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这风吹着那雪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3章 决断

这风吹着那雪 我的双鱼座 2073 2019.11.28 11:35

  “小风,你是天下四君子,这些明面上的事情,你不会不清楚。那我在告诉,我知道的。”程啸虎停顿了一下,继续道,“事后,我调防回来,亲自质问那人,得了一个‘未得诏’的回答,天下都知道的事,他给我装傻充楞。这已经不是‘寒心’所能概括的。”

  程啸虎以为萧临风不清楚,这几乎是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事情,可事实上,萧临风一清二楚。

  听完程啸虎的话,萧临风心中一痛,这是程啸虎的说法,也是那位高坐在皇位上给天下人的说法,却不知道夏铭武真要是通敌叛国,又怎么可能在在“事成”之后,乖乖引颈就戮?

  这件事情,最关键的就是程啸虎所见到的夏铭武,并不是真正的夏铭武。可惜,萧临风却不能明说,一旦说出口,即便说一些似是而非,按照程啸虎的性格和精明,也一定会追究到底。这样一来,只会祸及程家。

  萧临风心中一痛,坐在那里,没有一句话去反驳。

  程啸虎也停下来,奇怪地盯着萧临风。

  “怎么,侯爷,不说了?”

  “小风,你一句话都没有,我一个人搭台唱戏也没用。我就问你一句,”程啸虎重新坐了下来,“小风,凭你‘竹君子’的清名,未尝不可活得一世逍遥自在。何苦去趟这浑水,王爷、王妃他们也是这样想的。”

  虽然作为下属,程啸虎却很清楚长兴王的志向,生在皇家,可一直向往着江湖在野,寄情山水的生活。

  不过,身不由己,这四个字,最是适合皇家出生的人了。

  “我父母已经不在了。”萧临风一字一顿地说道。语气平淡,竟似乎不带任何的感情,如古井无波瞧着程啸虎。

  程啸虎暗骂自己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劝就劝了,好好地提这些什么。程啸虎按了按木椅上的扶手,摸了摸,思索了几番,突然问道:“小风,你觉得我家阿雪怎么样?”

  正巧程啸虎说这话的时候,程剑雪又偷偷回来了。刚才怒气冲冲的出去,等回到自己的闺房,在推门的一瞬间,程剑雪终于回过味来——摆明了父亲就是希望自己早点回去。

  “哼哼,故意赶我走,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程剑雪好好地把自己的房门带上,脚步一滑,悄悄地回到萧临风这里。程剑雪前面的一点都没有听到,正好听见自己的父亲询问萧临风对自己的看法。程剑雪心中一动,一方面暗暗恼怒父亲问谁不好,偏偏问萧临风,自己怎么样;另一方面,程剑雪倒也想知道自己在萧临风眼里,到底是什么印象。

  “佳人!”程啸虎如此的转折,让萧临风猝不及防,细想了一下,还是给出了评价道。

  “算你萧临风识相。”程剑雪还算满意,唯一美中不足的是萧临风的评价吝啬了些,就给了两个字,有些敷衍的意思。想到这里,程剑雪又有点小小的生气,吐了吐舌头,盘算这事后是否找萧临风算一下账。

  “不过,阿爹,为什么突然问萧临风这个?”程剑雪不是没有想法,只不过这个想法,让她害羞脸红。

  程剑雪不敢往那方面去想,可萧临风就没有那么含蓄,虽然被程啸虎打了个措手不及,萧临风反应很快,面色古怪:“程叔,你不会是想把程剑雪介绍给我吧?!”

  程啸虎原本笑得讳莫如深,听到萧临风如此直白,尴尬地笑了笑:“咱家的阿雪不错,我也别的想法,如果你成家立业,是不是就没有这么执着了。”

  程剑雪呼出一口热气,遇冷化雾,还没有消散,又是一口气呼出来,化成好看朦胧的雾花。程剑雪庆幸自己的手冻得通红,一把捂住自己的也红透了的脸,一股清凉激荡在脑门上,让她稍稍冷静下来。

  程剑雪继续竖起耳朵来听。

  “还行吧。”萧临风眼神飘忽,打了哈哈。

  “还行......”程剑雪咬咬牙,可因为要偷听,所以只好按捺住自己的性子。当然,程剑雪觉得气氛不对,不是单纯的男婚女嫁,好像还有其他更加重要的事情,是她所不清楚的。

  “阿雪不行的话,其他的也行,寒武毕竟是我的地盘,帮你这位大才子寻个良配,还是方便的。”程啸虎深知自己女儿的脾气,见萧临风不是太热衷,以为他不喜欢程剑雪(程啸虎的想法实在超前了),于是换了个说法。

  萧临风呆坐在椅子上,万没有想到程啸虎这么快对自己女儿放弃“治疗”了。可这说法,萧临风听起来总觉得那么熟悉,脑子一转,萧临风便想起了吴老、项昊都曾这样说过。他们明明没有和程啸虎见面商量,说出来的话却心有灵犀一点通,好像都商量好了的似的。

  外面的程剑雪则更是恨得牙痒痒,真想着直接踹门进去,“送给”父亲两脚。

  萧临风犹豫着,遐想自己是否真的想要过程啸虎给自己描绘的生活,最后摇了摇头,坚定地说道:“不了,程叔,我执念太深,执念深的人不会给自己身边的人带来幸福。”

  萧临风不再称呼程啸虎为侯爷,换成了“程叔”,虽然在军营的一段时间,萧临风也这么喊过,后来为了避嫌,于是便改口了。现在,萧临风又私下里把这个“叔叔”喊回来了。

  程剑雪听到这里,没再心里使性子。程剑雪再怎么迟钝,也发现了萧临风是话中有话,更何况程剑雪的直觉一向很准。

  程啸虎重重地拍下:“那就不能放下这些执念吗?”

  萧临风反问道:“可没有这些执念,人又怎么能坚持下去呢?”说完,萧临风咳嗽了一声,仿佛在提醒程啸虎自己的身体并不好。

  程啸虎苦笑着,再次仔细打量了萧临风,知道自己再也劝不住萧临风,反倒是被他给劝了,最后这位镇北侯“投降”了,长声叹气道:“罢了,罢了,原本想保你一世平安。现在既然我劝不住你,也就只能帮你了。”

  程啸虎再不多言,最后看了萧临风一眼,迈步离去。

  “多谢侯爷!”萧临风朝着程啸虎的背影拱手道。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