话,随后招呼几名军士,为萧临风准备休息的地方。

  庞应向着萧临风欠了欠身,正容道:“我已经按照先生的吩咐,该占的占,该烧的烧,该放的放。随后修整一刻,我便立马带兵与侯爷汇合。”

  血腥味伴随着焚烧粮草的烧焦味,充溢在西秦的军营中。

  “好。”

  萧临风毫无生气地扔下一个字,面色发白,又连续咳嗽了几下,苍白的面孔转瞬间红润起来,庞援知道这位闻名天下,又体弱多病的竹君子已经到了极限,忙上去搀扶,却被萧临风一抬手,拒绝了。萧临风一步步地往着西秦中间的营帐中走去,风吹着,雪打着旋飞了起来,燃烧的旌旗还残留着忽明忽暗的余烬,长戈上沾染的血迹也没有完全被冻住,顺着刃尖不情不愿地滴落,落在厚厚的积雪上,渗入,最后不知道雪冻住了热血,还是热血融化了雪。

  新兵与老兵的区别就在于,即使新兵在上战场之前,受过千万遍的训练,即便身体已经准备好了厮杀的准备,心态上可能还停留于未上战场之前。这导致该握紧的刀没有握紧,该砍向敌人要害的,偏偏又砍偏了。

  现在的萧临风只是隐于幕后出谋划策,但无疑和那些新兵是一样的心态。

  明明只有几十步的距离,萧临风仿佛漫步走了百年一般,其他人静默着看着风雪中的一袭白衣。

  我会改变自己的,我也不会轻易改变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