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8章 探病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268 2019.12.03 13:53

  寒冬腊月,又连续下了几天的雪,鸟都是少见的,更何况是布谷鸟。

  “项大哥,冬天的鸟儿确实是少,你学什么不好,偏偏学布谷?此地无银三百两,没有比这个更贴切了。”萧临风很是无奈,“要不,你直接进来也行,又不是进侯府做贼来着。”

  萧临风脚步轻踏,靴子离开瓦片的一刻,也带起几片雪花。

  “我就是想含蓄一点。”项昊的轻功没有萧临风那么优雅,领路在前,却也十分矫健。

  “含蓄?”萧临风翻着白眼,对于项昊的解释无语,“子言他怎么样?”

  项昊沉默了一会儿:“这,这还是公子亲自去看的好。”

  萧临风不再询问,项昊他们的脾气,他还是清楚的。从来都是把小事夸大,为的就是希望自己知难而退,所以别看项昊欲言又止的样子,好像夏子言命悬一线,说不定早就活蹦乱跳了。

  萧临风的目的地是一片楚馆秦楼,等停下来,俩个人似与行人融入在一起般,没有人注意到自己旁边竟然是竹君子。

  “观月楼……”萧临风抬头望着一处的牌匾上的字,读了出来。

  不过是这会儿的时间,已经有两名花枝招展的姑娘“看上”了萧临风,正朝着这边走来。

  项昊皱着眉头,提议道:“公子,咱们还是从后门进去吧。”

  萧临风不置可否:“嗯。”

  说完,脚步一滑,便转到了观月楼的后门。

  这里本是萧临风在天离的一处据点。烟花柳巷,风月场所,从来都是收集消息,放出消息的地方。更何况,不乏有朝堂重臣来此光顾,因此无论是得到的信息,还是放出的谣言,其效果都会夸大数倍不止。

  “公子,你来了!”说话的声音很柔软,为了不让自己的声音太过突兀,惊扰了萧临风,又希望自己的问候能让萧临风听见。声音的主人显然在说话上下了一番功夫,不过即便恬淡似水,能让人静下心里,任谁也都听清楚了话语中的喜意。

  “司琴,许久未见了,你还好吗?”萧临风一个疾步伸手阻止了名为司琴的姑娘,向自己盈盈施礼的动作,也是关切地回问道。

  司琴望着托着自己的手,略显苍白的面容脸泛起红晕,嗔怪道:“公子,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呢?”

  萧临风缩回手,笑嘻嘻地调侃道:“司琴,就我们俩个也别同病相怜了,说是好了,我们不信,别人更不信。”

  司琴拿着绣帕,捂着嘴,轻轻咳嗽了几下。

  萧临风皱着眉头:“司琴,别太累了。难得没有什么演出,早点休息!”

  司琴淡淡地说道:“听说公子要来,李妈早做了安排,这几天都没有什么演出,对外只称是生了病,因此休息的一直很好。”

  萧临风笑了笑:“那还咳嗽?”

  “些许今天寒了些。”原本还有很多话想说,可也清楚萧临风舟车劳顿,没有好好休息便来看望夏子言,因此司琴退开到一旁,“公子,你是第一次来天离,如若不嫌弃,等公子休息好了,我带公子四处逛逛?”

  即便不想再打扰萧临风,可难得能见到萧临风,司琴按捺不住情感,心里还是想着把自己的所思所想告诉来人。

  “天离的第一琴师带着我游玩,看的都是人吧?!”萧临风调笑着,能想象真要跟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司琴在天离游山玩水,风景不说,自己的安全可没法子保证——指不定有人见了爱慕的女孩子跟自己走在一起,便来打上一拳。

  萧临风原本是想拒绝的,可发现司琴站在一旁,青丝垂下,掩盖了她的表情,宛如温顺的小动物。萧临风心里一软,轻声道:“这次在天离待的时间长,总是会有机会的。”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司琴原本紧绷着的身体松下来,细细咀嚼了一会儿,便暗暗微笑,回去休息了。

  全程把萧临风和司琴看在眼里的项昊,打趣道:“公子,考虑考虑呗?”

  “考虑什么……”萧临风准备装傻来着,可瞧见项昊似笑非笑的样子,知道装傻充愣也过不了这个槛,干脆转移话题,“还是看看子言,可不能把这事给忘了。”

  这话一边说着,萧临风跟着项昊来到了夏子言的下榻处,看到夏子言还真躺在床上,萧临风一惊一乍地道:“子言,还躺着哪?你这位大剑豪一倒下来,我看咱们也别在天离混了,从哪来回哪去。”

  “去你的,萧临风,你好意思说风凉话来着。”夏子言坐起身来,身体还虚着,可气色好多了。

  “我好意思说?”听了夏子言的话,萧临风直接炸毛了,指着自己的鼻子,“夏子言,你行,你厉害,你修完高,这么年轻就到了顶尖高手的,跑到皇宫去行刺,结果呢?人没死,你倒是躺在这里了。这都几十天过去了,我一进城门,那个气氛,哎,怎么说呢,嗯,惊弓之鸟。”

  “惊弓之鸟,那还不够!”萧临风生气了,声音有点大,夏子言则更生气,扯着嗓子,硬是压倒了萧临风,“萧临风,你可以不在意,你甚至都不用来天离,毕竟你的父亲,为国捐躯,享受到的太庙的香火。可我父亲呢?孤魂野鬼一个,还背负着不忠不义的骂名。你觉得我不该报仇吗?”

  “夏子言,你报仇成功了吗?”

  “至少告诉他,有我这么一个人……”

  “好,好,好……”萧临风连说三个好字。

  “好,好,好……”不知怎的,夏子言也回了萧临风三个好字。

  “司琴姑娘,你怎么回来了?”项昊伸手拦下了司琴。

  司琴踮着脚尖,想要看一下密室里的动静,可什么都看不见,不由急道:“项大哥,公子和子言大哥他们怎么吵起来了?”

  项昊苦笑着,余光瞥了瞥身后:“也没有大不了的事情,他们俩个在竹屋的时候,便老是吵吵闹闹的。”

  “可是公子他身体不好。”司琴低下头来,不让项昊看见自己的脸庞。

  项昊打着哈哈:“正合适嘛,一个伤病躺在床上,另一个从小体弱多病,谁都吵不赢谁,最多两败俱伤。”

  “项大哥,你还这样说……”司琴没好气地跺了跺脚。

  “司琴姑娘,不去休息吗?”

  “吴老,您来了?”项昊和司琴循声望过去,吴老迈着步子踱进来。

  “我不休息,而且现在也睡不着。”司琴一边拘礼,一边解释。

  “弹首琴曲。”

  司琴奇道:“弹琴?”

  吴老解释道:“让里面的人听的。”

  萧临风和夏子言互相瞪视着,火气未消,显然还想继续吵下去。外面的余音绕梁,终于传了进来,如清泉轻抚过人的心尖,让人来了静静倾听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